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俏男子哈哈一笑,抬手一推,將龍舸狠狠推到了路旁。過去時,黃雨軒側目斜望了他一下,眼裡難掩鄙夷之色。

等他們走後,龍舸搖了搖頭,淡漠的臉上陰冷之極:「希望再遇上我時,你們還能笑得出。」

墓園裡。

龍舸離開不久,田老頭露出了少有肅然,他正捧著一本質地古樸獸皮書翻閱起來,打開一看,霉斑點點的獸皮書上,空空如也,沒有半個字。

可是田老頭卻看很十分入神,邊看嘴裡還喃喃自語,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然而,詭異的事情出現了,那本古書居然開始說話了,一個深邃的聲音傳了開來:「新收的那小子,體質不錯。雖然天賦不怎麼樣,但他卻是在你手裡撐得時間最長的人。」

「連我用毒蟲毒草混合的毒物都奈何不了他,的確有點能耐,不過現在下結論,未免為時過早了吧。畢竟他的龍種實在太差了。我給他的羊皮書卷,他也未必能領悟得了啊。」說話時,田老頭神色漠然,周身卻陰氣逼人,像塊亘古難融的寒冰一般。

「你可沒有多久時間了。」古書里的聲音驟然提高了聲調,滿含警告的語氣。

「哼!當初要不是操之過急,我也不會變成如今這般陰陽人的下場,現在我不會重蹈覆轍,過幾天後我便再去一次那兒,用陰陽調換大-法再吸收一年壽元吧。」田老頭眼神閃了閃,片刻之後,露出了一絲決然。

「但願你能成功吧。」古書嘆了一口氣:「算算時間,我伴隨你也有六十年了,當年你英氣風發,支手撐天,是何等的瀟洒自在,時過境遷,你現在竟變成了一個糟老頭,跑到這小地方不說,還落到這般地步。」

聞言,田老頭混蝕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絲緬懷,他輕輕一嘆,臉上轉而浮現出了一幅猙獰的神色,冷聲道「要不是那個賊人所害,我也不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此仇不報,本座永不為人!」

「唉,希望那小子真能有什麼奇遇啊,要真能繼續你的衣缽,也失為一個解決的好辦法。」聲音緩緩說道。話畢,便漸漸沉寂了下去。

「呵呵,那小子居然能如此輕易的運用起破空刀與開天鋤。的確有些怪異,要知道除非認主之外,那兩把玄兵按道理根本無法使用,重逾千斤他卻拿如鴻毛……呵呵。」田老頭將古書合起,眼裡有著精芒在閃爍。

……

去總堂的路,對於龍舸來說,已經是的輕車熟路了,不過任務所他到是第一次去。還好,前幾天他買了一幅風雷谷的地圖,現在正能用上。

在地圖上找到任務所的坐標之後,龍舸沿著所示的道路,輾轉來到了目的地

任務所坐鎮在一個偌大的石台之上,順著石階走了好一陣,當他踏上最後一層石階時,著眼望去,就看見是一座巨大的石殿巋然矗立。

不少的的人由此進進出出,場面倒顯得十分熱鬧。想必這些人都是來領任務或交任務的。完成一個任務就有相應的功勞點與升龍石,自然會有人為之趨之若鶩。

「怎麼辦,就差一個人了,只要湊成十人我們就能領下這個任務了。」

石殿廣場一隅,九個不同山谷的升龍士圍在一起,有男有女,但他們望著前方巨碑上光濛濛的字體,臉上無異都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都是這破規定害的,說什麼升龍者以下的升龍士領丙級任務時必須要十人為準。一頭龍種殖源後期的黑水蛟而已,哪裡用得上十人。」 先婚厚愛:早安,小萌妻 ,不忿的說道。

「劉師兄,你說得可不是嗎?唉,要再不領下任務,就會被別人搶了先,一頭升龍士後期的黑水蛟可價值不淺啊。」一個宮裝女子嘆氣不已,蹙眉說道。

「黃康師弟,你可是我們的智囊,不知你想出了什麼好辦法。」眾人將目光投向一個身形瘦弱,卻目光炯炯的男子身上。黃康用手倚著下巴,沉吟了片刻,緩緩道:「辦法並不是沒有,不過卻犧牲一下大家的一點利益。」

