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授你到底趕緊說啊!」

陳八牛那傢伙雖說不至於目不識丁,可絕對是肚子裏沒有多少墨水,這會見我和周建軍又扯上了歷史。

也是立馬就急的抓耳撓腮了起來,一幅心急如焚,卻又一頭霧水的狼狽模樣,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無奈我只好給陳八牛那傢伙解釋道:「八爺早讓您有空多看看歷史書,就您這樣,能在潘家園混下去真是奇聞。」

「這始皇帝就是秦始皇,六國時期秦皇嬴政北擊匈奴、南平百越、橫掃六國統一天下,自稱受命於天,取號始皇帝。」

「再往後的漢、唐等等封建王朝的最高統治者,都沿用了皇帝一詞。」

等我解釋完了,陳八牛那傢伙依舊是撓著腦袋,一臉一知半解的模樣,他漲紅了臉,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

「那這和光緒帝和摺扇有啥子關係?和獵驕靡古墓又有啥子關係?」

陳八牛問的其實也是我想知道的。

等到陳八牛問完,我也抬起頭看向了周建軍,周建軍同樣也看着我,半晌周建軍這才開口繼續說道。

「小關同志,既然你知道皇帝一詞源於秦始皇嬴政,成了封建王朝最高統治者的專屬身份名詞,那你知道除了皇帝這個身份名詞之外,自始皇帝嬴政之後,歷朝歷代的皇帝還需要什麼東西標榜身份?」

「或者說你知道受命於天這四個字是因何成為歷朝歷代皇帝所在意的東西的?」

隨着周建軍這一番話落地,我也是不由皺着眉頭陷入了沉思當中。

秦始皇嬴政自稱千古一帝,一生所做的事情,可以說是褒貶不一。

而我對秦朝的歷史雖說也有涉獵,卻絕對算不上精通。

「受命於天!」

我不斷呢喃重複著受命於天這四個字,絞盡腦汁的去回想秦朝的歷史,終於我眼前一亮,想起了受命於天、既壽永昌這八個字。

「受命於天、既壽永昌是荊玉!」

「竟然會是荊玉!」

想明白了受命於天這四個字出處之後,我心裏也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忙抬起頭看着周建軍連聲追問著。

周建軍笑着點了點頭,一旁的陳八牛依舊是撓著腦袋,滿臉迷惑不解的樣子,最後那傢伙乾脆轉過頭,用哪種很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嘀咕了一句。

「我說九爺,您是不是和大教授待久了,也學會知識分子繞彎彎那一套臭毛病了?」

「得了八爺,等咱回去我就給你淘換幾本歷史書,您好好補補課。」

「這荊玉就是和氏璧,也就是傳國玉璽的前身,而受命於天這四個字,最早就出現在傳國玉璽上!」

雖然陳八牛那傢伙對歷史知識是十巧通了九竅,可他也知道和氏璧的名頭。

歷史上類似於含香玉、金虎玉這類珍貴稀罕玉器寶石數不勝數,可要說其中最出名絕對是和氏璧。

先不說完璧歸趙的故事,我們那一代的人就耳熟能詳,單單隻是傳國玉璽這四個字,就足夠分量了。

所以陳八牛那傢伙在聽完之後,也是立馬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老半天都沒把大張著的嘴巴給合攏起來。

「秦皇嬴政字型大小始皇帝、命李斯以和氏璧製成傳國玉璽、刻上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大字。」

「在之後歷朝歷代的統治者,除了沿用皇帝這一字型大小之外,還以手持傳國玉璽作為大道正統的標榜。」

周建軍所說,也許表面上看有些玄乎,可歷史上的確如此。

秦之後的高祖劉邦,在攻陷咸陽之後,曾令人四處搜尋傳國玉璽,漢后的三國時期,袁術得到傳國玉璽,自命正統搶先稱帝。

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皇帝這身份,就好比一個職位,而傳國玉璽就是這個職位的證件。

