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睛環顧四周,突然,他的眼睛定格在一座山腳。

「我們去那邊吧,稍微能夠躲避一點就夠了。」他指著那山腳邊說道。

蘇葉點點頭,自覺地給墨樓當起了拐杖,攙扶著他走過去。

「你身上的傷……」蘇葉擔憂的看著他。

因為淋雨又摔下來的原因,蘇葉的嗓音更沙啞了,脖頸處也更加的難受。

「沒事。」墨樓搖頭,由蘇葉攙扶著走到了山腳下。

兩個人到了山腳下的之後,發現這邊竟然是剛好有邊沿可以擋住雨的。

蘇葉摘了大葉子過來鋪在地上。

「坐下吧,坐下能好受一些。」蘇葉說道。

墨樓看了看那翠綠的葉子,又看了看自己的滿身臟污,玩笑道:「我現在這情況鋪不鋪的已經無所謂了。」

雖然是這麼說,他還是坐在了蘇葉鋪下葉子的地方。

「你說這雨什麼時候才會停呀……」蘇葉看著這嘩嘩直下的大雨一臉的憂愁。

墨樓搖搖頭:「誰知道呢?不過不用擔心。」

蘇葉抿了抿唇,怎麼可能會完全不擔心呢?

「他們應該都已經回到寺廟了吧?」蘇葉又問道。

墨樓估算了下時間,「大概吧,後山距離上面的路要近些。」

「他們……」

「你有很多個為什麼要問嗎?」墨樓抬眸看向她。

蘇葉一怔。

「坐下休息會兒,靜靜的等雨停就好了。」他說。

蘇葉眨了眨眼,她這樣好像是挺煩的哈?

似乎是猜透了她的想法,墨樓道:「沒有覺得你煩,只是想要你休息一下,覺得你這樣很累。養精蓄銳,這樣才能上山呀。」

他的解釋很溫和,蘇葉抿了抿唇,坐在了他的身旁。

「脖子傷的很嚴重嗎?」他問道。

蘇葉思索一番,搖搖頭。


「如果脖頸處有傷的話現在還是把纏在上面的布解下來吧,不然傷患處會發炎潰爛的。」墨樓一臉嚴肅的說道。

蘇葉聞言下意識的看向了他的手臂:「那你呢?」她問道。

「我也解下來。」他道。

蘇葉點點頭,她脖頸處的還是挺好解開的,一會兒就解來了,果然脖頸處結痂的部位已經稍微有些被泡軟流血。


蘇葉手中的布上都有些染血了。

她看向了墨樓,見到他還是沒能解開手上的桎梏,便出聲道:「我來吧。」

他本就是傷在胳膊上只能單手去解,剛剛因為護著她的頭手被又磕又碰又流血的,這會兒伸手去解手臂繃帶的手都是打顫兒的。

就好像是萬事俱備只等她這句話一樣,墨樓一點兒推拒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就把手臂伸到了蘇葉面前。

蘇葉的手已經越來越好看,上面的肥肉減少漸漸展現出手型來,皮膚也白凈了不少,雖然還是有對比,但卻並不是那種醬豬蹄與藝術品一般程度的對比了。

「謝謝。」解下之後墨樓對著她道謝。


蘇葉搖搖頭。

沉默許久,他突然開口:「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見到你了。」

蘇葉點頭:「我知道,我也遇到你幾次了。」

「但是很奇怪。」蘇葉見他又沉默了並且沒有再開口的打算,她便說話了。

「奇怪什麼?」墨樓問道。

「明明我與六皇子互不相識,但每次看到六皇子都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地方。可偏偏六皇子與我認識的那個人完全不一樣,從頭到腳甚至連頭髮絲都沒一根相似的。」