「什麼辦法,黃師弟儘管直說。」劉傑面露焦急的問道。黃康點點頭,說道:「黑水蛟的任務比較危險,若與我們不熟,沒有人會願意加入。與其苦口婆心的讓老人弟子加入的話的,我看不過邀請一位新人弟子,雖然新人弟子入門不久,沒有什麼戰鬥力。但是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搶下任務而已,只要任務到手,事成之後,再分那新人弟子一點好處就行了。」

「對啊,我怎麼想到,只不過要便宜某個菜鳥了。」宮裝女子王燕微微一笑,恍然驚道。

「好,我這就去找個新手來加入。」聞言之後,長刀青年有些迫不及待。正要走時卻被王燕給拉住:「賀師兄,你急什麼,你瞧,前面不正來了一個新弟子嗎。

眾人移眼望去,只見前方一位身著雲谷服飾的少年,正迎面走來。

… 第九章:黑水蛟

「小兄弟,稍等。」

龍舸正要想去殿里領取一份任務,驀然只見前方站著的一群人朝著自己熱情的招了招手,並大聲喊道:「請過來一下。」


說話的是這群人的一位宮裝女子,聞聲之後,龍舸暗覺怪異,儘管感到奇怪,他不過還是移步走了過去。

「眾位師兄姐,不知找小弟何事?」過去之後,龍舸抱拳相敬。眾人友善的一笑,那宮裝女子王燕率先開口,她噙著甜美的笑容,說道:「師弟英氣不凡,不知姓氏名誰,又拜在何谷門下?家師又是何人?」

龍舸輕笑,道:「師姐謬讚了,小弟劉三,乃雲谷門下,至於家師。」擦了擦鼻梢,也不知道田老頭算不算自己師傅,猶豫了一下,繼續道「家師乃是田沖長老。」

聽到雲谷的時候,眾人並沒有多大的表情,但一聽到「田沖」二字,頓時,眾人面面相覷,臉上都稍有幾分變化,不過,這絲異樣只是一閃,隨後又恢復如初。與此同時,王燕向劉傑投去了詢問的目光,見此,劉傑微微點頭。

「難道有什麼不對嗎?」龍舸心懷疑惑的問道。他們一聽到田沖就談虎色變似的,看來這老頭子還真是惡名遠揚。

「沒什麼,劉師弟既然是田師伯的弟子,那就請你代我們為田師伯問好了。」王燕搖了搖頭,俏靨上笑容展露,轉而低聲問道:「師弟來這裡,是否是領任務?」

龍舸點點頭,坦誠相告:「不錯,小弟來這就是為了領一份丁級任務做做。順便賺點功勞點。呵呵,對了,各位師兄姐,請問剛才叫住小弟是為何事。」


聽說龍舸是來領任務的,王燕含羞一笑,抓住龍舸的手,媚眼如絲的望著他,輕聲道:「既然要領任務,師弟不如便和我們一起吧。」

「一起?我?」龍舸詫異的指著自己,隨後擺了擺手,受寵若驚的道:「不行不行,我只是一個入門不到一個月的新人,何德何能與師兄姐們一起做任務,怕到時候沒幫成眾位,反而成了累贅。」

「師弟多慮了,你有所不知,事情是這樣的……」

一番說明過後,龍舸頗有幾分驚訝:「什麼?獵殺黑水蛟!聽說那廝不僅皮粗肉糙,刀槍難入,而且還能釋放毒霧,煞是厲害啊。」

「師弟放心,黑水蛟是只是蛟類最底層的存在,並非真正的蛟獸,我們九個人自有準備,因為顧及到你是新手,所以你只要呆在安全的地方觀戰即可,倘若能夠誅殺此獸,必分予師弟一杯羹。」王燕耐心的解釋道,其他幾位也是好言附合了幾句。

