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婷,退下!」蜀山劍派掌門人見狀,站起身來,鐵青著臉喝道,老頭心中也憋屈啊,自己堂堂蜀山劍派可是也退出了七強的行列了,但是不管那個陸小鳳用的是什麼方法,終歸是自己弟子梅玉婷對敵經驗不足,從而落敗,再上台比試的話,就要惹人笑話了,人家還以為自己蜀山劍派輸不起怎麼的!

梅玉婷聞言,只好悻悻地收起了仙劍,一跺腳,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武當劍派弟子宋無缺見了,心中一陣心疼,想要上前安慰幾句,卻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好遠遠地望著梅玉婷,眼神中充滿了憐惜!

吳賴卻是看得清楚,他看了出來,陸小鳳所謂的靈犀一指,其實主要是因為神識太過強大,雖然不一定有自己修鍊了星辰淬神訣之後的神識強大,但是比起一般的修者已然是強出了好幾倍,一定也有修鍊神識的法訣,也正由於陸小鳳神識的強度超過梅玉婷數倍,這才能料敵先機,后發而制人!

金島主見陸小鳳獲勝,便揚聲宣佈道:「本場比賽,海外仙山弟子陸小鳳勝蜀山劍派弟子梅玉婷,晉級七強!另外七強選手,先自行休息,三個時辰后,還在此地,進入決賽!」

台下眾人一陣嘩然,至此,七強人選已經是新鮮出爐,分別是崑崙派弟子兩儀真人、五台山韋陀門弟子無嗔、恆山紫霞觀弟子吳賴、散修宋夏、散修胡百山、海外仙山弟子陸小鳳、海外仙山弟子卓一航!

眾人之所以嘩然的原因是,這一次的仙道會比賽出現了三個意外!

第一個意外是,上一屆的七強門派,如今只剩下了三個,就是天山崑崙派、五台山韋陀門、恆山紫霞觀,其餘青海大漠派、武當劍派、蜀山劍派、南海百花島都遭遇了淘汰!

第二個意外是,一向置身事外,不參與仙道會比賽的海外仙山竟然也派出了弟子參賽,並且陸小鳳、卓一航兩名弟子都晉級七強,充分展示了海外仙山超然一切的實力!

第三個意外是最大的意外,那便是首次出現了散修進入最後的七強,而且還是兩名散修,這在仙道會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尤其是這兩名散修都是淘汰了原來七強門派的選手,這無疑相當於在那幾個門派的臉上狠狠地摔了一記耳光!

三個時辰之後,才開始決賽,眾人自然不會呆在原地傻等,紛紛散去,而吳賴也和青玄子以及一眾師門長輩回到了紫霞觀的住處!

「吳賴,今天的比賽你都看在眼中,剩下的七強中,你覺得如何?」眾人紛紛盤坐下來之後,青玄子開口發問道。

吳賴微微沉吟了一陣,開口回答道:「兩儀真人的兩儀真氣很是奇妙,但是徒兒有南明離火訣在手,自是能剋制對方,對上兩儀真人的勝算應該是十成,無嗔小和尚功力深厚,不過重防守不重攻擊,徒兒可以放手進攻,戰勝他當有九成的把握,至於海外仙山弟子卓一航,劍法巧妙,功力也不差,不過過於循規蹈矩,不善奇兵,徒兒要勝他也在八成勝算以上,至於海外仙山弟子陸小鳳,靈犀一指奇妙無比,不過徒兒看得出來,此子主要靠的是神識的強悍,而單論神識的話,徒兒不次於他,所以對決起來,勝算亦在八成以上,至於那散修宋夏,徒兒斷定,這廝定然和倭人脫不了干係,說不定有什麼陰謀,其擅長的噬血刃徒兒早先領教過,再加上南明離火至陽至剛,正是那等邪惡伎倆的剋星,對上那宋夏,勝算應該在九成以上,倒是那散修胡百山,力大無窮,皮肉堅實,是個勁敵,徒兒即便使出全力,估計勝算也不過六成左右,是我最大的對手!」

