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扒拉着米飯,問著江雲。

「在生死擂台上被人打了。」

江雲眼神躲閃了一下,就是如實說着。

「啥?你和別人上了生死擂台?」

葉飛有些懵。

「多大點仇恨啊,還至於上生死擂台?」

「沒有多大仇恨,在學校里,他老找我事,不打不行,必須把他打服了,不然他能欺負我一輩子,真是不明白,他這種人怎麼考上大學的。」

江雲眼中噴出怒火,腦袋裏浮現出一個人的面容。

「結果呢?」

葉飛著江雲,葉飛也沒想到,在大學還有打架鬥毆的事情發生,一般校園暴力都發生在中學或者高中,因為那些校園暴力的學生,註定是考不上大學的。

「三局兩勝,贏了一局,輸了一局,下午還有一場定輸贏,誰輸了就從誰的褲襠里鑽過去,還要給五千塊錢。」

「下午,我必須贏!」

江雲眼中帶着怒意。

「江雲啊,下午別去了,幹什麼呢?好好上大學,等大學過了,然後找個好工作,別一天天的鬧矛盾。」

此時江月斥責著江雲。

「不行,我必須去,只有打服他了,以後在學校就不會欺負我了。」

江雲倔強的說着。

「啪!」

江月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臉上帶着怒意。

「你是不是要把姐姐氣死才行?好好上學不行嗎?打什麼架?」

「他老找我事!我受不了了!」

江雲也是大聲的說着。

「受不了忍着。」

「不忍,我現在就去。」

江雲摔下碗筷,就是朝着門外急速的跑去。

「江雲!江雲!」

江月追趕着江雲,但是江雲一招手,一個計程車就是拉上江雲開走。

「這孩子,真是一點都不讓我省心。」

「別吃了,跟我一起去。」

江月拿着一件外套穿着,眉頭緊皺,對着正在吃飯的葉飛說着。

「下午我還有事,錢振國約我出去看病。」

葉飛吃着米飯。

「別吹牛逼了,你從哪認識錢振國去?你恐怕還不知道豪門從來看不見你這樣的小人物。」

「趕緊走,追我弟弟去。」

「哎哎哎,我筷子還沒放下呢。」

說着江月就是拉着葉飛上了車子,江月一踏油門,朝着江雲的方向追去。 月銀湖的守護者。

一個形象類似於傳說中尼羅斯水怪的龐然大物,頭上長著銀白色的巨角。體積約莫有幾頭非洲象加起來大。

姜澈和守護者的目光對視,並沒有感到驚慌和恐懼。

系統提示:你獲得月銀湖的守護者好感。

當前好感度為友善:60。

當好感度大於80進入親密時,有幾率觸發劇情任務。

「小澈,守護者再對你點頭呢。」藍藍驚奇道。

冷月卻顯得有些不自在,想到自己剛才跨湖的行為,背後升起一陣陣涼意。

這麼大體積的魔怪,實力至少是精英級別的,如果偷襲的話,哪怕是大姐也會栽到這裡。

「禁止玩水,禁止使用漂浮術在湖面上行走。」姜澈指了指不遠處的警示牌。

冷月面頰瞬間染上羞臊的紅色,「我知道了,剛才不是沒看到嗎?」

隨後,三人繼續沿著湖邊散步,氣氛隱隱有些不對勁。

兩個美少女皆是面色不愉,針扎一樣的敵意,讓夾在中心的姜澈都窒息了。這完全不是在享受左擁右抱、齊人之福,反倒是像極了傳說中的修羅場。

姜澈勉力保持著微笑,想說些什麼緩解下氣氛。最終還是藍藍先開口了,「小澈,我們出去逛逛吧。」

「你想不想學法術?我姐正好有空,如果你想學的話,她可以教你一些施法小竅門。」冷月同樣做出邀請。

面對兩人爭鋒相對的氣場,姜澈一時間陷入兩難。

「你姐是誰?」藍藍似乎意識到什麼,眼睛微微一咪。

朱冷月輕輕咳嗽了一聲,「我姐是高年級的學生。」

「這樣啊。」藍藍不疑有她。

姜澈由於身上沒錢,自然不好意思出去和妹紙逛街,於是婉拒了藍藍,理由是學業為重。

藍藍不甘地看著姜澈被不良少女拐走,一路追逐到高層的決鬥場,然後生生被法力結界阻攔在外,無可奈何地跺腳。

「嗨,小澈,想我了嗎?」李蓉眼看朱冷月和姜澈走進場內,在裁判的位置上抬手打了個招呼。

「蓉姐。」姜澈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心中實在是對小澈這個稱呼很不感冒。別喊了,再喊掉好感度。

