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面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要買嗎?」,卡特問道。

二人擺擺手,陌凡說道:「再看看,再看看。」

沒過一會,林莉婭舉著個拳套問道:「這是什麼?」

「我專門為體修製作的強化拳套,只要戴上它,所打出的力量能強化10倍。」

「後果呢?」

「後果,這個沒後果,毫無副作用。」

「那麼好!」,陌凡驚嘆。

「是的,不過每一次使用都需要一塊下品靈石啟動。」,卡特淡淡地說道。

「這樣啊,性價比也是可以的!我買了」,陌凡意念一動,五塊彩色流光浮動在表面的石頭出現在陌凡手上。

卡特收起靈石:「感謝您的慷慨,您是我這一百年來第一個顧客,我將贈予您一些物品。」

陌凡並沒把側重點放在前面,而是驚訝地說道:「那麼好?送我東西。」

卡特拿出幾樣東西:一根黑色的燒火棍子,兩枚狂暴丹二代,還有四枚淡紅色的小球。

「店家,這兩樣是什麼?」,陌凡左手持棍,右手拿著四顆不知作用的小球。

「我也不知道,我是在外面歷練時撿到的。」

陌凡一臉黑線,也不好說什麼,直接將其收回了戒指。

他轉頭對林莉婭問道:「林姑娘,你要買什麼東西嗎?」

林莉婭點點頭,對卡特說道:「我要拿十顆狂暴丹二代,謝謝。」

卡特眼睛一亮,倆人瞬間完成了交易,還多附贈了她兩枚丹藥。

「行了,買完了,咱們走吧。」,林莉婭說道。

回到林府,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

陌凡躺在客房的床上,手裡舉著淡紅色小球靜靜的發著呆。

吃呢,還是不吃呢,這是個問題,罷了,不能作死,還是拿回去給前輩研究研究再說。

至於那根燒火棍子,陌凡看都不帶看一眼,一截木頭,前頭燒成黑炭一樣的顏色,如果真是件好東西,陌凡也不會用,因為……太丟人了!

「接下來,洗澡換身這世界的古裝看看。」,陌凡自言自語道,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起來。

其實,陌凡來到這世界后,所有人都對他的服飾感到詫異,搞的他經常被人在背地討論。 次日一早,陌凡來到主廳吃早餐。

林家三人看到他這身行頭不由得眼前一亮。

陌凡一米八幾的挺拔身姿和清秀的臉龐,搭配著素白色勁裝,即使不是長發飄飄,但也像極了古裝劇中的男神。

「哈哈,陌少俠今天的模樣可是真出人意料呀!」,林烽天哈哈笑道。

陌凡走上餐桌,拿起一個饅頭撕出一塊塞進嘴裡,向林烽天問道:「謝謝誇獎,不過我有一事想問,這裡的人普遍修鍊,為何還會有吃飯這習慣呢?」

林烽天反問陌凡:「陌少俠,你從小吃飯吃的好好的,忽然有一天中斷你的食物讓你一輩子也吃不到,你習慣嗎?」

陌凡被這一問也明白了,現在吃東西不是為了補充能量,而是為了滿足自己從出生就養成的習慣。

「陌兄弟!陌兄弟在嗎?」,一個青年的聲音在樓道傳開,接著一個明晃晃的大光頭跑進屋內,見到林烽天一家三口時先彎腰恭恭敬敬地打個招呼。

然後拖著陌凡就往外走,嘴裡說著:「陌兄弟,這都什麼時候了,趕緊跟我去決鬥吧!」

囚途陌路 陌凡掙脫開來,說道:「林強兄弟,一定要這麼急嗎?」

林強還未開口,林烽天就先對陌凡說道:「陌少俠,不如儘早開始吧,如果你想吃早餐,我待會可以讓膳房的人單獨為你開灶。」

林家主人話都說到這地步了,陌凡也不好意思再推脫,只好正式迎戰。

一行人來到了演武場,發現場上所有人早就空出一塊直徑10米的圓形空地等著看好戲。

陌凡在走向空地的過程中,聽到周邊林家弟子的竊竊私語。

林家弟子甲:「看呀,那個人就是被林強師兄看上的倒霉蛋,這次又有精彩好戲了。」

林家弟子乙不解地問道:「師兄,我是剛來的,這林強師兄怎麼了?倒霉蛋又是怎麼個說法?」

林家弟子甲又說:「林強師兄,一個純武痴,之前他邀請過三個人和他決鬥,開始先跟對方和和氣氣的講話,然後決鬥一開始,林強師兄就像發了瘋似的狂揍對方,不給一絲喘息機會,決鬥結束后就樂呵呵地跟鼻青臉腫的對手說他太弱了,會等他變強后再痛痛快快打一場,你猜最後怎麼樣?」

