●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p

———

.T ———..

嚴霖為什麼要在這時趕到丞相府,自然是為感激冉鳴當初勸回嚴家婦孺的大恩大德。

不然嚴家的成年男子在少師府襲擊下都堅持不住瘋魔了不少人,換成那些婦孺去面對同樣狀況,嚴霖都不知道嚴家還有沒有將來。

所以聽鍾厚說什麼何苦來哉,嚴霖還是鎮靜自若道:「鍾大人言重了,但本官還是要感激丞相大人提醒,不然嚴家真不知道還能不能撐下去。」

「嚴大人客氣了,但不知嚴大人和嚴家又可曾考慮好將來該如何發展一事。」

不管鍾厚在鬧些什麼,原本冉鳴就對嚴霖和嚴家更感興趣,頓時也就順著嚴霖之意轉移了話題。

而即使早打算以丞相府為榜樣,冉鳴的態度還是讓嚴霖略感詫異道:「丞相大人此話怎樣。」

「不瞞嚴大人,不知嚴大人和嚴家有沒有考慮換個環境發展。」

「……換環境發展?丞相大人不會想勸嚴大人離開北越國吧!或者說是去浚王爺處……」

不是嚴霖,而是鍾厚一聽冉鳴話語就跟著驚詫了一句。因為嚴霖即使還沒考慮到要不要將嚴家乃至官宦世家拉到秦皇圖浪陣營,但若果冉鳴正有此意,或者借著冉鳴的話語提出這個建議,那都對鍾厚極為有利。

但一聽這話,不等嚴霖立即滿臉色變,冉鳴也搖搖頭道:「不是去浚王爺那裡,而是去培州發展,本官已在培州拉起一支私軍,準備適當時間另起爐灶試試,不知嚴大人和嚴家,或者鍾大人又有什麼想法……」

呃!

猛聽冉鳴話語,嚴霖和鍾厚都是一陣愕愣。

因為嚴霖或許是被冉鳴的話真給嚇住了,鍾厚卻是沒想到冉鳴也會有造反的打算。

而不像嚴霖的立場關係到整個嚴家,鍾厚就驚愕道:「什麼?冉丞相說另起爐灶?難道丞相大人想……。可這話能隨便說嗎?」

「不隨便說又怎樣,好像這事少師府和大明公主都已知曉,本官瞞又能瞞多久。」

冉鳴卻是信誓旦旦道:「相信嚴大人和鍾大人即使不願與本官攜手,卻也沒必要四處宣揚吧!因為少師府和大明公主雖然不知為什麼將此事隱而不發。但在討好不到少師府和大明公主的狀況下,難道兩位大人就會那麼容不得本官有些念想嗎?」

「這,這不可能,如果少師府和大明公主都知道這事,他們又怎會容得丞相大人繼續……」

干怔一下,或者說震驚萬分,鍾厚還是有些不願相信這事。

冉鳴卻淡淡說道:「雖然這也是本官不明白的地方。但正如易少師人在京城卻可操縱申、盂兩州戰局發展一樣,雖然本官並不知道少師府和大明公主為什麼一直容留本官的不臣之心,但正因為如此,本官才恐怕他們也都是所圖極大,因此才想提醒一下兩位大人早準備後路。」

「這……,所圖極大?難道是大陸第三大帝國?」

被冉鳴這麼一說,鍾厚也有些反應過來了。

因為冉鳴或許是有不臣之心,但僅以冉鳴在朝中的經營。或者說以圖氏皇族在北越國的地位,鍾厚敢肯定冉鳴絕對做不到在北越國取而代之。可即使不取而代之,假如全部心力都在經營大陸第三大帝國上。好像大明公主都能允許余容出境建國幫自己牽扯周邊國家兵力,她卻也未必不能再容忍冉鳴做出同樣事情。

