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拜神教的神玉,是赤煉的師兄弟!」青年沒什麼架勢,宛然笑道。這聲音震動,宛若清風拂面,掃過盛怒中的赤煉。

赤煉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看了神玉一眼,點了點頭,算是謝過了。

一鳴吃驚,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只是一道聲音就能安撫赤煉的情緒。要知道這可是他故意這樣氣對方的,波動對方的情緒,讓對方盛怒之中,失去理智。

「什麼神玉紫玉的沒聽說過!」一鳴沒好氣的道,打擾了他的好事兒,那麼他也沒有什麼好臉色。更不要說剛才這個神玉還想趁他不備,搶奪盈柔呢,就更沒有好臉色了。

「神玉!拜神教的神玉!我想起來了,他是拜神教四大青年強者排名第二的那個神玉!」不遠處的觀戰者有人想起來了有關神玉的傳言,驚道。

「拜神教四大青年強者!赤煉那麼強大也只是比肩四大強者而已,這個四大青年中的第二名該有多麼的強大!」人們吃驚之餘也有了一絲的期待,想要看看這所謂的四大青年有多麼的強大。

一鳴皺眉,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比赤煉還強大。不過他也沒有什麼可怕的,以前不怕現在就更不怕了。「四大青年?還真的沒有聽說過,是不是就是那種有事沒事陪老爺爺聊聊天,扶著老奶奶過馬路,偷看美女洗澡,領著鄰家小妹妹玩耍的四好青年呀!」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嘴角抽搐,你呀的是真不知道還是在這裡損人呀。典型的毀人不倦呀,你這樣重新定義了四大青年,以後誰還敢去這樣顯擺呀。


神玉雖然平淡,可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也是略微皺眉,舒緩之後,才笑道:「沒聽說過沒有關係,我只希望能一觀你身上的青龍盔甲!」

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暗道來了。雖然在看到這青龍盔甲的時候,就知道會有人出手搶奪的,但是卻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這樣一個大教內的四大青年強者已經按捺不住了,要出手搶奪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虛空中陸續出現了幾個聲音。

「神玉。你這樣做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寶物有德者居之,你這樣可是壞了規矩!」一個人影走了出來。背後背著一柄長劍,雖然沒有出鞘。可是卻能感覺刺骨的殺機。

「三元教李道一!聖天靈王的弟子!」有人驚呼,認出來了此人。

「三元教的人,聖天,不就是那個去過洞天山脈的傢伙嘛!他的弟子,不知道實力怎麼樣!」一鳴暗道,眸光閃爍,盯著這個青年,發覺他竟然對自己有著敵意。

又一個人影走了出來,紫色的衣裙飄飄而動。宛若一個精靈。「咯咯……這樣的好事兒,怎麼能少的了我呢!小弟弟,你這盔甲不錯喲,要不讓姐姐先看看怎麼樣?」

一鳴看到這些各大教派的傳人根本就不膽怯,笑道:「好呀,只要姐姐陪我幾天,送給你都無妨!」

**裸的調戲,一鳴向來什麼都不怕。別說你們是各大教派的傳人了,就算是你們教派內的靈王來了。他也敢這樣說話。

「小色鬼,你可不乖喲!」這個少女笑著瞥了一鳴一眼像是在埋怨道。高聳的身體,挺拔的雙峰,腰身如同蛇繞。盈盈而動,露出如雪的肌膚。

「這個事通幽教的紫衣!實力可怕,而且更可怕的是。這人好像是一頭妖精!」

「妖精?怎麼可能,這妖精怎麼可能成為一教之徒!」有些年輕的修者道。十大教派怎麼可能收一個玄獸為弟子呢。

老修士笑道:「怎麼不可能呀!這妖精和玄獸是不同的,玄獸是玄獸。而妖精則是天地精靈轉修人形。他們和人類相比,更能親近自然,感悟大道的法則秩序。」

「盔甲拿來一觀,可放你性命!」又一個人影出現了,非常霸道的喝道,俯視一鳴。

一鳴轉首,看到一個人形怪物。丫的,這傢伙的身高竟然能和楚英一比了,八尺的身高,如同一個小塔,身材魁梧,肌肉盤虯,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這是天明教的狂舞,肉身強大,據傳言他曾經徒手撕裂過一頭俊俠三重天境界的玄獸!沐浴鮮血而回,成功登上了三重天的境界!」

