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五娘回道。

「五娘,聽你話音,似乎還有什麼猶豫?」翡烽翠眯著眼,問來。

翡五娘點點頭,道:「其餘七人都已出現在人前,唯獨這個未未掌團卻是從來沒有人見過。」

「哦?有趣!」翡烽翠忽然笑了。

「掌令,為何覺得有趣?」身著菊花衣裝的翡三娘有些不解。

——————

翡三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菊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右烽地副位掌軍。

——————

翡烽翠笑而不答,只是瞥向一人,一語:「八娘,你來說說看。」

「是。」身著荷花衣裝的翡八娘接道。

——————

翡八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荷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右烽地主位掌軍。

——————

「我想,掌令應該是認為這西門太慧是在玩虛虛實實的把戲。」翡八娘。

「虛虛實實?」身著月季衣裝的翡二娘一疑。

——————

翡二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月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翠城主位掌軍。

——————

翡八娘點點頭。

翡二娘沉吟起來。

「八妹,為何不是真有其人?」這時,身著杜鵑衣裝的翡六娘反問。

——————

翡六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杜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翠城副位掌軍。

——————

翡八娘笑了笑,道:「寧可信其無,不可信其有。」

翡六娘哭笑不得。

「為何?」身著茶花衣裝的翡七娘淡淡一問。

——————

翡七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茶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翡城主位掌軍。

——————

「因為未未這樣的名字,至少是不全的,在我看來,頂多就是一個人的昵稱。」翡八娘道。 154.些許蛛絲馬跡

在翡八娘話后,翡七娘沒有再說什麼。

倒是翡四娘忽然一轉:「掌令,其實在七妹手下,也有一件趣事。」

翡烽翠哦聲,看了看沉默的翡七娘,才語:「說。」

翡四娘接道:「同樣也是一個女掌旅,是周嶄不知從何處招來的絕色佳人,她叫——綬彌雀,綬庭之綬。」

話落,翡烽翠神色微變,思忖起來。

「此女手下雖然沒有八個不俗女人做掌團,但也有四個如花似玉的女人以姮頁境頁底級成了掌團。」翡四娘又道。

翡烽翠不禁一笑,道:「那比之墨虎西門太慧如何?」

翡四娘回笑:「應該不差。還有,這位綬掌旅還有一個在不久之前做掌兵的未婚夫,此人名叫廷雲,現住喬?百十九居。」

「掌兵?」翡烽翠笑了。

「嗯,他曾是喬族喬露露手下的掌兵。但現在卻不是了,現在此人已被喬摩生看重,聘為摩生旅參了。」翡四娘接聲。

翡烽翠一凝,對於喬摩生,她是很賞識的。因為在她的軍團中,喬摩生實際可以媲美掌師!

在嫏頁城,掌師人物,若論傑出者,這喬摩生也絕對是名列前茅!

曾經,喬摩生就和月獅軍團的楚幼戰平!

另外,就是喬摩生不懼不畏的性子,也讓他身上有了一種別樣的男人味!

「能被摩生看重,看來這個廷雲不簡單。七娘,瑰琦節內,將他召來,讓本令看看,看看他有何過人之處?」翡烽翠看向翡七娘。

翡七娘點頭稱是。

「瑰琦節即將到來,任何有利於戰局的人事物,你們八個要去認真把握,不要讓本令落後於人,要永遠記住,戰爭,打的就是人才和資源!」翡烽翠緩緩閉上了眼,語氣有了威嚴。

「是!!!」

八位掌軍齊聲一應。

「好了,都退下吧,八娘留一下。」

翡烽翠隨後道。

於是,其餘人紛紛行禮告退。

在所有人都走後,翡烽翠再次睜開眼來,含笑而語:「八娘,上來。」

翡八娘嗯聲而邁,來到大位后,為翡烽翠輕輕按摩雙肩。

看上去,動作十分嫻熟,十分親昵。

難道……翡烽翠的同性戀傳聞是真?

