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萱點了點頭。

「可我們現在不知道實驗室在什麼地方……」她說道。

「所以啊,我要打入敵人的內部。」樂天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怎麼可能?曾鳴見過你的!那天報案說丟金子的時候,你和我都出現了。」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你覺得那個時候他還能記得我的樣子?」他問道。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曾鳴那可是智商極高的人,智商高記憶力就會很好,這是常理。」蘇紫萱說道。

樂天想了想。

「那好吧……我去換張臉。」他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的樣子,突然打了個冷戰,她猛地伸出手使勁的扭著樂天的臉。

「卧槽! 豪門貪歡 痛啊……」

樂天痛得直吸氣。

「你特么是傻了?撕我的嘴巴做什麼?」他沒好氣的問道。

「你居然還能換臉?你這張臉是不是也是假的?」蘇紫萱瞪著樂天。

「我說……你這個腦子裡全是肌肉啊?你第一天認識我?」

樂天簡直是無語了,蘇紫萱這女人的智商時不時的就會處於不在線的狀態。

他打燃了車子,開著車離開了天華研究所。

「去哪?」蘇紫萱問。

「去高小秋那裡!」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說起來……好像有段時間沒有見到高小秋的樣子了,也不知道這個姑娘怎麼樣了。

高小秋的小店,下半夜的時間根本就是空無人一人的狀態,這個姑娘坐在裡面瞪著兩隻大眼睛看著馬路。

依稀是在期望著有一個客人的到來。

樂天和蘇紫萱兩個人的到來,明顯的出乎了高小秋的意料之外,看她驚喜的眼神就知道了。

「你們怎麼來啦?」她從櫃檯裡面跑出來。

「這男人想你想的睡不著覺,想見你又怕我吃醋,就把我一起帶來了。」蘇紫萱面無表情的說道。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這女人是什麼意思?

高小秋愣了一下,她看了看樂天,居然微微的紅了臉。

「咳咳……小秋啊,你這裡有沒有人皮面具?檔次比較高的那一種。」樂天問。

高小秋眨了眨眼,搖搖頭。

「那種東西現在不好做了,因為需要使用真正的人皮作為材料,現在殺人可是犯法的……」她說道。

蘇紫萱吸了口氣,人皮?

樂天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

「你要改變樣子嗎?如果不是大規模的改動……我可以幫你化個妝。」高小秋看著樂天。

「化妝?不行吧……很容易就暴露了,我要去做卧底,一不小心就會被滅口的。」樂天誇張地說道。

高小秋瞪大眼睛。

「卧底?紫萱姐……不要讓樂天去做這麼危險的工作呀!他死了,我……你可該怎麼辦?」她看起來很是焦急。

蘇紫萱無語,什麼你呀我呀的……

「是這貨親自要求的,我不答應他還不樂意呢……」她無語的說道。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

「這可是一件大案子,做好了簡直是功德無量……我上一次陰德大損,好不容易有這個彌補陰德的機會……」樂天解釋道。

「陰德大損?」

高小秋所有所思的看著樂天。

如果說誰對樂天的秘密最清楚,那毫無疑問就是高小秋了,在高小秋看來……樂天自己估計都不清楚他的體內有什麼東西。

「你放心吧,我的化妝術很好的……保證讓你沒有一絲破綻。」她說道。

「我先試試行不行,不行的話……我只能去殺個人了!」

樂天惡狠狠的說道。

蘇紫萱和高小秋無語的看著樂天,殺個人?開什麼玩笑。

殺人的話陰德損失的更厲害!

蘇紫萱看著端端正正坐在板凳上的樂天,又看了看高小秋拿出了許許多多的奇怪的瓶瓶罐罐,很明顯,沒她什麼事了。

「小秋,有沒有地方可以睡覺?」她問道。

「去櫃檯裡面,有一個躺椅……」高小秋回答。 蘇紫萱補覺去了,高小秋開始忙碌了,可奇怪的是,這姑娘彷彿還很高興,樂天看著她微微翹起的嘴角,有點莫名其妙。

「有什麼好高興的?」樂天問。

「不要說話……會影響我的發揮的。」高小秋急忙說道。

樂天只能閉上嘴巴。

「我就高興,我看到你就高興……」高小秋開始自言自語。

樂天看著她彎彎的大眼睛,他實在不明白,看到自己這到底有什麼可高興的。

「你知道嗎?基地里的那些姑娘我已經開始定向培訓她們了。」高小秋慢慢的說道。

樂天驚訝的看著她,他已經讓小可注意觀察高小秋了,沒想到高小秋卻自己說了出來。

「這些姑娘的神志都受到了傷害,但是你為她們清洗之後反倒是讓她們的性格變得特別的單純,所以我讓他們學習書寫符文。」高小秋繼續嘟囔。

樂天都要忍不住開口詢問了。

高小秋的一隻手捂在了樂天的嘴巴上,樂天只能閉著嘴巴。

「也許有一天……她們可以幫得上我們。」高小秋的目光和樂天對視。

她看的出來這個男人目光中的疑問,但是高小秋沒有再多說,只是淺淺的笑著。

她移開了自己的手,看了看樂天的嘴巴,突然低下頭偷偷地親了樂天一口。

樂天抿了抿嘴唇……

這個……就讓他有點尷尬了。

親個嘴舒服倒是蠻舒服的,就是氣氛有點不合適……蘇紫萱還在旁邊睡著呢,感覺有點像是背著老婆在偷情?

