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公寓 ,秦家要真有那麼大的本事,現在還會有孫家的存在,

秦明陽似乎是看出了傲天等人的心思,頓時說道:

「孫精,你別以為你孫家真的能和我們秦家相提並論,只要時機一到,你孫家的覆滅不過是在旦夕之間,」

孫精和葉氏兄弟聽后都不禁眼睛微眯,眼中戾氣閃爍,要不是這個秦明陽還有點價值,孫精等人恐怕已經出手,將其就地斬殺了,

而傲天眼中也是寒芒閃動,直接一巴掌抽了過去,頓時,秦明陽一口鮮血夾雜幾顆牙齒從其口中噴出,

「現在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傲天冷聲說道,

秦明陽聽后卻是直接「呸」了一聲,道:

「小雜種,你和孫家也是蛇鼠一窩,我秦家也不會放過你的,」

傲天聽后,頓時周身殺機暴漲,冷聲道:



「牛耿,給這傢伙一點教訓,讓他認清楚形勢,」

牛耿聽后頓時獰笑的走上前去,幾拳下去,打的秦明陽不斷地慘叫出聲,骨頭折斷的聲音更是絡繹不絕,

「怎麼樣,我的秦大護法,你可認清楚眼前的形勢了,」

傲天一腳踩在秦明陽的肩膀上,沉聲道,

秦明陽聽后臉上的恐懼不禁愈發濃重,同時他也認清楚了一個現實:此刻的自己已經不是那個在秦家讓人敬仰的秦大護法,只是眼前這個少年的階下囚,

「咳咳,你想問什麼,」秦明陽咳嗽了一聲,血絲又是止不住的從其口中流出,虛弱的說道,

「我問你秦家的計劃是什麼,」傲天盯著秦明陽,沉聲說道,

秦明陽聽后不禁臉色一變,隨後眼珠子不停的轉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勸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否則等會可就不是骨折這麼簡單了,」傲天冷笑道,

然而,傲天話音剛落,一聲陰冷的大笑聲卻是如滾滾雷音般傳來:

「哈哈,傲天,孫精,你們要想知道什麼為何不來問我,何必為難我的手下,」

秦明陽聽到這道聲音后,頓時面露狂喜,那模樣,就彷彿是絕境中的人看到了濃濃的生的希望一般,

而孫精和葉氏兄弟卻是臉色一變,眼裡有著明顯的忌憚之色,

傲天聽到這道聲音后,不禁站起了身,望向無盡的梧桐樹叢之中,


沒一會兒,四道人影便是飛射而出,站在了梧桐樹從前面,

當先一人是一個中年男子,身穿紅袍,面色紅潤,只是眼神顯得有些陰翳,

而在其身後,一個銀髮老者和兩個壯碩男子靜靜地跟著,彷彿護衛一般,

孫精上前一步,望向這突然出現的四人之時,眼裡布滿了警惕,隨後在傲天耳旁低聲說道:

「那個為首的中年男子就是秦家家主秦正明,在他身後的那個老者是秦家大長老秦守望,而另外兩個壯碩男子便是秦家的兩大供奉,」

傲天聽后心裡不禁猛的一驚,雖然他知道秦源放射的信號彈可能會引來秦家的高層武者,但是沒想到秦家家主竟然親自出面,

同時,傲天對於秦家的計劃也愈發好奇了起來,究竟秦家隱藏著怎樣的秘密,讓的秦家家主都如此緊張和重視,

「想不到秦家主竟然親自來了,看來我還是小看了秦家主所隱藏的計劃,」傲天緊盯著秦正明,沉聲說道,

「呵呵,傲天,你潛力非凡,靠山強硬,可以說將來是一片坦途,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趟這灘渾水的,」秦正明搖了搖頭,嘆息著說道,

那模樣,彷彿傲天插手了這件事,跟找死沒什麼區別了,

傲天眼睛微眯,眼裡閃爍著淡淡的寒芒,看上去,此刻傲天表面淡然,實則心裡並不平靜,

秦正明一口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顯然很清楚自己的底細,既然如此,那他應該也知道自己背後站的乃是玄天學院,

