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黛娜被她氣得有些啞口無言,跺了跺腳,她發現黎曉曼現在說話的口氣跟她的司昊哥好像。

難道那句話說的是真的,兩個人相處久了以後會越來越像對方?


她沒再理會黎曉曼,而黎曉曼也沒理會她,兩個人一起等小妍妍放學。

因此,當小妍妍被她的小同學擁簇著從教室里出來時便見到了她的親親媽咪。

有好幾天沒見到媽咪的她也挺想念黎曉曼的。

「媽咪,你怎麼來了?」她邁著小步子走到黎曉曼的身前,眨巴著小眼眸問。

她那張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印滿了甜美的笑容。

黎曉曼眸帶笑意的睨著小妍妍,目光十分溫柔,「媽咪來看你,有沒有想媽咪?」

小妍妍沖著黎曉曼甜甜一笑,「想。」

在她身旁的小同學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黎曉曼,聲音稚嫩的道:「哇!妍妍,你和你媽咪長得好像,你媽咪好漂亮。」

小妍妍輕輕揚眉,「我的媽咪當然漂亮。」

你不許凶我![重生] ,「媽咪,他們都是我的同學,很可愛吧。」

黎曉曼溫柔笑著向圍在小妍妍周圍的小同學打招呼,「小朋友,你們好。」

「漂亮阿姨好。」

聽到這齊齊的童聲,黎曉曼眉眼都染上了笑意。

她垂眸睨著小妍妍,揚唇一笑,「妍妍,你的小同學的確很可愛。」

在一邊的凌黛娜見她竟然被忽略了,她皺起雙眉,「小可愛,你有了媽咪就看不見小娜姐姐了嗎?」

聞聲,小妍妍抬頭看向了凌黛娜,隨即左手拿著她媽咪的手,邁著小步子走到凌黛娜的身前,抬起頭沖她甜甜一笑,「我怎麼會忘記小娜姐姐呢?小娜姐姐在我心裡和媽咪一樣重要哦!」

「真的?」凌黛娜垂眸睨著小妍妍,眼角染上幾分笑意。

小妍妍小眉一揚,「當然,比珍珠還真。」 「小可愛,看來我沒白疼你。」凌黛娜笑睨著小妍妍說完,便抬眸睨向了黎曉曼,得意的一勾唇,「黎曉曼,聽到了沒有,你女兒現在很喜歡我。」

黎曉曼睨著凌黛娜笑了下,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垂眸睨著小妍妍,聲音溫柔的問:「妍妍,今天想和媽咪回去嗎?」

還不等小妍妍回答,凌黛娜便先一步將小妍妍抱了起來,挑釁性的睨著黎曉曼,抬高了下巴,「小可愛暫時不回去,她要和我聯絡感情。」

小妍妍抬頭看了看凌黛娜,又看向了她的媽咪黎曉曼,彎眉一笑,「媽咪,我今天不回去,我去小娜姐姐家。」

黎曉曼睨著小妍妍溫柔一笑,「那好,那媽咪過幾天去接你。」

「嗯,那媽咪再見。」

「妍妍再見。」

黎曉曼是在看著小妍妍坐進凌黛娜的車裡離開后,才離開學校的。

車裡,坐在駕駛位上慢慢開著車的凌黛娜側過頭睨著坐在她身旁的小妍妍,「小可愛,你剛剛為什麼不跟你媽咪回去?」

小妍妍沖著凌戴娜甜甜一笑,「當然是因為我喜歡小娜姐姐,還想和小娜姐姐一起玩啊!」

凌戴娜一聽這話,棕色的雙眸中溢滿了笑意,「小可愛,你這張小嘴真甜。」

凌戴娜只顧著和小妍妍說話去了,沒有注意到有一個老太太沖跑了過來。

見到老太太沖跑過來的小妍妍立即喊道:「小娜姐姐,前面有人衝過來了,快停車。」

問聲,凌戴娜轉過頭一看,見果然有個老太太沖向了她的車,她神色一驚,立即踩下剎車,將車停下來。

任她動作再快,那個老太太似乎還是被撞到了,哎喲一聲便倒在了凌戴娜的車前。

見撞到人了,凌戴娜皺緊了眉,那個老太太幹嘛要跑過來?

