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來到了大道盡頭的木屋前,陣風吹過,還可以聽見「咯吱咯吱」令人不安的響聲,如果不是掛在門上的那塊招牌,恐怕很難想像這裡會是出境所。

「近處一看,還真是破舊的地方,由此可見河東城的衰弱。」布滿老繭的手從灰色風衣下伸出,推開了不帶重量的木門,高大的男子率先走了進去。

「鶇。」被一行人保護在中央的人將全身包裹在厚厚的風衣下,就連面孔都幾乎遮掩起來,只露出了漂亮的下巴,直到這時候開口,才讓人發現風衣下的是一個女人。

「放心吧,小姐,我不會亂說話的。」被喚作鶇的高大男子已經半個人走進了屋內,跟在後面的女人似乎警惕的環視了周圍一圈,然後和其他人陸續進屋。

木屋裡的傢具和擺設彷彿是為了映襯屋子的外觀,竟然一樣的老舊和骯髒,甚至有一隻肥大的碩鼠不畏懼人類的蹲在角落裡,用綠幽幽的光芒打量這群不速之客。

屋裡的牆上貼滿了各種通緝令,什麼殺手黑毒,販毒員林壑,文物走私集團,魔女岑菲伊,都是一些小有名氣的傢伙。

女人的視線在上面快速的停留了一瞬,然後挪開。

屋裡剩下的,就只有幾張搖搖欲墜的桌椅。



「管理員在嗎?」鶇的手悄悄按在了腰間鼓起的位置,從形狀判斷,很容易可以辨認出是一柄劍。

「來了……不知道現在是休息時間嗎?」裡屋的門被推開,穿著黃色襯衫的中年男子挺著大腹便便的肚子走了出來,一邊無精打採的哈欠連天,當看到屋裡的人後,還是略微吃驚了一下。

「人還真多啊,好多年沒那麼多人一起上門了,你們是要雇傭嚮導嗎?」

「我們要去千夜城。」風衣下的女人冷冷的說道,管理員用那雙混濁的雙眼放肆的打量起對方,直到女人身邊的鶇眉毛緊皺起來,他才怪笑著扭開頭,「真抱歉,本出境所的三位嚮導都接了任務外出中……」「他們什麼時候回來?」鶇代替身後的女人問出了關鍵。

「一般來說,需要三到四天的時間。」管理員表示無奈的聳聳肩。

「我們今天就要出發。」女人像是沒聽見雙方的談話一般,生硬的命令道。

「那麼,就請你們靠自己吧。」管理員才說完就感受到眼前這群人對自己產生的敵意,說實話,那個叫鶇的大塊頭最令管理員忌憚,毫不掩飾的危險氣息,如同叢林中的野獸。

「我可沒辦法控制嚮導的回歸時間,你們以為穿越白木林是那麼輕鬆的差事嗎?」管理員本還想硬氣的教訓他們幾句,在看到鶇難看的臉色后,有點退縮的朝後移動了一步。

「你要多少錢?」女人沒有放棄的繼續問道。

「什麼?」「我知道,每個出境所都有自己的灰色收入,不可能只使用那少的可憐的嚮導,你還留有後手吧,那些不被引渡人協會承認的小老鼠……」女人環抱雙臂在胸口,一副胸有成竹的口吻。

「原來不是溫室里長大的花朵,而是刺手的野花……」管理員滿臉的肥肉伴隨著笑聲抖動起來,「我這裡倒是有一個小傢伙,雖然不被協會承認,可卻是任務達成率最高的一位。」「就他了。」女人立刻拍案決定。

「小姐,這……」鶇並不信任那些野路子,如果有足夠的能力,又怎麼會得不到引渡人協會的認可呢?

