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告界王神,那小子已經走了,通過這兩天的練習,他也初步掌握了星輪的使用方法,星輪更多的奧秘還要他自己去探索,以後的路還得他自己走,」白衣人恭敬的說道,

「那件事情你也做過了,」上面又傳來了那股聲音,

「恩,我已經用我的精血幫助他改變了體質,以後他修鍊神格的時候絕對會簡單很多的,不過我沒告訴他,只是解釋說啟動大陣用的,」白衣人抬起頭看著界王神說道,他能夠感覺到界王神周身不斷閃爍的熒光,這就是主神的光輝,永遠不曾磨滅的光輝,能夠深深烙印在四周人的心頭和靈魂之中,成就霸主之氣,

界王神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做的很好,以後的路就看他自己的了,我還是相信星輪的眼光的,好了,你下去吧,」

「哼,修羅,你給我等著,」在白衣人離開之後,界王神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眼神突然變得猙獰起來,恨恨的看著界王神殿的門口說道,

混元大陸,罪惡之源,

「哎,都兩年了,老大什麼時候才能醒呢,」依舊還是罪惡之源公輸老頭的城府之中,楚凌飛依舊靜靜的躺在那裡,一臉的安詳,金童站在不遠處看著日漸憔悴的紅桃夭嘆了一口氣說道,

神界一天,下界一年,楚凌飛學了這麼久,混元大陸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


兩年時間說快也快,說不快也不快,而對於在場的所有人而言卻是度日如年,雖然知道楚凌飛受了重傷,但怎麼也不會想到他會一下子昏迷這麼久,

而且現在楚凌飛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康復了,但就是醒不過來,就連楚凌飛丹田之內的星魂也搞不懂為什麼,雖然楚凌飛不能療傷,但自己主持著楚凌飛的身體已經在兩個月之內將楚凌飛身上所有的傷都醫治好了,

「嘶~」聽到金童這句話,紅桃夭又一次感覺到了心口撕心裂肺的痛苦,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哎,小桃,你有是何苦如此折磨自己呢,我們都相信老大會醒過來的,你先去休息一會吧,」看到紅桃夭單手捂住胸口,金童急忙走過去將其扶起來慢慢攙扶到後堂,

現在楚凌飛昏迷這麼久,紅桃夭由於傷心過度,每過一段時間心痛的病都會犯一次,經過上次尹雪芙的事情以後,紅桃夭心痛的病已經暫時止住了,但這次楚凌飛昏迷之後紅桃夭的心痛的病又犯了,而且發作時間間隔越來越短,

「嚀~」

在幾人出去之後不久,楚凌飛也正巧從神界神遊回來,瞬間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輕吟一聲慢慢轉醒,

楚凌飛醒了之後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種大家歡呼的感覺,自己所在的居室之中空蕩蕩的沒有一絲的嘈雜聲,

「怎麼回事,大家都去哪了,」楚凌飛無力的坐起來,廢力的扭了扭頭,活動了一下身體,這麼長時間沒活動,渾身筋骨有點僵硬,

醒來一個人都沒見到還是有點失望的,本以為眾位兄弟和紅顏會圍繞在自己身邊等待著自己醒來呢,這下倒好了,一個人影也沒有,他們都去哪裡了啊,

「咔哧,」楚凌飛修養的起居室之中的石門突然升了起來,一個倩影輕輕的走了進來,

放眼看去這個女孩子如同粉雕玉琢一般,唇側還有著淺淺的酒窩,非常的可愛,

但明亮的眼波流轉之間有著不易察覺的哀愁,像是有著什麼心事一般,

「姑娘你是,」這位姑娘剛剛進來的時候頭是低著的,沒有察覺到原本躺在床上兩年之久的楚凌飛已經坐了起來,楚凌飛偏著頭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看到這位姑娘楚凌飛竟然有了一絲熟悉的感覺,卻又有點陌生,

又一次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這位姑娘驚喜的抬起了頭,一臉欣喜的朝著楚凌飛跑了過去,空中留下了一絲絲少女獨有的體香,久久不散,

這位姑娘微微踮起腳尖衝過去環住了楚凌飛的脖頸,淡藍色的寬袖之中露出了一段瑩白如雪的玉臂,伏在楚凌飛的臉前笑眯眯的看著他,

感受著這股熟悉的氣息,楚凌飛輕輕的拿手戳了一下那光鮮的額頭,一臉寵愛的笑著說道:「憐兒,凌飛哥哥差點沒認出來,你怎麼突然變這麼大了啊,我到底昏迷了多久啊,」

雖然他知道神界比混元大陸之上時間過得慢,但楚凌飛卻不清楚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

