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第一反應是看向許辰。

見場中手持神劍,淡然站在場中,所有人又是羨慕又是欣慰,這麼一把頂級神劍也只有落在一位神子手中才能讓人心服口服。

「最後那兩個人死了沒有。」

眾人再次移動視線,這一次眾人皺眉,只見最後剩下的兩個核心弟子,竟然還有一個喘息存活,只死了一個。

「還有餘孽。」

許辰眼睛也眯了起來,殺機沉浮。

「是天道院的劉曄,他在核心弟子中地位極高,天資也極為驚人,是僅次於神子天才的存在,傳聞有傲天五層的天賦,很受天道院器重。」

「難怪了,他天賦這麼強必然保命手段也頗多。」

「可惜他撐到了現在,在外面天道院的大能強者都在場,強者眾多,許辰還想動手卻是不可能了。」

八方的人暗自搖頭。

最後以十二大勢力為首,朝著天道院的高層拜別:「此次靈山之行頗具收穫,叨嘮天道院了,我等就此告辭。」

「我等告辭。」

「我們也告辭。」

一方又一方的勢力離去。

這些人在離開的時候都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許辰,然後腳步匆匆很快離開。

天道院又出了一個神子,一門兩神子,這是驚天的消息,必須告知各族高層。

很快,人都走了,原地只剩下了天道院的人。

「外人離去,你們說一說此行有什麼收穫吧,最後的機緣落在了哪一方手中?」

天道院中的強者落在入靈山的天道院弟子身上。

隨後各大強者變色,目光一凝看向中心那個僅存唯一的核心天才劉曄:「劉曄怎麼回事,一共進去十個核心天才怎麼只有你一人出來,難道此次靈山之爭如此慘烈?」

天道院的高層都是震動,一下子死去九個核心天才這卻是非常大的損失,聖院中的核心,那都是天下一流的傲天級天才,雖然比不上傲天頂級的神子,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

高層問話,從靈山出來的天道院弟子們面色都是一變,紛紛看向了許辰。

只見許辰坦然而立,雖然眉頭微皺,臉色卻也沒有多少變化,他頓了頓準備開口。

場中一個聲音比他更先傳出。

「各位老師,求給弟子做主!給死去的師弟們一個公道,我們天道院出現了叛徒!」

一語驚人。

所有人看向場中,說話之人正是在許辰劍下存活的劉曄。

劉曄開口高層震動。

而在劉曄身後的一群聖院弟子則是臉色一陣變幻,之後都堅定下來,目光陰晦的看向了許辰。

天道院內門加上許辰也僅有的十個人則是一臉震驚,這個劉曄,竟然惡人先告狀。

如此下去,事情必然會大不妙!

李昱看了一眼許辰,他最為著急,當即反駁道:「不是這樣的,靈山中……」

「閉嘴,你們這些叛徒!」劉曄轉頭朝著李昱低喝,然後再次搶先,看向天道院高層:「各位老師,這十個內門學生在靈山中為了最後的傲天神劍,竟是勾結外人坑害我們十大核心!」

「不是,你胡說八道!」李昱氣急。

天道院高層的眉頭則高高皺起,他們無視李昱,看向劉曄:「劉曄你且慢慢說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如何坑害了你們?」

總裁,結婚先試用 「是這樣。」劉曄不知道什麼時候打好腹稿,微微沉吟張口就來:「靈山最後神劍出現的一刻,我們十師兄聯手力敗各方強者,眼看神劍就要到手,這十個內門的人竟然橫空而出,影響了我們的戰鬥,我念及同門之情,擔心他們被外人殺害,所以我們施救,但萬萬沒想到……」

「他們竟然和外人勾結,在我們去救他們的時候,出手偷襲了我們導致我們受傷,隨後和外人聯手,殺害眾師弟,我如果不是在最後一刻被靈山力量送了出來,恐怕,恐怕……」

他說的悲憤欲絕,看向許辰的時候卻是陰霾重重,殺機滔天。

「還有這種事!」

天道院高層頓時震怒,一起看向十個內門弟子。

「你含血噴人,滿口謊言!」李昱怒吼,其他幾個內門弟子也是情緒激動。

「他在說謊,事情不是這樣的,全是他一人編造!」

內門弟子心驚膽顫,怒不可遏。

旁邊。

劉曄身後的聖院弟子互相對視,最後齊齊上前,盯向許辰道:「我們作證,事情的確如劉曄師兄所言,就是這群內門的砸碎勾結外人!」

聖院的人足有四五十個,一起出聲讓天山林震動。

一下子淹沒了內人眾人的聲音,讓他們齜目欲裂,怎麼會這樣!

