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道淡漠的聲音發出,傳入眾人耳中,幾名羞憤的金刁國丹師一怔,轉頭望去,眼中的怒火消散一些,對着屠天點了點頭,表示感激。

「廢物,你倒是會說……」

雪郎國的年輕丹師目光望向屠天,剛欲諷刺,突然被那雙明亮眼瞳中的一絲冷漠所攝,令心頭不由一顫。

「你是什麼人,要和我比試?」

羅桀雙眸眯起,看向屠天。

「我是金刁國普通丹師柯沃,沒興趣和別人比試……」

屠天淡淡一笑。

「原來只有一張嘴厲害。」

羅桀搖頭,眼中泛起一抹嘲弄:「假如連比試的勇氣都沒有,便失去了銳意進取的精神,這種煉丹師,終其一生,也是廢物一個,就如在座的各位。」

羅桀這話不僅罵了金刁國眾人,就連其他國度的煉丹師也是一怔,旋即惱怒起來。

「羅桀大師不愧是師承火魔大師,秉承了銳意無雙,霸道不羈的性格,不過丹道百家,各有千秋,你說的縱然有理,可這位柯沃先生說的也未必是錯,一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一道溫柔至極,酥軟入骨的女子聲音響起,幾名小廝看着大門的方向,一名身穿碧綠棉服的少女逶迤多姿,緩緩走進其中。

「好漂亮的女人。」

眾人呼吸微頓,眼中帶着絲絲驚艷之感。

「柳姑娘。」

幾名金刁國的丹師見狀,紛紛上前。

「若嫣能在此見到金刁國丹道翹楚,實乃榮幸……」

柳若嫣含笑如故,側過身望向屠天,看着那張並不英俊的臉正獃獃望着自己,柳若嫣柳眉微蹙,輕喚一聲:「柯沃先生……」

「什麼守心自明,原來是沒見過女人的傢伙……」

那雪郎國年輕丹師不屑撇了撇嘴,眼睛卻在柳若嫣身上盯了好久,眼中儘是貪慾和淫邪。

「柯沃丹師,先前多謝仗義執言,在下邱和平,來自皇都四大家族的柳家,柳小姐便是這次丹門比試的領頭人,負責組織咱們金刁國的丹師……」

先前那被羅桀等人鄙視的冷漠丹師,主動介紹道。

「柳姑娘。」

屠天反應過來,對柳若嫣點了點頭。暗自感嘆一聲,緣分這東西真是妙不可言。剛從金刁國分別,又在此地相遇。心頭或多或少生出一絲漣漪。 乾珏的這波操作,幾乎是將自己所有的能力給用遍了,才最終連人帶石一起脫離了這群侍魂的視線。那短時間內連着兩次強行使用狼靈的第四魂技雙靈互換,更是給他帶去了不小的反噬。

不過,現在灰光被自己吸收,死魂石也被自己帶走,不知道懸崖上的那些侍魂是過互相殘殺,還是會直接散場。但,不管是哪種,恐怕都不是索恩幾人能應付的,希望他們能趕緊離開這做山脈,然後找機會和他匯合吧。

還有,不說索恩幾人,就算乾珏自己,也還沒有脫離危險呢!他可沒有忘記,那群侍魂中,有一隻罕見的鳥類獸形侍魂。其他侍魂因為懸崖地形無法追擊他,那鳥類侍魂可沒有這個顧慮。

果然。

就在這個念頭在乾珏心中落下的瞬間,那鳥類侍魂的身影,就忽然從懸崖上衝出,然後在空中劃出一個『7』字后,向著乾珏飛速襲來。

「追吧,等下就讓你好看。」

乾珏雙眼一凝,低低地說了一句后,就控制着狼靈加速向著下方落去,

不過,乾珏的速度不能太快,因為冥界黑暗的環境,讓他現在並不能看清下方還有多高的距離到崖底,所以現在的下降速度,被他控制在十米每秒左右,這也就導致上方那鳥類侍魂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就迅速靠近了他,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砰!砰!

鳥類侍魂鋒利的尖喙啄擊在崖壁上,發出濃重的響聲。不過現在這鳥類侍魂的攻擊,就不向之前那麼難以抵擋了,畢竟乾珏是在下降的狀態,那鳥類侍魂也無法像平常那樣盡情攻擊。

而且,乾珏一直都控制着狼靈貼著懸崖下降,崖壁在側,鳥類侍魂那龐大的身軀根本無法完全展開,所以給了那鳥類侍魂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再加上乾珏可以隨意控制着狼靈懸停或是下降,在靈敏程度上,是那鳥類侍魂無法企及的,因此它的數次攻擊,都無法準確地命中乾珏。而這山脈的高度本來就不是很高,隨着這幾次的攻擊,乾珏已經依稀看到了崖底的陸地。

