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傑明皺了皺眉。

這個聲音……

「確實是邁爾斯。」感受到了他的疑惑,擁有精確資料庫和分析能力的系統也開口,在本傑明心中肯定地說道。

……什麼情況?

本傑明感覺有點懵。

他只是來幫伊麗莎白看看她父母過得怎麼樣,為什麼會在墓地這種地方撞見邁爾斯?邁爾斯不是之前還在被教會通緝嗎,怎麼現在還留在霍里王國,而且還在墓地里和伍德夫婦打招呼?

這兩方……之前認識嗎?

他甚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在本傑明疑惑間,伍德夫婦便從墓地的大門走出來。他們的精神看上去還不錯,沒有那種痛失子女的萎靡感。

走出大門后,他們隨意地瞟了本傑明一眼,便在另外不少人的護送下,緩緩地離開了墓地。

本傑明的目光也沒有再跟著他們。

「……邁爾斯。」

他走進墓地之中,墓地里十分冷清。林立的墓碑之間,只剩下了邁爾斯的身影。也因此,本傑明不用擔心會暴露之類的事情。

他只是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是本傑明?」

邁爾斯也轉過身,眯起眼睛觀察了好一會,表現一變再變,到最後,才從本傑明的偽裝之下把他給認了出來。

本傑明點頭,馬上接著問道:「你在這幹什麼?不是早該離開霍里王國了嗎?還有……你為什麼會認識伍德家族的人?」

邁爾斯愣了一會,回過神來:「你的問題還真多。」

「……是你的行蹤太詭異了。」

邁爾斯無奈地搖了搖頭,忽然轉過身,指著他身邊的一個墓碑,聳了聳肩,說:「在墓地還能幹什麼,當然是來拜祭死人了。」

本傑明朝著那個墓碑看過去。

邁爾斯?加爾之墓。

「……」

本傑明一時語塞,緩了好一會才緩過來。隨後,他一臉無語地道:「你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給自己立一個墓碑?」

「這又不是我立的。」邁爾斯發出一聲冷哼,說,「這是我父親給我立的。」

本傑明愣了愣。

他也終於察覺到,邁爾斯此刻的狀態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樣。

貼身兵王俏總裁 「另外,關於我為什麼會認識伍德家族的人……我本來就出生在霍里王國。」只見他低下頭,令人意外地繼續說了下去,「我的父親曾經是一名為伍德家族效力的騎士。所以在小時候,我就認識伍德夫婦了。」

本傑明的表情變得更意外了。

他沒想到,這個傳奇傭兵居然是霍里王國的人。他更沒想到,向來神神秘秘的邁爾斯,會在這個不知名的墓地之中忽然變得話嘮起來。

這傢伙……

不過,說完這些,邁爾斯望著屬於他的墓碑,忽然又不說話了。

「那……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眼見氣氛越來越沉默,本傑明只好開口,用尬聊化解一下眼前的尷尬。

左相大人的小嬌妻 邁爾斯聞言,皺著眉頭想了想,說:「因為……可能這就是別人希望我變成的樣子。」

「……」

本傑明頓時詞窮,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了。

彷彿無意間觸發了一個奇怪的支線任務,可他剛做沒兩步,任務就已經卡殼。他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了。

幸好,邁爾斯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算了……我跟你說這些幹什麼?」他搖搖頭,再次露出一臉心不在焉的表情,把話題轉移開來,「這幾天,那些教堂里死個不停的神父,應該是你的手筆吧?你專程跑到這來就是為了這個?」

本傑明鬆了一口氣,隨後,便跟邁爾斯解釋起了他與弗爾家族之間的交易。而聽到「轉移教會的注意力」,邁爾斯也立刻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有意思……」他摸了摸下巴,忽然道,「我有個提議,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

「什麼提議?」

「去海汶萊特,教會的注意力一定會被你徹底吸引走。」

本傑明聞言,撥浪鼓似的搖起了頭,說:「玩得也太大了吧?我可不像你,沒有免疫所有魔法攻擊的能力。王都是教會的大本營,我要敢在那動手,只怕會脫不了身。」

「水之降臨」的十分鐘雖然很無敵,但也不是真的就徹徹底底地無敵了。況且,只有十分鐘,教會拿幾千神父的命把這十分鐘填上,那接下來要怎麼辦?