青玄子聽吳賴說的是頭頭是道,不由微微一笑,捋了捋鬍子頷首說道:「嗯,不錯,那如你這般分析的話,仙道會冠軍應該是非你莫屬了!」

吳賴聞言,傲然一笑道:「師傅放心,這仙道會的冠軍,徒兒一定為你拿下!」

「好,為師也沒有想到,你竟然連為師也蒙在了鼓裡,不知何時,你竟然已經到了結丹期圓滿境的境界,而你修鍊才短短几時啊,這等資質,只怕咱們的祖師紫霞仙子也是比不上,如果你真的成了仙道會的冠軍,加上冠軍的獎勵,說不定你會成功地晉陞到元嬰期,到時候,你可能就會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未及弱冠便晉陞為元嬰期的修者了!」

「嗯,到時候,你這師傅可是被超過去了啊!」青玄子的一名師弟出言打趣道。

「咳咳,師傅、師叔謬讚了,其實這都是師傅教導有方!」吳賴乾咳了一聲,很是謙遜地說道,全然忘了自己剛才還指點江山,一副勝籌在握的架勢!

青玄子的一名師叔,也是兩名元嬰期高手之一的老者,這名老者參與了之前高台上的守護,對七強選手也有了比別人多的了解,聽到這裡卻是皺了皺白眉說道:「吳賴切記不可大意,據老夫觀察,那胡百山並不是你最大的對手,雖然按照表現出來的實力,胡百山卻是強悍,但是胡百山體內的妖力似乎不穩定,估計是作為人體吸收妖力難免有所衝突的原因,所以只要你能夠長時間地拖住對方,對方必然自己崩潰,而那個宋夏,卻是沒有使出全力,老夫總是覺得,那個宋夏的體內,似乎還有一個意識!」

「還有一個意識?」眾人頓時都吃了一驚!

「師叔祖說的沒錯,徒孫也覺得那宋夏似乎有些蹊蹺,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如今聽師叔祖這麼一說,還真是的,那宋夏的體內似乎還隱藏著一個暴虐無比的氣息,而那個氣息一直沒有動靜,估計就是師叔祖所說的另一股意識!」吳賴聞言,點了點頭附和著說道。 隨後,羅格就回了實驗室,然而他才回到實驗室沒多久,一個迷霧虛影就出現在了他面前。

對於這種事,一兩次看還覺得新鮮,看多了之後,也就覺得稀疏平常了。

然而,這個迷霧虛影出現了好一會兒,不但沒有逐漸散去,他身上的白霧反而一點點擴散開來。

最後實驗室中的霧氣越來越多,直到籠罩整個實驗室。

羅格腳步一動,才感覺到腳下已經不是在他的實驗室了——又被拉到迷霧世界來了。

羅格警惕的打量著周圍,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羅格多少也算有了些經驗。

羅格首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果然已經變成了血肉手臂,雖然看起來有些蒼白,更像他殺死的那個怪異生物的那種順滑的蒼白。

接著,大量骨質物從羅格的身體中滲出來,迅速將其包裹,形成骨刺裝甲。

這次,羅格直接調動體內變異后的屍鬼能量,在這個世界中屍鬼能量就像羅格原本的精血能量一般,整個身體就像是注入了燃油的發動機,充滿了力量。

精神力還是不能用,不過羅格身體的本能感知已經恢復了許多,如果周圍有個風吹草動他也能很快發現,雖然比精神力稍差一點,但也比上一次的他,純靠意識流要好多了。

「嘶噠…」

左邊——羅格身體一扭,正對著聲音傳來的地方。

「噠!噠!噠!….」一聲聲腳步聲越來越大,證明那東西離羅格越來越近。

突然,羅格左臂微微一抽搐,接著他本能的身體一矮,猛的朝後翻滾出去。

逍遙派 觸覺強化!

本來,在正常的世界中,羅格已經能輕鬆的控制五感強化和超我狀態的使用,在需要的時候短暫的開啟幾分鐘或者幾秒鐘,然後就恢復正常狀態,這種間隙式的使用,毫無疑問會很大程度的降低開啟特殊狀態后的副作用,甚至掌控成熟之後,副作用已經被降低到近乎於零的程度,他已經將這兩種精神強化融合到日常中。

但現在,因為換了一個世界,一個連物理規則都和原本世界不同的地方,羅格不得不以最基礎的方式在戰鬥時強化自己的狀態!

超我狀態!

「嗡嗡!!」羅格腦中響起一陣急促的蜂鳴聲,然後就是多餘的情緒急速退去,只剩下冰冷的理智!

空氣中有東西,就在迷霧中。

羅格看不到,但他的左手能感覺到,就是剛才他左手抽搐的瞬間,羅格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危機感,因此他本能的躲避,離開原地,在戰鬥時,他從來不會懷疑自己的本能,如果他連自己都無法信任,他又還能信任誰呢?