再加上歷史上的古人都格外信天命、聽天命,刻有受命於天四個字的傳國玉璽,自然也就成了天命正統的鐵證。

甚至於歷史上還有記載,就算你登上皇位,若是手裏沒有傳國玉璽,也會被認為是不具備天命、不具備正統的白版皇帝。

話說到了這裏,我也徹底明白了過來,原來那有光緒帝親筆寫有受命於天四個大字的摺扇,背後藏着的秘密就是傳國玉璽。

而當時給光緒帝推算清朝氣運的算命先生馮四海知道內憂外患的清王朝滅亡是遲早的事情。

可正所謂伴君如伴虎,算命先生馮四海心裏也清楚,如果直接說清王朝註定滅亡,最後肯定會死在惱羞成怒的光緒帝手裏。

而恰巧曆朝歷代的皇帝,都沿用了秦皇嬴政始皇帝當中皇帝這個字型大小,並以得之即為受命於天正統天下、失之則氣數已盡的傳國玉璽為身份的象徵。

所以算命先生馮四海,才會在批言當中,加上了最後千古一帝、再續天命這兩句。

而傳國玉璽這件國之重器,早就失蹤在了歷史的長河當中。

因此算命先生馮四海的四句批言,可以說前兩句是百分百會預言成真,至於后兩句,那也只有找到早已經遺失在歷史當中的傳國玉璽才能驗證真假了。

至於光緒帝,能否找到早已經遺失的傳國玉璽,那絕對就是跟買彩票中頭等大獎一樣的玄之又玄了。

只不過以當時清朝內憂外患的局勢,走投無路的光緒帝,即便知道算命先生馮四海千古一帝、再續天命這兩句批言極其不靠譜,可他卻沒得選擇,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九爺、周大教授你兩都給八爺我整迷糊了,傳國玉璽清朝不也有嗎?」

「八爺我在故宮博物館還看到過呢,既然有光緒帝那老小子還費力八氣的找這玩意幹啥?」

我和周建軍正各自沉默不語的時候,陳八牛那傢伙又咋呼了起來。

這一次不要說我,就連周建軍這位速來最看重素養的大教授,都忍不住翻著白眼,跟看白痴似的上下看着陳八牛。

「小陳同志,清朝的玉璽大都是清朝時期製造的,真正的傳國玉璽只有一個,而且早在清朝之前就遺失了。」

「小關同志,你現在應該能猜到四將軍的由來了吧?」

周建軍轉過頭看着我,笑着反問了我一句。

我沉默了片刻,這才點了點頭,雖說周建軍的一番話沒能解開我心裏頭的全部疑團,可我也能猜到。

光緒帝賞賜黃馬褂、摺紙扇的四將軍,就是在暗中替光緒帝尋找遺失在歷史長河當中傳國玉璽的四個人。

「不對啊九爺,您家裏除了那摺紙扇,不是還有塊老太監的靈位?」

「難不成那老太監就是四將軍之一?」。 赤焰王?

是赤焰王?

凌雪薇的眉毛輕輕一擰,內心全是顧慮,全是擔心!

赤焰王他已經死了呀!

這是什麼情況啊?

「趕緊說!給你個機會,否則你馬上就去死!」

北狼他其實特別明白,把凌雪薇拐走就是嚇嚇她而已,他只是說說,如果他真要把她拐走,目標有點大了,說不定還沒出實驗室他就被別人攔住了。

時間緊任務重,他一定要趕快把密碼問出來,要不如果一直會這樣下去的話,是會對他的處境產生威脅的!

北狼這個粗魯的男人可是一點憐香惜玉的思想也沒有,兩隻手使勁的抓着凌雪薇的脖頸,咬牙切齒的,一臉猙獰的說:「趕緊說!別給你機會你不要,你要是還不講你就準備死吧!」

凌雪薇被北狼使勁抓着脖頸,一點氣也喘不過來,白皙的臉蛋一下子就變得通紅地掐住脖子,根本喘不過氣來,雪白的小臉瞬間變得通紅!

北狼對凌雪薇的方法確實是很不憐香惜玉,讓凌雪薇感覺到了死的氣息,凌雪薇特別想好好的喘幾口氣,但是她現在一點也不能呼吸!

「你別給臉不要臉啊!趕緊的!快點說!你說不說!不然的話,我立刻掐死你!」

北狼的手掌一點一點的施加壓力,最多是把凌雪薇掐死,然後炸了整個這地下藥品實驗室,但是如此,他就得不到數據跟合成的辦法了,可是也做成了隱藏的任務!

凌雪薇兩隻手緊緊的拽著北狼的手,但他怎樣用力,連北狼的一根手指都掰不開,她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大腦已經缺氧了,她特別難受!

這個時候的凌雪薇,在心裏,她特別想讓那道身影站在她的面前,她特別希望她可以見到他!

「老公,救我啊。」

凌雪薇在腦海里一次又一次的想着那個人可以出現!

凌雪薇希望葉臨天能趕緊站在她面前,因為她知道葉臨天在實驗室里,剛剛門外的聲音她全都聽到了,她就是想讓葉臨天趕緊知道她在這,讓葉臨天趕緊來救她。

她原本覺得今天是個普通又尋常的一日,跟從前一樣的,然而,也就這幾分鐘里,凌雪薇就收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時,實驗室里的煙霧全都排完了,葉臨天這時剛好在研究室外邊,通過最後一絲煙霧,他清晰的就看見了一個男人把凌雪薇的脖子使勁的摁在地上!

凌雪薇原本白皙的臉蛋現在的小臉已經被北狼掐得紫紅紫紅的!