「這……」即便如此,龍舸還是有些舉棋不定。

「劉師弟,你還在猶豫什麼?要非規定所限,我們也不會找上他人,難道師弟還怕我們害你不成?」王燕勸說道。

「當然不是。」龍舸急忙回道。王燕接道:「師弟是第一次領任務吧。你單獨領任務畢竟經驗不足,難保不會有閃失,如跟我們一起至少有個照應不是?何況丙級任務可比丁級任務所賺功勞點可要多上不少。」

「劉師弟,你要再拒,可就是看不起我們。」一旁的劉傑,眉梢一皺,頗有幾分不悅了。

話到既然已經這種地步,龍舸也不好一而再的推託下去。反正他是來領任務的,不論是組隊還是單打,對他都沒有什麼壞處。略略遲疑了一下,龍舸笑道:「既然各位師兄師姐都這麼說了,我要再不同意,倒有些不近人情了。好,我就跟著幾位去開開眼界吧。」

眾人一喜,劉傑豪爽的大笑道:「在此之前,我們九個個分屬於風雷雨三谷,師弟一來正好湊成四谷聯盟啊。」

眾人相視而笑,看氣氛也倒處得融洽。龍舸跟著笑了笑,臉上淡然。而此時,他在心中卻暗暗下了某種決定。

十人一起到殿里領取黑水蛟的丙級任務后,旋即十人一起下了任務所,前往馬廄。

一進入馬廄,一片佔地百頃的一座座矮房就鱗次櫛比的呈現在眼前,一陣熱浪隨之迎面撲來。

「劉師弟,你是第一次來這兒吧。」王燕問道。龍舸輕嗯一聲,望著矮房裡栓著的一匹匹火濤飛躥,氣宇軒昂的大馬,驚道:「這是火雲靈駒吧。」

「師弟好眼力,不錯,這正是火雲靈駒,御之可飛天,一日行之千里,奔速極快。」王燕點頭說道。

「十匹火雲飛駒,二十塊升龍石。」

此時,黃康與馬廄的守廄人交涉了起來。黃康聽到這個價格之後,臉色微變:「不對吧,不是一匹馬一塊升龍石,怎麼漲到兩塊了?」

「師兄有所不知,三大宗門聯手開啟了盤龍島上的天然秘境,並開放了其外圍地域,促使了大量弟子進去歷練。現在火雲飛駒也是供不應求啊。」守廄人頗有感慨的說道。

「盤龍島?」黃康兀自搖頭,嘀咕了一聲,聽說上面封印著一頭吞天巨蟒,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有時間一定要上去瞧瞧。見砍不下價,黃康只能咬牙交了二十塊升龍石。

「十二個時辰,若時間到了仍未歸還需交滯還金。」守廄人說完之後,就帶人選馬去了。

租賃十匹馬力甚佳的火雲飛駒。當馬牽出馬廄,王燕就迫不及待的跳上馬背,牽繩一拉,馬鳴長嘶,前蹄飛揚,一股升騰的火焰自馬下震蕩開來!

纖影御馬,倒有幾分英姿颯爽。

「果真是好馬,還看著幹什麼?上啊。」王燕轉頭嬌喝了一句,隨即,縱馬一飛,當即火雲飛駒踩著翻滾的火焰,化做一道火光,掠向天際。

「好了,趕快走吧,別誤了時辰。」劉傑大手一揮,轉頭望向身邊的龍舸:「劉師弟,能騎嗎?」

「試試看吧。」話落,龍舸便徑直走向一匹體格異常高大,而且其周身火焰無比燥動的火雲飛駒身前。

「劉師弟,這匹馬雖然矯健但性情比較激烈,駕馭不了反而會傷了你,不如你還是騎這匹吧。」見此,劉傑臉一變,善意的提醒道。

龍舸溫和的笑了笑,二話不說,就摁著馬脊跨了上去。頓時,站著不動的烈馬揚蹄怒嘶,突然縱跳了起來,看那兇狠的架勢是要把龍舸甩出去。火雲飛駒可是靈獸,肌肉力量極大,要是不慎真被它甩出,非不傷筋動骨。

「劉師弟小心!」看到這一幕,劉傑嚇得瞪大了眼睛,正要上前援助一幫。

誰知,龍舸大喝一聲「孽畜!大膽。」一股無形的氣勢傾瀉而出,烈馬渾身一顫,怒色的眼睛里露出了驚恐之色!

