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讀取怎麼觸發選項,你丫的趕緊的,不然我直接裁決你。」

系統已經沒有往昔那種金手指獨有的高冷與霸氣(越來越沒有下限)了。

「嗯,和整個浩天大陸比,天衍州確實不值一提。」

寧玉昔望著天邊,然後看著周秦,笑了笑:「不過,有你在,我們走出天衍州指日可待,甚至是成為浩天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強宗也不是不可能的。」

「昔兒,我想你坦白。」

周秦開始組織語言,想著怎麼樣才能讓她冷靜一點。

沒了「情感鋪墊」后,周秦將宏偉藍圖收了起來,選擇了沒有保命機會卻很穩妥的選項三。

「我和小師妹正交往。」

「嗯。」

寧玉昔聽到這句話后,原本滿是喜悅的俏臉頓時變得平靜起來,聲音也聽不出喜怒。

「其實,給你的情書也不是我寫的,是小師妹寫給我的。」

周秦說道:「那天,我還沒來得及看,就把它交給了你。」

「呼!」

周秦明顯能感到寧玉昔身子抖了一下。

寧玉昔閉上了眼睛,沒有說話。

「我很感謝小師妹,如果不是她,我都不會發現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愛,也就是對你的愛。」

「那天,小師妹神色緊張地將書信交給我,我就大概猜到了是什麼。」

「我在猶豫不決時,您將我叫了過去,或許這是上天的安排吧,我看到您的那一瞬間,我內心開始變得熾熱起來,內心深處湧上一陣衝動,讓我把信交給你。」

「回去之後,我想了很久,才發現這樣是不妥的,後來去您寢宮時,我就想把話說開,可再次看到你,我呆住了。」

「我發現自己是喜歡你的,喜歡你的一切,喜歡你全身上下每個地方,喜歡你所有的優點、缺點。」

。 部落圍牆外一片血腥。

小金真正動起來堪稱狂野,那些所謂的猛虎大氂牛,在它面前就跟紙糊的一般,沒有一頭可以抗過一次對碰。

地上的毒蛇本是最棘手的,可它們的體質實在太脆弱了,在小金的龍威之下紛紛暴斃,反而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

林軒手持長槍一步步從圍牆內走出來,地上全是毒蛇的屍體,要不是自己做了一雙豬皮鞋,這走路都得看着點落腳。

「小金,丟頭猛虎過來。」林軒開口對正在殺戮的小金吩咐道。

小金聞言沒有二話,直接扯住一頭猛虎,朝林軒拋了過來。

嘭!

猛虎被直接砸在地上,整個虎都有些懵了。

不過當抬頭髮現眼前的不是大恐怖,而是一個瘦弱的人類時,它的瞳孔猛然爆發出精芒,從地上一躍而起。

面對神龍我唯唯諾諾,現在面對弱雞人類我自然重拳出擊!

吼!

震耳欲聾的虎嘯發出,接着是另外一個技能餓虎撲食!

這一套連招可謂是猛虎的招牌,在捕獵方面也捕出了赫赫威名,不知道多少獵物倒在它們這兩板斧下。

可林軒早有準備。

面對虎嘯屏住呼吸硬抗,接着手上的無名長槍槍出如龍,預判了猛虎的餓虎撲食。

猛虎捕獵的都是些傻兮兮的獵物,何曾面對過高智慧的生物。

此時被預判了走位,瞬間就傻眼了,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在慣性力量的作用下,眉心朝槍刃而去,最終齊根沒入。

噗嗤!

一頭讓普通人絕望的猛虎,就這樣被林軒一招給秒了。

鋒利的無名長槍,輕易就貫穿了猛虎堅硬的頭骨。

「就這?」

林軒眨巴着眼睛,他本來嚴陣以待的,可萬萬沒想到。

就這???

