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件事上,下手就要趁早!」

梅夕月面上流露著笑意,循循善誘道。

「梅姨,你說得有道理!」

「可是,我上哪定親去?找誰定親去?」

林逸連忙擺手道。

現在的他,在外人眼裡,都快活不下了。

哪家姑娘能跟他定親?

「我手裡就有個現成的!」

「你覺得小棠怎麼樣?」

梅夕月笑著問道。

「小棠?」

林逸頓時愣住。

隨即。

他連連搖頭。

「小棠比我還小一歲!」

「她才十四歲,這麼快就定親?」

林逸滿臉詫異。

「你也說了,就比你小一歲,你們這是同齡人,正好合適!」

「而且,現在只是定親而已,又不是讓你們直接成親!」

「等過個幾年,你們二十歲左右,再成親也行!」

梅夕月盈盈笑道。

她現在看林逸,是越看越喜歡。

「不是!」

「梅姨,這太突然了,你讓我緩緩!」

林逸搖搖頭,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剛剛梅夕月跟他說了,母女相依為命,經營著裁縫鋪,給人做衣衫為生,無暇顧及靈田,靈田都快荒了。

他還以為,梅夕月要找他幫忙打理靈田。

沒成想,竟然是要和他定親!

「梅姨,你這是臨時起意,還是來的時候就打算好了?」

林逸望著梅夕月,忍不住問道。

「我來之前,就和小棠商量好了,她也答應了!」

「你若是不信的話,你等下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你先問問小棠,是不是確有此事!」

梅夕月滿臉認真道。

她來之前,確實就有這樣的打算。

只不過,林逸一直都有虛弱怪病拖累,她對此還是有些擔心。

她這次過來,就是想要問清楚,林逸這虛弱怪病,究竟有多嚴重,影響有多大,尤其是那方面的能力,是否還具備。

結果來了之後,發現林逸的虛弱怪病痊癒了,身體也都變得結實強壯,看起來陽氣充沛至極,完全不用擔心女兒以後的幸福。

既然沒有這個後顧之憂,她肯定就按照之前的打算,儘力促成此事。

「梅姨既然這麼說,我肯定信!」

林逸用力點頭道。

梅夕月說話的神情,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現在回想一下,她剛剛的言行,確實就是奔著這個目的而來。

只是。

他有些想不通。

為何要找他?

「梅姨,你也知道,我有虛弱怪病拖累,連靈田都租不到了,生計都成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你為何還有這樣的想法,要讓小棠和我定親?」

「其他人,哪個不比我強?」

林逸忍不住問道。

「你沒有靈田,我們有啊!」

「你有虛弱怪病拖累,這個我確實有著顧慮,我本來過來,就是想要仔細詢問你一下,看看究竟有多嚴重,誰知你痊癒了,根本無需再為此事操心!」

「這樣一來,你簡直就是和小棠定親的最佳人選!」

梅夕月滿面笑容道。

「最佳人選?」

林逸面露疑惑。

「實不相瞞,最近頻頻有人前來提親,想要和小棠定下婚約,但那些少年,我都看不上,小棠也都看不上!」

「他們要麼不學無術,要麼好吃懶做,要麼飛揚跋扈,要品行沒品行,要能力沒能力!」

「還有就是,他們父母都健在,若是小棠嫁過去,就只剩下我孤伶伶一人!」

「小棠不忍心這樣,我也不捨得將她嫁出去,我們就商量了一下,準備招一個上門女婿,入贅到我們家!」

梅夕月望著林逸,娓娓道來,言真意切。

林逸靜靜聽著,輕輕點頭。

梅夕月說的這些問題,確實都存在。

「既然要招上門女婿,那些有父母的少年,基本上都不會同意!」

「我們家境也很普通,招收上門女婿,也只能找無父無母,身家貧窮的,不然人家也看不上我們!」

「你想想看,無父無母,身家貧窮,但我們又希望找個品行好,能力強的,這選擇餘地就很小!」

「我思來想去,也就只有你最合適!」

「而且,你是福伯養大的,跟我們也算是有一些親戚關係,我和小棠之前都見過你,後來也都聽說了你租田為生,種植水平很好!」

「於是,我和小棠商量了一下,我就厚著臉皮過來了!」

梅夕月說得有理有據,滿臉認真道。

「沒想到,我還是一個香餑餑!」

林逸不由笑著說道。

按照梅夕月所說的這個情況,在這忘仙鎮上,他確實是最佳人選。

尤其是現在,他沒有虛弱怪病拖累,飄雨術還晉陞為真諦境界,前途也都很好,那些同齡人更加比不上他了。

「林逸,我看好你將來能崛起!」

「想必你自己也清楚,你將來必定能騰飛!」

「你若是嫌棄我們母女兩個,不願意入贅為婿,我們也不會怪你!」

梅夕月望著林逸,以退為進道。

「梅姨,你這是哪裡話!」

「我現在手裡只有五塊下品靈石,飯都快吃不上了!」

「若不是你給我這兩百塊下品靈石,我恐怕都要餓死了!」

「就算是看不上,也是你們看不上我才對!」

林逸連忙擺手,謙遜道。

「你意思是,你答應了?」

梅夕月滿臉欣喜問道。

「梅姨,我和你實話實說!」

「我將來若是娶妻的話,我還是想要找一個彼此相愛的姑娘!」

「我和小棠,也只是在三年前,有過一面之緣,我們都沒在一起經歷過任何事,彼此也都不熟悉!」

「若是就這麼定親,未免太過倉促!」

「萬一定親之後,小棠後悔了,或者我後悔了,彼此面上都不好看!」

「我們本來還有這層親戚關係在,遇到事還能相互幫忙,但若是退親了,彼此也就撕破臉了,以後就老死不相往來了!」

「現在定親,我看還是不合適!」

林逸望著梅夕月,滿臉認真道。

他很清楚,他將來必定能夠有所成就。

既然如此,他為何不找一個彼此相愛的人?

「你說的這些,我完全贊同!」

「要不這樣,接下來這段日子,你就先和小棠經常在一起,培養一下感情,看看雙方是否合得來?」

「若是你們相處得不錯,彼此都喜歡對方,到時再定親,這樣行么?」

梅夕月面上帶著盈盈笑意,商量問道。 「各位聽我說,劉院長醫術是我們洛川市最好的醫生,他說有把握,那絕對沒有問題,何老的年紀這麼大,做手術的話,恐怕風險太大,我個人感覺,劉大夫的方法最可行本。」

「你是誰呀?什麼人都能亂進來!」胡斯文不悅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