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呢?我還要和你一起見識滄瀾界的。」葉風說道。

接著,葉風將葉雷和李元霸介紹給赫連素素認識。

「三哥,三嫂好漂亮啊。」葉雷靠近葉風耳邊,低聲道。

幾人都是修為高深的青年代強者,葉雷聲音雖然放得很低,卻逃不過他們的聽覺。

赫連素素聞言,並未顯現惱色,素顏上浮現紅暈,略顯羞色。葉風見狀,並未出言,心中其實暗自竊喜。

叮囑葉雷自己修鍊后,葉風和赫連素素走到那塊熟悉的山石上,並肩坐下,細述分別後各自的遭遇。

劍宗內門大比百強回宗后,得知葉風和燕家血戰的消息,盡皆震驚。赫連素素身份超然,更是知道其中一些內情,同樣震撼無比,更多的是為心上人無雙戰力感到驕傲。

聽完葉風一年的經歷,赫連素素才知道,原來葉風的經歷比外界傳聞的更加精彩,戰績更加驚人。

「我們在秘境中的經歷已經夠精彩了,卻還是比不上你。你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我們這些人,讓所有人仰望。」赫連素素說道,美眸中異彩連連。

「我只不過稍微領先一步而已,武道之路漫漫,強者不計其數,比我強的更是不知凡幾。劍一師兄已經突破蛻凡境,我更是望塵莫及,他已前往中州,和我約定在那裡相見。中州比我們東域更繁華,天才十倍之,青年天驕不知多少,比我更加出色的肯定有。所以,我現在的成就,其實並不算什麼。」葉風淡然道。

「你無需妄自菲薄,他們只是比你修鍊時間長而已,同階之下,你絕對無敵。」赫連素素說道。

「給我時間,我將無懼一切,超越所有人!」葉風目露神光,其實睥睨眾生。

看著葉風展露絕世風采,赫連素素為之痴迷,這才是她傾心的絕世天驕。(未完待續。。) 「小紫呢?你們不是形影不離的嗎,今天怎麼沒見到小傢伙?」赫連素素問道。一年沒見到紫色小獸,她也是非常想念這隻神奇的小獸。

「一早就出去玩去了,估計又是在到處找靈藥,不知道禍害誰去了。」葉風苦笑,小傢伙最近喜歡亂闖,偷采靈藥。

「呵呵,還好它遇上你這個主人,換做其他的人,絕對要被它吃窮,氣的吐血。」赫連素素笑道。

「要不是在秘境中收穫大量的天材地寶,我也養不起,實在是太能吃了。」葉風說道。

「不過你也不虧啊,小紫實力可是很強的。」赫連素素道。

「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它真正的實力究竟有多強,蛻凡境它都能輕易擊殺,小傢伙太神秘了,來頭很大。」葉風道。

「有了它,你也安全很多。這次你把燕家得罪太狠,他們肯定恨你入骨,燕家老輩強者不能明著動你,暗中定有小動作,你要小心了。」赫連素素眼中閃過擔憂之色。

「燕家雖強,我還不懼,只要不是那些老怪物對我下殺手,奈何不得我。哪怕是通玄大能出手,我也有信心逃脫。」葉風說道,有諸天御藏碑在,沒有人殺得了他。

「這次進入滄瀾界,危險萬分,燕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肯定會有陰謀。甚至其他宗派也會暗中落井下石,他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崛起,而無動於衷的。以你的實力,的確能夠橫掃進入滄瀾界的人。但是也有很多神秘手段可置你於死地。如果他們派出死士,在裡面動用符寶等威力巨大的寶物的話。那將是毀滅性的災難。」赫連素素說道。

「倘若真是這樣,死的只會是他們。我倒希望有人冒出來。正好分清敵我,一舉解決掉。」葉風冷聲道。

「不管怎樣,不能掉以輕心,將自己置於危險之地。」赫連素素哼道。

「放心吧,我省得。」葉風知道她的心意。

……

山頂,兩人相依,呈現一幅完美的畫面。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距離滄瀾界出世的日子只剩下了三天。