駕!少年鋒眸一昂,夾住馬腹,抓住韁繩猛然一扯,登時,烈馬長嘶,踏空而起,猶利箭一般暴掠而出!

見此,眾人-大吃一驚,面露驚詫之色。守廄人也呆住了:「那飛駒可是一匹馬王,不知多少人被它甩飛過,甚至是升龍者級別的高手,見你們選中了它,我正要提醒一下,沒想到,呵呵……那位雲谷弟子是誰,竟然有如此之大的魄力征服馬王。」

「馬王?呵呵,這位師弟,看來並不那麼簡單。」賀風走到了劉傑身旁,喃喃說道。

「走吧,別耽誤時間了。」

升龍士只有龍種殖源境的實力。而其要想御氣飛行,必須成為升龍者,才能有了龍卵妊娠境凝聚出的先天龍罡!有此之前,升龍士若想飛天,只能藉助外力。

登時,八匹火焰升騰的快馬凌空而起,化做八道絢麗的火光,朝著遠方的茫茫天際間,若隱若現的兩個紅點狂掠而去。

「黑水蛟所處的黑水潭,離風雷谷行程還有上百里,估計要落暮時分才能到。」

黃康望了一眼前方甚為遙遠的天穹,轉頭對著身側的眾人說道。聞言,眾人各自頷首,騎在馬上時,雙眼一閉,身上隨之光芒泛起,顯然,他們已經開始為此次任務進行蓄勢。

雲霧拂面而過,朝下一望,千米之下,是青裝披裹的千山萬壑。

一路無話,時間一點點流逝,落日西斜,霞光萬丈。這時,騎在前方領路的黃康開口了:「各位師兄弟,黑水潭就隱藏在下方的這處密林之中,咱們下去吧。」

聽到這話,眾人平靜的臉上終於有一絲喜氣露出,當即揮鞭縱馬。「駕!」大喝一聲,策馬一起,火雲飛駒踏著火濤飛下天空。

落地之後,找個開闊的地方將馬栓好,眾人就朝著密林的深處走去。

不知是樹蔭太過強盛,遮住了日光,還是此地陰氣過重。一走入裡頭,眾人就感到一陣逼仄的寒氣迎面撲來。

「大家千萬小心,這處密林暗藏沼澤,許多山獸毒蟲就隱匿在當中,稍個不慎便會引災上身。」王燕目光一轉,警惕的提醒道。然而,她話剛說沒多久,前方就傳來了一陣「嗡嗡」的叫聲,如雷鳴墜耳,激蕩心魂。

「不好,是吮血蚊蟲!」

也不知誰叫了一聲。此時,周圍的蔥蘢樹葉一陣抖動,一隻只頭顱大小的巨蚊振翅飛來。

巨蚊體型巨大,身上黑紋環體。眼目腥紅,獠牙之下一根吸血管暴露出來,乍一看,其鋒利程度可堪長槍!

「大夥退後,讓我來!」

那長刀青年驀然喝道,旋即上前幾步。背後的長刀噌的一聲,飛上半空。長刀青年縱身一躍,跳上空中。持刀,轉身一記橫掃斬出,一道道銳利無形的風刃從刀上****而出!

噗噗!

風刃如急風驟雨一般狂猛萬般,凌厲之間,刀鋒所至,殺伐緊隨。

一眨眼的功夫,被劈成兩截的巨蚊就如雨點一樣紛紛落下。

「呵呵,賀師兄你的《風刃斬》比以前更為精進了不少,小妹佩服。」王燕勾唇笑道。其他人也紛紛讚歎。賀風搖頭一笑,擺手道:「獻醜了,要說厲害,我哪裡比得過劉師兄的《轟雷掌》呢。聽說他們雷谷今年收納了一位十段雙生變異龍種的弟子,以後恐怕風雷谷該叫雷風谷了。」