這跟主動送上門差不多。

他呆愣了一下,很快又笑了。

「看來多次的加強,我的力量也已經今非昔比了!還有這把無名長槍,沒有讓我失望,果然是有着內在的神兵!」

一擊秒殺了一頭猛虎,他對於自身的力量有了更多理解,不知不覺,他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弱雞了。

近四十點的力量,配備上整體的高屬性,還有神秘而犀利的武器,這確實可以獨自挑戰猛獸了。

「小金,再丟一頭過來!」

林軒意氣風發,就這樣血戰了起來,渾身氣血在此時沸騰。

隨着不斷的血戰,他的力量得到了更好的釋放,整個人的氣息在發生了變化,彷彿得到了洗禮。

在他斬殺了數頭猛虎跟氂牛後,周圍站着的怪物已經沒有了,小金也回到了他的身邊,瞳孔閃爍著金芒望着密林。

吼!

小嘍啰全部斃命,幕後那巨大的吼叫再一次傳出,接着兩個紅色燈籠在密林中亮起。

咚!咚!咚!

一陣陣猶如敲擊在心頭的沉悶聲響不斷傳出,就像有戰士敲響了戰鼓,讓面對的人止不住膽顫。

隨着沉悶聲響不斷傳出,那密林中亮起的兩個猩紅燈籠,也開始移動了起來,朝部落不斷靠近。

隨着離開密林,藉著天空明月的光亮,終於可以看清是什麼了。

這哪裏是什麼燈籠!

這明明是一恐怖怪物的眼睛!

這怪物有着猶如山嶽的體魄,一雙漆黑如墨的雙角直破蒼穹,腳下那恐怖的蹄子每次落下猶如戰鼓敲擊,移動像是山丘在移動,恐怖的氣息讓人窒息。

嘎嘣!嘎嘣!···

無數大樹被蠻橫擠斷,堅硬的樹榦彷彿紙糊。

蠻橫!

彪悍!

狂野!

這彷彿是太古走出來的怪獸!

【太古魔牛】

種族:牛(魔獸)

等階:四階

力量:200

速度:45

技能:蠻牛踐踏(白銀初級)蠻牛衝撞(白銀中級)魔化(白銀高級)

狀態:暴怒(被影響)

簡介:太古蠻牛後裔,堪稱力量代名詞,為第二階段第一個部落升級領主考驗的最終BOSS,斬殺可終結本次危機。

·····

「這就是正主?」

林軒有些變了臉色,他沒想到第一個升級部落,竟還會被特殊照顧,來了個大傢伙。

這恐怖的屬性跟等階,要是沒有神龍戰寵,他哪怕可以秒殺猛獸,遇到也只能扭頭就跑。

這根本不是人可以對抗的!

首升雖好,但要是實力不濟,絕對是死路一條!

吼!

這最終BOSS明明是魔牛,可卻發出了古怪獸吼,超越常規。

林軒感受到一股可怕壓迫撲面而來,腳步止不住退了退,完全被眼前這頭可怕的魔牛給壓制。

彼此本來差距就大,他不覺得這壓制有什麼。

可一邊的小金不樂意了,當它看到眼前的大個子竟敢壓制自己的主人,頓時再一次憤怒了起來。

「咿呀!!」

憤怒的小金是恐怖的,當奶聲奶氣的龍嘯響徹時,太古魔牛的悲慘結局幾乎已經是註定了。

太古魔牛雖然此時被莫名力量影響着,可在神龍的威壓下,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驚異不定地看着眼前的「小不點」。

相對於它猶如山嶽的體魄,還是幼崽階段的小金,確實是一個小不點。

可這個小不點,卻有着遠遠超過它的屬性。

尤其是兩者的等級,那簡直判若雲泥!

憤怒的小金沒有用技能,依然還是肉身之力,用只有不到一米的身軀,跟龐大的魔牛對碰。

太古魔牛雖然懾於龍威,可對方竟敢小覷自己,妄想在自己最擅長的地方擊敗自己,這讓它再度陷入暴怒狀態。

牛類本就是易怒物種,加上本身受到莫名影響,此時直接失去理智,只有戰鬥慾望。

吼!

