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覺得不踏實,我和昊昊陪你一起?」蘇小荷微微笑,只想給這個小姑子以絕對的安全感。

。 「好傢夥,原來是想讓我削髮為僧,難怪這麼客氣。」

江塵心中一驚,想都沒想便搖頭拒絕,「不行,我有婚約在身,不能辜負了她。」

「婚約毀了便是,堂堂七尺男兒,豈能被婚約束縛?」

方丈想都沒想,便幫江塵做了決定。

這實屬渣男發言了,江塵對之嗤之以鼻。

「方丈,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對佛門真的沒興趣,正所謂君子不強人所難不是?」

江塵耐著性子微笑著拒絕道。

若非有求於天音寺,江塵的態度可不會這麼客氣。

哪有人一言不合便打人主意讓人遁入佛門,佛門的規矩這麼多,還讓不讓活了?

打死都不能入佛門,還有大好的世界沒有體驗呢!

「施主,用不著這麼著急拒絕,只要入了佛門,你未來前途定是一片光明,我甚至可以將天音寺的舍利子給你。」

為了讓江塵加入佛門,方丈可謂是下了血本,就連舍利子都捨得拿出來。

「這禿驢倒是捨得,居然連舍利子都願意拿出,大哥的天賦果然無與倫比。」

這可是只有活佛轉世才有的待遇,但他卻見江塵不為所動,依然搖頭拒絕道:「實不相瞞,我確實需要舍利子,但我也並不像加入佛門。」

江塵的態度就是如此強硬,想要他加入佛門?沒門!

他自由習慣了,哪怕是在嶽麓也沒人限制他的自由,更何況他之後還要去天機閣尋找張汐,哪能在這兒耽誤太多時間。

聞言,方丈臉上的笑容黯淡了幾分,眼中閃過了一抹虛偽之色,「施主,這世間無人不想要舍利子,但你若是不付出,我憑什麼將舍利子給你?」

「老衲念你佛緣深厚,這才盛情邀請,你若不願入佛門,便就此離去。」

說話間,方丈下了逐客令,這變臉的速度也是可以。

「方丈,就因為我有萬古金光所以斷定我佛緣深厚么?我七情六慾皆未空,何來佛緣一說?」

江塵並未有離去的打算,就連天音寺的舍利子都這麼難得手,更別說西域頂尖實力大佛寺了。

「聒噪!多少人慾要拜入老衲門下皆不入法眼,如今給你機會你還不珍惜,莫要廢話,哪怕你擁有萬古金光,不入我佛門終是無緣,你走吧。」

方丈轉過了身,臉色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禿驢!你莫要給臉不要臉,我們誠心誠意前來,你這是什麼態度?」

百事通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指著方丈的背影破口大罵。

聞言,方丈緩緩轉過身,看了一眼百事通,若有所指道:「另外……老衲勸你不要跟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免得引來殺身之禍。」

說罷,方丈不再理會江塵一行人,自顧自的朝著前方踏去。

「這禿驢太囂張了,裝完就準備跑?我忍不了!」

百事通這暴脾氣,可不打算慣著方丈,特別是他最後的指桑罵槐,更是讓他炸開了鍋。

「禿驢!今日這舍利子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百事通身形一閃,不知不覺中便出現在方丈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氣氛瞬間劍拔弩張。

「轟轟轟!」

頓時,十八道金色身影手中握著長棍將百事通團團圍住,一股肅殺之氣浮現在天音寺之中。

「放肆!天音寺豈容的你胡鬧!」

其中有和尚憤憤不平的大喊道。

至於那些香客見到這個陣勢早就被嚇傻,哪裡還顧得上上香,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都還快。

「十八銅人?!」

江塵看著那十八個金身,莫名的聯想到以前那個世界的事情。

「禿驢!交出舍利子,我等這就立馬離去!」

百事通瞥了一眼包裹著他的十八銅人,顯然並未把他們放在心上,以他的身法想要離開這兒不要太容易。

「你可知在西域得罪佛門是什麼下場?我把舍利子給你們,你能拿走么?」

方丈卻是絲毫不慌,轉身平靜的看著百事通。

他能夠感受到百事通實力不俗,這也是他沒有動手的原因。

「強龍壓不過地頭蛇,老衲勸你不要亂來。」

方丈雙手合十,至始至終他蒼老的臉上都沒出現一絲慌亂之色,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百事通,不可無禮,既然方丈不願意,我們便不強求,有些事也無法強求。」

江塵勸導了百事通一番,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

「江小子,這口氣我憋不下去!」

百事通不甘的吶喊道。

「憋不下去也硬憋下去!」

江塵神色有些嚴肅,他感受到天音寺還有陣法沒有啟動,一旦啟動他們想要離開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百事通在原地做了一番思想掙扎,最終還是聽了江塵的勸,極其不甘心的罷手,但那十八銅人似乎並不准備讓他離去,這可差點又把百事通給點燃。

「讓他走吧!」

關鍵時刻還是方丈開口,十八銅人這才收起手中的棍棒放任百事通離去。

百事通也不忘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這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方丈,今日多有打擾,來日再來拜訪!」