她垂眸睨著小妍妍,「小可愛,你先在車裡坐著,我下車看看。」

話落,她便下了車。

小妍妍點頭坐在了車裡。

「哎喲……撞死人了……撞死人了……沒天理啊……連老太太都撞……心腸太歹毒了啊……哎喲,撞死人了……」

趴在地上的老太太身上痛喊著,但是她身上卻沒看到哪裡有傷到,而且她像是要故意把周圍的人都吸引過來是的,叫喊的很大聲,中氣十足的不像是受重傷的人。

坐在車裡的小妍妍聽到老太太的痛喊聲,皺了下小眉便下了車。

而在她下車時,一輛豪華的賓士商務車便在凌戴娜的車後面停了下來。


因為老太太的喊聲,已經有不少人聚集了過來。


下了車的小妍妍正欲擠進包圍圈去,突地她細嫩的小手被一道很大的力量抓住。

緊接著就是她的小嘴被一隻大手捂住,將她抱起往那輛豪華的賓士商務車走去。

小嘴被捂住的小妍妍沒辦法發出聲音,而周圍的人都在看那老太太「唱戲」,也就沒怎麼注意到她。

將她抱著的是一個體型彪悍的男人。

他將小妍妍抱到豪華的賓士商務車前,便拉開後座的車門,將她直接塞了進去。

被塞進去的小妍妍還沒看清是怎麼回事,豪華的賓士商務車就發動了。

見狀,小妍妍皺了下小眉,一抬頭便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老臉。

「老爺爺,怎麼是你?」

小妍妍看到的是霍業宏,此時他正目光慈愛的看著她,臉上帶著笑意,「小丫頭,我們又見面了,來,太爺爺拉你起來。」

話落,霍業宏便把長滿褶皺的老手伸向了小妍妍。

小妍妍看了眼他伸過來手,抬頭看著他揚了揚小眉,「我自己會起來。

隨即她扶著坐墊起來,並直接又在霍業宏的身旁坐了下來。

被突然帶進車裡, 江山策:凰權天下 ,一副從容淡漠的樣子。

她歪著小腦袋,斜看著霍業宏,「你要帶我去哪裡?」

深夜驚悚 ,是他霍業宏的曾孫。

他目光慈和的看著小妍妍,笑的和藹,「帶你去認祖歸宗。」

「認祖歸宗?」小妍妍眨巴著小眼眸看著眼前的老爺爺,純澈的眸底閃過一絲疑惑,但小小的她卻暫時沒問為什麼。

……

被老太太纏住的凌黛娜此時才剛脫身。

她替老太太叫了救護車,又把身上的錢都給她,那老太太才沒鬧了。

在老太太被抬上救護車離開后,她便回到她的車裡,這才發現小妍妍不見了。

她慌忙四下找了找,沒有找到,又問了周圍的人,也沒結果。

小妍妍不會無緣無故不見,她心急之下打給了凌寒夜。

「哥,小可愛不見了。」

「我沒聽清楚,再說一遍什麼不見了?」電話那頭凌寒夜的聲音帶著幾分薄怒。

弄丟了小妍妍,凌黛娜挺擔心的,她皺起眉,底氣不足的道:「妍妍不見了。」

她話音落下,凌寒夜提高了幾個分貝的厲吼聲便傳了過來。


「死丫頭,你竟然弄丟了龍少的寶貝女兒,你想死嗎?在哪裡弄丟的?還不趕緊找?我馬上過去。」

……

和凌寒夜掛斷電話后,凌黛娜便小跑著邊問邊找人。

黎曉曼此時已經回到了水鷺湖,她剛走進大廳就接到了凌寒夜的電話說是小妍妍不見了。

她向凌寒夜確定了小妍妍的「失蹤」地點之後正要去找,小妍妍的電話便打過來了。

「媽咪。」

聽到小妍妍稚嫩的熟悉聲音,黎曉曼心裡的大石總算落下了幾分,「妍妍,你去哪了?你小娜姐姐說你不見了,現在在哪,媽咪馬上去接你。」

「在霍宅,太爺爺家裡。」

「什麼?」黎曉曼神色微驚,澄澈的水眸眯了起來,「我馬上去接你。」

話落,她正欲掛電話,那頭便傳來了霍業宏熟悉的聲音。

「曼曼,你放心,妍妍在我這兒很安全。」

「霍爺爺,你是什麼時候把妍妍接去你哪兒的?」黎曉曼的語氣平和,令人聽不出喜怒。


她的那句疏遠的霍爺爺令電話那頭的霍業宏皺了下眉。 「曼曼,你對我這個爺爺是越來越生疏了。」

黎曉曼輕蹙眉,語氣依然聽不出喜怒,「霍爺爺,電話里不好說,我馬上過去。」

話落,她便掛了電話,隨即邊給龍司昊打電話,邊趕去霍宅。

龍司昊知道霍業宏接走了妍妍,便讓黎曉曼先等他一會,他和她一起去霍宅,黎曉曼則是讓他先不要急著去,如果她去不能接走妍妍,讓他到時再去接她們。

如今的霍宅就像是軍事基地一般守衛森嚴,光是霍宅外就是十多個門神一樣的保鏢,個個都是殭屍臉,不苟言笑。

黎曉曼的車沒能開進霍宅去。

她在霍宅外下車,然後徑直往大廳走去,一路上都是清一色的黑衣保鏢,但都沒攔她,不用猜一定是霍業宏吩咐過的。

在霍家待了幾十年的老管家霍嚴正站在大廳外候著,見到她便立即迎了上去,看著她頷了下首。

「老爺在大廳等你。」

隨即他便帶著黎曉曼進入了大廳。

時隔五年,再次踏入這裡,黎曉曼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大廳的擺設等等還和五年前一樣,只是此時她的心境不同了。

五年前踏入這裡,她還會有一絲親切的感覺,因為有一個疼愛她的爺爺。

但是現在,那個疼愛她的爺爺早就「不在」了。

她覺得五年前的她真的很傻,總是被霍業宏牽著鼻子走,她一直把他當成親爺爺看待,可他卻未必把她當親孫女對待。

五年前的她真的太單純了,太容易被人利用了,但是現在,她不會再被人利用,更不會再輕易被人傷害。

坐在大廳沙發上的霍業宏穿著中山裝,一頭銀髮,卻依然精神爍爍,雙目精銳有神。

黎曉曼走到他的身前,水眸掃視了他下他的身旁,見只有他一個人,她微微眯起眼眸,「霍爺爺,妍妍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