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和我有緣分!」

「噗嗤…」斯諾弟弟沒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你這理由三歲小孩子都不信!」

嬈嬈橫了他一眼懶得解釋,感覺著身體有些疲憊,她便直接回了後車廂去睡覺了。

她是孕婦,不能虐待自己…

豪門熾焰:勁舞妖妻,別太拽! 嬈嬈睡了。

秦琛的聲音也刻意的壓低了許多分貝。

他揚起頭,靜靜的看著自己對面的弟弟。

反覆回味著嬈嬈說的話,眉心的鬱結時隱時現。

「哥…你怎麼了?我看你表情好像不太對!」

「是不是不舒服?」

冷斯諾關切的問道,然而秦琛卻是沖他搖了搖頭。

「沒事…就是感覺時間要到了,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趕得上沙漠的眼淚開放的時間。」

「我去!不是吧哥!」冷斯諾激動的說道。

「怎麼?」

「你還真的相信這沙漠里有神廟啊?」

「不然呢?你以為我來是做什麼的?」秦琛好笑道,醇厚有質感聲音染上幾分疑惑。

冷斯諾聽的耳朵都要懷孕了!身子往秦琛的方向又挪了挪,時不時往卧室那邊瞄一眼:「難道你不是來陪嫂子玩的嗎?連義父都說了,他也不知道這傳說是真是假,單憑一張報紙跟大海撈針一樣…」

「玩?」

秦琛哭笑不得的打斷了他話。

「我在你眼裡就這麼不靠譜的嗎?」

「當然不是!琛哥哥怎麼會不靠譜!」冷斯諾立刻搖頭,腦袋晃得跟撥浪鼓似的。

思量了片刻,他又再次說道。

「只不過…我覺得吧…你自打有了媳婦之後不就是妻奴一枚了!反正就是我見你,她一定在!」

秦琛:「…」

緩了緩…秦琛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

「這叫愛情,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她,看她,有時候哪怕什麼都不做,看看也是極好的,而且,我們又分開了那麼久…」

「那…那些年你是怎麼過的?用五姑娘嗎?」冷斯諾眼珠子一轉,一個邪惡的念頭湧上腦海。

然而他還沒得到自個想要探究的答案,忽然一個急剎車,他的腦袋彈到了車的門框上。

「卧槽!」

「你瞧…老天都在警告你,不要太好奇….」

冷斯諾:「…」

斯諾弟弟不忿哼唧了一聲,打開門板準備問問Ben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抬頭就看到車子前面倒著一個人…

(609如果有問題,就多刷新幾下!昨天讓朋友幫忙傳更新傳錯了–) 傍晚忽然冒出來個人,可把Ben嚇了一跳。

起先他遠遠看到了一個人影,還當自己是幻覺,這裡是沙漠的深處,別說人了,那是連只駱駝都少見。

暖婚二嫁 更別他們行走的方向是朝著太陽落山的方向,光線本也刺眼。

然而離得近了。

他才發現那真的是個人!

半截身子都入了土,黑黃的肌膚幾乎要和土地融為一體。

好在車子停下來了…

那人卻直邦邦的倒在了地上。

「卧槽!碰瓷都碰到這地方來了,也太敬業了吧!」

目睹了男人倒地的過程,冷斯諾一邊吐槽著一面跳下了車。

Ben緊隨其後,手持著武器小心翼翼的朝著地上的人靠近。

尋寶全世界 聽到冷斯諾的話,他又檢查了下行程記錄儀器,確認設備良好運轉…

雖然說不差錢,但是能少一點事情還是少一點的比較好!

而且…

這人好像是自己撞上來的,手裡的降魔桿還蹭掉了車蓋的一大塊油漆!

「大兄弟…天黑了,起床了!」

想必Ben的謹慎和小心翼翼,冷斯諾悠哉的狠。

他叼著從嬈嬈那裡順來的零食,三步兩步走到了昏倒這人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唔…肌肉很不錯啊…」

倒地的男人穿著非洲標準時尚套裝,頭頂一塊破布,腰上一圈獸皮。

倒不是說非洲大兄弟都很窮,只是那些有錢的老酋長門都好這一口,戴著滿身的金子珠寶,畫著各個部落的圖騰,腰間盤著大金條,下面晃悠著兩顆大腰子。

走起路來,別提多帶勁了。

按照部落的標準,這位昏迷的仁兄很窮。

法師的宿命 他只有脖子上掛著一枚佛牌,脖子和腰間空無一物。

也不能說空無一物,他旁邊還有著一尊金子做的大件,暗金色的降魔桿自帶發光特效,Bulingbuling…

「這也不差錢啊…」官方吐槽帝思諾弟弟再次上線。

他想了想,探出了手。

然而…在他拎起佇在一邊的降魔桿時,他身上弔兒郎當氣質瞬間不見了…

「卧槽!這什麼東西,這麼沉!」

「當然是金子啊…」

「純金啊?吃瘋了嗎?」冷斯諾再度拎了拎,手腕之處竟然有些脹痛。

難怪地上這個光頭雖然看著瘦,身上那麼多肌肉。

這東西一般人還真的拎都拎不動。

見冷斯諾面部抽筋,Ben也好奇的湊了過來。

這一拎,頓時也是色變,對倒在地上的人臉色更嚴肅了。

只是兩個人都不是什麼醫生,弄了幾下人還是沒有醒。

可左看看右看看,這人身上一處傷口都沒。

就在兩人踟躕著,要不要把人埋了算了,車子里傳來了秦琛的聲音,讓他們把人抬上了車。

原來剛剛那一個急剎,也把睡夢中的嬈嬈驚醒了。

看著嬈嬈,摸著手腕兒,掏出銀針,冷斯諾本能的瑟縮著,這才想起這丫的本職是醫生,可算是見他把這用在正地方了。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嬈嬈只是摸了摸他的手腕和眼皮,並沒有下針。