「我們沒時間浪費在這。」簡短有力的理由,讓鶇找不出話來反駁,然後女人指住了管理員,「帶我們去見他吧。」

「跟我來。」大概是隱約察覺到這群人不是什麼可以隨便敲詐的肥羊,管理員很乾脆的朝裡屋木門方向揮揮手,轉身在前帶路,穿過門木,女人和鶇看見的是曲折複雜的走廊,轉了三、四個彎后,一行人立定於一間房間前,外面沒掛任何牌子。

「白燁,有生意。」管理員打開了門,之前漫不經心的聲音好像變的有一絲緊張,這種微妙的反應令藏在鶇背後的女人產生了一瞬間的疑惑。

「不是大生意我可不接。」懶洋洋的回答,聽起來很是年輕。

「總共十一人,價格由你們出,我的要求只有一個,三天內抵達千夜城。」女人踏進房間的瞬間已經把自己的要求全盤拖出,然後,她看見了那個名為白燁的少年。

標準的東方人血統,黑髮黑瞳,黃皮膚。

身上穿著深褐色的皮衣,判斷不出是什麼動物的毛皮。

在感受到風衣女的視線后,白燁吹起了口哨,他坐在椅子上,雙腳則隨意的放在眼前的桌子邊沿,使得椅子和身體有一半都懸空在那,風衣女對他的第一印象便是散漫,那一聲口哨更是多了輕浮的評語。

「聽說你很熟悉白木林。」鶇對於白燁那**裸的打量視線很是不爽,悄悄的挪動了腳步,把風衣女擋在身後。

「喂,死刀疤,擋住了。」「什麼?」「我說你擋住我的視線了,兇巴巴的男人有什麼好看的。」白燁揮著手,像是在驅趕小孩子般,「我啊,最討厭男人了,所以不要和我搭話,要談的話,就讓那個女人來。」「你……」鶇臉部的肌肉微微抽動一下,眼神變的越發可怕起來。

「退下,鶇。」風衣女已經越過眼前那高大的鐵塔男,朝前數步,「這樣行了吧,現在,我和你談。」「不行不行。」白燁的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

「怎麼,你反悔了?」風衣女驟然提高了嗓音。

「不不,我的意思是,身材看不出就算了,你連臉都遮起來,這可不行,女人,起碼要讓我知道你長什麼樣子。」

「我長什麼樣很重要?」

「沒錯,我是看你長相開價的。」

「啊?」大概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定價方式,風衣女愕然的定在了那。

「如果是我不喜歡的類型,就要加錢,是我喜歡的就免費。」白燁無視了風衣女部下們投來的不善目光,只是凝視住眼前的女人,「當然,如果不肯的就快滾,別浪費我時間。」

「小鬼……」鶇龐大的身軀幾乎就要俯衝出去,但卻被那嬌弱的身影默不作聲的攔下。

「我知道了。」幾乎沒有猶豫,風衣女答應了下來。

「小姐,您……」這一下,身後那群護衛們卻是鬧開了,他們可從來沒受過如此的侮辱,不過是一個連引渡人協會都不認可的野嚮導而已!竟然敢對小姐無禮!

「都閉嘴!只是看一下,又不會懷孕。」風衣女冷冷的嘲弄聲,也許更多的是針對白燁。

女人抬手拉下了厚重的風衣頭巾,露出了被掩蓋住的光彩,白燁對於這個女人立刻有了評價。

不能說是過分的美麗,但給人一種知性的美感,恬靜中帶有高貴,隨意甩動起盤在脖子上的黑髮,那動作也充滿了優雅的姿態。

可白燁在最初的平靜后,突然瞪大了雙眼,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黎月?」這一次,不僅是女人,就連鶇動人也露出了微妙的詫異神情。

「你認識我?」名為黎月的女人抿起泛著淡紅光澤的雙唇,聲音驟然變的柔軟。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車輪國的公主,為什麼會在這?」白燁準確的報出對方的來歷,站在一邊的管理員最先臉色大變起來,「她是公主?白燁,你不會在開玩笑吧。」「有開玩笑的必要嗎……我以前去過一次車輪國,在遊行上,遠遠的見過她,我對自己的記憶力一直很有自信,特別是記女人。」白燁說到這拍了拍手,身體輕盈的跳起,然後落地。

「算了,想來你也不會天真的透露出來這裡的目的,按照之前的約定,你的費用我可以不收,其他人每個五千幣。」「你之前不是說免費嗎?」一些護衛發出了不滿的質問。

「我指的是漂亮女人免費,至於你們這群男人,給我乖乖的交錢比較好,請你們記住一點,最好不要得罪我這個嚮導,因為之後的旅程中,我將掌握你們的生命。」白燁對於鶇等人幾乎要殺人的目光視而不見的過濾了。