只見翡八娘按著按著,雙手便慢慢摸向了翡烽翠那傲人的峰溝。

而翡烽翠雙目仍閉,十分享受。

不多時,翡豹主動消失去,

大位上,一場傳聞成真。

——————

彌雀旅戰帳。

在四個心腹將喬?百十九居的事情稟報完后,綬彌雀讓四人先退下了。

她自己則蹙眉沉思起來。

許久,她才喃喃自語:「廷雲,我沒辦法,你是我命中的救星,除非是你要殺我,否則我絕不可能死!」

目露堅定的女人,隨即莞爾一笑。

「即使真的是要死在你手上,那我也……心甘情願。誰叫我已經公開認定你是我的男人呢?」

站起身來的女人,嫵媚動人,芳華傾世!

「嗯……現在倒是應該去見見楚幼了。曾經的八大貴族,如今的八大掌師,你們中究竟還有幾個心向綬庭呢?」

語氣深沉的女人,隨即消失。

——————

太慧旅戰帳。

與鈞煜依偎在榻的西門太慧,紅光滿面。

明顯是剛剛和自己男人雙締過。

「太慧,楚濤龍一死,身為楚族中流砥柱的楚幼必然會找我們麻煩了。」鈞煜撫摸著女人有些繚亂的髮絲,輕道。

「嗯。楚幼戰力和潘賽婷菲差不多。潘賽婷菲我都不懼,他亦如是。」西門太慧接道。

「那墨三郎呢?」鈞煜道。

西門太慧沉吟些許,才道:「需要她們幫忙才能對付。」

「要幾個?」鈞煜又道。

「兩個抗衡,三個穩勝。」西門太慧回道。

「那麼,你們八個合力能否對付墨傾戈?」鈞煜忍不住道。

西門太慧噗嗤一笑,道:「我先問你,你看,我和她們七個能否對付魔師?」

鈞煜一愣,隨即道:「好像很難。」

「沒錯,我們八個是不可能贏得了魔師的。而墨傾戈給我的感覺,就和魔師差不多。」西門太慧道。

「這墨傾戈這麼厲害?」鈞煜有些不相信。

西門太慧微微一嘆,道:「能成為一個軍團掌令,自然是有本事的。你呀,別將嫏頁城的人都看扁了。事實上,四大軍團中,有些掌旅就有資格和掌師對抗,而有些掌師也有資格和掌軍對抗,甚至,個別掌軍還隱隱有犯上作亂之嫌。」

鈞煜無奈一笑,轉道:「對了,瑰琦節到來,你要不要去覲見一下魔師?」

西門太慧思忖一會兒,搖搖頭道:「不了,我去不合適。要知道,夫人可是一個妒欲很強的女人,她是不會允許她的下屬私自去覲見她的男人。」

「你說的也對。那還是我去吧,我是男人。」鈞煜一接。

「你?」西門太慧不由一笑。

鈞煜莞爾,點點頭,道:「沒錯,既然你追隨了夫人,我想我還是去和魔師多相處。這樣,對你我都好。」

西門太慧沉浸一番,又笑來:「魔師性情溫和,是很好相處,但——魔師卻也經常愛走神,你能琢磨得透?」

鈞煜苦笑一絲,道:「不管如何,我都做好了身為魔師隨從的覺悟!」

「唉,好吧,那你就去吧。」西門太慧無奈一語。

鈞煜微微一笑,又一轉:「對了,綬彌雀那兒你接下來是怎麼打算的?」

西門太慧想了想,道:「還是繼續解決她的八大貴族,讓她的綬庭恢復夢成為一個泡沫。」

「這麼說,你接下來還是要向楚幼動手了?」鈞煜眉頭一皺。

西門太慧點點頭,道:「是楚幼倒霉,誰叫他的族人來惹菱悅妹子呢!惹了菱悅妹子,便是惹了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將菱悅妹子拉到自己身邊來的,可不能不拿出應有的姿態來!不然,侯秋琪那兒說不定還是會考慮靠向榮紅魚。」

「唉,有時候真的分不清你們是不是在勾心鬥角。」鈞煜無奈而笑。

「等夫人的天下越來越大,你這種分不清就會消失了。屆時,那就是真正的勾心鬥角了。現在,一切都還是良性競爭。

」西門太慧似乎看到了很遠很遠的未來。

「太慧,你說,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又會變成什麼樣?」鈞煜似有所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