「今天真是群英薈萃,各大教派的傳人都來了。哈哈……恐怕要上演一場龍爭虎鬥了,也不知道這青龍盔甲能落到誰的手中!」人們猜測,有一場龍爭虎鬥就要開始了。

一鳴藐視道:「你誰呀,這裡大人說話有你這小屁孩說話的份兒嘛!屁股又癢了吧?」

別人對他無禮,他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直接就還以顏色。

「找死!」狂舞大怒,伸手探出,化作磨盤大小,符文閃爍,烙印橫空,就要鎮壓一鳴。


其他各教派的傳人全都不動,沒有人上前勸阻,也沒有人上前幫忙鎮壓一鳴。站在那裡,想要掂量掂量一鳴的戰力。

一鳴雖然年歲不大,可是經過這幾年的力量怎麼會猜不透這些人的心思。站在空中,巍然不動,等到大手降臨才大喝一聲。

下丹田中湧現出一陣波紋,像是河水漣漪,激蕩四方。經過青龍盔甲的加持,直接將這磨盤大手擋了回去。

「咦?」狂舞紅色的長發狂舞,手掌吃痛而回。詫異的看著一鳴,雖然剛才觀看了他和赤煉的戰鬥,可是真身試了一下才知道一鳴戰力的高低。

「小弟弟不錯喲,看姐姐的手段!小心屁股喲!」紫衣咯咯笑道,可是出手卻絲毫沒有留情,白皙的素手揮動,一道紫色的道芒就橫掃了過來,殺機無限,能將一座山峰輕易的割裂。

「姐姐,你漏點嘍!」一鳴色色的笑道,指著紫衣高聳的雙峰,點指間一道烙印衝出,直接粉碎了這道攻擊。

「還有誰來?算了,和你們這一群小屁孩兒沒什麼玩的,你們一起上吧!」一鳴意氣風發,指點眾人笑道。(未完待續。。)

ps:親們頂一下吧!會越來越精彩的! 第一百七十四章【會群雄】

傲然而立,指點眾教傳人讓他們一起上吧。威風凜凜,像是至尊在指點江山。

囂張!狂妄!

這是眾人給他的評價,認為一鳴太囂張了,竟然不怕眾教傳人放在眼裡。叫嚷著讓他們一起上,這不是找死嘛。

這麼多青年強者中的佼楚,如果一同上的話,恐怕能和一尊靈王戰鬥片刻,雖然不能取勝,但是也差不多能安然而退。可是現在卻有一個少年竟然叫嚷著自己一個人要大戰一群人,這尼瑪的是有多自信呀。

「咯咯……小弟弟你還真是可愛!跟姐姐一起回去如何,到時候姐姐給你找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媳婦!」紫衣咯咯笑道,美麗動人,身體盈動,讓人留戀。

一鳴揶揄道:「其她美女就別找了,我看姐姐你就行,如果你嫁給我當媳婦,咱們立馬成婚,然後洞房,明天我就和你回去,怎麼樣!我這個提議不錯吧!」

「呵呵……你……你呀還真是調皮!」紫衣無語了,沒有想到今天碰到對手了。

「哼!屁大一點的小孩兒,竟然也敢在我們面前放肆!不把你挫骨揚灰,你是不知道我們的厲害!」那個背負長劍的青年冷然喝道,雙眼中有殺機在跳動,面如冰山。

一鳴氣了,還么有人敢這樣嘲諷他的呢,向來只是他嘲諷別人好不好!撇了撇嘴,鄙夷的道:「你呀的誰呀,長的這麼磕磣人竟然還好意思出來臭顯擺。板著臉好看呀。夜裡出來恐怕能嚇到很多小朋友,我要是你。就把自己鎖在家裡打死也不出來!你這臉皮是有多厚呀!」