他可不會幹這麼魯莽的事情。

邁爾斯卻道:「不……我不是讓你去襲擊聖彼得大教堂。你也是海汶萊特人,應該了解,那個城市之中還掩藏著不少秘密吧?」

「你指什麼?」

「神棄之谷的秘密。」

本傑明聞言,不由得挑了挑眉。

邁爾斯則接著道:「這次潛入聖彼得大教堂,我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東西。通過那裡儲藏的一些古老的文獻判斷,加上……我之前知道的一些消息,神棄之谷很可能就在海汶萊特之中。」

「……」

本傑明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沒錯,他還把那個被稱為「鑰匙」的手環戴在身上,沒錯,關於神棄之谷的傳聞千千萬萬。可是,神棄之谷就在海汶萊特?這聽上去也太扯了點吧?

海汶萊特所在的地理位置是一處再規整不過的平原,幾千幾萬年的地殼運動,也不至於把山谷變成平原吧?況且,海汶萊特可以說是霍里王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了,怎麼可能會把首都建立在這樣一個不吉利的地方上? 邁爾斯的樣子有些意外,馬上問道:「你不去?為什麼?你難道不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神棄之谷嗎?」

「不……我只是不覺得神棄之谷會在海汶萊特。」

「鑰匙不是在你身上?去試試又不會怎麼樣。」邁爾斯的態度卻意外的執著,「關於神棄之谷,我也聽說過相當多的傳聞,經過篩選之後,絕大部分有可信度的線索都指向了霍里王國。這裡能被教會選為根據地,絕對是有他的原因的。」

本傑明聞言,撓了撓頭。

「你真這麼堅持?」

「只是去試試而已,不會有危險的。」邁爾斯繼續道,「你不是還要想辦法轉移教會的注意力嗎?這種事情,我也可以出不少力。」

本傑明一臉無奈。不過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因此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潛入海汶萊特,雖然聽上去是有些危險,但畢竟是那麼複雜的一個城市,他們只要隱藏好自己,教會應該不會發現任何跡象。

況且……回去看看也好。

於是,在墓地的短暫會面之後,本傑明和邁爾斯也先後離開了這裡,分頭朝著海汶萊特出發。本傑明飛得快,應該能在邁爾斯之前趕到地方,在城裡看看熟人。

從教二十年 路上的聖騎士還是到處巡邏,不過,本傑明已經研究出來了一種很好的隱藏方式——他利用細小的水珠,製造出雲朵般的濃霧,將他的身影隱藏在天空中。因此,他可以肆無忌憚地飛行,再多人往天上看也發現不了他。

一天後,他順利抵達了這個城市。

「我……又回來了。」

從城門守軍的檢查下混進來,本傑明走在外城區的街道中,也不由得一陣感慨。北城門附近的街道沒什麼變化,就連沿街乞討的小孩子,似乎也是從前的熟面孔。

本傑明轉了幾圈,便悄悄地進入了內城區。

內城區的變化就更小了,一切就和他離開時沒什麼兩樣,他甚至有種輕車熟路的感覺。繞了幾個彎子,避過路上來來往往的神父,他很快就來到了里瑟家族的大門外。

里瑟家族的大房子依然在那裡,沒有因為家裡出了個「叛亂的法師」,就被剝奪貴族的身份。不過……這裡面恐怕大部分都是格蘭特的功勞吧?

——如果不是教會那麼重視格蘭特,王都大水球過後,里瑟家族恐怕已經被滅門了。

水元素感應法展開,房屋內的畫面漸漸浮現,本傑明看到不少熟面孔。家裡的女傭、僕人、管家……一切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他甚至看到了傑瑞米,蹲在地下室的樓梯口,整理滿屋子的土豆。

至於里瑟家族的成員,他們此刻都不在屋子裡,不知道上哪去了。

本傑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時移世易啊……

「閣下,有事嗎?為什麼要在我們家門外駐足停留?」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本傑明轉過身,卻看見了克勞德帶著好幾個隨行的僕人,正在不遠處疑惑地看著他。

本傑明愣了愣,馬上回過神來,說:「……沒什麼,這是我第一次來海汶萊特,偶然經過,看到這麼美麗的一棟房子,便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他一時失神,沒有注意到克勞德竟趕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說起來,克勞德的樣子和從前並沒有什麼變化,板著的一張臉像是誰都欠了他錢似的。不過,本傑明卻能從他的眼神中感覺到一股從前的沒有的疲憊感。