「不錯!」劉曄心中狂笑,大聲道:「就是這樣,最後那把神劍就在他們其中一人手中,在那,就是他帶頭叛變,最後在混戰中搶到了神劍,如果不是這樣,他一個內門弟子何德何能可以拿到最後的傲天神將,這就是證據!」

劉曄的聲音傳入每一個人心中,所有內門的人臉色徹底變幻,如此,除非許辰立刻證明,不然,就說不清楚了!

「竟然真拿到了傲天神劍!」

一群高層看向許辰,目光匯聚在許辰手中的傲天神將上后,不少聖神和四極始神的眼中都露出了貪婪。

「簡直大膽!區區內門弟子竟然敢勾結外人殘害聖院天才!」

「並且害死了九個聖院核心的頂級天才!」

「罪該萬死!」

高層們紛紛震怒。

整個空氣中都充滿了恐怖的威壓和憤怒的殺氣。

靈山出來的聖院弟子都笑了,其中劉曄笑的最為開心,他看著許辰,目光陰霾,沒想到吧,沒想到最後結果會變成這樣吧!你是神子又怎麼樣!這裡又沒人知道,也不會有人給你證明!空口說出來,只會讓人笑掉大牙!

許辰的臉色陰沉下來。

他忽然邁步,在所有高層的注視下提著傲天神劍走向劉曄。 許辰神色冷漠,大步逼近劉曄。

見他氣勢洶洶靠近,劉曄心中一顫大聲道:「你要幹什麼!」

許辰的強大他已經見過了,如果這時候許辰真的再對他出手,那他必死無疑,他底牌等一切已經都用盡了。

從靈山出來的眾人也都一顫,許辰實力有多強他們是知道的,同時也明白了許辰想要幹什麼。

擊殺劉曄,用實力說話!

只要展露了他的實力和天賦,那劉曄的一切謊言都可以解釋清楚。

「就是這樣,殺了他!」

內門的人心中激動振奮。

眾神世界 現在眾多天道院高層就在一旁,許辰當著這麼多強者的面出手殺核心弟子,不得不說是一種極大的勇氣。

「別過來!」

劉曄心慌,許辰一言不發直接就過來要殺他這是他沒想到的,換成尋常人哪有這麼大膽?

許辰冷眼看他,如同盯著一個死人腳步不停,並且越來越快,既然要出手,那就在一切變故都發生之前出手。

「院長救我!」劉曄緊張大叫,看向天上的眾多強者道:「我在靈山裡被圍攻受了重傷,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隨便一個普通人都能殺了我。」

他開口,一群高層明悟,剛才還奇怪這一個聖院的核心強者怎麼會對一個內門弟子面露懼色,原來是受傷了。

「住手!當著我們的面就行刺聖院核心,太放肆了!」

一個高層強者出手,一股強大的壓迫力降臨。

許辰眼睛眯起,腳步頓時加快,身形一閃化成閃電,然而僅僅是一瞬間,一股浩瀚的力量就壓制下來。

「嗡!」

許辰被定在地上,如同肩上扛著兩座大山,壓力巨大,難以移動。

「竟然如此放肆,看來留你不得了!」

天道院的強者眼中閃爍怒意,他們都出口警告許辰了,許辰竟然還想強行殺人,這簡直是找死。

轟,天空轟鳴,一個大手掌從天而降,帶著毀滅的氣息籠罩許辰。

「慢著。」

許辰抬頭,剋制著動用九禁而逃脫的衝動,看向天道院高層:「我只不過是想用行動來證明自己。」

「證明?證明什麼,證明你沒有勾結外人,殘害聖院弟子?殺一個受傷無力的人就能證明了?」

天道院高層冷漠說道,但也停下了手中動作。

許辰保持平靜,對這種問話在意料之中,搖頭道:「除此之外其他辯解都太無力了,我們內門本就屬於弱勢,天道院又以聖院為尊,他劉曄更是核心中的天才,現在他和所有聖院的人指認我們,我們空口白話可以說的清楚?」