然後,他沒感覺到風聲,也沒聽到什麼有攻擊襲來,之前的腳步聲也停止了。

羅格將左手伸到前方,觸覺強化到最強,屏蔽其他知覺——他感覺到了,感覺到那東西的存在,就在他身前,只是這種感覺非常模糊,他只能確定一個大概的方向,無法確定距離,無法確定具體位置。

除非它再一次攻擊羅格!

羅格左手掌心向前,慢慢的原地逆時針的旋轉,然後,突地他停下來了。

羅格心中一跳,那東西發現了,那東西發現他能感覺到它。

噗!瞬間,羅格身體一閃,瞬間移開,然後手上瞬間長出一柄超過一米長的血色刀刃!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嘶!刀刃在空氣中劃過,拉起一道風聲,羅格跟敏銳的感覺到刀刃遇到一絲阻力,阻力並不大,如果不是羅格當前處於特殊狀態,也不一定能感覺到。

「你是什麼東西!滾出來!」這種敵暗我明的感覺非常不好,羅格討厭這種被人暗中狩獵的感覺!

而羅格說這些話當然不是惱羞成怒什麼的,現在這種狀態下的他無悲無喜,也不會有憤怒。

他只是在確定對手是否有高等智慧,不同的對手,將決定他接下來不同的對敵手段。

「又來了!」羅格身形再往旁邊一躍,手中骨質體所化的長刀猛地揮出,在遇到阻力的瞬間,血色長刀瞬間爆開,大量細如髮絲的血線呈現放射狀散開。

羅格看到了許多血線被波動,手上的骨質體快速凝形,瞬間又形成一柄刀刃,直接向前揮出!

而也在他揮刀的瞬間,他的左臂傳來奇怪一陣危機感,身上的寒毛豎起,但羅格這一刀揮到一半,已經不可能再收回來了,或者說收回來更耗時,還不如就這麼順著一刀切下來,這樣反而能更快的進行防禦。

「嘶嘶!!!」然而,羅格已經來不及再進行下一步。

某種東西貼到了他的身上,這東西身上彷彿帶著巨大的吸力,他身上的力量、體內的精血能量都在快速消失,彷彿他的生命力都被吸走了,或者說更嚴重!

羅格感覺彷彿有什麼在侵蝕他的精神力,他無法感覺到那是什麼東西,但他大概能猜到。那應該是屍鬼的『精神』,因為與他們的精神力完全相反,所有羅格不可能直接的感知到他們的精神,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有某種無形的東西在消耗著他的精神,來側面證明那可能是是屍鬼的精神力。

羅格的精神力就彷彿霜雪遇到熱湯一般,迅速消融著!

「精神統合!」

「轟隆!!!」瞬間,羅格的精神力與眾多的倀鬼精神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精神環。

熱湯在融化霜雪時,自身也會變冷,只是因為有火爐加熱不斷的補充熱湯。在對方的主場,羅格肯定不可能耗過對方。

他可能只有一次機會,所以他必要等到最合適的時機!

「規則之眼!」瞬間,羅格湛藍色的瞳子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覆蓋了一層耀眼的金色!

「好多規則之線!」一瞬間,羅格看到了滿世界的密密麻麻的規則之線,而且全是不同於刻音朵世界中的那些規則之線。

「找到了!你的交匯點!」處於完全理智的狀態,羅格很快將這個世界的規則之線和他眼前的攻擊者身上連接的規則之線區分開來,並且找到了對方身上規則之線的交匯點!——上次對付寒霜蠕蟲靈光一閃讓羅格知道,一個生物體內規則之線的交匯處,很可能是他的弱點,就算不是致命點,破壞的話也可能重創對方。

在這種連對手是什麼東西,什麼形態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還有什麼比攻擊對方的規則之線交匯處更靠譜的呢?

羅格左臂內的精血能量一部分被這東西吸走,一部分被羅格撤回軀幹身體內,最後的精血能量也放棄抵抗,瞬間就被他手臂中的屍鬼能量吸收轉化!

「呼!!」羅格左手帶著強大的勁風,朝著那規則之線交匯的地方抓去!