大殿中。聞人離將葉風叫來,君言和喻行舟也都在。

「再過三天,滄瀾界就要出世,十萬年一輪迴,這是一次天大的際遇,也是一次死亡之旅。每次滄瀾界的出世,都會掀起血雨腥風,無數人死亡,但活下來的人經過重重劫難。都會成為絕世強者。我們沒有遇上這個機緣,也不知該羨慕,還是幸哉!」聞人離嘆息著。

「師傅,滄瀾界也就一個比較大的秘境而已。為何這般受到重視?」葉風有些疑惑道。

「一般的秘境,都是上古神話境大能開闢空間,再造天地。不斷經營而成的,比不上天生天養的世界。而滄瀾界乃是上古眾神魔打破天地。破碎時空而留下的戰場遺址。裡面雖然沒有上古宗派傳承,但是其中的機緣絕對不少。甚至更多。上古戰場之中,隕落的強者不計其數,有我人族大能,也有異族神魔,埋葬了無數的寶藏。更何況,滄瀾界初出世時,進入裡面的強者不可計數,結果幾乎全隕落,連帶自身寶物也遺留其中。所以,裡面究竟有多少的寶物機緣,誰都說不清。」

「如果能夠得到上古神魔境強者的寶物或傳承,那將一步登天。不過裡面危境險地重重遍布,能夠活著出來的人不足三成,草木蟲獸都可能成為致命之物。而且裡面還有修行者,一旦發現外來者,全部獵殺抓捕。」聞人離說道。

「裡面還有其他人類?」葉風驚駭道。

「沒錯。因為上古大戰,導致滄瀾界中天地法則紊亂,裡面的生靈不能化形而出,但實力恐怖無比。滄瀾界出世四次,無數的人進入裡面,因不熟知規律,很多人來不及出來,滯留其中繁衍後代,漸漸形成了一定的勢力。據宗門記載,裡面的人並不多,修鍊體系不同外界,走煉體流,實力最高者相當於蛻凡境。」聞人離說道。

聽到滄瀾界本地武者修為最高不過蛻凡境,葉風頓時放下心來,說道:「那還好,要是裡面強者眾多,出現通玄境大能,我們這些人進入,簡直就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

「若有通玄境,各大勢力也不敢派人進入,這等人物,隨便一人就能滅殺所有人。要知道,你們這些進入滄瀾界的內門弟子,都是各宗青年一代精英,若是全死在裡面,損失太大了,就是我們劍宗,也有些承受不起。」聞人離道。

「進入裡面的人,七成要死亡,為何各宗還要讓最優秀的弟子都進入呢?難道換一批人不好嗎?」葉風說道。

「換誰?誰又願意被換下來?這等萬載難逢的際遇,誰願意錯過。裡面寶物無數,即使明知活著的機會不大,但每個人都心存僥倖,期盼著自己能夠走出來。只要能夠從裡面活著出來,得到的資源足以讓他成為一方強者,在修鍊路上走得更遠。」聞人離道。

葉風默然。的確,這種機緣,沒有人會錯過。沒有碰上則已,一旦遇上,想盡一切辦法也要爭那一絲機會。換做是葉風自己,再大的危險,也不會放棄進入滄瀾界的機會。

這就是人心,人心難測。每個人都有好奇心,面對未知,總想揭開那層面紗,走出重重迷霧,看清真相。

「滄瀾界雖然危險,只要謹慎小心,活下來的機會仍然很大。你修鍊成聖體,肉身無敵,只要不是陷入絕境,性命無憂。就是碰到裡面的本土遺民,以你的手段,根本無懼一切。不過你要小心的是,燕家肯定會有陰謀詭計,想要在裡面千方百計的除掉你。而且,天羅宗和雲水閣的人也不能掉以輕心,我擔心他們也會耍手段。」聞人離說道。葉風的實力,外人不甚了解,他卻是知之甚多。

