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睿接到,「是我拉著叔叔進來的。」

商子染也說,「我領著睿睿去玩的,我不送他回來難不成讓他一個人回來?」

令狐雲鴿被反駁地有些愧疚,是她有些無理取鬧了,現在回想剛才的口氣都是那麼的不好。

「謝謝你照顧睿睿了。」令狐雲鴿看著他們兩人手裡的大包小包,「真是不好意思還讓你破費了。」

「睿睿,娘親說過什麼?不準隨便找人要東西的。」她口氣硬了些。

「對不起!」睿睿說,「可是die…子染叔叔不是別人啊。」哎呦~差點說漏了。 左耳 睿睿趕緊捂住了小嘴巴。

商子染看得也是心裡萌化了。

「是啊,我又不是別人,送點禮物罷了,小孩子的玩意兒花的了什麼錢?」商子染看著令狐雲鴿,「你這麼嚴肅作何?」他高了些聲音。

後面的人也看了過來,而令狐雲鴿也感受到了後面的目光,她感覺似乎商子染是故意的。讓她難堪!

因為她之前的態度。 577

「雲鴿,子染說得沒錯對睿睿發火做什麼?他還小不是嗎?好好教育就好了,語氣這麼硬氣做什麼?」令狐伽拄著拐杖過來,「子染讓你破費了。」

令狐伽也看出來女兒有點不對勁,方才在商府的時候有注意到了。

令狐雲鴿卻反駁道,「小孩子就更要好好的教育了,以後若是一直這麼的任性沒禮貌會成大問題的。爹,你別管。」

「令狐天睿,記著以後不準隨便和向任何人要東西。尤其是旁人,娘親和姥爺以外的人都不應該去拿,懂嗎?」

令狐天睿被嚇到了,娘親這麼凶他還是第一次。硬生生地愣在遠處,連手裡握著的紙鳶也掉落了地上,毫不知曉。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死腦筋?你這麼個說法若是我爹娘,我祖父在場聽見的話,他們怎麼想?你令狐雲鴿這麼的把他們當成外人嗎?」商子染知道她是在說給他聽,可是何必對一個孩子要這麼苛責要求?

「我的孩子我自己管教,就連我爹都不讓管著,你商大世子也就不需要插手了。」令狐雲鴿硬氣道,她就看不慣他對睿睿這麼好。即便那時候應該的。

「你你你你…你怎麼這麼不可理喻?」商子染原本以為她是一時間接受不了,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況他比她要遲到很多,他都可以平心靜氣地接受這個事實了,她怎麼就這麼不可理喻呢?

若非他們之間還存在些問題,他真想說他是睿睿的父親,資格誰比他更有?

可他也說不出口,到底是一直以來是她,令狐雲鴿撫養的孩子,一個人忍氣吞聲的。

此刻他確實沒有底氣和資格!

「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藍枝過來打圓場,「兩個孩子就算是賣藍姨一個面子,咱們都別爭吵這件事了。」

「雲鴿啊,教育孩子這件事情咱們還是關起門來慢慢說。今兒好不容易都來你家一趟,可別讓藍姨一家餓著肚子回去不是?」

令狐雲鴿本就是膽戰心驚了一日,商子染一個人帶著孩子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她不知道,更是猜不出來。她明白自己方才是有些過分了。不理智了。

她也臉上難看,大家也都看著她呢,「抱歉藍姨,是雲鴿不懂事了。」令狐雲鴿立馬道歉,「舞伯父,很抱歉了,一時讓您看了笑話。」

「沒事兒,沒生人的,咱們都是過眼就忘記了。」藍枝笑著說道。

舞清也開口說道,「那雲鴿侄女趕緊辦桌酒席做個賠禮吧。」

「雲鴿,趕緊的。」令狐伽說。

「好好好,這就去。」令狐雲鴿說道,「管家……」她的手拉著睿睿不撒手,「您去弄一桌酒席,弄得要最好的。」管家應聲立馬去辦。

「大家坐吧,先坐著吧。」她招呼道。

這裡差不多了,她也去後面廚房幫幫忙,前面的都是救命恩人,怎麼著也都得親自做菜以表感謝敬意的。

令狐雲鴿抱著孩子走在長廊上,她看著睿睿的確有些不開心,「生娘親的氣了?」

「沒有。」

她看了他一眼,「那為什麼嘴巴撅著呢?」

「沒有。」收起撅著的嘴巴。

「好了,娘親跟你道歉,娘親方才火氣大了點。」她哄著,「因為你大半天不在娘親身邊,娘親很著急的,就怕你上次一樣被人擄走了。」

「有子染叔叔護著我,不會的。」那口氣可驕傲又自信了。

不得不說,這讓令狐雲鴿感覺到有些危機。

她把他放在長廊長椅上坐著,盯著他的眼睛,「不生氣了好不好?」拿著鼻頭去蹭他的鼻尖,「好不好?好不好睿睿?好不好?」

睿睿自然是一開始躲著,可是越到後面跟著蹭回去,把雲鴿的頭頂回去,「咯咯咯~」

「笑了,那就是不生娘親的氣了!」雲鴿也咯咯地笑道。

「就知道我家兒子最大方了,這麼大氣的兒子以後一定是有很多人喜歡的。」她說,「哎呀呀~這可真是糟糕了。」

「怎麼了?那睿睿多受歡迎啊!」睿睿歪著腦袋問。

「那麼多的姑娘都來搶我家睿睿,我要選哪一個做兒媳婦呢?」她也歪著腦袋,提起一邊的嘴角看起來煞是苦惱啊!