好在高小秋偷偷親了一下之後,就沒有再繼續,而是專心的在樂天的臉上塗塗畫畫。

樂天鬆了口氣。

蘇紫萱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她看了看時間,已經早上九點多了。

坐起身,蘇紫萱驚訝的發現,那一對男女居然還在原地坐著。

高小秋還在塗塗抹抹的。

蘇紫萱走過去看了看,她嚇了一跳,面前這個男人是樂天?

「紫萱姐……我的手藝怎麼樣?」高小秋看到蘇紫萱醒了,就笑呵呵的問。

「我的天……這是樂天?這根本就是一個陌生人。」蘇紫萱簡直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這應該就是真正的易容術了吧?

「還沒有完嗎?」蘇紫萱問。

「馬上了,我在畫完最後一筆。」高小秋回答。

她在樂天的下巴的位置又擺弄了一會,一個小小的傷疤出現了樂天的下巴上,這麼看起來樂天這張臉居然有了一絲兇悍之色。

「好了!」

高小秋站起身,她有些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

樂天拿過鏡子看了看,鏡子里的臉讓他有種極其怪異的感覺。

明明每一絲血肉都是自己的,可眼睛給自己傳達的信息卻不是。

「厲害了。」他點點頭。

「好累哦……我胳膊都酸了。」高小秋小聲地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毫無所覺得樂天,突然趁著高小秋不注意踢了樂天一腳,樂天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

蘇紫萱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樂天無語……

他走到高小秋的身後,伸手給她捏了捏肩膀,高小秋奇怪的看了看蘇紫萱。

「沒事,你為這傢伙忙碌了半天,他就應該回報一些東西。」蘇紫萱笑著說道。

高小秋彷彿鬆了口氣,安心的享受了一會。

蘇紫萱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看了看。

「什麼事?」

「蘇隊……那個李大涵醒了!你要不要見見他?」電話里傳出自己手下的聲音。

「醒了?好……我馬上過去。」蘇紫萱說道。

掛上了電話,她看了看樂天。

「那個李大涵醒了,我過去會會他,你怎麼辦?」

「我去曾鳴那裡。」樂天回答。

他很清楚蘇紫萱去了也是白去,所以他就不去湊熱鬧了。

「那……你小心點!有危險馬上通知我。」蘇紫萱看著他。

「放心!」

樂天笑了笑。

蘇紫萱離開了,高小秋看著她的背影,幽幽的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樂天問。

「如果我能有紫萱姐的地位就好了……」高小秋回答。

「地位……這個東西可不好說,她是個警察,也不算地位太高。」樂天回答。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

「我說的是在你心中的地位。」她重複了一遍。

樂天一愣。

「呃……這個,我就無能為力了,只能靠你自己的努力來爭取了。」他模稜兩可的回答。

「那我把我的心掏給你看看,能爭取嗎?」高小秋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那你看吧。」

高小秋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衣服的扣子,向著樂天挺了挺胸脯。

樂天無語。

「好了,別玩了……你趕緊回去睡覺去,我也要去做卧底了。」他給高小秋重新穿好衣服。

高小秋嘟著小嘴,只好無奈的點點頭。

樂天急匆匆的離開了。

高小秋吐了口氣。

「你根本不信任我,即使我真的將自己的心掏出來給你看,你估計也是不會相信我……」她輕聲的說道。

樂天不知道高小秋的想法,他已經來到了天華研究所。

自己現在的樣子已經徹底地改變了,但是自己的衣服和身高都沒有改變,曾鳴絕不會發現任何問題。

「你做什麼的?」

保安看到樂天在門口探頭探腦,馬上謹慎地問道。

「我找曾鳴。」樂天說道。

「什麼?你有什麼事?找我們副所長幹嘛?」保安打量著樂天。

「我是他的遠方親戚!聽說他在這裡發了財,我特意來投奔他的。」樂天回答。

保安猶豫了一下,以前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

「你等著,我進去彙報一聲,你叫什麼名字?」他問。

「黃金。」樂天回答。

保安一臉奇怪的走了,這傢伙叫黃金?這特么是多奇葩的名字……

曾鳴聽到一個叫黃金的人來找他,他馬上就想到了昨晚的劫匪。

「馬上將那個人帶到我的辦公室。」他吩咐。

保安將樂天帶到了一間明亮的辦公室,曾鳴正坐在裡面喝著茶水。

「你先出去吧。」他對著保安揮揮手。

保安離開了,辦公室裡面只剩下了樂天和曾鳴。

「原來……你長這個樣子啊?」曾鳴看著樂天,微微一笑。

「我來了!你答應的事要兌現……」樂天嚴肅地說道。 曾鳴微微一笑,他的手在抽屜裡面動了一下,一小包KLD出現在他的手中。

「不就是這麼點東西……容易得很!」

樂天馬上拿了過來,不過他卻沒有吃,而是仔細的收了起來。

曾鳴看著樂天的動作!

「我需要做什麼?」他問。

「你目前什麼都不需要做,我們接了一筆大訂單,最近需要加緊生產這種極樂天堂……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曾鳴說道。

「保護你?」樂天微微皺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