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黎雪搖搖頭,一臉真誠道:「怎麼可能啊!我怎麼會因為上次哥哥你搶我三金幣零花錢就來坑自己哥哥啊不是!」

好吧,我現在連原因都知道了。

至於嗎!

就搶你點零花錢!

我偷吃你零食你還不知道呢!

趁別人沒發現我,我欲哭無淚地問道:「那你能告訴哥哥,薔薇樓怎麼走嗎?」

「嘻嘻。」黎雪嘻嘻一笑,拉住我的手,就好像生怕我跑了一樣,然後說道:「知道啊!哥哥我帶你去!」

校門口被堵住,我知道我肯定跑不出去,我還不如去薔薇樓提前上上課呢!

至少我家妹妹還不至於把自家哥哥給坑死,這算我命好嗎?

黎雪拉著我向著一個方向跑了過去,沒多長時間就來到學院的一個無人的角落。

黎雪指了指前面那一棟常年沒有維修,油漆都掉的差不多的樓對我說道:「哥,這就是薔薇樓。」

我看了看不遠處光鮮亮麗的教學樓,然後看了看我面前這棟危樓。

「我去!這樓有這麼差勁嗎!」

這差距也太大了啊!

一個貴族學校,這裡面居然還有危樓啊!

黎雪認真地點點頭,回答道:「就是啊!不信你看!」

說完,這丫頭指了指方向,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三個字:薔薇樓。

驚婚失色:邪少請退散 好吧,我嘴長得和鹹鴨蛋一樣。

我知道靈科系不受重視,但是這也太過分了把!

我看了眼黎雪。

這丫頭絕對在偷笑啊有木有!

果然,我家妹妹根本就不可愛! 我剛要說什麼,黎雪就直接笑嘻嘻地跑掉了。

等她一走,我臉上無奈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就不信誰家哥哥不騙自己妹妹的!

我哪裡對這裡環境不滿意啊!我對這裡實在是太滿意了!

又僻靜,又沒有人打擾,在這基本上我就是老大,說一不二!

而且我有了一個可以完美睡覺的地方好不好!

以後每天要來上學,那都是要在7點起床,7點半出發,然後在8點之前到校。

這是人能過的日子嗎?

一個人類怎麼可能能做到每天7點就起床!

只要是我可以躲開那個話癆一樣的貞德老師,那麼我基本上就可以在這浪一天好不好!

對這個薔薇樓,我個人來說還是很滿意的。

但是我現在最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我的肚子的事情。

「咕~~~」

肚子餓了,先去吃飯吧!

趁他們那五個智障還在打架,我隨便找了個人問了一下小食堂在哪,然後美滋滋地吃了一頓,然後美滋滋地自己走回了薔薇樓這裡。

站在薔薇樓的大門口,我懷揣著吃完了就睡的偉大夢想直接一巴掌就把門推開了。

「我去!?」

好吧,我承認,我傻逼了。

我是在是有點太高看這薔薇樓了!

這尼瑪絕對是座危樓好不好!

剛剛推開門我就被漫天灰塵差一點嗆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這樓是多少年沒用過了啊?

灰塵之中,我依稀看到了一個身影在裡面忙碌。

大白天也不太可能鬧鬼不是,我忍不住好奇心,捂著鼻子和嘴就走了進去。

結果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喜的聲音:「呀,樂天,你來了啊!快快快,正好這裡缺人手,你來幫幫忙!」

我一聽這個聲音我就知道壞了!

「貞德老師,你怎麼在這裡啊?」我一臉無奈地問道。

這聲音的主人絕對就是貞德老師。

我記憶力不錯,尤其是對這個我未來系主任,班主任兼任課老師的印象深刻,所以說我絕對不可能聽錯。

果不其然,隨著一陣狂風呼嘯而過,無數灰塵順著大門口就被吹出去了。

視線一清晰,我就看見了面前巧笑嫣然的貞德老師。

而就當我要拔腿就跑的時候,貞德老師的聲音突然響起來:「哎哎哎,樂天你過來,你看看你能弄明白這個東西嗎?我看了半天了都。」

我……

如果不是我看見貞德老師剛剛去灰塵的時候用了靈力,我絕對就撒丫子就跑。

為了不得罪我未來的系主任兼班主任兼任課老師,我只好硬著眉頭走了上去。

結果我順著貞德指的視野一看,脫口而出就說道:「一個四桿連動裝置而已啊,老師你要幹嘛啊?暴力破拆啊?」

我說完以後,一臉無奈地看了眼貞德老師。

說實話,這個世界上的科技發展實在是有點畸形。

人們會製造工具,會冶鍊鋼材,會製造一些小裝置幫助自己工作,但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可能把靈力看的實在是太重,所以說科技樹完全就是華夏宋朝時候的水平。

修仙之不走老路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你知道我多頭疼嗎?

沒智能手機,沒平板電腦,沒有王者榮耀,沒有刺激戰場…….