睿睿晃了晃小腿,「那好辦!都娶回來就好了,然後孝敬您。」這不能難辦。

「哇撒,那娘親豈不是要天天和媳婦兒吵架了?都說婆婆和兒媳婦是對頭呢!」

睿睿立馬搖頭,「那就一個都不要了。對娘親不好的人,睿睿一個都不要。」

令狐雲鴿突然發生大笑,「你這個小不點啊~」說是這麼說,以後長大了,他還是要娶別人家的姑娘的,也不會像這樣子粘著她,蹭著她了。

也許,還會為了比人家的女兒跟她臉紅脖子粗的。那時候她該會多傷心,多難過呢?

「那娘親可不要,娘親可想著你成家立業的。」想歸想,兒子終歸不是她的附屬品。

「那既然這樣子,您老要不然找個伴?這樣子我媳婦鬧的時候也不至於我左右為難了,好歹還有人站在您老一邊不是?」睿睿腦海裡面立馬蹦出了今天奶奶和娘親說話的時候,那場景別提多和諧了。現在知道自己是商家的親孫子,身份一帶入那妥妥的。那有什麼婆媳不和的?戲文裡面看來也是有說不準的。

令狐雲鴿撲哧一笑,「少玩戲檯子那邊跑了好不,你好歹是多看看孔子老子莊子行不?咱們做一個正常的小孩兒成不?」

這小腦袋瓜子裡面都是擱了點啥了?說不懂可什麼都插兩句。

「不好,不行….睿睿一直都是一個好孩子啊!」那大眼珠子眨巴的,讓令狐雲鴿好不防備的…信了!

「行行行,咱們走吧!」她牽著小手,「和娘親一起去做菜。」

「我知道了,給外面那些爺爺奶奶,叔叔姨姨吃是吧,感謝救了咱們是吧!」

兒子滿臉都是「快誇我,快誇我」。

她無奈一笑,「就你最聰明了。」

「那是!」臭屁的連回答都打了個轉彎的音兒。

「娘親,看誰快!」撒手就往前面跑。

令狐雲鴿也是搖搖頭,剛剛誇的呢?他這又不認識路的,往哪兒跑?

「慢點等等娘親~」

「睿睿,你不認識路的,這邊走。」看著兒子沒拐彎了,立馬喊著。她也立馬追過去把人給帶回來。

「睿睿,慢著……哎呦~」令狐雲鴿和前面拐彎過來的男人撞上了。

商子染立馬接住人,「小心些。」

令狐雲鴿暗惱,怎麼又是遇見他了?

可是令狐天睿不省心啊,一見著後面沒了人影立馬過來喊人了,因為前面是個死胡同,「娘親!」

這一喊不打緊,要緊的是令狐雲鴿被這一聲喊給嚇得立馬打腳了,對著商子染的懷裡又撲了上去。

婚心計 令狐雲鴿暗道:這真是尷尬到死了。說好的保持距離,現在是零距離了。

兩個人摔倒在地上的一瞬間腦海里都是浮現了很多畫面,四年前他們也曾這麼親密過。

「啊~」令狐雲鴿一個激靈立馬從他身邊滾過,注意是滾下來了,「哎呦!」撞到了長廊一邊的柱子。

商子染忍不住的笑了,「看來還真是你比較害怕我啊~」這女人的反應可真是夠獨特的。

「切,笑什麼笑?」她嘀咕,揉揉腦袋起身。

令狐天睿蹬著小碎步趕緊跑過來,「娘親,娘親,沒事兒吧?一會兒不見你真的是讓人操心。」

「子染叔叔,你說說我娘親是不是就跟個小孩子一樣!」睿睿把手伸過去。

雲鴿立馬配合的蹲下來,就算是腿腳有點疼還是忍著得配合兒子啊,「痛痛全部飛走,睿睿法力無邊。」

「好了娘親,已經不疼了。」昂著下巴,彷彿這世上就沒他治不好的疼痛。

商子染再次被兒子那謎一般的自信給笑了,「原來我們睿睿還有這等厲害之處!」

令狐雲鴿白了眼:世子,您這口氣可以的,都不像是恭維。

商子染學著她:令狐小姐,您這動作也是不錯的,一點都不像是熟練已久。

好吧,兩個人細細想來,感覺過得不是一點點,各自默默地撇開臉臉紅了一會兒。

「咦?」睿睿搔著臉蛋,「你倆做什麼一起臉紅呢?」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原來不是是自己一個人啊~那……放心了!