江塵雙手合十的告辭,他們現在也沒有留在這兒的必要。

「好走不送!」

方丈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似乎對方才的事情有些介意。

待到幾人離開天音寺一段距離之後,百事通越想越鬱悶,想要轉身殺去,「江小子,不如我去天音寺將舍利子偷出來,我實在受不了那禿驢囂張的樣子。」

百事通畢竟號稱盜魔,他自信隻身一人可以在天音寺來去自由。

「冷靜點,你對天音寺知道多少?一言不合就要偷?況且那是佛門聖物,豈是你想偷就能偷?」

江塵對舍利子了解甚少,越是不了解的東西就應當愈發謹慎。

「百事通,我發現自從來到西域之後你就尤為暴躁,這可不是你之前的風格,你難不成在西域有什麼不堪的過往么?」

江塵也發現了百事通最近的不對勁,這惹麻煩的本事都快直逼張書陵了。

「沒有,就是單純地看那禿驢不慣,我討厭禿驢,當然……張道仙除外。」

百事通倔強的說道。

。 為什麼現代中醫針灸沒有古代那麼神奇療效,原因是缺乏內力。而現代流傳於世的中醫書完全沒有提及這方面,凡哥估計有兩點原因。

一是絕天地通之後,靈氣稀薄到內力都無法修鍊,內力都練不成了,書中再記載流傳還有何意義。

二是當權者故意隱瞞內力,俠以武犯禁不是說著玩的,在冷兵器時代一名會內力的武者以一抵百小意思,想象一下一名武者當街爆起殺人一群普通衙役怎麼抓得住。

為此大明刑部專門招攬江湖正道俠客成立六扇門專職抓捕犯法的武者。

華山派藏經閣內有多本有關針灸治療的道家經典,上面記載醫者用銀針刺入患者體內,通過銀針導入內力來治療

通過醫者經驗輸入內力大小,達到摧毀患者體內病變位置、激發患者生命潛能恢復傷勢、控制患者血液流速、流通位置等多種療效。

主線任務是武功天下第一,凡哥為了完成任務,這練武功是必須要練的。華山派藏經閣內的書最多的當數是華山武功秘籍,除了《紫霞神功》掌門親自保管,其他華山武功秘籍全部記載在這裡。

華山武功秘籍最多的就是劍法,凡哥看了目錄總綱,上面記載的最簡單的《華山劍法十八式》、《玉女劍十九式》。《華山劍法十八式》男女初學者皆可學,《玉女劍十九式》適合女子修鍊。

再進階的就是《希夷劍法》、《養吾劍法》、《飛絮劍法》、《狂風劍法》……

還有屬於絕技的《太岳三青風》、《淑女劍法》、《無雙無對,寧式一劍》、《奪命連環三仙劍》…..

最後鎮派劍法《清風十三式》、《六合劍法》、《金龍劍法》、《三達劍》。

特別《三達劍》的描述怎麼看怎麼玄幻,此乃開派祖師天隱道人創派數百年,留有精微奧妙的《三達劍》。故老相傳,華山武學盡藏於《三達劍》之中,共分三招絕技,所謂智劍平八方、仁劍震音揚、勇劍斬天罡。

華山派開派祖師不是郝大通嗎?問過岳不群才知道原來郝大通是在原來華山派的廢墟上建立的現在的華山派,清理遺址時還發覺了不少前華山派的武功殘頁,自然錄入自家門派武功里,壯大底蘊。

只是隨著時間流逝,這些武功殘頁都丟失了,現在華山派的藏經閣里就剩兩套基礎劍法、進階的劍法和絕技劍法只剩他們倆夫妻自創補錄的,鎮派劍法傳說之中。

而華山九功只有《華山心法》、《紫霞神功》、《混元功》、《抱元勁》。其他五本功法全部丟失。

剩下的還有不受重視的拳法、掌法、腿法、刀法秘籍,這些秘籍其中絕技以上全部丟失。

這下凡哥總算明白了,為何開口去華山派藏書閣老岳想都沒想就同意了,感情現在華山派藏書閣里真沒什麼好貨。

凡哥已經學會頂級劍法《獨孤九劍》,就不需要學習劍法,現在缺得是內功心法,計劃中到杭州西湖梅庄學習吸星大法,可這路程將近三千里,得花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之所以花費這麼長時間,原因在於北方多平原,有馬自然快。南方河流縱橫,出行大多需要行舟。

凡哥不打算直接莽去,想沿著劇情走看看能不能發現等級低一點的新副本升級和支線任務,順便去其他門派藏書閣觀光一下做轉職任務。

其實轉職任務楊凡一點不急,現在急迫地反而是一個自己能刷得動的副本。卡經驗它不香嗎?