好吧,一下子說多了。

總結一下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主要就是以開發自己身體能力為主,科技樹其實還是剛剛起步而已。

但是不得不說一點,這個世界的材料要比我之前的世界在各種性能上都要好出一頭。

所以說一個簡單的四桿連動裝置,我家貞德老師居然都拆不開。

貞德聽我說完眼睛一亮,趕忙對我說道:「哎呀!我還以為這是什麼靈器呢,我不管怎麼注入靈力它都不動。樂天,你是不是對這個很了解啊,快快快,快幫老師個忙,這個要是不動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教你了!」

惡魔首席契約妻 媽媽,我能退學嗎?

老師都不會!

你覺得我來上學還有什麼用啊!

我無奈地看了眼貞德,然後就看向了那個簡單的四桿連動裝置。

裝置本身沒有太大問題,但是,老師,你不覺得它缺一個動力源嗎?

我無奈道:「老師,你看好啊。」

說完,我手裡拿著一個活動桿稍微用力一拉。

「咳咳咳…..「

將人的力量轉化為動力,這個裝置果然是動了起來。

但是,這灰未免也太大了吧!

我被嗆的差點沒喘過氣來,結果還是貞德老師用上了靈力這才把灰又一次驅散掉了。

然後我就聽見了貞德老師興奮的聲音:「哎呀,真的動了啊!樂天,你好厲害啊!」

我能說我被老師誇了我一點都不驕傲嗎?

看來這老師不光是有點話癆,這腦子似乎也不太靈光啊!

我從窗戶看了看太陽,現在太陽差不多都快到頭頂了,所以……

「老師,如果你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睡覺了啊!」

說完我就要走,結果我的袖子一下子被拉住了,我轉頭一看,正好看到貞德老師那一臉的希冀。

「正好這個動了,我就給你上課吧!反正這個樓也就我和你兩個人,你想找地方睡覺找不到!來來來,樂天你過來。」

說著,貞德也不管我同不同意,硬是生拉硬拽地把我拉到那個小學生都知道的裝置面前。

「你等等啊!」

貞德把我鬆開,快步跑到一邊,回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本書,,我看了一下書封面。

《基礎機械學知識》。

我靠!

你讓一個學機械的博士來這跟你上基礎機械學知識?

你逗我玩呢你!

你丫會算自由度再來教我好不好!

我差一點就直接撒丫子跑了,如果不是我看見了那根教鞭的話。

貞德翻開第一頁,微笑地說道:「咱們先學一下基礎機械學,來,這是第一章,首先先記一個概念,那就是什麼是機械。」

我他喵……

好吧,我還是睡吧。

常年苦學,我早就在去學校的公交車上練就了一手站著睡覺的神奇技能,我隨便找了個支點靠了上去,然後閉著眼睛就要睡覺。

不得不承認,耳畔有著老師的念叨實在是太助眠了。

隨著貞德老師拿著教材書一條條概念給我「深入淺出」的朗誦,沒有三十秒我就睡著了!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反正我知道我是被打醒的。

貞德老師拿著根教鞭在我面前,氣呼呼地說道:「哎呀,能不能不要上課睡覺!我教你的都記住了嗎?」

哎呀!

老師,你不覺得你的口頭禪實在是太……

我無奈道:「老師,實在是太無聊了,你要不就讓我做點東西,要不咱們干點什麼別的,能不能別講課!」

拜託,我現在是學渣!

學渣怎麼可能喜歡上課啊!

可是某老師貌似理解錯了我的意思了,氣呼呼地對我說道:「你會了嗎你?來,你說一下機械的概念!」

這老師還不錯,雖然講課講的能把我睡著都忘掉,但是提問題的時候好歹還知道提自己講的第一個概念。

我估計是因為她覺得我能記住才這麼問的。

雖然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她也沒背會後面她講了什麼。

老師提問了,那我索性就回答一下。

只聽我淡淡地說道:「機械,英文名字(machinery),是指機器與機構的總稱。總的來說,機械就是為了幫助人類減輕工作壓力所發明的。老師,我說的對不對?」

貞德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實不相瞞,其實我剛剛睡了挺長時間的,至少也有半個小時了。

以貞德老師的能力吧,她也知道我是多會兒睡得,等我睡著以後她也沒講。

當然,這個事情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現在的我只能看到我家貞德老師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當然,我估計是因為她不知道什麼是英語。

但是這個大陸上的種族眾多,說什麼的都有,所以她也沒怎麼在意。

睡了一覺,神清氣爽,我心情也好了點,我無聊地說道:「老師,你直接告訴我靈科系是幹嘛的就行了,別的你就別操心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囂張的話並沒有引起貞德老師的怒氣,她反而給我解釋道:「靈科系創造出來的本來意義就是為了讓普通人類也可以有像修鍊者一樣的戰鬥能力。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設計並製造出以靈力驅動的機械。這就是靈科系建立的初衷。只是這個想法因為不受重視,所以被擱置了許多年了。」

我聽完就笑了。

這哪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