「我要立刻出發。」黎月在手掌中憑空變出了沉甸甸的錢袋。

「沒有問題,只要一切行動都聽從我的安排,三天內就可以抵達千夜城,現在,先交一半路費,剩下的,等你們抵達千夜城再結算給我。」

「成交。」錢袋靈巧的被拋起,呈現出完美的拋物線落到了白燁張開的五指間。

「數數。」白燁右手一撥,錢袋又一次移動到了管理員手中,連打開的工序都省了。

管理員輕輕掂量了幾下便眉開眼笑的點頭不止。

「可以出發了嗎?」黎月拉起了風衣,再次把自己遮掩起來。

「當然。」白燁倒沒有拖拉的意思,而是轉向了正在從錢袋裡提出自己那部分的管理員,「這幾個月多謝你照顧,以後這間房間你可以給別人用了。」「不打算回來了嗎?」管理員正從錢袋中取出自己那部分傭金,臉上閃過了複雜的表情,似乎放任這麼一個優秀的嚮導離去,好像可惜了一點。

「啊,是時候去下一個城市了。」白燁重新接住錢袋后,隨意的系在了腰間,「應該不會再見面才對,保重了,死胖子。」揮著手,白燁推門而出,留給了管理員一個遠去的背影。

「也好,雖然是個優秀的工具,可是那種不聽話的個性,果然不是我所能駕馭的。」管理員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記憶,解脫般的嘆息起來。

出境所后數十米距離,便是一片遼闊的森林。

穿越這裡,便可以抵達夏國著名的貿易城市千夜城,可就是這麼一片不算太遼闊的森林,吞噬了無數路人的生命。

在樹林前的空地上,歪斜的木牌插立在那,上面模糊的自己隱約可以看清這片森林的名字——白木林。

「你們總共是十一人,如果想要全部活著穿越白木林,就要完全聽從我的命令,懂了嗎,之後的世界,不能用常理來判斷,對我命令質疑的人,將會最先失去生命。」在出發前,白燁最後一次重複了這句話,儘管臉上滿是不耐煩,但是那輕佻的口吻終於變的嚴肅起來。

「這裡將是我的領域。」

白木林,也不知道是誰取了這個名字,唯一確定的是自從這片森林擁有了自己的名字后,就變的異常危險起來,企圖獨自一人穿越這裡的傢伙一個接一個永遠消失在其中。

白燁一行人在簡單的準備后,就進入了森林。

一路上,鶇等護衛小心翼翼的守衛在黎月身邊,白燁則很自覺的走在最前面,而那輕鬆從容的樣子,就像是回到家在後院閑逛的主人。

「這片森林真有傳聞中那麼危險嗎?」走在黎月身邊的一名護衛小聲的嘟囔起來,到處可以聽見吵鬧的鳥蟲鳴叫聲,還隱約感覺到有小型的動物在附近奔跑,一切就和平常的森林一樣。

「白木林只是c級的區域,生還率至少有60%,如果不是考慮到不熟悉地形,我們根本就不需要請什麼狗屁嚮導。」鶇始終將視線盯在前面的白燁背後,似乎在觀察什麼。

「他是武修嗎?」被眾人眾星拱月般保護在當中的黎月悄聲問道。

「不是。」回答的斬釘截鐵,鶇多次試探白燁,終於得出結論,「從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同類的氣息。」

「那就是說,是契約者?」黎月等人保持了與白燁的距離,但還是盡量壓低了聲音。

「小姐,放心吧,不會讓他泄露秘密的。」彷彿明白了黎月的意思,鶇不經意的按住了劍柄。

「鶇,在不清楚對方底牌之前擅自行動是很危險的事,能夠在如今的野外存活下來,就證明他不是一般人,而且,要處理的人,還有一個。」

「如果是指那個管理員胖子的話,我留下了信號,其他人已經去處理了。」

「是嗎……仔細一向,我還真是越來越冷血了……」黎月有幾分自嘲的說道。

「小姐,我們所走的道路,犧牲是再所難免的,況且那種肥油滿肚的人,也不見得會是好人。」鶇對於之前那個死胖子齷齪的眼神很是惱怒,不過現在那傢伙怕是已經再也看不了東西了。