但是,他明知道,卻還是說出了這種話,那顯然是沒將玄天學院放在眼裡了,

秦家在風雲國西部確實算是一流勢力,但是和玄天學院比起來,無疑是差了很多,

但即便如此,面對背後站著玄天學院的傲天,秦正明依然話中殺機閃爍,這讓的傲天很是不解,

秦正明是另有依仗還是頭腦發熱下說出這種話,

在傲天看來,秦正明既然能坐上一家之主的位置,那絕對不可能是頭腦發熱,也許他真的有所依仗,

但是,這個可能性也未免太過驚人,究竟是多麼強大的依仗才有可能讓的秦正明敢得罪玄天學院,

「秦家主,有時候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滿的好,」傲天似笑非笑的說道,

秦正明看了一眼虛弱的趴在地上,已經爬不起來的秦明陽,眼中怒火一閃而過,沉聲說道:

「傲天,別以為你背後站的乃是玄天學院我秦家就怕你,你打傷我秦家大護法,那就以命償還吧,」

傲天臉色微變,旋即一股強橫的氣勢猛的從其體內暴涌而出,周圍的梧桐木在傲天氣勢的碾壓下竟是直接折斷而去,

「我倒要看看秦家主能威震風雲國,究竟靠什麼本事,,」傲天暴喝道,

看見傲天的氣勢竟是將周圍的梧桐木給碾壓折斷,秦正明頓時臉色一變,隨後右手猛的一劃,

剎那間,傲天那兇橫的氣勢就彷彿是紙糊般被秦正明劃成虛無,

傲天見狀,臉色頓時止不住一變,從剛才秦正明的那「隨手一劃」中,傲天感覺到了濃濃的危機,

這個秦正明的實力恐怕極端的恐怖啊…… 「哈哈,我也想看看玄天學院內院排行榜第四,新一代的風雲四公子之一,能有多大的能量,,」

秦正明陰冷的笑了一聲,旋即一股火紅色的玄力便是從其體內暴沖而起,周圍的空氣在這道玄力的籠罩下竟隱隱有著要燃燒的跡象,

傲天眼神微微一凝,心中的警戒提到了最高,

這個秦正明的修為恐怕已經到了人靈境後期,而且提煉的還是以攻擊強橫著稱的火屬性玄力,

那麼他的戰力恐怕會極端的恐怖,這就由不得傲天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秦正明的棘手,牛耿等人頓時悄悄的向著傲天匯聚而去,顯然是想幫助傲天,

只是跟隨秦正明而來的三位武者也並非吃素的,他們也猛的踏前一步,一股森寒的殺機將的牛耿等人牢牢鎖定,

絲毫不懷疑,牛耿等人要是敢出手幫助傲天,絕對會面臨這三位秦家武者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牛耿,你去幫助傲天打敗秦正明,秦家大長老交給我,秦家的兩位供奉就

交給葉氏兄弟,」孫精低聲說道,

孫精點了點頭,正想同意下來之時,傲天卻是突然說道:

「牛耿,你和笑崖伯父一起去審問秦明陽,看看秦家究竟隱藏著什麼計劃,至於秦正明,就交給我對付好了,」

牛耿等人聽后猛的一驚,道:

「老大,這個秦正明可不簡單,還是我們聯手應付吧,」


孫精也是連連點頭說道:

「是啊傲天,還是和牛耿聯手吧,這樣把握也會大點,」

然而,傲天卻是頭也沒回,只是緊緊的望著對面的秦正明,堅定的搖了搖頭,意思不言而喻,

牛耿等人見狀不禁心中苦笑,他知道,一旦傲天決定了的事,那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牛耿,那你就去審問秦明陽吧,但是要時刻注意著傲天,一旦傲天陷入危險,你必須馬上出手,」孫精慎重的說道,