「只要不是面對那些老怪物,同境界的人,再多的手段,我也能化解。」葉風淡然道。

「嗯,你自己心中清楚就好。」聞人離點頭,接著道,「你這次進滄瀾界,我要交代你一件事情,有個地方,你要去一趟。」

「師傅請講。」葉風見聞人離嚴肅的深情,也認真的聽著。

「十萬年前,也就是滄瀾界上次出世,我們劍宗前輩曾找到一個地方,發現那裡有上古劍宗大能留下的傳承,懷疑是上古劍宗的立派功法傳承——《劍典》。可惜的是,那位前輩沒能經受住考驗,未能得到。這次滄瀾界出世,宗門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得到那處傳承,哪怕其他的東西都不能獲得,只要找到《劍典》,一切都值得。」聞人離眸光深邃,聲音中透露著一股渴望。

「劍典?」葉風疑惑道。

「上古劍宗有三種最頂尖的神級功法,排第一的就是《劍典》,另外兩種是《劍道真解》和《星河劍訣》。可惜,上古大戰後,上古劍宗分裂成數個宗派,《劍典》卻失傳。我們劍宗只得到《星河劍訣》和半步《劍典》,《劍道真解》被中州裂天劍派傳承下來。上古劍宗山門神奇消失,大陸上所有勢力都在尋找,百萬年都沒有放棄,卻尋覓無蹤。為的就是得到上古劍宗的諸多傳承,最讓人眼饞的就是《劍典》,這部功法,放到上界都是無比珍貴。」


「滄瀾界中可能有《劍典》存在的消息,是我們劍宗最核心的機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如果傳出去,將會天下震動,無數人趨之若鶩,中州那些超級勢力也要前來爭奪。所以,你們謹記,千萬不得泄露,否則,宗門將視為叛逆而除之。」聞人離警告道。

君言、喻行舟和葉風聞言,知道此事關係太大,盡皆發誓不會傳出去。(未完待續。。)

ps:ps:太冷清了,數據慘不忍睹,各位大大多多支持,幫忙推薦好友觀看,不勝感謝! 「師傅,想要得到上古劍宗大能的傳承,需要什麼考驗?」葉風問道。


「具體有幾道考驗,我們也不清楚。當初那位劍宗弟子連第一道考驗都未能通過,所以沒能得到傳承。」聞人離道。

「能夠獲得進入滄瀾界的人都是宗門天才,竟然連第一關都不能過,不知是什麼考驗?」君言說道。

「那位上古劍宗大能留下一個劍道世界,考驗闖關者的劍道天賦。你們這一代,論及劍道天賦,數葉風和劍一最強。不過劍一生不逢時,早已是凝神境,現在更是蛻凡成功,根本不可能進入滄瀾界,所以唯有葉風才最有希望獲得傳承。原本計劃讓蕭絕前去的,但有了葉風,得到傳承的把握更大。宗主傳令,讓我將這個任務交給葉風,只要獲得《劍典》,你將為劍宗立下不世大功。」聞人離說道。

「師傅,傳承肯定是《劍典》嗎?」葉風問道。

「宗門也不能肯定,因為得到的信息太少,從那位上古劍宗大能留下的隻言片語和考驗難易推斷,很有可能是《劍典》。上古劍宗,修鍊三大功法的人不少,能夠在死後留下劍道世界,至今猶存,那位大能絕對是神級強者,肯定修鍊過三大功法。所以,即使他留下的傳承不是《劍典》,也會是其他兩門神級功法之一。」聞人離道。

「希望不要是《星河劍訣》才好。」喻行舟皺眉道。

「沒那麼巧吧。三選其一,還讓我們碰到《星河劍訣》,那可真悲哀了。再說。我的運氣一向很好,肯定不會那麼倒霉。」葉風笑道。

幾人都笑了。葉風身懷大氣運,應該不會碰上霉運。這也是劍宗讓葉風前往傳承地的原因之一。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劍典》實在太過重要,如果得到,可讓宗門底蘊更深,實力更加強大。因此,哪怕只是一絲可能,也不能放棄。」聞人離平靜的說道。