「終於要到了。」

乾珏呢喃著,再次抬頭看了看那繼續而來的鳥類侍魂,見到它依舊緊追不捨,似乎真的不打算放過自己后,乾珏收回了目光,從狼靈身上跳下,隨着一聲輕響,穩穩的落在了崖底,隨後再一個翻身,便向前躍去。

這懸崖的底部,也是一片佈滿黑色古樹的樹林,不過這些樹木比起星斗大森林那些參天大樹來,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最高的也不過十來米,乾珏的身影在其中奔行,依稀可見。

而那鳥類侍魂也沒有放棄,它緊跟着乾珏的身影滑翔在樹林的上空,雙眼死死地注視着乾珏,彷彿隨時會俯衝下來一般。

而乾珏呢?

他當然也知道這一點,知道這鳥類侍魂是不打算放過自己了,一人一魂,最終只能有一個活着離開。所以他心中也在算計。算計著自己的魂力,算計著自己的那些能力,算計著周圍的環境。

他得找一個合適的環境,最好是有一個緊挨着樹林的空地,讓那鳥類侍魂可以俯衝下來,然後他再其帶進樹林中,以樹木限制那鳥類侍魂的行動,再配合自己的各種能力,將其擊殺。

他現在的魂力已經不多了,已經不足三分之一,而那侍魂則可以算是半個魂聖,這場戰鬥,將會是乾珏這麼多年來,最艱險的一戰,甚至比當初對戰時年的那一戰還要危險。畢竟,現在乾珏可沒有唐三再在一旁配合了。

乾珏繼續奔行,很快,就在前方看到了一片合適自己發揮的空地。

不過,乾珏卻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就衝出去,而是在空地邊緣停了下來,開始恢復著自己的魂力。

他也是才想起來,有着樹林阻擋,那鳥類侍魂很難俯衝下來攻擊自己,那自己則完全可以在這樹林中先將自己的魂力恢復完全之後,再出去和那鳥類侍魂決戰啊。

看來今天一直被侍魂追殺,不停戰鬥,都讓他有點失去理智了。

果然,就在乾珏在樹林邊緣停下來后,那鳥類侍魂也並沒有衝下來攻擊他,只是死死地注視着他,在低空中不停盤旋虛張聲勢。

「嘿!」

乾珏見狀的,心中也是暫時安定了下來。一邊恢復魂力,一邊將一直抱在懷中的死魂石放到了地上,開始查看起這塊死魂石來。

這塊死魂石的個頭比當初乾珏在山谷中獲得的那塊死魂石還要大一點。畢竟他們現在所在的區域,已經比當初那個山谷要更深入一些了,而且那些懸崖上的侍魂,實力和數量比起山谷中的也要更多一些。

但…現在問題來了,自己要怎麼將其帶走呢。

看了看天空,那鳥類侍魂依舊在天空盤旋,乾珏略微放下心,將背上的背包也取了下來。這一前一後兩個累贅,剛才可好幾次都影響到了乾珏的行動。也幸虧乾珏只是帶着它們從懸崖上下落下來,然後逃進樹林中,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行動。但之後要和那鳥類侍魂戰鬥,卻是怎麼也無法再帶着它們了。

但…將其放在原地,乾珏又不太放心。萬一被哪個侍魂給拿走了呢?那自己這麼多天來的辛苦,和剛才的冒險不就白費了么。怎麼辦呢…

乾珏一時有些苦惱。

他試着將這塊死魂石放進背包中。死魂城特製的背包雖然夠大,勉強可以將其整體裝下,但乾珏看着那一米多高的背包,卻是再次陷入了沉思。

這麼大個累贅,自己要怎麼背着它戰鬥….

….

算了,只有這樣了。

乾珏看着背包,沉思了好一會後,才終於是下定了決心。

他在背包前盤膝坐下,雙手抱住背包,閉上了雙眼。

沒錯!

乾珏準備將這死魂石放入自己的靈魂空間內,這樣就不管如何,都不會再影響到他的戰鬥了,而且他也不用再擔心它們丟失。而唯一的缺點,就是乾珏將如果這包死魂石放進靈魂空間內的話,他的消耗,恐怕就絕對不會只是一些魂力和精神力了。那胎光命魂的副作用,就絕對會浮現出來了,這是乾珏可以肯定的事情。

但事已至此,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所以乾珏也沒有多猶豫,直接就開始溝通自己靈魂空間,準備將死魂石送入其內。

乾珏的靈魂之力逐漸籠罩他面前的這包死魂石,一股無形的力量,開始作用在死魂石上,讓其開始迅速虛化,透明,存在感在這冥界空間中修鍊降低,最後,徹底消失在這靈魂空間中。

這個時間並不長,也是幾十秒的時間,乾珏就再次睜開了眼睛,眼中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直到這個時候,他也算是終於知道了自己這胎光命魂的副作用是什麼了。