牛耿點了點頭,隨後便和笑崖一起向著一旁的秦明陽走去,

秦家大長老和兩大供奉見到牛耿的動作后,頓時向著他暴射而去,只是在中途便被孫精和葉氏三兄弟攔了下來,隨後,便是爆發了激烈的戰鬥,

當然,激烈的戰鬥分為了兩處戰圈,

孫精和秦家大長老修為相當,因此鬥起來也是旗鼓相當,

而葉氏三兄弟和秦家兩位供奉都是人靈境中期的武者,但是葉氏兄弟畢竟比對方多了一人,因此,戰鬥一開始,秦家供奉便隱隱有落入下風的跡象,

傲天見狀,心中不禁輕鬆了口氣,在望向那臉色顯得極為陰沉的秦正明時,臉上布滿了凝重,

其實傲天心裡也很清楚,要是牛耿和自己合力,與秦正明相鬥的話,那自己的勝算無疑會提高一些,

但是,最後傲天還是否決了,一來,傲天對於秦家的計劃總有著一種不詳的預感,所以他才讓牛耿去審問秦明陽,

當然,其實笑崖也是可以審問的,只是笑崖的修為畢竟低了些,而秦明陽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靈境武者,即使現在他身受重傷,但不代表面對笑崖時,就沒有反手之力了,

所以,傲天才會讓牛耿去審問秦明陽,這也是為了防止意外發生,

當然,傲天選擇獨自面對秦正明,其實也不乏有考驗他自己的意思,

目前傲天已經突破了先天九重,他很想試試,自己突破后,能不能和人靈境後期的武者相鬥,

說白了,在傲天心裡,秦正明就是一個練手的,只是不知道秦正明要是知道傲天心中所想后,會不會氣的吐血,

堂堂秦家之主,竟然被人當做練手的,這也確實夠讓人鬱悶的了,

看到傲天要獨自面對自己,秦正明眼中的寒芒一閃而過,陰冷的說道:

「傲天,你太狂妄了,要是你和你那位朋友聯手,我或許還會忌憚一二,但是現在,你不過是自尋死路,」

傲天冷笑一聲,旋即,金色的化天勁便是從其體內暴沖而出,在剎那間,化為了一道金色光柱,帶著撕裂空氣所發出的刺耳聲響,向著不遠處的秦正明狠狠轟去,

秦正明眼神一沉,旋即一股濃郁的玄力便是將他自己的拳頭層層包裹而起,而後向著那飛射而來的金色光柱一砸而去,

「咚」

光柱和拳頭猛的相撞,沉悶的碰撞聲響徹而起,旋即,一股恐怖的氣勁便是四散而開,將的周圍的土壤都給直接掀飛,靠的較近梧桐樹更是被直接折斷,

而那道金色光柱也是猛的炸裂開來,至於秦正明,那也是被光柱中蘊含的衝擊之力給震的後退了數步,

傲天臉上的凝重顯得愈發濃郁,親自與秦正明碰上后,傲天方才知道對方實力的強橫,

而秦正明的臉色也並不好看,他也明白,這個少年的實力確實不簡單,

「啊……」

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響徹而起,眾人不禁向著聲音發出的地方望去,頓時,牛耿那殘暴的審訊便落入了眾人眼中,

只見牛耿一腳一腳的往秦明陽的身上要害踩去,而每踩一下,秦明陽便會發出一聲慘叫,這樣下去,恐怕鐵打的人都堅持不下去啊,

然而,面對牛耿的審訊方式,傲天卻是一臉的淡然,彷彿沒有看見一般,當然,這不能說傲天冷血,相反,他對自己人是關愛有加,但是對於敵人還抱有慈悲之心,那也真的是傻子了,

所以,對於牛耿的審訊方式,傲天心裡其實還是很贊同的,

只是讓傲天好奇的是,秦正明對於牛耿的審訊卻也只是眼冒寒光,並沒有其他動作,這讓傲天疑惑不已,

按理來說,秦明陽既然知道秦家計劃,那秦正明應該很擔心才對,畢竟,牛耿的殘暴審訊可是極有可能問出秦家真正的計劃,

秦正明似乎是看出傲天心中所想,冷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