「放心吧,師傅。我一定會通過考驗,獲得傳承。那位上古劍宗大能既然留下傳承。肯定是希望有人得到,如果難如登天,無人能過,那就沒意義了。」葉風面帶微笑,很輕鬆的道。

「嗯,你儘力而為,如果連你都得不到,其他人就沒希望了。這是宗門關於滄瀾界的所有信息,以前從裡面出來的人搜集到的。裡面就有傳承之地的信息,你好好觀看,不要給他人。」聞人離取出一枚玉簡,交給葉風。

「我知道。」葉風點頭道。

「還有一點要告訴你。雖然各大勢力協定,共千人進入滄瀾界,但真正進入裡面的人絕不止這麼一點。很多宗派都有隨身洞天類的寶物。會讓人帶著,藏人在洞天中。暗中進入滄瀾界。他們會安排一些大限將至的蛻凡境強者,在關鍵時刻出手。與敵人同歸於盡,所以你要小心。」聞人離叮囑道。

「不會有通玄境強者吧?」葉風眉頭微皺。

「這倒不會,通玄境都是宗派的中流砥柱,不可能進入這種必死之地。本來宗主想將隨身洞天交予你的,但我拒絕了,以你的實力,根本不需要。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就有一件洞天寶物。」聞人離看著葉風,笑道。

「嘿嘿,什麼都瞞不過師傅的眼睛。」葉風「嘿嘿」一笑。

「你的機緣的確令人嫉妒,在你未真正強大起來之前,不要泄露自己身上的秘密,以免遭人惦記。」聞人離說道。

「嗯,我知道。」葉風點頭,他身上的秘密太多,隨便一點,都會引來殺機,除非成為絕世強者,是不會讓外人知道的。


滄瀾界出世在即,不止劍宗在交代任務,東域其他各大勢力都在安排事宜,為爭奪資源準備著。

大爭之時,風起雲湧。

整個東域,氣氛顯得分外沉凝,殺機在暗中浮動。

天羅宗,一處恢宏蒼茫的大殿中,四道偉岸的身影坐在高椅上,正商量著。

「這次滄瀾界出世,我們一定要得到最多的資源,必要的時候,可以聯合雲水閣,打壓劍宗。有幾處隱秘傳承之地,這次全部要得到,如果錯過的話,我們與劍宗的差距會越來越大。」一個頭戴高冠,威嚴不凡的中年說道。

「這麼多年過去,裡面很多的寶物應該被那些遺民獲得,我們可以從那裡下手。如果得到滄瀾界遺民的寶藏,將是無可估量的收穫,宗門可增加巨大的底蘊。」又是一人說道。

「沒錯,本宗正打算安排一批大限將至的長老進入,藉助裡面的天地之威毀滅遺民城池,得到寶藏。那麼多的資源留在遺民手上,根本就是浪費。」高冠中年人冰冷無情的說道,此人正是天羅宗宗主——厲無咎。

「劍宗葉風是個威脅,他的實力太強了,宗門那些弟子碰到此人,沒有任何機會。此人天賦太過逆天,比劍一還要可怕,一旦成長起來,將壓得宗門喘不過氣來。我認為,當藉此機會,除掉他!」左首的一人冷聲道。


「葉風和燕家有深仇大恨,燕家不會放過他,不過有機會的話,我們也可以暗中推一把,不能讓他活著出來。」厲無咎眼中暗含殺機。

……

燕家,主殿中山雨壓城,陰雲密布,氣氛凝固得讓人無法呼吸。

燕文宗坐在椅上,面色猙獰,陰沉的似要滴出水來。他本來帶領族中強者前往一處隱秘之地,尋獲上古傳承,沒想到等他回到族中,迎接他的卻是驚天噩耗。最出色的兩個兒子,燕傷和燕離,兩位天之驕子,竟然全都被葉風擊殺。燕文宗得到消息,整個人都陷入瘋魔狀態,恨不得殺上劍宗,將葉風擊殺,食其肉,啃其骨,飲其血。