而猛聽什麼大陸第三大帝國,冉鳴就一臉怔然道:「鍾大人,汝說什麼大陸第三大帝國。」

「……這是浚王爺與大明公主的暗中協議。」

看了一眼已經完全沒反應的嚴霖,鍾厚也沒有猶豫太久,卻也是將大明公主與浚王圖浪的暗中相鬥一一說了出來。

當然,不說嚴霖是什麼表情,不僅冉鳴,甚至剛來到花廳中的卜觀與周令也是滿臉震驚。

因為他們根本想不到,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竟然還有這樣的謀算。或者說已經過世的北越國皇上圖韞還有這樣的野望。難怪北越國皇上圖韞會悄聲沒息的吞併西齊國,並且允許秦皇圖浪出境建國等等。

說到後面,鍾厚就說道:「所以不僅浚王爺的出境建國一事,包括余容的出境建國,某估計都是大明公主為建立大陸第三大帝國所做的綢繆,因為他們會容忍丞相大人另有想法。估計也不是什麼異事。只是結果會怎樣,卻就難說了。」

「這,沒想到還有這事,本官竟然還是落入了易少師算計中,可鍾大人能知道這些事情,難道已經……」

隨著冉鳴疑問,鍾厚就點點頭道:「丞相大人所言甚是,本官現在雖然還掛在育王府中,但實際早已投了浚王爺,不然也不會知道這些內情。所以對於丞相大人的企圖,丞相大人看看要不要也與浚王爺溝通一下?」

「溝通?溝通什麼?」

「本官不才,如果丞相大人的意圖是好像余容出境建國一樣成為北越國的屏障,乃至成為未來大陸第三大帝國的屏障,本官相信浚王爺在某種狀況下應該也有依從丞相大人的可能。又或者說,丞相大人也可考慮一下轉換思路,在適當時候相助浚王爺共同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

「這個……」


被鍾厚這麼一說,冉鳴也有些躊躇起來。

因為在知道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的大陸第三大帝國計劃后,冉鳴雖然也已經猜出了大明公主會容忍自己豢養私兵的原因或許的確如此,可大明公主作為一個女人或許會需要冉鳴來幫助自己製造屏障,這就好像她也需要余容幫自己製造屏障一樣。但浚王圖浪又需要冉鳴來幫自己做什麼屏障嗎?真是如此,鍾厚也不會勸冉鳴轉換思路了。


而不需冉鳴回答,鍾厚又望向嚴霖道:「嚴大人,現在你也知道浚王爺的意圖了,但不知嚴大人和官宦世家又是否可以考慮一下將來力助浚王爺的事。當然,這不會影響到官宦世家現在的立場,只是等到將來……」

「茲事體大,還是等到將來再說吧!」

搖了搖頭,雖然已經預定要接掌嚴家,嚴霖還是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

因為這不僅已經超出了嚴霖的決斷力,甚至已經超出了嚴家的決斷力,超出了官宦世家的決斷力。

畢竟這可是大陸第三大帝國,又豈是區區北越國的小朝廷可比,難怪少師府和大明公主不將官宦世家放在眼中,又難怪他們敢在京城實行血腥統治。

因為只要能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區區官宦世家,區區篡改遺詔又算得了什麼。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假裝是個演員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p

———

.T 鍾厚為什麼敢將大陸第三大帝國的事情說出來?因為冉鳴都已說出了自己的不臣之心,鍾厚又有什麼好再去隱瞞的]

何況不管冉鳴和嚴霖接受不接受鍾厚建議,一旦秦皇圖浪真的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偉業,兩人就是想不遵從都不行畢竟正如冉鳴所想,大明公主或許會允許余容出境建國成為屬於她的大陸第三大帝國屏障,但秦皇圖浪又怎會允許這事