「凌飛哥哥,你終於醒了啊,這麼多天以來大家都快急死了,」看到楚凌飛這麼快就把自己認了出來,憐兒不滿意的嘟起了小嘴,將大家現在的狀況告訴了楚凌飛,

「是凌飛哥哥不好,害大家擔心了,」楚凌飛輕輕的颳了一下憐兒的小翹鼻子,笑呵呵的說道,

「凌飛哥哥,你昏迷了兩年了,小桃姐姐每天都在這裡陪著你,剛才他心痛的毛病又犯了,剛被扶了下去,」憐兒裝怒道,但心裡的高興卻是掩蓋不住的,

聽了這話楚凌飛瞪著眼驚叫道:「兩年了,我竟然昏迷了兩年,沒想到這兩年你竟然長這麼大了哈,」

確實,這兩年之內,憐兒長的確實很快,她現在的樣子根本不像是七八歲的樣子,而是更像是十二三歲的樣子,已經出落的很妖嬈了,這樣子長大以後絕對又是一灘禍水, 「凌飛哥哥,你先坐著,我去把大家叫過來哈,」憐兒從楚凌飛的身上跳下來,這就準備去把楚凌飛蘇醒的好消息告訴所有人,

「不用了,你告訴我地方,我自己去就行了,」楚凌飛剛才聽到紅桃夭心痛的毛病犯了,有點迫不及待的說道,

「這樣也行,小桃姐姐就在你隔壁的房間里,你還是先去她那裡吧,這段時間因為你她都沒好好休息過,天天都在擔心之中度過,」憐兒笑呵呵的說道,楚凌飛現在醒了,她也彷彿有了主心骨一樣,也變得活潑起來,他要去將其他人叫過來,

看到憐兒活蹦亂跳的出去了,楚凌飛無奈的搖了搖頭,來到了隔壁的房門口,

她知道紅桃夭現在差不多剛躺下不久,應該已經休息了,他慢慢的按動按鈕躡手躡腳的來到了房間之內,

「你們不要來打擾我了,我沒事的,靜一會兒就好了,」正在閉目養神的紅桃夭聽到石門起落的聲音,側著身倒在石床之上頭也沒回的朝進門之人埋怨道,

但是在說完話之後並沒有聽到平時的那些叮囑自己的嘮叨聲,紅桃夭好奇的轉過身坐了起來,一臉不耐的抬起頭看向門外,

「…」但是在她抬起頭的時候變得目瞪口呆,她沒想到上一刻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楚凌飛現在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床前,

紅桃夭以為是自己的幻覺,抬起纖細如玉的手輕輕揉了揉微微泛紅的雙眼,慢慢的搖了搖頭,再一次抬頭看去,

「凌飛~」這次紅桃夭確定了這不是自己的幻覺,眼前這個人就是楚凌飛,楚凌飛真的蘇醒過來了,

「你這個壞人,總是讓人家擔心,你怎麼不去死啊,去死,去死,嗚嗚嗚嗚…」看到楚凌飛笑眯眯的站在自己床前,紅桃夭的眼淚很不爭氣的就流了下來,伏在他懷裡輕輕的捶打著,

看到紅桃夭這樣子,楚凌飛憐惜的輕拍著紅桃夭的後背,慢慢安慰道:「好了,我這不是沒事了嘛,不要哭了啊,」

其實楚凌飛不知道,整整兩年了,紅桃夭每天都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守在楚凌飛的窗前的,但卻從來沒有流過淚,她知道,楚凌飛現在昏迷,自己不能再垮了,免得兄弟們擔心不能好好修鍊了,畢竟修鍊才是大家主要的事情,

楚凌飛還不知道的是,楚凌飛已經成為了紅桃夭的心頭肉,假如楚凌飛身死,那紅桃夭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隨楚凌飛而去,就像現在楚凌飛昏迷一樣,紅桃夭真的是無時無刻都陪伴在他身邊,她不想楚凌飛在昏迷的時候孤獨一人呆在那裡,

「是我不好,這段自己又苦了你了,」將紅桃夭從懷裡扶起來,雙手捧著已經滿臉梨花的紅桃夭,緩緩的在她的眼睛上吻了一下,輕輕的安慰道,

雖然自己總是說以後不再讓紅桃夭受類似的罪,但他自己心裡卻一點底也沒有,畢竟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啊,受傷是難免的啊,