很特殊,不像蘇九兒那樣會讓什麼情感消失,也不像那個希爾那樣,會讓心智等降低。不過看起來,似乎乾珏的更加嚴重。

因為乾珏的胎光命魂降低的,是乾珏靈魂與肉體的契合度。

每次使用胎光命魂的能力,乾珏的靈魂與肉體的契合度都會被降低幾分,這也就代表着,如果乾珏不加節制地使用胎光命魂的能力,那麼終有一天,乾珏的靈魂與肉體會徹底分離。

而靈魂與肉體車體分離會怎麼樣…

乾珏不知道。

但或許…就是死亡吧。畢竟只有死人,靈魂與肉體才會徹底分離。

當然,也可能出現其他的情況。具體的,乾珏現在沒時間細想這麼多。或許可以等他從這冥界出去之後,問問蘇九兒,看看她對此有什麼看法,有沒有什麼加強靈魂與肉體契合度的辦法。或者在再次見到唐三后,看看他那還有沒有什麼這種功效的仙草。但總之,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了。因為現在,他必須得處理其他事情了。

唳!!

一聲鷹啼,劃破了冥界的寂靜。

發出聲音的,正是天空中的那鳥類侍魂。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它不復剛才的沉靜,開始不停鳴叫了起來。

「是因為死魂石消失的原因么…?」

乾珏沉思了一瞬,就想到了原因。而且這隻鳥類侍魂一直不肯放過他,恐怕也是因為那包死魂石吧?畢竟,這麼大的一包死魂石,要是能得到,應該能讓它的實力一直晉陞到魂斗羅的級別了,正是因為有這種誘惑,它才會那麼死心地一直跟着自己。哪怕是見到乾珏躲到它無法攻擊的樹林中后,它也沒有聲張,只是一直默默地等待着乾珏出來。

因為乾珏的實力畢竟擺在那裏,之前在空中與它交戰時,乾珏也是一直處於下風,只有在使用那雷之箭加黑暗洞滅時,才讓它吃了一些虧。所以它自信,自己絕對能獵殺乾珏,只用耐心等待一個機會而已。

可現在,在乾珏將死魂石收進靈魂空間內之後,這鳥類侍魂再也感覺不到乾珏身旁的死魂石,所以它也再沉不住氣了,開始用叫聲想吸引其他侍魂過來,想以此將乾珏從樹林中逼出來,先將千珏收拾了之後,再查看具體是什麼情況。

不能讓它再這麼呼喚下去…

聽着鳥類侍魂那嘹亮的鷹啼,乾珏默默在心中做出了決定。

如果真的有其他侍魂再趕過來,那自己就真無法解決了。

一念至此,乾珏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魂力。

剛才將那包死魂石送進自己的靈魂空間內,也消耗了他不少的魂力,剛才歇息的這點時間恢復的魂力,甚至還有沒消耗的多,所以他現在多少有點後悔。早知道,就晚一點再將那些死魂石送進靈魂空間內了。

但此刻,已經容不得他再做耽擱。那再讓那鳥類侍魂鳴叫下去,恐怕真的就會將其他侍魂引來了。這樣自己這點魂力,恐怕就真的堅持不住了。

所以乾珏不再猶豫,立刻就釋放出了武魂,召喚出乾珏之弓,衝到了前方的空地上,抬起手,一道光矢向著上方的鳥類侍魂射了過去。

唳!

見到乾珏出來,這鳥類侍魂有些興奮地鳴叫了一聲后,直接一個閃身,就躲過了乾珏的攻擊,然後一個俯衝,就向著乾珏飛襲而來。

「來得正好!」

乾珏低喃一聲后,腳下的第五魂環亮起,一道巨大的橙色光矢,就在千珏之弓上迅速成型,然後向著那俯衝而來的鳥類侍魂迎了上去。

這種直白的攻擊,肯定是無法擊中這鳥類侍魂的,所以它再次一個靈巧的閃身,就將橙色光矢躲了過去,然後向著乾珏直衝而來。

乾珏沒有在意橙色光矢被躲過,他只是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那俯衝而來的鳥類侍魂,一人一魂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乾珏卻始終沒有躲開的意思。

終於就在,一人一魂還有二十米左右的距離時,鳥類侍魂將自己的雙翼揚起,亮出了利爪。這個距離,乾珏已經避無可避,不管是向哪個方向躲閃,它都確信,自己的這次攻擊絕對不會落空。

但…真的如此嗎?

眼看攻擊臨身,乾珏卻是做出了一個出乎這鳥類侍魂意料的舉動。只見他沒有向任何一個方向閃避,只是蹲下身子,然後一個后躍,直挺挺地躺在了幾米外的地上。

砰!

這個距離,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乾珏是根本無法逃出那鳥類侍魂的攻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