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樓遇到刀魂了,打了一架。」

「我說呢,怎麼刀魂一上來就被全員淘汰了。」

「別說我們了,你們怎麼也才到這?」

「一樣,碰上了幾支有過節的散隊,就給料理了。」

「好嘛,更巧了。一起?」

「一起吧,黑甲的幾個小傢伙都跑到第一去了,咱也不能太慢了。」

在遇到東面二十一層守門獸之前,獵荒小隊和海潮獵人碰到了一起。

互相質疑進度,又互相交流了爬塔之前的悲慘經歷,兩隊一拍即合,開始協作爬塔。

二十一層的守門獸,獵荒和海潮獵人的狂轟濫炸下,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倒在了二十一層的入口處。

————

隨著樓層進展的愈發緩慢,越來越多的編外小隊在二十四層之前相遇。

有的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有的簽訂臨時協議合作向前,還有的恰好遇到了熟人,互利雙贏。

和巨俠小隊達成合作后,面對越來越強的精怪,陸小白才發覺,之前打「友誼賽」的時候,巨俠小隊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冰茶的情報中,佳泰的特性是塌陷。

直到剛才,坡道的牆壁上突出十幾道粗壯的岩柱,將lv.6的魔獸牢牢地制住后,冰茶才發現,佳泰的特性,其實是捏造地形。

佳泰控制守門獸的進攻範圍,老酒正面抗下守門獸的攻擊,誠鑫束縛住守門獸的利爪和尖牙,然後由烏圖美仁破開魔獸的防禦,楓影瞬間突進,擴大烏圖美仁造成的傷勢。

二十五分鐘的時間,兩隊就已經來到了三十一層守門獸的面前。

看著堵在坡道盡頭,兩臂包裹著鋼鐵外殼的大猩猩,老酒有些頭痛。

lv.6這個等級的魔獸裡面,除了巨魔之外,最強的物種——鋼鐵猩皇。

lv.6巔峰的魔獸,能夠以不足三米的身軀,和巨魔叫板,並且有一成贏面的狂熱好戰物種。

拋開魔熊獸的「瞎眼」和「短腿」這兩項弱勢,鋼鐵猩皇的力量和防禦力,甚至能夠穩穩壓住魔熊獸一頭。

當初弄死這隻魔熊獸,巨俠小隊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慘痛。

如今面對比魔熊獸更強的鋼鐵猩皇,有那麼一瞬間,老酒甚至有些怯戰,想著要不要掉頭回去,老老實實尋找古代機關的開啟方式。

「小白蘿蔔,你特性,什麼時候才能冷卻好?」攔住想要繼續向前的黑甲小隊,老酒盯著陸小白,很認真的詢問。

陸小白看了一眼時間,說道:「剛剛冷卻好。」

老酒慘笑道:「剛好,前面攔路的這個小…大癟犢子,我一個人可能扛不住,得咱倆…不,咱仨一起上。」

「嘎嘎?」平頭看到老酒的眼神,用爪子指著自己,疑問老酒是不是在叫它。

老酒撓著後腦勺,苦惱道:「這玩意可不好打,我們三個輪流上去當肉盾,還不好說能不能給它破防。」

誠鑫活動了一下僵硬的手指,笑道:「老大,你是不是忘了,我們現在有個烏圖美仁啊?」

誠鑫說完之後,老酒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放肆的大笑起來。

「我都忘了,我們現在有個攻擊力爆表的小傢伙。」

巨俠的綜合實力,是編外小隊中的天花板。

但是老酒他們始終有一個致命的缺陷——沒有足夠銳利地武器。

老酒的力量和防禦,楓影的爆發和速度,佳泰和誠鑫的控制,匯川的收尾工作。

一切看起來都很完美,卻唯獨沒有一把能夠戳破強大敵人胸口的武器。

當初面對魔熊獸的時候,老酒五個人,是硬生生將魔熊獸熬死的。

他們根本沒有有效的手段,破開魔熊獸的防禦。

面對比魔熊獸的皮還要厚的鋼鐵猩皇,老酒有所擔心,才是正常的反應。

老酒只記得陸小白和平頭的皮很厚,拳頭很硬,卻忘記了,兩隊合作之後,那個叫做「烏圖美仁」的弓箭手,才是兩支隊伍的大殺器。

「吼嗷!」

老酒低吼一聲,融合魔熊獸,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向門口的鋼鐵猩皇。

鋼鐵猩皇兩隻手臂支在地上,緩緩站起身,兩隻鋼鐵覆蓋的粗壯手臂,重重砸在了地板上,警告前面闖入自己領地的「魔熊獸」。

陸小白呼出一口氣,把骰子擲了出去。

「黑六,特性,武裝機甲,等級,9,可調用等級,4。」

變身之後,陸小白和平頭緩步走到老酒身邊,和老酒並列在一排,和鋼鐵猩皇相對而立。

對面是三米高的鋼鐵猩皇,左手邊是兩米五的平頭,右手邊是融合之後,身高超過三米的魔熊獸。

站在中間的陸小白,顯得那麼瘦弱。

老酒咧嘴笑道:「小甘蔗,別折了啊!」

陸小白以拳碰掌,發出一聲鏗鏘的撞擊聲,笑道:「別被戳破了啊,胖大海!」

平頭伸出四肢的利爪,興奮道:「嘎嘎!」

黑甲、魔熊、蜜獾。

兩人一獾,同時向鋼鐵猩皇發起了衝鋒。

感受到敵意的鋼鐵猩皇,掄起樹榦粗的手臂,朝面前的三個傢伙砸去。

老酒一步跨出,兩隻熊掌朝天,猛力拍出。

附著鋼鐵的猩猩小臂,被老酒寬厚有力的熊掌接住,猩猩和黑熊四手相接的瞬間,所颳起的狂風,就連躲在十多米外的順子,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勁風吹來的力量。。