所以這不是冉鳴和嚴霖有沒有選擇的問題,而是秦皇圖浪如果真成就了大陸第三大帝國,兩人根本就沒有其他歸處

因此早將事情說出來,鍾厚就能在冉鳴和嚴霖乃至官宦世家面前佔取先機,也就可以繼續在將來執掌大局乃至實權了

畢竟冉鳴都不害怕說出自己野心,鍾厚只是說出秦皇圖浪的野心又算什麼

只是隨著鍾厚、嚴霖離開,冉鳴才露出難以想象的震驚表情道:「卜老,你認為大明公主和秦皇的企圖又是真的嗎?」

停下正在掐算的手指,卜觀說道:「自然是真的,只是沒想到區區大明公主也會有如此野心要說這野心還真當得上險奇壯三字」

這不怪卜觀會驚嘆

畢竟為運用鬼神之命搶奪皇位,卜觀原本盯上的可就是北越國皇位,所以大明公主的野心即便不是造成卜觀當初卜算不出結果的原因,至少卜觀自己不認為這是主要原因,這樣的事情都足以對卜觀的卜算結果造成天翻地覆般影響)

冉鳴說道:「那我們又當如何?」

「這就要看丞相大人選擇了,不過好在現在還不用大人立即做出決定」

不能說輕飄飄說了一句,卜觀就極為認真的望了一眼冉鳴

因為周令或許是第一次聽說冉鳴想要造反的事,但卜觀卻已聽冉鳴說過無數次他的真正目的就是改變北越國這種以戰養國的狀況,並將類似商業建國的政策運用到國政中並提高文官地位才想要私下建國等等

可面對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的野心,冉鳴該要怎樣選擇就很困難了

因為不管冉鳴往日說的文官治政是否是一種借口,面對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大的侵略性冉鳴也必須有所準備


不然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一旦成功,冉鳴就全是在做無用功了

而神情僵硬一下,冉鳴就有些掙扎道:「卜老,那你說我們能不能阻止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成功?」

「阻止?或者丞相大人要阻止大明公主是不難但要阻止秦皇就有些……」

頓了頓,卜觀並沒有立即說下去)

因為冉鳴現在雖然主要是與大明公主爭鬥,但正因為他與大明公主的爭鬥,卻又影響到他不能與秦皇圖浪繼續爭鬥了又或者說,如果冉鳴將大明公主斗跨,說不定還會幫助了秦皇圖浪等等

所以現在真讓卜觀沒辦法的就是秦皇圖浪,而且秦州軍的戰力又在北越國之上冉鳴就是想安心都不成

不過作為久經政事者,冉鳴卻不會因為卜觀的猶豫不決而退縮,很快又說道:「那我們如果將他們的計劃透露給大梁國呢?」

這,這是什麼啊

原本一直在旁邊聽冉鳴和卜觀,乃至冉鳴和前面的鐘厚等人說什麼建國之事周令就很震驚了再聽到冉鳴要將消息傳給大梁國,周令是有些無法想象

因為冉鳴若想造反建國,那還可說是一種個人野心的問題,但冉鳴卻在還未建國前就想要出賣北越國這就是徹徹底底的賣國賊了

面對這種狀況,周令都不知道自己當初的選擇究竟是對還是錯

但周令或許會為這種事惶恐,卜觀卻並不著急道:「這事大人儘管可以考慮一下但暫時還不必著急畢竟這還要等秦皇圖浪建國成功后再說,何況這麼大計劃,其中會出差池的地方也太多了」

「這也是……」

一聽卜觀說什麼差池,冉鳴才微微反應過來

畢竟冉鳴要私出建國都有著千頭萬緒了,何況還是建立什麼大陸第三大帝國

但對於冉鳴這樣的人來說,野心才是重要的,很快又說道:「那卜老你認為我們有可能利用這事嗎?某是說,設法吞吃將來的大陸第三大帝國畢竟帝國建,總是混亂多於平靜」

「這個……,以丞相大人的實力難說這是不是大明公主真正想給丞相大人留下的誘餌」

誘餌?