這讓他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不過……他總不可能在這時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會給里瑟家族帶來更多的麻煩,而克勞德似乎也沒有認出他來。因此,他只能找些理由搪塞過去。

「這樣啊?多謝誇獎。」克勞德似乎也沒有懷疑,點了點頭,說,「我是克勞德·里瑟,這是我們先祖修建的房子。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進來坐坐。」

本傑明連忙搖頭。

「不必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只是偶然路過,隨便看看,就不打擾大人了。」

說完,他禮節性地笑了笑,轉過身,在克勞德可能從他的身形或者聲音之中認出什麼之前,匆匆離開了這裡。

走了好一會,直到走出內城區,他才在一個偏僻的街道中停下腳步,幽幽嘆了一口氣。

「其實你不用那麼緊張,哪怕不用偽裝,你現在的樣子和當初也有不少改變,他不一定能把你認出來的。」系統忽然開口,在本傑明心中這麼說道。

本傑明搖了搖頭,沒說什麼。

無論如何,能確認里瑟家族還好好的,這就已經足夠了。雖然他依然不知道後來瑪麗又發生了什麼,但……本傑明心裡也沒什麼報復的念頭了。

此刻,他只想完成了自己的目標。

在外城區隨便找了旅店,本傑明在這裡住下,耐心等待著邁爾斯的到來。大概是受神父連環死亡的影響,街道之中也經常有教會的人來來往往巡邏,氣氛緊張,但他一直躲得很好,沒有被發現。

兩天後,他在約定的街道和抵達王都的邁爾斯見了面。

「你走得真慢……」本傑明忍不住吐槽道。

「我又不能飛。」

「怪我咯。」

「……」

無論如何,他們這一趟還是為了神棄之谷而來的。因此,短暫而友好的寒暄后,他們還是迅速地談起了正事。

「我找了很多地方,並沒有神棄之谷的線索。你確定你獲得的那些消息是真的嗎?女王之前還以為神棄之谷在格羅瑞地下。」本傑明這麼說道。

這幾天里,他也走了不少外城區的街道,可口袋裡的手環卻依然沉寂,他也沒有發現任何異狀。城市就是城市,與傳說中發生了那場大戰的山谷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然而,邁爾斯卻微微一笑。

「我已經知道那個地方在哪了,跟我來。」

「……」

不是說來這裡找嗎?怎麼轉頭又知道了?

本傑明一頭霧水。

不過,邁爾斯似乎不打算解釋,已經轉頭邁開了腳步。他也只好皺起眉頭,跟在後面,看看這傢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半小時后。

「等等,這個方向……神棄之谷的入口在監獄遺址?」伴隨著路線漸漸清晰起來,本傑明愣了愣,跟在後面,臉色古怪地說。 邁爾斯卻沒有回答,而隨口道:「想知道的話,去看看不就行了。」

本傑明無奈,只能跟著他一路朝著外城區的監獄遺址趕去。那一帶附近都很荒涼,也沒什麼巡邏的衛兵,他們不用繞路,大概十分鐘后便抵達了入口附近。

然而,靠近之後,本傑明卻發現監獄遺址此刻居然守著不少人。

這又是個什麼情況?

本傑明二人立刻躲進了臨近的街角,找了件廢棄的房屋做掩體,小心地觀察著監獄遺址那邊的東西。

「那些是……清洗者、還有聖騎士、神父……這裡面守著的人起碼有三位數了。」閉上眼睛一陣感應之後,本傑明開口,小聲說道,「全都是教會的人,他們守在這幹什麼?」

邁爾斯的樣子卻一點都不意外。

「當然是來找神棄之谷的入口。」他這麼答道。

本傑明轉過頭,疑惑地盯著邁爾斯,問:「你早就預料到了?」

邁爾斯尷尬地笑了笑,說:「對啊,其實之前什麼搜集資料的話都是假話。我只是潛入聖彼得大教堂之後,發現了教會的記載。而記載上,很明確地寫著教會剛剛發現神棄之谷就在海汶萊特的監獄遺址中。」

本傑明一時無言。

「……你為啥不直說?」語塞了好一會,他才這麼問道。

邁爾斯道:「你不是想躲著教會嗎?我怕你知道了教會的人也在這之後,就不打算來了。可鑰匙在你身上,你不來不行。」

本傑明聞言,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傢伙……

自己想躲著教會,純粹是因為不想惹太多麻煩,又不是慫了。而如果神棄之谷的消息是真的,他當然不介意冒上一點風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