…….. 青玄子卻是沒有看出這一點,聞言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倭人對我華夏一直是賊心不死,如此說來,這個宋夏說不定還真的是有什麼陰謀,吳賴徒兒,那你對上這個宋夏的時候,可一定要多加小心,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啊,關於這個宋夏的事情,我一會兒去見見那三位島主以及其他各位掌門,說不定他們已經看出了一些什麼端倪!」

當下無話,青玄子帶著幾名師弟去見海外仙山的三位島主,而兩名元嬰期的高手,則是為吳賴護法,讓吳賴一心一意地修鍊!

吳賴今天看到了陸小鳳的比賽,先是暗暗參悟陸小鳳的靈犀一指,雖然吳賴的神識強度比起陸小鳳強了不少,可是一直沒有能夠將強大的神識真正用於戰鬥之中,如今見了陸小鳳的靈犀一指,也給吳賴提供了一個思路。

吳賴參悟了一陣靈犀一指之後,便在心底暗暗呼喚老綠道:「老綠,老綠!」

「小子,你修鍊你的便是,幹嘛要打擾老夫啊?」老綠不耐煩的聲音在吳賴的心底響了起來。

吳賴卻是早已經習慣了老綠的腔調,也不以為忤,很是乾脆地說道:「自然是有事情要打擾你了,五個問題,你解答了自然可以繼續休息去了!」

「五個問題,你小子還真是貪得無厭啊,老夫我也要修鍊,沒那麼多的時間,三個問題,不能再多了!」老綠氣急敗壞地吼道!

吳賴自然十分乾脆地說道:「好,三個就三個,其實我也只是想問三個,之所以說五個,就是給你一個討價還價的機會而已!」

「暈,我勒個去,你小子狠,什麼問題,快說!」老綠聞言,登時一陣鬱悶,很明顯,自己又上了吳賴的當,這實在是有些憋屈,自己好歹是萬年的老古董了,什麼世面沒有見過,卻是往往在這小子面前吃癟,實在是丟人丟大發了,若是被東皇鍾、番天印那些傢伙們知道,一定會笑話自己的,此時的老綠當然還不知道,他擔心的這些器靈日後的下場和他是一模一樣,大家是難兄難弟,倒是不用擔心誰笑話誰!

吳賴知道老綠很懊惱,不過自己現在有求於人,所以口氣是極為的恭順:「咳咳,老綠同志啊,不要這麼小氣嗎?您老可是當年縱橫天地間的神農鼎的器靈,什麼世面沒有見過,小子我這點兒小小的把戲,您老自然也是十分的清楚,不過你老寬宏大量,一向懶得和小子我計較而已,再說了,您老知識淵博,肯定不會怕我的問題太難,將您難住是不?」

可憐的老綠被吳賴這一席話捧得是暈暈乎乎,他萬萬也想不到,自己當初面對的是上古人類,比起現在,民風自然是要淳樸的多,似吳賴這般憊懶、善於花言巧語的人實在是不多,尤其是那些上古的鍊氣士,個個修鍊的極為單純,所以才在封神大戰中被申公豹那廝忽悠得一個個上了戰場送了命,而經過了現代各種營銷文化熏陶下的吳賴,比之當年的申公豹有過之而無不及,老綠落後了近萬年的腦袋瓜子自然不是吳賴的對手!

「哼!那是,算你小子知道好歹,老夫萬年以前,那可是響噹噹的神農鼎啊,妖魔兩道莫不聞風喪膽,這天下修鍊之事,雖然老夫自己並不擅長,但是跟在神農炎帝的身邊,耳濡目染之下,也算是修鍊的宗師級人物了,比之當代的所謂修者們,那絕對是祖師級別的存在,有什麼問題儘管開口便是!」老綠冷哼了一聲,面有得色地說道。

吳賴聽著老綠那有些臭屁轟轟的話語,心中很是不以為意,什麼響噹噹的神農鼎,若不是自己發現了,現在還是躺在應州城外小樹林中亂墳灘中的一個破尿罐而已!