「葉風帶給家族的恥辱,必須洗刷掉。此次滄瀾界出世,他也會進去,這是殺他的天賜良機。我會讓人攜帶洞天,藏入幾位大限將至的長老,尋找機會,將葉風殺死在裡面。」燕文宗殺氣騰騰的道。

「葉風本身實力超強,又寶物眾多,僅是蛻凡境長老不見得能殺掉他,還需要安排其他的手段。不出手則已,出手就要置他於死地,不留一絲生機。」燕舞陽恨聲道。

「蛻凡境不夠,那麼加上符寶呢?我和老祖們商量過,他們也同意除掉葉風,此人威脅太大,和家族結下深仇,必須趁早殺掉。我有老祖親自煉製的傳奇級符寶,別說是葉風,就是殺通玄境也綽綽有餘。」燕文宗的聲音冰寒徹骨,讓人聽著好像是極度寒冰裹身。

「有傳奇級符寶,就是隨身洞天中也能毀滅,葉風小畜生有十條命也活不了。而且,在滄瀾界中動用符寶,還會引動滅世天雷,他必死無疑。」燕赤雲森然的說道。

「尋寶和殺葉風同等重要,葉風要除,在滄瀾界中尋找寶物也不能耽誤。那些安排進入洞天的族人準備好,他們都是家族的未來,只要活著出來,都會成為未來的強者。」燕文宗雖然恨葉風入骨,這種時候,作為大家族的家主,也不會因私廢公。

……

雲水閣,一位絕世麗人站在山巔,宛如謫仙臨世,正是雲水閣閣主雲若夢。

「大浪淘沙,誰生?誰死?劍一、葉風,劍宗天才何其多,想你們死的人太多,我雲水閣卻是不會淌這趟混水。亂世將臨,妖孽出世,希望你能活下來,成為我人族的支柱。」雲若夢嘆息道。

這一天,不知多少人在謀划,在算計。滄瀾界,牽動了無數人的神經,註定要血染蒼天,白骨鋪就王座。(未完待續。。) 三天時間,轉瞬即過,終於到了滄瀾界出世的這一天。

萬眾矚目,無數人期待。

滄瀾界每次出現的地址都不固定,彷彿它在無盡虛空中遊動,飄忽不定。不過,它前幾次都是出現在火羅帝國的雲州。滄瀾界每次現身半年,半年之後自動消失無蹤,曾經有傳奇級老祖在它消失的地方撕裂時空,想要撲捉住它。可惜的是,打破空間壁壘后,只是一片虛無,無盡黑暗,並無滄瀾界蹤跡。

雲州,在上古末期,也是一處戰場,經歷那場黑暗大戰後,半個雲州被打碎,天地靈氣非常匱乏,極盡荒蕪。如今的雲州,資源缺乏,千里無人煙,甚少有人跡出沒。

最近,雲州卻突然變得喧鬧起來,數不勝數的武者湧入,如過江之鯉。雖然滄瀾界被各大勢力把持,禁制人進入,但這無法打消大家的熱情。

滄瀾界出世,十萬年一次,這是大事件,很多人想見識一番,如果能夠渾水摸魚,那當然是更好了。

時間不斷的流逝,還沒有發現滄瀾界出現的跡象,無數人翹首以待,等得非常焦急,臉上流露出不耐煩的深情。

雲州的各處城市,都有宗派勢力的強者出現,等待消息。

雲州城的上空,聞人離、羅浮、高漸離、君言浮在虛空之中,周圍時空變幻,即使有人抬頭,也不能發現他們的身影。

聞人離的身邊,一艘三丈長的黑色飛舟浮空,飛舟內部。空間非常廣闊,一百劍宗內門弟子坐落著。三五成群,沒有絲毫擁擠的現象。

葉風、赫連素素、畢岩、太叔季雲和宋火鑾幾人聚在一起。輕鬆愉快的說著話,絲毫沒有緊張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