「恩,我知道,早就有這樣的覺悟……當我們離開白木林后,把他也解決了吧。」恢復了常態的黎月淡淡的下達了命令。

「是。」整齊而低聲的回答響起在耳邊。

「喂!」白燁的一聲叫喚,打斷了後面著群人詭異的竊竊私語,停下后朝前望去,在森林中竟然出現了一條寬敞的大道,與這片森林格格不入的道路,上面沒有雜草,沒有泥土,呈現出異樣的深黑色,比起其他地面,也堅硬許多。

「時間差不多了。」望了眼空中太陽的位置,已經是正午時分,白燁隨意的點了點被一片高大樹木圍成的陰影中。

「在這裡休息到天黑繼續出發。」

「什麼?你要知道我們的時間已經很緊迫了,竟然還要我們把白天用來休息?而且,晚上趕路,怎麼想都要比白天危險才對!」鶇的反應自然在白燁的預料中,不過他也懶的解釋。

「我說過的吧,在這裡一切都要聽我的。」

「那至少給我們一個理由。」鶇在看到黎月隱蔽的眼神后,強忍住滿肚子的怒氣,粗聲粗氣的追問起來。

「沒有任何理由,想要活命的話,就得聽我的。」白燁已經走進那片樹蔭下,然後隨意的坐在地上。

「白木林的生還率在60%以上,區區的一個c級領域真有你說的那麼可怕?我可不信,我們多多少少也是經過b級甚至a級領域的人。」

「那是有引渡人在的情況,很值得驕傲嗎?」白燁無精打採的打起了哈欠,雙眼朦朧的樣子,好像打算在這裡好好睡一覺般。

「如果你們有一支正規軍的話,進入白木林,生還率自然是60%,甚至會是100%,但在人少的情況下,這裡便是最危險的c級區域,信不信由你們,如果不怕死的話,就繼續前進好了。」白燁是打定注意要在這休息了。

「不需要軍隊,我一個人就足夠。」鶇話音才落,森林中其他生物的動靜瞬間消失了,彷彿是本能的感受到了來自鶇的壓迫感。

「對自己很有自信吶,不過就算是武修,在這裡一個人也是難以生存的。」白燁不為所動的笑起來。

「白木林中究竟有什麼?」黎月從護衛堆中漫步而出,來到了白燁的面前,她心中的焦慮更勝過鶇,但是她更清楚的意識到,在白木林中,自己這些人沒有和白燁過不去的資本。


「一群狡猾的畜生而已。」十一隻黑色的小香囊從白燁手中陸續飛出,分別落在了眾人手裡,「毒蟲蛇類討厭的東西都在裡面,戴在身上,不至於被看不見的小傢伙給奪走了性命,然後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晚上趕路。」

「不能白天趕路是因為樹林里某些的動物?」沒有懷疑的將香囊握緊在掌心,黎月追問了一句。

「嚙齒猿。」白燁依靠在背後那潮濕的樹桿上,雙眼無神的眺望起頭頂那片茂密的枝葉。

「猴子?」鶇與其他護衛整齊的發出了輕蔑的笑聲。

「體型與人類成年男性差不多,有強大的臂力和尖銳的牙齒,最要命的是成群結隊的行動,白木林正是拜這群傢伙所賜,變成了c級的領域。」白燁才說完,就聽到了稀疏的笑聲。

「區區的一群猴子,如果敢出現的話我會把它們全部都殺掉,小鬼,我命令你現在繼續趕路,這是客人的要求。」 我愛的人只有你 ,走近過來。

「看你的樣子的確很強,也許真的死不掉,可我跟你不同。」白燁聳聳肩,滿臉的無奈之色,「我可是超弱的,所以我只會用弱者的方法來守護自己的性命。」「你……」「好了,鶇,聽他的,在這裡休息……」黎月已經坐了下來,心中的焦急被很好的藏在了心底。

「小姐……」鶇還想說什麼,卻被黎月嚴厲的眼神瞪了一眼,終於屈服般的跟著坐下,這樣一來,其餘人也沒有繼續反對,紛紛跟著盤坐在地上,圍成了一個圈,開始等待黑夜的來臨。

「對了,晚上不能走那條平坦的大路,只能從雜草堆中前進,做好思想準備,至於火把之類的,更加不可以打。」白燁挪動了一下身子,擺出了讓自己靠著更舒服的依靠姿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