楊凡刷完華山派的道家經典,開始研究起內力。原來第一縷內力不是你看著功法自己練出來的。

而是內力高手用內力開闢你的丹田氣海穴,留下第一縷內力,這個過程俗稱種內力種子。之後你才能修鍊內功心法,按照功法修鍊不斷壯大你的這一縷內力。

而這個過程中需要一枚引氣丹,引氣丹的作用引高手內力開闢氣海丹田穴,同時清除高手留下的一縷內力的屬性,可以說如果沒有引氣丹,開闢丹田氣海穴成功率極低,擁有屬性的內力極難馴服,你很大可能在修鍊內功時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損傷,俗稱走火入魔。

而引氣丹的藥材大多是變異中藥材,大多張在人跡罕至的絕地,比如一味叫做風鈴子的主葯,它其實就是韭菜變種,尋常千萬顆才有一顆,而華山朝陽峰專門種植這味變異藥材。

楊凡沒想到現實隨便忽悠下這裡還真應對上了,只能感慨一句我勒個大草。

凡哥讓岳不群幫著自己開闢丹田,岳不群很輕鬆地給自己種上第一縷內力,嚇了老岳一跳,老岳便用內力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得到八個大字氣血雄壯、百脈具通。這具身體太適合練內功,事半功倍。

老岳說得沒錯,一般人修鍊《華山心法》第一層需要一月有餘,凡哥三天就達到第一層了,這哪是事半功倍啊,簡直坐火箭的速度。

凡哥還以為自己練錯了,叫來老岳一問,老岳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然後帶著滿是羨慕的語氣道未來天下第一必定是凡哥的。

之所以凡哥修鍊《華山心法》那麼快,一是系統強化的身體原因,而是LV3道法加成關係,這在凡哥轉職后出現新的數據面板中關於道法技能說明后才明白的。

《華山心法》脫胎於《全真大道歌》,《華山劍法》脫胎於《全真劍法》,凡哥研究發現功法和招式相輔相成的。

打個比方你運用一份內功隨便劈出的一劍攻擊力是1,那麼你使用《華山劍法》有鳳來儀劈出的一劍攻擊力是1.1,再連上白雲出袖的一劍攻擊力達到1.2…一直使出最後一式天坤倒懸達到峰值。

這讓凡哥不禁想到現代古拳法那些華而不實的招式,是不是當初也有配套的行功發決,只是現在流失了,只剩下了姿勢帥。

十天後凡哥的《華山心法》達到第二層,發現自己的中醫等級變成了LV4宗師級別,這又驗證了內力加大針灸療效的說法。

史書記載明代針灸大師楊繼洲,其中一例妙手回春的案例。有一位員外熊可山,在夏季患痢疾,身熱咳嗽,兼吐血不止,腹痛欲死,脈象呈現危絕之象,眾醫生都說不能治了。

工部一位官員介紹楊繼洲來為熊員外診病。楊繼洲發現病人的脈象雖危,而胸部尚暖,臍中有一塊拳頭大的隆起。

儘管當日不宜針刺,為挽救病人,楊繼洲還是急針氣海,又用灸法,灸至五十壯之後,病人蘇醒了,臍中的隆塊也散開了,疼痛隨即止住。

既而,楊繼洲又治療病人的痢疾,痢疾治癒后,再治嗽血。又經過調理,病人終於康復了。

雖然史書中沒有提到楊繼洲會內力,但是不妨礙凡哥去求證,這位現在可正在太醫院供職呢!

凡哥孜孜不倦學習進步,可把王明月急壞了,明明安排住在一起,凡哥卻跑去吃住在華山藏經閣里。

若不是凡哥送給她兩首情詩打底,外加練功速度驚人,王明月說不定已經打上藏經閣了。

半個月時間令狐沖學習完《獨孤九劍》,恰好此時衡山派劉正風金盆洗手,岳不群便派令狐沖先行打點,凡哥得知消息便帶著明月主僕同行。 張新民顯然不是個富有心機的人,並且性子比較耿直,有點火爆脾氣,既然打開了話匣子,也就不再想這麼多了。

「晚上回去之後我們在一起喝酒。」張新民說道:「張福平因為已經報案,心裡總覺得有點不踏實,擔心警方會查到他頭上。

我安慰他說不用擔心,只要警方找不到肇事司機,最多也就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最終只能不了了之。」

「張福平怎麼說?」秦時月問道。

張新民想了一會兒說道:「其實張福平擔心的是被他拿走的十五萬塊錢,我覺得有點奇怪,問他警察怎麼會知道車裡面有十五萬塊錢。

他說是那個倒霉鬼的老闆知道車裡面有這筆錢,到時候肯定會告訴警察,而警察肯定會懷疑是他拿走了那筆錢。」

「他告訴你倒霉鬼的老闆叫什麼姓什麼了嗎?」秦時月問道。

張新民搖搖頭,說道:「我問過他倒霉鬼是什麼大人物,為什麼有人想弄死他,張福平說他也不太清楚,應該是得罪了什麼人。」

「難道你就沒有問問他僱主是什麼人?」秦時月問道。

張新民搖搖頭,說道:「這是張福平招攬的生意,跟我沒關係,按照規矩,除非他自己願意告訴我,否則我不能打聽僱主的身份,實際上我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