蘇葉的話很誇張,聽的墨樓忍不住笑了。

「是么?」他問道。因為憋笑肩膀止不住的抖動。

「對,」蘇葉點頭,想了想又道:「不過還是很感謝六皇子的相救了。」

「其實我和你感覺相似,明明素不相識卻覺得異常的熟悉親切,不然我也不會救你了。」墨樓笑道。

蘇葉聞言略微有些詫異。

還真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說。

「不過,」話音一轉,他又道:「有些事情誰又說的准呢?說不定我真的就認識你呢。」

蘇葉看向他,突然問道:「六皇子的玉璽是真的嗎?」

她有些懷疑,怎麼就能夠這麼湊巧六皇子出現了還帶著這個玉璽。

蘇葉從來就不怎麼相信巧合這種事情,尤其是發生在這個根本就看不透的六皇子身上。

「為什麼會這麼問?」

「因為我覺得如果真的有這個玉璽,六皇子你並不會拿它來做餌,要清楚,一個不慎這東西可就丟了,落入別人的手上再想找回來可就很難了。」蘇葉一臉認真的分析著。

墨樓看著她這般模樣卻是笑了。

「對,你猜的沒錯,我手中確實沒有地虎玉璽。我手中真正有的是天龍。而我今天拿出的那塊地虎玉璽就是根據天龍玉璽的材質特別訂做的。與真正天龍地虎玉璽雖然有著差距,因為其中有一些東西不一樣,怎麼都不能做到仿製的完全一樣,但騙一騙那些完全沒有看過的人確實綽綽有餘了。」

聽到他的話蘇葉還是詫異了。

雖然地虎玉璽是假的不錯,但是他手中真正擁有的居然是天龍?

「六皇子也想要得到這寶藏嗎?」蘇葉問道,問話的時候她眼睛定定地看著他。

墨樓沉默了。

許久之後他才沉聲開口:「你的膽子很大。」

蘇葉沒吭聲,只看著他,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

「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墨樓聲音突然變得陰測測的,但即使是這樣,聲音也好聽的要命。

「我有一種預感,六皇子您不會殺我。」蘇葉道。

「你倒是有自信。不怕死?」他突然就笑了。

「怕呀,但是我總覺得您不會殺我。而且比起稀里糊塗的死去,我更想做個明白鬼。」蘇葉看樣子是真的認定了他不會殺她,說話很是大膽。

墨樓看著她,看了許久搖頭失笑:「算你賭對了,我不會殺你。」

「六皇子並不是亂殺無辜的人。」蘇葉有些得意的說道。

至少這證明她還是沒有看錯人的。

「天龍玉璽的得到是一個巧合。這東西半年前便已經到我手中了,只是那時我並不知道有這個寶藏,也不知道那玉璽到底是什麼來歷。」

「半年前?」蘇葉很是驚訝地看著他,沒想到那天龍玉璽竟然那麼早就到了他手裡。

「對,那時候關中地區發生了一個案子,剛好那時候我在。官印大盜,關中地區的所有官府官印都丟失了。天龍玉璽也是在那個官印大盜那裡一起被拿回來的,當時案子是我破的,之後各家官府將官印拿回只餘下這玉璽,便落到了我手中。」墨樓說得很是輕鬆。

這東西就是白白得來的。

說完他勾唇一笑:「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好笑,還是我與這玉璽有緣。」

「那最後一個問題。」

「說。」

「之前那個問題,六皇子想要這寶藏嗎?想要寶藏出世嗎?」蘇葉凝視著他。

這個問題對她來說很重要。

她答應了一心大師的,要銷毀玉璽和藏寶圖,讓那寶藏不會再重見天日。

「你知道得到那寶藏意味著什麼嗎?」他問。

「名利、權勢,意味著六皇子有了底牌。」蘇葉沉靜道。

「不錯,你說這樣的好東西,我離它已經比其它所有人都近了,你說我想不想要得到呢?」

蘇葉抿了抿唇,這就是他的答案么?

其實倒也沒什麼意外,面對寶藏不動心的天底下又能有幾個呢?

「那麼,就祝六皇子得償所願了。」蘇葉說完就閉目養神不打算再說話了。

她現在也算是知道了六皇子的秘密了,他會將她怎樣呢?

殺她滅口?

不過這些她胡思亂想的事情都沒有發生。

一直到陌素縈江淮他們來找她,她都是安安全全的。

「六哥你怎麼會受傷!」陌素縈過來之後整個人都撲到了墨樓身上,看著他滿身血污之後大驚著喊道。

「我沒事兒……」墨樓搖搖頭,看向了蘇葉。

蘇葉已經被江淮伸手拉起來了。

她看向了陌素縈低頭道歉:「對不起,都是因為拉我,不然也不會傷成這樣子了。」

陌素縈聞言大眼住轉了轉,戲謔道:「原來是這樣呀,那既然如此,這幾日我六哥可是要交給你負責了,誰叫你是罪魁禍首呢~」 就這麼,陌素縈就玩笑般的決定了接下來兩日的安排。

蘇葉繼續充當著墨樓的拐杖,攙扶著他上山。

下過雨之後的空氣格外的清新。

蘇葉的心情卻沒有如天氣這般爽朗。

說是完全由她照顧,但其實也沒什麼需要照顧的地方,墨樓和蘇葉分別被帶走處理身上的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