林家弟子乙搖搖頭。

「最後他的對手都放棄了修鍊,聽說全部改行養豬種田去了。」

陌凡聽著周圍的聲音,驚出一身冷汗,那麼可怕的嗎?咋辦,我慫了。

「陌兄弟,怎麼了,趕緊到中央來,」,林強燦爛的微笑道,牙齒被太陽反射得發光。

陌凡一步一步挪了過去,一名林家弟子充當裁判講述著決鬥規則:「本場比賽以和平為主,雙方不得下殺手,一切點到為止,允許使用輔助道具,比賽直至其中一方倒下,出圈,認輸方可結束,明白了嗎?」

雙方點點頭,林強看著陌凡眼睛,興奮地說道:「陌兄弟,我之前修鍊了一項新招式,待會還請你幫我評價評價。」

「額,會的會的」,陌凡擦擦額頭留下的汗。

林烽天站在演武場的上方,俯視著倆人的戰鬥,他拂拂鬍鬚,大聲地說道:「這場比賽,勝者將有一份巨大的獎品,請雙方竭盡全力,勇爭第一!」,說罷趕緊離開去尋找剛剛跑路的女兒,留下懵逼的眾人。

陌凡、林強:「!!!」

「比賽開始」,裁判喊道。

陌凡優先反應過來,一個后跳躲開了林強的直拳,並拉開距離,他拿出棍子,舞了個棍花,將棍子扛在肩上,左手朝著對方挑釁的招了招手。。

林強二話不說,乘勝追擊,一記掃蕩腿直取陌凡下盤,腿速快得都能聽到破空聲。

陌凡見狀,往上一蹦,跳了五米多高,落地時也是輕輕鬆鬆,其實早在陌凡築基成功后,他的身體素質就已經不能用常人的眼光衡量,一跳跳個五米高也只是常規操作,他曾經偷偷在宿舍樓頂試過,單憑肉身力量,一拳可以打穿水泥牆半米多深。

面對陌凡的一味躲閃,林強並不急躁,反而沉住氣,一招一式地逼迫陌凡離開原地。

這是想幹嘛?陌凡有些疑惑,就憑這速度,明明打不中還打,不是浪費力氣嗎?

周圍的弟子也開始議論紛紛。

弟子丙抱著膀子說道:「奇怪呀!林強師兄以前可不是這速度,今天怎麼那麼慢呀?」

陌凡一聽立馬反應過來,此時林強的拳頭到他眼前,他向右一步,輕鬆避開。

突然,林強身形加速,一個鞭腿揮向陌凡。

哼哼!陌凡嘴角一笑:「就知道你藏拙,等我麻痹大意的時候突然給我一擊,可惜被我識破了,可惜呀!」,說罷,陌凡又是一跳。

這回輪到林強一笑,他將靈氣注入右拳,「沙鋼拳!」

林強的右拳周圍迅速凝聚出許多沙子將其包裹,形成一個巨型拳頭,打向陌凡。

不好!陌凡滯在空中,毫無移動能力,只能硬扛。

為什麼我老是要扛一些生不如死的招數啊!

陌凡被一拳轟到賽圈邊緣,只要往後動下身子,便算出局。

「這就是,我的新招數,沙鋼拳,之前的藏拙也是為了讓你滯留在空中做準備罷了」,林強說道,緩緩走向陌凡身邊。

「比賽,還沒結束呢!」,陌凡趴在地上,將棍子拿出,砸向林強,結果被對方輕鬆躲開。

「別掙扎了,陌兄弟,你輸了」,林強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噢,是嗎?」,陌凡邪笑,接著他的棍子漂浮在林強身後。

林強意識到不對,準備離開原地的一瞬間,嘭的一聲,視野便開始變得模糊不清,隨後整個身子倒在地上。

裁判數了10秒,最後判定陌凡獲取勝利。

「嘿嘿,林強兄弟,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底牌呀!」,陌凡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

昨天晚上,陌凡一夜都在研究千翎尊者給他的竹簡,結果還真被他理解了其中一些內容,經過上百次嘗試,他終於領會了掌握空間之力的最基礎,精神力的「孿生兄弟」——念力。 念力,與精神力相差無幾,念力可以控物,精神力也同樣可以,但念力的前提是有空間天賦,然後與空間建立聯繫,利用空間進行控物,無視自身實力要求;而精神力控物只有實力足夠強大后才能進行。

倆人決鬥的時間也才短短五分鐘,卻因高超的招式瞬間引爆了全場的氛圍。

陌凡被周圍的人搞得不知所措,應付之餘,他用餘光發現了林烽天已經回來,手上還牽著一個銬鏈,林莉婭麻木地跟在後邊,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說:我怎麼又會被抓,時機明明抓的正好,為什麼會被抓。

林烽天站在高台,看到被人群簇擁的陌凡以及暈倒在地上的林強,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對著演武場大喊:「恭喜陌少俠打倒了林家新星獲得勝利,現在我將宣布獲勝者的特大獎品。」

在場所有人紛紛安靜下來,聽著林烽天講話,陌凡則有些小激動,這是他第二次拿到關於修鍊的物品機會,會是什麼呢?武器?丹藥?裝備?靈石?