不過,吳賴有求於人,自然不會將心裡話說出來,而是口氣無比恭維地在心底說道:「是啊,是啊,小子能遇到老綠同志你,那實在是三生有幸,不對,是三十生有幸才對,那我就問了,這個蓬萊仙境您老知道多少?」

「蓬萊仙境?你說的就是你現在呆的地方吧?」老綠果然知道,微微愣了一下,便出言反問道。

吳賴點了點頭回答道:「正是,如今我們便在這海外三座仙山之一的蓬萊仙島上,參加百年一次的仙道會,若是拿到冠軍的話,便會被送進蓬萊仙境之中修鍊,說是有機會突破修為!」

老綠聞言,語氣卻是凝重了起來:「這仙道會的事情老夫並不知曉,想必是後世修者搞出來的東西,不過這海外仙山的三座仙島,蓬萊、方丈、瀛洲,卻與古時的海外仙山並不一樣了!」

「呃?此話怎講?」吳賴大為驚奇,這仙山竟然與古時不一樣了,這卻是為何,其中也許有著驚天動地的隱情!

老綠長嘆了一聲說道:「這就說來話長了,本來這人間界中人、仙、妖、魔等並存於世,雖然互相紛爭不斷,但也基本上沒有大亂子,可是神魔大戰之後,整個人間界在戰爭中變得支離破碎,靈氣大量散失,仙、妖、魔在人間界中已經不適合長期生存下去,於是便在紛紛在另外一個空間開闢領地,也就是所謂的天界,這人間界中的一些靈氣充裕的寶地也往往被那些大神通者帶到了天界之中,譬如修者聖地昆崙山,就被西王母生生地拔去了半截,帶入了天界,現在的昆崙山不過只是以前昆崙山的一半高而已!」

「呃?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這海外仙山的三座仙島也被帶進了仙界之中,如今這剩下的三座所謂的海外仙山,不過是以前三座仙島殘留下來的而已!」吳賴聽到這裡,微微一愣,繼而終於明白過來了!

老綠讚許地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正是如此,不過縱然只是殘留下來的島嶼,也是離天界最近的地方,這裡應該會有天界的靈氣,也就是所謂的仙氣泄露出來,從而形成了現在修者口中的蓬萊仙境,雖然這仙氣純度比起真正的天界來要稀薄的多,不過對於沒有飛升的修者來說,卻是大補之物,晉陞一個境界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老夫也就納悶了,你這小子長相沒長相,人品沒人品,怎麼就這麼好運氣呢?連這等好事也能碰上!」

老綠說到後面,口氣中充滿了不解和鬱悶,不過吳賴聽得出來,老綠這廝還是為自己的好運而暗暗感到欣喜的,畢竟自己是老綠現在的主人,老綠想要重返天界,必須依仗自己!

「哦,原來如此,原來無論是昆崙山還是海外仙山的三座仙島,根本都不是原來的模樣了,這些仙人竟然能夠移山倒海,還真是神通廣大啊!」吳賴由衷地感嘆道。

老綠卻是不屑地說道:「哼,這算什麼?移山倒海只是小神通,等你飛升到天界之後,你就知道了!」

「天界?那天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啊?比人間界還要大嗎?」吳賴帶著幾分嚮往地問道。

老綠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那天界的樣子和人間界也差不了多少,也有土地、海洋,也有日月星辰,不過這些你現在知道也無益,我現在只能告訴你,那天界主要分為四大部洲,分別為東勝神州、西牛賀洲、南瞻部洲、北俱蘆洲,這四大部洲風土人情各不相同,等你到了天界之後,自然會一切明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怎麼將那仙道會的冠軍弄到手,進入那蓬萊仙境中吸收一下仙氣,這樣的話,會大大地縮短你飛升天界的期限!」

「四大部洲?好吧,現在知道也沒什麼用,好,不管如何,這仙道會的冠軍我是必須要弄到手了!」吳賴點了點頭說道。

老綠點了點頭,出言道:「那好,趕緊問你的第二個問題?」

吳賴這才想起自己本來是有三個問題的,不料被老綠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給弄岔了思路,沉吟了一下方才問道:「那你知道東瀛倭人的事情嗎?」

「東瀛倭人?就是你上次前往東方海島上對付的那些矮子嗎?這個就不知道了,當初上古時期,那些海島上只不過住了些野人罷了,並沒有什麼修者,所以沒人注意,不過,老夫通過上次你和那些倭人的爭鬥,可以判斷得出來,那些所謂的倭人乃是和以往華夏的修魔者有關聯,似乎是某些修魔者的傳承,仙魔自古不兩立,你遇到那些倭人倒是要小心些才是!」老綠出言回答道。

「修魔者?嗯?對了,還有修妖者,這修魔者和修妖者為什麼和修仙者是敵對關係呢?」吳賴微微蹙著眉頭問道,在他看來,這修魔修妖修仙,都是為了逆天爭命,幹嘛非要互相鬥來斗去啊!