「你還沒說怎麼就知道說不清楚?」一群強者盯著許辰,眯起眼睛。

許辰漠然冷笑:「我如果直接說我沒有勾結外人,而是憑藉一己之力蓋亞全場,一人挫敗外敵才親手拿到的傲天級神劍你們信不信?」

「我如果直接說是聖院的十個核心冷漠無情,不僅不幫我殺敵,反而在我擊退大敵後從背後出手搶奪我的戰鬥成果你們信不信?!」

「我如果說!是他們冥頑不靈逼我出手,我才一劍殺了他們九人,你們信還是不信!」

許辰鏗鏘出口,一句比一句大聲,震的虛空顫動,人心顫抖,全場安靜。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天上的天道院高層面面相覷。

「這傢伙。」地上聖院的弟子惶恐心虛起來,許辰一口氣把真相全部說出來了……

「好樣的。」內門的弟子則是振奮,這就是真相,他們看著天上的高層,滿眼期待,期待他們給內門做主。

重生之昭雪郡主 「哈哈!」

一個大笑聲忽然響起,天上一個天道院高層指向許辰:「可笑至極,居然拿這種事來哄騙我們,你不過是一個內門弟子,而且現在的修為……似乎只是神將境界?這點實力拿什麼去蓋亞全場?還一劍殺了九個聖院的核心,你怎麼不說你一劍殺了九個神王!。」

這聲音帶著一絲惱怒。

全場立刻躁動起來,天上的高層紛紛不善的看向許辰:「簡直胡言亂語,你如果有這種實力早就進聖院了,別說聖院,哪怕天下神子之位都能有你一席之地,難不成你還想說你是神子?」

高層的眼神都冷漠下來。

許辰看著他們,緩緩開口:「不錯,我擁有神子之資。」

「嗯?!」

天道院高層瞳孔都是一縮。

「閉嘴!」劉曄慌了,大聲喊道:「就你還神子之資,你明明只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內門弟子,之前在靈山一個敵人都打不過,現在竟然敢拿這種天大的玩笑來哄騙諸位院長,你當院長他們是小孩,會相信你這種鬼話?!」

他聲音的傳出就像一個解答,引得天道院高層一陣默認。

不錯,神子豈是隨隨便便就出現的,天下一共才九個神子,十三大勢力中還有四大勢力連一個神子都沒有,而天道院已經有一個神子了,現在何德何能再出現一個神子?

這種事情簡直太荒謬了。

「院長!」

劉曄再次出聲,同時指向許辰手中的神劍道:「他十分姦猾,現在他手中拿著神劍,還有聖院弟子作證,人證物證都在,還聽他解釋什麼,還請即刻拿下這個狂徒為死去的師弟們報仇。」

天道院高層漠然點頭:「害死九大核心,的確該處以死刑,當場擊殺吧。」

聲音落下,全場變色。

內門弟子統統臉色蒼白起來。

許辰眼中閃過一絲冷光,隨即開口:「我知道會這樣,直接說了實話你們並不會相信,因為神子的資質在你們頭腦中是難以置信的,但事實就是這樣,你們只聽信劉曄一家之言就要定罪,不怕真的錯殺一個神子?」

「其實也不需要你們現在就相信我,你們只需要多費點時間給個機會就是,現在連一個讓我證明的機會也不能給?」

他說完。

劉曄等人一陣心悸,這真要是給許辰證明了那還得了?

「你想怎麼證明?」

天上的高層開口了。

劉曄等聖院弟子再一次心顫,完了,要給機會了?不行,絕對不能給他機會。

劉曄心頭各種心思亂動,忽然開口:「還證明什麼,證明你真是一個神子?簡直荒謬,你瘋了要讓我們都跟著你瘋?我看你是在拖延時間,院長,請即刻殺了他為眾師弟雪恨!」 劉曄急著出聲一心想要許辰死,更不敢給許辰證明的機會,一句話說完,緊緊盯著天上的高層表決。

天上的強者們似乎在猶豫。

劉曄說的有道理,神子哪有這麼容易出現,許辰要證明這種事簡直太荒謬了。

這時聖院之中,被許辰一度打傷的羅超忽然站了出來,他盯著許辰大聲道:「還有什麼好證明的,登天梯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你有神子之資在天梯之上早就展現了,而一旦展現神子之資那必然是天下震動,但現在的天下有你的消息嗎?」

劉曄等人聽完這話眼睛頓時放亮:「不錯,登天梯才是最有力的證明,但這世間根本沒有第十個神子的消息,你還有什麼話說!」

他們言辭激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