他是盡情的諷刺,一點都不留情面呀。

「你給我去死!」背負長劍的三元教青年強者李道一大怒。衣袍煽動,一道長芒衝出,刺穿蒼穹要斬殺一鳴。

恐怖的殺機席捲蒼穹,讓大地都在顫抖,遠處的那些觀戰者臉色都大變。這一擊實在是太強大了,異常恐怖。這一擊絕對是必殺一擊,李道一下了決心。

一鳴臉色不變,本來就和三元教有仇。當初為了救張靈兒的時候斬殺了三元教的李天一、白天明以及林海一。現在他所會的三天歸元術就是從他們三個人身上觀摩出來的。

「轟!」

一鳴身穿青龍盔甲,威風凜凜。如同一尊神祗,又如一頭洪荒猛獸。身體不動,身後拖著的長長龍尾瞬間抽出,神龍擺尾,只是一擊就將那道長芒抽碎了。

「三元教也不過如此!」一鳴背負雙手喝道,藐視對方。這一藐視不要緊,不只是藐視李道一一個人,而是直接藐視他們整個教派。

「哼!取逆首級,窺探我三元神術者。殺無赦!」李道一冷喝,在剛才一鳴和赤煉的對決中他就發覺了一鳴施展的三天歸元術。

每個教派的專有玄術可是立教之本,怎麼可能讓外人窺探。所以,他要殺了一鳴。而且提及此事也能封住其他人插手此事,到時候殺了一鳴,青龍盔甲自然落到了他手裡。

「是嘛?那就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兒了!」一鳴不以為意。想殺自己,你也要有這樣的本事。不是嘴上說說而已。

「轟!」

兩人碰撞,李道一衣角嘩嘩作響。強大的道紋瀰漫四方,迸發出道道烙印,粉碎一切有形物質。

龍吟震天,一鳴雙手無物,如同一頭真龍降世,身上的龍形盔甲閃爍青光,一條青色的真龍圍繞著他上下翻騰守護己身。

雙手成爪,如同龍爪,想要捏碎李道一的頭顱。可是後者怎麼可能會如他所願,單手橫推,擋住這一擊,同時胸前道紋閃爍,橫殺出一道神芒要劈開一鳴的身體。

「嗷吼!」

一鳴不躲閃,手成爪,掏向了對方的心臟。而他體表守護他的龍形光芒直接粉碎了那一道神芒,根本就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轟!」

兩人雙拳對抗,迅速的倒退,相隔十幾米而對峙。


「好耶好耶!小弟弟的功力不錯喲,狠狠的揍他,看他板著臉就心煩!」那個紫衣拍手叫好,不和李道一站在一起,反而支持起了一鳴來。看那興奮的樣子,知道的清楚她和一鳴的關係不怎麼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一鳴的粉絲呢。

一鳴嘴角挑了挑,色色的盯著紫衣高聳的雙峰,笑道:「姐姐,真高挑喲!放心,我會娶你的!」

「調皮!」紫衣翻了他一個白眼。

「想娶媳婦,還是先想想怎麼活下去吧!」李道一身上道紋閃爍,體內隆隆而鳴,像是有巨鼓擂響。那是他體內的玄力催動的聲音,震撼人心。

「憑你還殺不了我!」一鳴喝道,兩人再次戰鬥到了一起。恐怖的衝擊力橫掃十方,天空顫抖,大地淪陷。

其他人全都倒退,恐怕受到波及,場面上也就各大教派的幾個傳人佇立而已。冷眼相看,不插手,想要掂量一鳴的戰力。

「轟!」

李道一被震飛了出去,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一隻衣袖卻被震碎了。

「死!」李道一臉色鐵青,竟然被一個小屁孩震碎了自己的衣袖,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可洗刷的恥辱。

「鏗鏘!」

冰冷的雪白色長芒衝天而起,直衝九天雲霄,殺氣讓人後背發寒。李道一背後的長劍出鞘了,雪白的長劍散發著冰冷的寒氣,像是從萬年玄冰中取出來的長劍。

「鏗!」

這一劍劈在了一鳴的身上,直接將他崩飛了出去。恐怖的寒氣穿過龍形盔甲進入到了他的體內,血液都差點被凍僵。好在他現在處於極限境界中,身體只是僵硬了一下,就衝破了冰封。