猛聽這話,冉鳴的臉色就變了變


因為在早知冉鳴有造反企圖的狀況下,大明公主又為何對此視若不見?真是為了讓冉鳴也建立一個國家來成為將來大陸第三大帝國的屏障嗎?這憑什麼啊冉鳴又不是太慈夫人,非如此不能安撫等等

但大明公主如果只是以此做誘將冉鳴留下來幫助其建設大陸第三大帝國,這卻不是完全沒可能

畢竟冉鳴能做到兩朝丞相,治理朝政的能力也是絕不容忽視的

所以為利用冉鳴繼續幫助北越國治理朝政適當讓其產生一些巨大野心就非常有必要了

而卜觀又為什麼要提醒冉鳴這點?

因為不管是大國家還是小國家,卜觀都只需有一個國家取而代之就可以了可冉鳴若是被大明公主所誘,那不僅對卜觀來說毫無意義,卜觀也絕不允許冉鳴被誘等等

畢竟冉鳴若想私出建國是不難,真想在大明公主或秦皇圖浪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后再取而代之,那難度卻恐怕要比獨自建國還要困難

因為以大明公主的立場,或者是可以看著冉鳴私自建國,但冉鳴要想在將來竊取大陸第三大帝國,別說大明公主,其他皇室宗親都絕不會答應又或者說,真到那時,卜觀是絕對沒辦法在冉鳴竊國后又從冉鳴手中竊國的

所以同樣是取而代之,卜觀只能全力促成冉鳴自己建國,也好讓自己的鬼神之命大成等等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

p

.T ———..

從冉家出來,雖然鍾厚是一副還想大說特說的樣子,嚴霖卻已經不敢再與鍾厚糾纏下去了。

又或者說,面對突如其來的大陸第三大帝國消息,雖然大明公主是一直沒向官宦世家透露內情,但不管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誰能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或者說能不能成就大陸第三大帝國,這都會對現在的官宦世家造成極大衝擊、極大影響。

因為不說官宦世家應該在往後保持怎樣的立場問題,一旦大陸第三帝國建成,或者說建而不成,官宦世家現在北越國的力量體系都會遭到極大破壞。

所以只為了官宦世家的將來,不官鍾厚想要怎樣拉攏嚴霖、拉攏嚴家乃至官宦世家,嚴霖都知道這事不能輕易許之。

然後不出所料,一等嚴霖回府說出自己得到的消息,還沒有卸下家主一位的嚴戌雙臉立即就沉了下來。

因為這是什麼?

不管這是什麼,嚴戌總算明白了大明公主為什麼既對官宦世家留情,又對官宦世家不容情的原因。

因為現在的官宦世家或許對大明公主還有用處,但一等成立大陸第三大帝國,別說官宦世家還有沒有用處,他們都不可能再在新建的大陸第三大帝國中興風作浪了。

這不是能力不足的問題,而是勢力不及的關係。

真到了那時,皇家肯定才是最大的勢力,而沒個幾百年,官宦世家是絕不可能在國土面積增大的北越國中依舊保持現在的勢力範圍的。

而看到嚴戌好一會不說話,嚴霖就追問道:「大哥,你認為鍾大人這話有幾分真假,而我們又該怎麼辦?」

「汝去傳命其他家主一前來商議這事吧!這不是我們嚴家能夠一己決斷的事。」

「某明白了,但大哥的初步看法又是什麼?」

「……初步看法?這事很難。 隱婚深愛:總裁寵妻無度軍婚綿綿:顧少,寵妻無度 。所以這事,還是大家一起議議再說吧!」

「是啊!這事的確是太過逆天了。」

被嚴戌這麼一說,嚴霖也都不再多嘴了。

畢竟有軍隊在手,有謀士在後。大明公主和秦皇圖浪或許都可向大陸第三大帝國的偉業全力進發。可官宦世家的成員即便也不少,但好象他們現在都插手不進西齊郡的勢力範圍一樣,將來成與不成大陸第三大帝國,官宦世家的勢力都只會被迫縮減。

跟著儘管不知道嚴家為何召集眾人,由於早知嚴霖曾去拜訪丞相府的事,其他官宦世家家主也都很快趕到了嚴家。

可就是趕到歸趕到,等到嚴霖將自己在丞相府得到的消息全都說出。眾人還是全都木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