嗵!

一股怒火衝上了葉臨天的頭,葉臨天現在上頭了,他徹底被激怒了!

剛看到他老婆被人摁著脖子,心裏已經暴走了,雙眼中燃燒着暴怒的焰火!

葉臨天直接一腳,就把研究室的玻璃的防護門給蹬開了把那子彈都穿不透的防彈玻璃硬生生的給踹碎了!

這個時候的葉臨天,怒氣值已經上限,誰惹他誰就會死!

葉臨天化為一道影子,接着就到了凌雪薇不遠的地方!

在凌雪薇模模糊糊的看見了葉臨天的身影時候,她覺得她看到了重生之花,葉臨天就是那朵可以讓她活下去的花!

要是葉臨天今天沒有來,他沒有再來救她,說不定她的生命就這樣終結了,這些都完了。

北狼當然聽見了玻璃碎裂的聲音,他趕緊把放在凌雪薇脖子上的手給鬆開了,凌雪薇立刻吸了幾大口空氣,她大口的喘著氣,她想把所有的空氣都吸來!

凌雪薇現在缺氧缺得特別嚴重,這下癱倒在地上,瘋狂的喘著氣。

剛剛她嚇壞了,她來不及去害怕跟顧慮,現在在想一想,真的是太嚇人了,她現在都有點靜不下來!

北狼突然轉了轉頭,一下子就看見一把匕首直直的對準自己的胸腔,並且插了下去!

北狼看到了兩隻血紅的眼睛,那兩隻眼睛,蘊藏着極大的怒火,然後他自己就看着那匕首一點一點的插入他的胸膛。

他感覺到了匕首把他的心臟穿透的感覺,並且以後又被拔了出來,他的胸膛立馬就鮮血四溢!

「想死!」

任何人都有逆鱗,葉臨天也有,葉臨天的逆鱗就是凌雪薇,如果誰妄想傷害凌雪薇,那麼他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而葉臨天看見北狼那樣掐著凌雪薇的脖子時,葉臨天就覺得他現在化為了一團火焰,他被徹底激怒了,他的雙眼現在散發着殺氣!

不僅如此!

他把匕首拔了出來,接着,葉臨天如鐵一般硬的拳頭,直接硬生生的懟在北狼的胸膛上!

嗵!

僅僅只是一下,北狼的胸膛馬上就迅速坍塌了,鮮血肆意的噴涌而出!

然後接着就是第二拳!

第三拳接着就上去了,北狼的胸膛現在完全就是凹了下來!

北狼嘴還沒長,一股鮮血就源源不斷的噴涌而出!

葉臨天一點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北狼的血濺了他一身!

打了這三拳,北狼身體里的肋骨已經都四分五裂了,五臟六腑的也都被打的稀碎,全身的血跡,現在即使是大羅神仙來了,他也活不了!

凌雪薇這時全身癱軟的靠在牆上,她急促的呼吸,她大口的喘氣,她看不太清東西刻,就看見有道影子在拼了命的宣洩。

北狼已經被葉臨天打的體無完膚了,血肉模糊的北狼特別嚇人,可是他到死也都沒閉上眼睛!

葉臨天趕緊到凌雪薇身旁,他摸了摸凌雪薇那通紅的臉,焦急的說:「現在感覺好點沒,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凌雪薇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兩隻手摸著脖子,看了看葉臨天,表情木訥的說:「別擔心,我還可以。」

「他什麼情況啊?」

「死。」葉臨天淡淡的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北狼,說。

凌雪薇頷首,她試圖站起來。

現在的她,小姑娘的恐懼跟不知所措都沒有了,現在是異常的鎮定,並且這並不是她偽裝的反而很冷靜,而且不是偽裝出來的。

「感覺嚇人不?」葉臨天說。

凌雪薇輕輕頷首,但是跟着又趕緊搖了搖頭。

葉臨天寵溺的笑了一下,說:「我的雪薇剛才做得很好,要誇誇你。」

就在下一秒,葉臨天看見了凌雪薇脖子裏的五根手指印,葉臨天的目光一下子就狠毒起來!

葉臨天抬起胳膊,輕輕的撫摸凌雪薇細皮嫩肉的脖頸,心疼的說:「還疼不?」

凌雪薇看見了葉臨天陰冷的眼神,她也嚇了一跳,趕緊用手捂着她的脖子說: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脖子道:「這不算什麼。」

葉臨天一隻手突然繞過凌雪薇的腿下伸過去,還有一隻手繞過凌雪薇的腋下,把凌雪薇公主抱了起來!

「啊,你幹什麼?」

凌雪薇看起來是很驚訝,一點防備也沒有就這樣唄被抱起來了,她的臉蛋也一下子都變得紅潤起來。

「我要下去,把我放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