「我聽冷月說,你要來找我學習一些施法的訣竅?」李蓉捋了捋臉頰的秀髮,盡量讓自己看上去更熱情、更暖女一些。

「你都知道了。」姜澈心下一驚,還以為李蓉有預知能力。

「冷月通過法網傳音告訴我的。」李蓉解釋了一句,伏案起身之際,故意停頓了一瞬。

好大,姜澈慌亂移開視線,相比起青澀的少女,李蓉這種漸漸熟透的果實無疑魅力更大。

過去,他考慮結婚的時候,曾經在大和小之間,產生了選擇困難。

大的雖好,但是不一定乾淨啊。小的肯定更單純一些。但事實上,無論大的小的,都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直到現在,原本天邊遙不可及的雲彩,似乎變得觸手可及后。

姜澈再度陷入了這個怪圈。

「小澈,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李蓉直起身,走到決鬥場的中央。抬手示意姜澈站在自己對面。

姜澈正了正神色。關於釋放法術的基礎步驟,他已經通過系統記憶獲得了。

閉眼,默默將感知移向眉心。

李蓉安慰道,「沒事的,你不要灰心,決鬥場是模擬野外環境,沒有法力網輔助,施法失敗是很正常的事。不要急躁。」

姜澈平心靜氣,抬起手。

精神集中的時候,他生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彷彿身周空曠虛無的世界,有很多奇妙的微小粒子,在隨著他的意志匯聚。

睜開眼睛的瞬間,透明的元素團緩緩成型。

奧法天球!

他意念一動,混合的元素就被推了出去,重重的撞在李蓉的法力護盾上,濺起一陣陣漣漪。

「不錯啊,能釋放就說明你有一定天賦。」李蓉輕輕鼓掌,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小澈,你應該是剛剛接觸法術吧。」

「是的。」姜澈緩緩點頭。

「那麼我建議你的選修課,一定要選決鬥。」李蓉看似沒有任何私心,神情鄭重勸說道,「只有這樣,才可以迅速提升你的法術運用和實戰能力。」

姜澈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下來。打架PK什麼的,男孩子最喜歡了。

想想自己在決鬥場上,利用技巧各種戲弄女孩子的場景,他不由暗暗心馳神往。

冷月不知道他為什麼笑得這麼開心。心想這類表情她經常在安瑤身上看到過,只有臆想到相當得意的地方才會出現…

李蓉輕輕咳嗽打斷了姜澈的思緒,「關於奧術天球這個法術,你需要注意的是凝聚速度和釋放時機,如果你凝聚速度過慢,那麼這個法術將沒有任何意義,不超過十米的有效傷害距離,你還不如跑快一些,給對手兩拳直接。」

「怎樣提升凝聚速度。」姜澈虛心請教道。

「只有通過冥想提升精神力和練習熟練度。」李蓉指了指自己眉心,「你施法的時候要用盡全力匯聚精神,這樣才能儘快的釋放法術。」

「當然這樣做被打斷會產生嚴重的反噬。

有可能昏迷,有可能精神渙散,頭痛欲裂,甚至有可能直接腦死亡。」 大家都被姚琴娜的舉動給弄糊塗了!一樣的酒,為什麼非要喝夏凡塵的那瓶?

「姚總,這是不相信我啊?」夏凡塵笑道。

眾人恍然大悟,姚琴娜是在懷疑夏凡塵的那瓶酒有問題。

「夏凡塵,你怕了?不敢讓我喝?」姚琴娜咄咄逼人的說道。

七貓八鼠覺得姚琴娜有點過分,再怎麼說這也是夏凡塵宴請他們,他是主人,這樣做不就得罪夏凡塵了嗎?

我們跟夏凡塵很熟嗎?

不是今天才剛認識嗎?

「我從來就沒怕過你!」夏凡塵一語雙關的笑道。

不過這話就算有所指,也只有夏凡塵自己明白,姚琴娜根本想不到上一世她糾纏夏凡塵的那段事情!

姚琴娜能感到夏凡塵的話裏有話,「從來就沒怕過」是什麼意思?夏凡塵以前跟自己打過交道?

她想不明白夏凡塵這是什麼意思?

「李強,給姚總倒上!」夏凡塵對李強說道。

李強知道自己手裏的這瓶酒是真的,因為就是從一個箱子裏拿出來的。

總不至於夏凡塵提前做了手腳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