「哦~」小肉手很給力地指著兩個「姦情滿滿」的,「你倆兩個一定是剛剛抱在一起就臉紅了對吧,放心放心,我也是在世上混了三年的人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啊!我可都是瞧見過很多哥哥姐姐抱抱的。」沒所謂的樣子,看起來還真的還是那麼「飽經風霜」。

「額…」她兒子一定又是在戲檯子上看過的。

「(⊙o⊙)…」商子染不做評價。

令狐雲鴿臉可比之前還要紅,一把手就把人給逮著往廚房走去,可是沒跑兩步路就感覺手感不對,又跑兩步路就聽見,「娘親,你做什麼拉著子染叔叔的手呢?」

「還想抱抱嗎?」

雲鴿回頭看可不就看見了一臉楞的商子染,大力地甩開又是跳了三丈,嘴裡面嚷著,「兒子,以後可不準玩這種換手的遊戲了。」

甩鍋溜得很!

「什麼?」睿睿沒整明白。不過沒準問下去,雲鴿抱著孩子就跑了,準確是夾著。

只看見睿睿朝後面喊去,「子染叔叔,過來幫忙。」

「來了!」

————————————————————————————————————————————

「明恪!」

赫連明恪走了進來,「聽你這麼喊我倒是不大習慣了。」

赫連娜拿著針頭往頭髮裡面纏了纏,「喊你叔叔我才是一直不習慣的呢。現在可好了,以後咱們就是平輩的了。」

「我倒是願意你喊我一聲叔叔的。」

赫連娜不做聲,她才知道原來那個所謂軒轅家的寶藏是什麼,對於軒轅家的人來說價值連城,可對於外人來說一文不值。

「父皇怎麼說?什麼時候公布你們的身份?」她問。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赫連明恪拿起了她做的針線活,「就這幾天吧。爺爺留下來的免罪金牌是被先皇御賜可以軒轅家世襲的,我想問題不大,所以我的身份很好解決了,就算是有異議也不過是走個形式、象徵性的說說了,朝堂上不是還有幾個大人幫著我們嗎?」

她點點頭,「的確。」

「母后他們算是找到個一個可以免除你罪責的機會,她的心裡疙瘩有,我知道,即便是你之前有暗中幫著赫連曦的,救了他性命可到底還是氣著你的。這麼一來估計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的。」

赫連明恪指了指肩膀,「這口氣可不小的。」

她開懷一笑,「反正你自願的。」母后那力道一定不小。

「對了,你之後怎麼辦? 沖喜娘子會種田 我和小葵的事情解決了,你呢?」他看著她的肚子,「幾個月了?」

「粲哥說三個月多了。日子過得可真快啊~」都不敢相信,擁有這孩子已經很長時間了。摸著慢慢鼓起來的肚子,雖然不大明顯,可是她最清楚他的一點一點的變化了。

赫連明恪沒見過如此慈愛祥和的她,那過往渾身的尖刺都被一一小心地收了起來,「聽說這個時間都該顯懷了。」可是她這麼瘦,臉都有些脫相了。好在面色紅潤,精神頭倒也不錯。

回來皇宮的幾日赫連娜似乎瘦的特別快,小涼都快急瘋了,每天都催促著她吃東西,就算是不是飯點也是拿著東西過來。天天碎碎碎念,她覺得他們兩個人要瘋的話第一個一定是涼兒。

赫連娜何嘗不知道自己應該多吃點呢,可是孩子越是大,越是心裏面發慌了。原本在大源行宮那邊調整好的心態,回到宮裡面都蕩然無存了。

「娜娜,你向來會比我們幾個來得還要鎮靜的,既然留下這孩子了就是做好了一切的準備。」赫連明恪從來都覺得很多時候他們幾個大男人都比不過這個妹妹的。

「我想他們對你說的安慰話夠多了,對你也有斥責為什麼瞞著,也有難過你什麼都不說,更加心疼你遭受的一切。」

「事情有嚴重到你需要背井離鄉嗎?」

他執起她的手,「北國不是容不下你這個長公主的。」 578

「娜娜,我們向來都是最放心你的。」

「你不舍的。」不捨得離開北國的,不捨得雪城的。

赫連娜呢喃,「那就讓赫連娜做一次最不放心的人,可好?」

他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呢,她的什麼脾性能不知道嗎?

「那就好好地和他們告別吧,別瞞著哄著的。」他聽小曦說的還以為她鬆了口的,沒想到還是先懷柔安撫的策略了。

她點頭,「會的,自然會的。」

「我至少還要看著皇兄大婚,喊一聲真正的嫂子不是?」

明恪拿著小鞋子,「我也聽聽有侄女婿喊我叔叔的。」

「得了吧,最多喊你兄長的份。」

他想到,「其實商子染對你一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