可是即便是這樣他的臉色也發白,身體冰冷,如墜冰窟。

「好可怕的劍氣!」一鳴凝重的看著對方手中的長劍,不敢小覷。剛才那一劍,如果不是青龍盔甲,就算他開啟了極限戰力,恐怕也要被冰封血液的流動。

李道一吃驚,以往長劍出鞘無往不利,就算是同階中的強者也沒有幾人能擋住他這一劍。可是眼前這個少年竟然真的擋住了,而且身體無恙,這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其他人也是驚訝,不得不重新掂量一鳴的戰力了。

「不錯,值得出手!」狂舞紅髮飛揚,評價道。

一鳴受不了啦,翻了他一個白眼,道:「你呀的誰呀,真當自己是一根蔥啦!哪涼快跑哪玩去!」

「找死!」狂舞何等的高傲自負,被一個少年這樣擠兌,怎麼可能忍受,直接出手了。

大手化作一座巨山,轟隆砸了下來,要將一鳴直接鎮壓。如果是在前他們是不可能聯手的,但是現在為了搶奪青龍盔甲,也就沒有了這方面的顧忌。

「哈哈……早就知道你會忍不住,來吧,看爺爺我今天大戰群雄!」一鳴哇哇大叫著,衝上了天際,隻身一人大戰兩位青年俊傑,威勢驚天動地,讓人震撼。

龍吟響徹雲霄,強大的氣勢震動九天。一鳴身穿青龍盔甲如同一條真龍在天空舞動,張牙舞爪,征戰四方。

「戰!戰!戰!」狂舞大吼,三聲戰字,震天動地,讓人心驚,每一個字喊出,他的氣勢就增長一分,三個字喊出之後,他身上的氣勢已經超乎了剛才的想象。

手中揮舞著一條長芒,吞吐不定,攪動天地風雲,要把蒼天捅破。

真龍遊動,一鳴雙手牽動那條青色的長龍,不斷的和對方對抗,鏗鏘之聲不絕於耳,如同是金屬在碰撞。

而另一邊,拿著一柄長劍冰封萬里的李道一也沖了上來。雙眸寒光爍爍,所過之處冰寒氣的氣息像是要冰封蒼穹一般,刺骨的寒冷。

「小弟弟你要加油喲,不然一會兒姐姐可不會幫你喲!」紫衣衣裙飄動,絕色艷麗讓人心動。

一鳴和兩人大戰,如果按照真實的戰力絕對無法和兩人對抗。可是他身穿青龍盔甲卻能和硬憾兩人的攻擊,他們的攻擊能抵消大半。

「姐姐,要不你也來吧!很想知道你的身體有多柔軟喲!」一鳴調戲,隨後直接一掌就拍了過來,想要將紫衣也引入戰場中。

他本來就是要看看十大教派裡面的人都多麼的強悍。現在正是一個不錯的時機,他根本就不擔心被幾個青年俊傑圍攻他,大不了全都將她們坑殺了。

紫衣衣裙飄動,宛若月中仙子,輕飄飄的躲過了這一擊。笑道:「小弟弟你可不乖喲!屁股想挨打了吧!」

一鳴閃過兩人的夾擊,側身沖了出來,向著紫衣飛了過去,一抬手直接一道神芒就擊向了她。「嘿嘿,姐姐來吧,看我們倆誰打誰的屁股!」

其他人駭然,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竟然如此的大膽,和一個青年俊傑大戰也就罷了,現在竟然想要拉上好幾個俊傑大戰,這尼瑪是找死,還是真的有這樣的實力呀!

「呵呵……既然小弟弟你的屁股癢了,那我也就如你所願吧!到時候屁股被打成八瓣兒,可不要哭鼻子喲!」紫衣調笑,雖然嘴上兩人像是互相嘲笑,可是等到出手的時候卻絲毫都不留情。

隻身大戰三人,絲毫沒有落下風,越戰越勇,讓人心驚。(未完待續。。) 第一百七十五章【沸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