「呃?這個問題啊?咳咳!」自詡為修者老祖宗的老綠,卻是撓了撓頭,感覺這個問題實在是有些難度了! 羅格抓的並不是真正的規則之線,事實上他也不可能抓到規則之線,他的目標是連接那麼多規則之線的東西,就像寒霜蠕蟲的『核心』,那東西連接了許多規則之線,所以在規則之眼的視覺里,成了眾多規則之線的交匯點,也就是寒霜蠕蟲的弱點!

而現在,羅格的目標就是這個無形的敵人可能存在的弱點!

「噗!」只是比空氣略大的阻力,就好像從空氣中進入水中一般,羅格的手很快就伸到那個規則之線交匯的地方,這裡有微弱的阻力,羅格不知道這是不是弱點,但不管怎麼樣——先毀了再說。

羅格的手不斷攪動著,能感覺到阻力的東西全部都捏碎!

「噗!」

下一刻,那個纏在羅格身上,瘋狂的吸收他精血能量、精神力的東西一下脫離出去。

羅格試圖抓住對方,但它就像水一樣,你無法抓住水!

風月不傾城 除非你把它凍上!

靈光一閃的羅格迅速從體內輸出大量的屍鬼能量,在這個世界,屍鬼能量本不是以寒冰屬性的能量顯現的,它就像正常世界中的魔力,但羅格此時最強烈的念頭就是將那東西凍上!讓他顯形!

「嘶!咔咔!」一絲絲白霧從羅格掌心滲出,還帶著絲絲凍結的聲音。

大量的屍鬼能量從羅格的左手中輸出,本來那無影無形的敵人也在周圍迷霧的影響下,顯現出一個透明的輪廓來,那是一個人形的輪廓。

「噗噗!」那透明的輪廓急速的退後,想要脫離羅格的攻擊範圍。

然而,好不容易抓住機會讓對方顯形的羅格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它,很多手段對於同一個敵人,只有第一次的時候管用,再一次使用的時候,對方就會有防備,那就不一定能管用了!

寵妻成婚 所以,底牌盡出的羅格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

「嘭!」羅格身體前傾,膝蓋一彎,如利箭一般竄出去!這次有了明確的攻擊目標,哪怕還是不能讓對方顯出形態,但也比之前什麼都看不到的時好多了!

「噗!!」羅格直接撲到對方身上,體內的屍鬼能量也在瘋狂的輸出,而在這個過程中,對方也在不斷的削弱羅格的精神力,若不是有眾多倀鬼的精神力撐著,羅格此時恐怕已經倒下來!

但就算有倀鬼的精神力撐著,羅格也不可能撐太久,這裡是對方的主場,四周都是迷霧,對方的能量幾乎無窮無盡,羅格不知道對方的精神力是否也能通過周圍的霧氣恢復,但看對方現在瘋狂的抵消羅格精神力的行為,可以得知,對方的精神力肯定是還非常充盈的!

羅格瘋狂的調動體內的屍鬼能量,不斷的往對方身上輸出,他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最有可能翻盤的底牌會是體內的屍鬼能量——當然,若不是因為身體中的屍鬼能量,他也不會被拉進這個世界!

不成功,就成仁!這就是羅格當前面臨的局面。

然而,哪怕面臨這樣的局面,此時羅格的眼中也看不到絲毫的慌亂,一是因為當前狀態的影響,二是羅格已經做了當前能做的一切!

「咔咔咔….」終於,羅格身前傳來一陣陣冰霜凝結的聲音,一點點灰色在他面前逐漸顯形!

不到片刻,羅格眼前這個怪物就徹底顯形了,這是一隻全身長著細密觸手的類人形怪物,頭上的頭髮是一根根觸手,臉上的眉毛、鬍鬚是更小的觸手,就連對方身上那些汗毛一樣的東西,也是一根根扭動的觸手。

這就是一個灰色的人形觸手怪!

羅格的左手還抓在對方身體里,就在對方胸腹的位置,因為那裡就是他看到的,對方身上規則之線交匯的地方。

而現在在對方逐漸顯形后,他也能感覺到自己手上握著的一個硬質的有稜角的東西。

羅格感覺到對方的精神力退回去,它顯形后也不再吸收羅格身上的能量,狀態看起來像是只剩下一口氣,就要死掉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