「小桃,是鹹的,」吻到紅桃夭的眼睛之上,楚凌飛也是第一次品味到眼淚的味道,痴痴的說道,

「不是鹹的,是苦的,」看著楚凌飛那呆愣的樣子,紅桃夭扁著嘴嬌嗔道,這些日子以來她確實受了太多的苦,也有著太多的擔心和失落,

一邊擔心楚凌飛的傷勢,又怪自己的實力不夠強,不能為楚凌飛分擔責任,什麼事情都要楚凌飛一個人去抗,這樣的話他每天都活的太累了,

「不是苦的,是鹹的…」雖然他明白了紅桃夭話里的意思,但楚凌飛仍然裝作不知的回答道,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調皮,

「讓我進去,我要見老大,別攔我…」

「不能進去,小桃姐姐還要修養呢,」

正在互相咬耳朵的楚凌飛和紅桃夭同時聽到了室門外嘰里呱啦的聲音,前面那一聲不用猜就知道是金童那個傢伙,而後面阻止他的也是憐兒那個小妮子,

「好了,小桃沒事了,你們都進來吧,」實在忍受不了兩人在門外的嘰里呱啦,楚凌飛朝著門外笑著說道,

咔嚓~

石門打開,幾個人一臉驚喜的朝裡面往來,在昏黃的燈光之下,眾位兄弟終於又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老大,你終於醒了啊,真是太好了,這段時間可把我們擔心死了,」金童這傢伙絲毫不顧及還摟在懷裡的紅桃夭,直接跑上來朝著楚凌飛的肩膀就拍了一下,

「金童,你幹嘛呢,凌飛剛醒,你還這麼用力,你是還想讓他昏迷嗎,」這下紅桃夭不滿意了,撅著嘴朝著金童嬌嗔道,

「呃~」被紅桃夭罵了一聲,金童尷尬的撓著頭道歉道:「不好意思啊老大,是我唐突了,」

「好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道歉了,你看我這樣子像是很弱嗎,」楚凌飛聽到金童如此輕易的就向兩人道歉了,楚凌飛欣慰的笑道,

「老大,你的修為,」聽到楚凌飛這麼說,連同大家站在不遠處的武易驚訝的叫道,

「哦,我還沒注意呢,」楚凌飛認真查探了一下自己身體內的情況,

這一查看可不得了,連楚凌飛自己也很驚訝,沒想到自己沉睡了這麼長時間,本身的修為竟然…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進步呢,你竟然已經達到了魔君修為了,我不會是做夢了吧,」武易很不相信的搖著頭喊道,聲音非常高,甚至有點癲狂,

要知道,這兩年之內,他們兄弟幾個人日夜不休的修鍊還沒接近君階,而且還有不小的一段距離呢,

而楚凌飛呢,這兩年來什麼也沒做,只是乾乾的躺在那裡,竟然從宗階修為一下子竄到了魔君,直接跳過了尊階這一個大境界,這真是聞所未聞啊,世間怎麼會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呢,

楚凌飛伸了伸手,感受了一下體內不斷縱橫的魔力,確實是三階魔君不假,於是皺著眉頭想著:「沒想到在神界修鍊了那麼短的時間竟然有如此大的見效,太不可思議了,」

「老大,不地道啊,有什麼好處不和我們眾位兄弟說,」看著楚凌飛在思考著,金童裝怒的說道,把責任全部推給了楚凌飛,

這下憐兒也不幹了:「金童哥哥,你怎麼總是針對凌飛哥哥呢,小心我和你急,有本事你也去拼個命,然後受了重傷昏迷個兩三年之後你絕對也會修為精進的,哼,」說完這話一轉身背對著金童重重的跺了兩下腳,

「好了,別鬧了,我們幾個都知道金童這樣子,都習慣了,」楚凌飛看著金童尷尬的模樣,急忙替他解圍,

「到是憐兒你,兩年沒見,竟然長這麼大了,」楚凌飛颳了她的鼻子一下,調笑道,

其實楚凌飛也納悶,為什麼兩年的時間內,憐兒會成長這麼多,這完全顛覆了混元大陸上的生物生存法則啊,同時楚凌飛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憐兒絕對不是混元大陸上的人,一定有著特別的秘密,只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而已,


「這有什麼意外的,她這個年齡的孩子本來長得就快,而且憐兒還是女孩子,發育早呢,」紅桃夭笑著說道,看著憐兒的眼神也滿滿的全是關愛,看來是想到了這小丫頭以前一直賴在自己懷裡的日子了吧,