林烽天似乎看穿了陌凡在想些什麼,說道:「這件獎品的價值,是遠遠超過武器,丹藥,裝備,靈石,是你們想象不到的一樣東西。」

眾人有些疑惑,林莉婭則抬起頭,她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氣息。

林烽天高聲說道:「獎品就是成為我的女婿,我女兒的相公!未來的林家族長!」

陌凡、林莉婭、林家弟子:「!!!」

林家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一會才終於知道這個脾氣暴躁的大小姐終於有人要了,他們高聲大喊:「駙馬爺!駙馬爺!」

陌凡被這聲浪般大小的聲音給喊懵了,什麼情況,打了場架,就要娶媳婦兒,那麼隨便的嗎?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爸,你怎麼能這樣!」,林莉婭質問林烽天。

「你當初說過的呀!那個就是我未來女婿,我只是走個流程而已。」,林烽天老奸巨猾地說著。

林莉婭被氣的無話可說,怒目瞪著正走過來的陌凡。

「林族長,您這是什麼意思?」,陌凡趕忙問道:「這獎品我不要,能換嗎?」

林烽天搖搖頭:「陌少俠,你就接受吧,婚宴就在8天後舉行,討個好彩頭,你們兩個小年輕就自個兒培養感情吧」,說完又將銬鏈交到陌凡手上,負手大笑離開。

陌凡將銬鏈還給林莉婭,接著解釋道:「林姑娘,我不想毀你清白,我一定會讓林族長解除婚約的。」

林莉婭哼了一聲就離開了。

…………

…………

陌凡待在房內來回渡步思索著。

合著從昨天邀請我來林府就是個套呀,我咋那麼傻呀,陌凡拍拍頭。

「不行,我得趕緊離開」,說完陌凡推開門出去,到林府門口時,卻被兩個看門弟子給攔下。

「駙馬爺,您現在是要去哪?」

「我出門走走」,陌凡說道:「怎麼,不行嗎?」

看門弟子笑笑說道:「沒有的事,駙馬爺您要去哪都是您的自由,我們無權干涉。」

陌凡點點頭,走了出去。

「對了」,其中一個看門弟子對陌凡說道:「駙馬爺,鎮子出口都設有我們的人馬,如果您想出逃的話,請儘快打消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靠!怎麼這樣!陌凡心想,嘴上卻說著:「放心吧,我連這打算都沒有,你們放心吧。」

走在路上,陌凡眉頭緊皺,絲毫想不出個辦法逃婚。

咦?那不是林族長嗎?

陌凡看見林烽天從一座同林府差不多大小的府邸走了出來。

「林族長!」,陌凡大喊,不料林烽天一見到陌凡,立馬拿了把長劍御空飛走了。

陌凡:「。。。」。

「你就那麼嫌棄你你閨女嗎?」,陌凡望著天空嘟囔著:「雖然林姑娘脾氣暴躁,還傲嬌,但為人挺好的,嫁出去是遲早的事情,又不會成大齡剩女,為啥那麼著急呀?」

「咳咳,你這算夸人?」,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陌凡背後響起。

陌凡一個激靈,轉身就看到了一個叉著腰的長發大姑娘,精緻的五官一點表情都沒有,眼睛直勾勾地瞪著陌凡。

「那個,林姑娘我沒有背後說你壞話,我剛剛只是為你抱不平而已。」,陌凡匆忙解釋到,生怕林莉婭一個不高興就扁他,在剛剛和林家弟子吹水的時候,他打聽到林莉婭是個修真的超級天才,20年的時間就修鍊到了三品境界,聽說前面三個看中林莉婭美貌來提親的,無一例外,都被她打得出門都是抬著走的。

林莉婭沒有應他,說了句「跟上」便走了。

倆人來到一個酒館,打發走小二,林莉婭緊盯著陌凡,氣場對陌凡來說十分強大。

半響,「林姑娘,你到底想幹嘛?」,陌凡弱弱地問道,他已經被對方的眼睛瞪的發毛。

「你是不是也不想結婚?」,林莉婭張口問道。

陌凡點頭,急忙說道:「我還年輕,不想那麼早結婚。」

林莉婭說道:「那我們就是同盟了,距離婚宴還有八天,我打聽過了,在結婚那天,鎮門口的警戒人數會減少,所以我們需要定製一個周全的計劃,在那天實行出逃。」

「私奔?」,陌凡說出這個詞頓時後悔了,這下肯定要被打了。

「這名字不錯,決定了,就叫『私奔計劃』!」,林莉婭托著下巴說道。

呼!陌凡暗暗鬆了口氣,得虧林姑娘不是地球人,要是她理解原本的含義,自己鐵定要被捶死。

林莉婭接著說道:「看守的衛兵每天都會喝酒,等到婚宴那天,我提前把幾枚狂暴丹二代融進酒里,讓他們喝掉,等到副作用起效果后,我們就可以乘機出逃。」

「那要是有人沒喝呢?」,陌凡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