「他這是沒救了的意思嗎?」冷斯諾好奇。

「當然不是。」嬈嬈朝他丟去了一個白眼,有些無奈的打了個哈欠:「這是餓暈了,你去後備箱拿個營養針給他來一支就行了。」

「哦,對,等一會再喂點水,現在先用棉簽擦下她的嘴巴。」

冷斯諾本能的點著頭,轉頭邁步,忽然又停下了腳步:「不對呀,那你幹什麼?」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睡覺啊。」嬈嬈也瞪大眼睛!

「你不是醫生嗎?」

「是啊,但是幹活的一般不都是護士小姐姐和小哥哥嗎?」嬈嬈無辜的眨著眼睛,便朝著房間里走去,只留給他一個瀟洒的背影。

冷斯諾站在原地,只覺胸悶不已。

偏偏他家大哥還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著他,可謂是痛並快樂著,三秒之後,他還是無奈的去後備箱拿東西了。

雖然不是醫生,不過輸液包紮傷口這種小事也是黑網繼承人的必備的技能,畢竟沒有任何人能保證不會出現突發情況,尤其是在外行走。

一針營養針下去,冷斯諾本想逃跑,然而Ben還在開車,,他是唯一的勞動力。

無奈,他只得認命的又去打了盆水,蘸著毛巾,用力的在,昏迷的禿頭臉上擦著。

還別說,擦去塵土后,這禿頭的臉還是很白嫩的。

在這沙漠里竟然還有這種小白臉

「斯諾!人家是出家人,你不要這般評判。」秦琛故意沉聲說道。

「出家人跑到這種鬼地方幹什麼?」

「難道是傳說中的苦行僧?」

他一面想著,一面朝著禿頭的鞋子看去,仔細一瞧,才發現,這人竟然當真沒有穿鞋子,淺褐色的腳底板上,有著厚厚的一層繭子和水泡。

「我的天哪,這是變態吧!」冷斯諾忍不住驚呼道。到沙漠白天的最高溫度幾乎能高達四五十度,更別說沙子這東西本來就吸熱,他穿著厚底鞋走時間長了都覺得難受,這人竟然還赤腳。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秦琛冷淡的聲音將大呼小叫的弟弟壓了下來。

漆黑的眼眸里閃著驚訝和幾分探究,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畢竟自己弟弟太容易沾火就著。

說來也奇怪,他素來不喜歡太鬧騰的人,可最近不知怎麼的,他無比希望自己的媳婦能夠鬧騰一點,在家賣萌,甚至跟她吵吵架也是極好的,這也是為什麼這次他不管去哪兒都帶上了冷斯諾這個閃閃發光的大燈泡,就為了熱鬧一些。

難道是因為年紀大了?

開始步入中年危機了,

想到這裡,,秦琛內心有些慌亂,他想了想,很多人都喜歡上知乎問問題,上面還有很多有經驗的博主會回答。

當然,人最多的還是圍脖,但是那上面,噴子也很多。

雖然說老年人脾氣沒有那麼暴躁,但身為一個電子水平高超的偽黑客,碰到噴子時,他就會忍不住動手,直接黑他的!斷他的網線!停他的電!

是的,他是一個文明的好市民,說髒話什麼的實在是太掉價了。

心情好的時候,他還會順便查一下,這些噴子們的案底,若有違法的,就順手舉報。若是不好好上學整天打遊戲的,就直接把人的遊戲賬號給封了。

看著自家媳婦兒,還沒睡醒,秦琛打開了電腦,一邊把自家弟弟喋喋不休的吐槽音樂當背景,一邊打開了知乎,註冊了個新賬號,發帖詢問。

【男人陷入了中年危機怎麼辦?求精準的應對辦法,有償提問一條8888】

看著自己的提問,審核通過,秦琛合上了電腦,拍了一下太閑著都快長毛的冷斯諾,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現在睡覺還早,不如出去練練

冷斯諾一怔,本能的想要抗拒被揍。

然而眼珠子轉了轉,男人做那些事情都是很消耗體力的,如果現在他把哥哥榨乾了,那豈不是晚上他們就不能做羞羞噠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冷斯諾立刻點頭。

除非他死了,否則他是絕DUI不會放棄哥哥的!

只是他不知道,他這個誓言很快就在將來的某一天被推翻了,而且推翻的人還是他自己,打臉打的不要,不要的。

。。。

因為白天也在睡,所以在秦琛出去沒多久之後,嬈嬈就醒了。

看著沙發上躺著的小和尚慘白著小臉,嬈嬈忍不住愛心爆棚,拿起了旁邊的年輕輕的蘸了水,在他嘴唇上塗著。

長得還真不錯呢。這皮膚也好,看樣子應該還不到20。

「你….你是誰?」

「哦,不,你是神女嗎?」

「我終於找到你了!」

忽然,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人醒了。

一道,藍色的光芒在嬈嬈眼前綻放,宛如天空一般乾淨。

這道光正是小和尚的眼睛。

如果說閉上眼,他的容貌有七分,那麼睜開眼的小和尚容貌可以打到九分,扣掉的那一分是因為他年紀還小,五官沒有完全展開,如果真的展開了,嬈嬈能斷定他一定會外面的斯諾弟弟更加妖嬈。

不對呸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