震耳的吼聲再度響徹,它直接發動蠻牛踐踏這個白銀技能!

此前的紅線蛇用出青銅技能,就可以讓自己快若閃電,現在的白銀技能更加不用說,恐怖的牛蹄猶如化作天柱。

咚咚咚!

一陣狂猛的砸擊,大地在此時掀起陣陣波浪,猶如海嘯,林軒已經離得夠遠了,可波浪衝擊而過還是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眩暈之感。

這蠻牛踐踏不單有着恐怖破壞力,竟然還攜帶着眩暈效果!

僅僅感受餘波,林軒就知道這大傢伙,自己上去只是送菜。

不過發動如此強大技能的太古蠻牛卻沒有任何得意,反而在技能落下又繼續發動另外一個技能。

白銀中級技能—蠻牛衝撞!

猶如山嶽的體魄,攜帶着直刺蒼穹的牛角,猛然朝踐踏技能產生的震蕩波中的小金沖了過去,可怕的力量讓大地都開裂了。 見他如此桓儇唇際抿出笑意來。二人相視這些年,她鮮少見過裴重熙這副模樣。一動不動站在原地,明明是氣惱至極可偏偏強壓着怒火,說什麼也不願意理會自己。

情誼終究不是朝爭,彼此一定都要梗著脖子不肯服軟,非得爭出個對錯來。從少時認識到現在,在許多事情上裴重熙都極為遷就她,那麼要她柔聲去哄裴重熙也未嘗不可。

雖然知道裴重熙心性並非這般小氣,但是看他如今的模樣,即使不說她也能猜到。這人怕是等著自己去哄他呢。

想到這裏桓儇掀被赤足站在地上,面上露了個乖巧笑容。鳳眸中好似斟滿盈盈春水溫柔而繾綣,讓人心也隨之一軟捨不得再說重話。

裴重熙甚少見到這樣的桓儇,只是在少時偶爾見過一兩回。周身怒意在剎那間蕩平的一乾二淨,卻仍舊站在原地。

「好了。你不動,我過去還不行么?」桓儇面上呷笑走向裴重熙,在他身側止步,「你看我不是過來了么?別生氣了……」

誰曾想裴重熙聞言瞥她一眼,不僅往旁邊走去,就連眉頭也比之前蹙得更緊。

「你真是蠻不講理。」睇了裴重熙一眸,桓儇眸中笑意只增不減。

話音落下桓儇突然踮起腳,在裴重熙唇上落下一吻。這突如其來的一吻讓他睜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桓儇,似乎好半響也沒回過味來。

察覺袖子被人扯住,裴重熙低頭望去。只見桓儇抿唇看他做足了一副乖巧的模樣。一時間又好氣又好笑的,終究是彎了彎唇。

原本被霜雪所覆的珠瞳此刻也冰消雪融,沁出暖意來。拉着桓儇的手走到一旁的矮榻上屈膝坐下,順勢將她攬在了自己懷裏。彎著唇,修長的手握在她腕上。

「不氣了?」桓儇小心翼翼睨了眼裴重熙。

「還生氣又如何。鈞天說得對反正我也捨不得對你怎樣。」裴重熙伸手把玩著桓儇垂下的青絲,聲線柔和,「只能自己把這滿腹的委屈咽下去,只願大殿下多記得點我的好。」

仔細瞧著裴重熙的臉,桓儇忍不住揚唇笑了起來,「我看你分明還在生氣……你要是不氣剛剛也不會咬我咬那麼狠了。」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大殿下不許微臣發脾氣,還不允許微臣咬你一口么。當真還是和從前一樣蠻不講理。」說罷裴重熙的唇落在桓儇耳珠上由吻化作品嘗。在他鳳眸中沁着意味深長的笑意。

桓儇未曾言語由着他開始胡作非為。從耳珠轉移到更加親密的地方,似是雪落新桃般的色澤蔓延開來,一寸寸地灼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