金童腆著臉過來說道:「老大,你還沒注意憐兒的修為吧,」

聽了這話楚凌飛才注意到,那個整天纏著自己要吃的的小丫頭已經達到了宗階的修為了,這修鍊速度可比自己天才多了,完全不是自己能比的,

「可不是嘛,這小丫頭天天吵著嚷著要替她凌飛哥哥分擔壓力,天天纏著我們幾個當陪練,成長速度確實快的很,」武易也笑著說道,看憐兒的眼神里也滿是憐惜,

這麼小的孩子,才十幾歲就已經這麼懂事了,確實難得,

「凌飛哥哥,我已經能夠熟練的控制天氣了,不會再因為情緒波動給大家製造不必要的麻煩了,」聽到大家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都在和楚凌飛稟告自己的情況,憐兒笑的和一朵花一樣的說道,

「看來是我昏迷的時間太長了,沒想到你們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看到大家高興的樣子你一言我一語的,楚凌飛苦笑著說道,同時回頭

疼愛的看來看紅桃夭,

雖然大家都有變化,但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紅桃夭,這長達兩年的時間裡紅桃夭的修為更是一點增進也沒有,所有的時間除了休息以外全部都放在了楚凌飛的身上,

「哈哈…」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聲輪椅咕嚕的聲音,其中還伴隨這一連串的笑聲,只聽聲音就知道是公輸老頭子到了,

「晚輩不才,昏迷了這麼久叫前輩見笑了,」楚凌飛主動迎了出去,朝著公輸老頭子行禮道,

「哪裡哪裡,你這傢伙絕對不是常人的眼光可以評價的,你昏迷了修為竟然還精進了這麼多,真是讓老夫大開眼界啊,」公輸老頭看著楚凌飛一臉的讚賞,

「好了,現在大家都到齊了,有些事我們也該挑明了吧,」 「挑明什麼啊公輸老頭子,」看到這老傢伙一進來就說正事,都沒看到大家正在體會重逢之喜,憐兒湊過去拉著公輸老頭子的鬍子笑著說道,

「小丫頭,老夫告訴你多少次了,不要揪我的鬍子,還有我不是什麼公輸老頭子,老夫有名字的,叫公輸承,」公輸承詳怒道,「哎,哎,哎,我的小祖宗,別鬧了,再扯就扯下來了,」

最終公輸承這個老傢伙還是拜倒在了憐兒的無敵攻勢之下,雙手高舉求饒了,

這兩年了,憐兒在修鍊之餘,無聊了就去找公輸承,一邊和這個老傢伙胡鬧一邊向她學習機括之術,不得不說,憐兒就是個小天才,已經從公輸承那裡學到很多了,


「我知道前輩想得到什麼消息,我這就告訴您老人家,」看到憐兒與公輸承之間關係這麼密切,楚凌飛的話語之中不知不覺的充滿了敬意,他看到憐兒高興的樣子心裡也很欣慰,

「老頭子,非得現在說嗎,等過兩天我和凌飛哥哥玩兒夠了再說還不行嗎,」憐兒苦著個臉說道,

「我是無所謂,不過你們的朋友怕是等不及了,」說著這話,公輸承回頭看向門外,毒玫瑰緩緩走了進來,

這兩年內,要說過得苦的,除了整天陪在楚凌飛身邊的紅桃夭之外就是毒玫瑰了,當時楚凌飛昏迷的時候她也從公輸承那裡得知了擎攝夢的下落,就在這座巨型房子的地下,,萬魔深淵之內,

但公輸承已經說過了,只有楚凌飛活著醒過來,向自己解釋清楚了自己魔族身份的來歷,才能允許大家進入萬魔深淵,這也是這罪惡之源的唯一出口,

但楚凌飛這一昏迷就是兩年,這兩年內毒玫瑰比紅桃夭還要焦急,畢竟擎攝夢還呆在情況不明的萬魔深淵之內呢,幸虧公輸承一直承諾自己擎攝夢現在還是安全的,

所以,在楚凌飛醒過來之後她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公輸承了,要讓楚凌飛將自己具備魔族血脈的情況詳細說明,好儘快的進入萬魔深淵,

「前輩,實不相瞞,魔族已經滅絕了,是在五百年前,」楚凌飛看著公輸承的眼睛,真誠的說道,

「滅絕了,」聽到魔族滅絕了,公輸承滿臉的驚訝,他真的不相信,強如巨魔一族,在這個根本沒有強者的混元大陸之上怎麼會滅絕呢,

「對,滅絕了,五百年前,混元大陸的陰暗面,,幽冥界入侵,實力強的一塌糊塗,混元大陸生靈塗炭,首當其衝的魔族成了先頭部隊,雖然成功將幽冥大軍驅逐回了幽冥界,但魔族也因此滅絕,混元大陸上的原住居民也損失慘重,」楚凌飛開口將自己知道的內情全部道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