老酒全身肌肉暴起,手臂、後背、胸前、大腿、小腿上的肌肉高高隆起,腳下坡道的地板碎裂凹陷,勉強接住了鋼鐵猩皇的第一次進攻。

陸小白踏著鋼鐵猩皇的手臂跳起,被黑甲所覆蓋的雙腿,爆發出劃破空氣的力量,鞭向鋼鐵猩皇的腦袋。

平頭踩在老酒的後背上跳起,完全展出的利爪,戳向鋼鐵猩皇的眼睛。

感受到危險氣息的鋼鐵猩皇大吼一聲,隱藏在毛髮之下的肌肉隆起,掙開老酒雙手的禁錮,那對不比上半身小的巨掌迅速回攏,抓住已經衝到眼前的平頭。

陸小白的腿踢到鋼鐵猩皇前的剎那,鋼鐵猩皇的腦袋上長出了一層白色的鋼鐵「頭盔」,護住了相較於手臂,略微有些脆弱的腦袋。

陸小白只覺得好像在赤身裸體的情況下,一腳踢中了路中央的消防栓一樣,小腿的腿骨差點被反震而來的力量震斷。

鋼鐵猩皇被陸小白的鞭腿踢中腦袋,尖牙呲開,整隻猩猩朝一旁倒去。

被一腳踢到眼花的鋼鐵猩皇並沒有鬆開手,而是雙手發力,死死地捏住掙扎的平頭,想要直接捏爆這隻看起來就很欠揍的傢伙。

平頭繃緊身體,竭力抵抗著鋼鐵猩皇被機甲增強的雙手。

佳泰張開雙臂,輕喝一聲后,兩隻手掌猛然拍到一起。

隨著佳泰兩臂的揮動,坡道兩側的牆壁上突起兩條岩柱,撞在了鋼鐵猩皇的小臂上,迫使它鬆開雙手。

老酒向前跨出三步,巨大的熊掌拍向地上鋼鐵猩皇的側肋。

老酒的熊掌打中之前,鋼鐵猩皇的側肋,也浮現出一層和手臂、腦袋上相同的鋼鐵盔甲。

老酒一掌無用,又拍出了第二掌、第三掌、第四掌……

老酒每拍出一掌,鋼鐵猩皇身上的盔甲就多出一塊。

當平頭從鋼鐵猩皇的手中掙脫出來,老酒氣喘吁吁的後退到陸小白旁邊的時候,鋼鐵猩皇,已經變成了真正的「鋼鐵猩皇」。

全身上下,都附著著一層厚實的鐵色盔甲。

鋼鐵猩皇從地上爬起來,兩隻手臂輕輕碰撞,發出一陣陣鋼鐵碰擊的聲音。

陸小白左腳點地,輕輕蹦了兩下,低聲道:「不知道是我身體素質不行,還是它身上的盔甲,真的比我的硬,再來兩下,我腿骨可能就碎了。」

老酒轉了轉肩膀,扯著嘴角道:「被它砸那一下,我整個手臂就已經麻掉了,之後的幾巴掌拍下去,手掌疼的啊。」

平頭在地上扭動了幾下身子,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嘎嘎…」

陸小白分心看了一眼烏圖美仁。

少年剛剛閉上眼睛,身體周圍開始有金光流散,但還很微薄。

老酒順著陸小白的目光看過去,問道:「這小黑娃娃,能打破這大癟犢子的盔甲嗎?」

陸小白語氣堅定:「一定能。」

說著,全副武裝的鋼鐵猩皇,再一次砸下雙臂。

陸小白朝兩邊跑開,平頭也蜷成一團,準備挨下鋼鐵猩皇這一錘。

誠鑫伸出手掌,全身汗毛豎立,特性全力發動,試圖禁錮鋼鐵猩皇作為「武器」的雙臂。

老酒抱起地上的平頭,把它當做武器掄起,和鋼鐵猩皇的雙臂碰撞在一起。

火光四射,誠鑫全力之下,削弱了一點進攻沖勢的鋼鐵猩皇,被老酒加平頭的野獸組合擋下。

打開了新大陸的老酒,抱著平頭,一「錘」一「錘」的砸向鋼鐵猩皇。

平頭的後背的毛髮,是擁有四千二百公斤咬合力的駁都無法破開的防禦。

肉體和鋼鐵的碰撞,在狹隘的坡道里不斷上演。

佳泰的岩柱騷擾,誠鑫的繳械卸力,再加上陸小白偶爾突進,重擊鋼鐵猩皇的頭部。

一時之間,兩支隊伍暫時壓制住了鋼鐵猩皇的進攻步伐。

「他媽的,頂不住了!」

「嘎嘎!」

老酒一句髒話脫口而出,平頭瀕臨崩潰的叫聲隨之傳來。

老酒半跪在地上,平頭從蜷縮著的狀態攤開,無力地伏在地上。

鋼鐵猩皇的速度,遠勝於老酒。

之前短暫的壓制,是處在「老酒掄著平頭砸鋼鐵猩皇一下,鋼鐵猩皇重鎚老酒兩下」的基礎上實現的。

雖然這樣可以做到暫時壓制鋼鐵猩皇,但老酒初入lv.6的身體,根本抗不了太久。

此刻的老酒,已經處在了融合解除的邊緣。

平頭,也因為連續的高強度撞擊,而臟腑受損,內傷嚴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