「聽說那位弟子,好像是個女的吧,不僅有著驚人的天賦,更有著傾城傾國的姿顏。劉師兄你們雷谷恐怕會憑此女從而昌盛了。」

見話題扯到自己身上,劉傑只是淡淡一笑,不動聲色的道:「你們說的是書嫻師妹,說實話做為同谷弟子,我也只是聞其名未其面。呵呵,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趕快去完成任務吧」

正在眾人笑說之際,王燕瞅了龍舸一眼,拂鬢說道:「劉師弟,你就呆在我們後面,這樣會相對安全一點。」

少年溫和恬笑,心中微微一暖,點了點頭道:「多謝師姐關心。」

「前面估計還會有點波折,大家都小心的。」劉傑說道,隨之,他戴上一副銀光縈繞的手套,與賀風並肩走在前方。

龍舸的眼瞳微微一縮,從周身的氣勢來看,這九個人中,除開劉傑與賀飛是處在龍種殖源後期之外,其他七人也都在龍種殖源中期。也難怪,眾人會以這兩人馬首是瞻。

之後的路,果真如劉傑所說,並不那麼的一帆風順,總有一些實力不強亦也不弱的山蟲野獸突兀地蹦出來侵擾,不過,不是死在賀風快刀之下,就是斃命於劉傑一雙雷光縈繞的鐵掌之中,後面的人倒也落個安閑。越往裡走,前方的視線逐漸開闊起來。

巨大的古樹變得稀疏,一陣冰寒之氣隨風盪來。往前眺去,一個巨大的湖泊逐漸浮上眼帘。

「這就是黑水潭?」

黃康打開地圖,按時地形仔細對照了一下,隨後頷首道:「不錯,這裡正是藏匿黑龍蛟的黑水潭。」

龍舸朝著湖面,放眼望去,輕顫的湖面,一片波光粼粼,浪花撲盪。清澈的水,很難讓人聯想到這兒藏著一頭凶獸。

「湖太大了,以我們幾個人的力量,怕是很難找到黑水蛟。」龍舸面露一絲凝重,轉目說道。王燕咯咯輕笑:「這就不必師弟擔心了,我們自有辦法。」

話罷,一個體格魁梧的大漢走到了岸邊,從儲物袋裡抬出一個碩大的木桶。打開木桶,頓時,一股液流湧出,滾滾落入了湖中。

嗅著液流散發出來的氣味,龍舸恍然大悟:「雄黃酒!」

「黑水蛟並不是真正的蛟,摻了大半都只是蛇的血統,只要這高濃度的雄黃酒稀釋到湖裡,非逼得它抓狂不可。」王燕小臉閃過一絲狡黠,似是很期待看到黑水蛟暴怒的場面。

雄黃酒倒入湖水中后,眾人退後幾步,便默默地在岸邊等待起來。沒多久,異變果然出現了,原本平靜的湖面突然激蕩了起來。浪濤滾滾,暗流洶湧。

吼!

一聲暴怒之極的怒吼,從水中驚起!

頓時,湖面中央的水域,猛然塌陷了下去,緩緩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緊接著,一道黑色如墨的巨影,從漩渦之間,升騰而起。

定晴一看,赫然只見一頭十幾丈長,全身黑鱗披身,猶如巨蟒一樣的凶獸從水裡露出了形體。


碩大的腦袋,轉向一定,一雙碗口大的眼睛死死盯向一個方向。怒火升騰的目光,迅速聚焦。旋即,巨蛟仰天一聲怒吼,乘風破浪,朝著岸邊飛速游來。

「黑水蛟。此獸正是黑水蛟。」

在眾人為黑水蛟壯觀登場大為驚駭的同時,黃康驚呼說道。

「按原計劃行動,把黑水蛟引上岸來!」劉傑大喝一聲,眾人連忙後退。

賀風揮刀上前,凌空斬出了幾道風刃,風刃破空而去,鐺鐺數聲,便狠狠轟擊在了巨蟒的頭顱上,風刃過後,卻只留下一道道淺淺的白痕。

雖然沒傷到巨蛟,但卻徹底惹惱了它。怒嘯一聲,黑水蛟甩動了龐大的身軀,粗而有力的尾巴一拍水面。

水花迸發間,龐大的身軀衝天而起,朝著地面上飛來。

「大家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