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說著,輕輕的叩上卧室的門,緊接著往外面走。

到了客廳。

慕洛琛問:「今天簡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少奶奶一整天都陪著景小姐,沒什麼特別的,不過她回來之後,給我打電話,讓我監視凌家的人。」

「凌家?凌南晟?」

慕洛琛眉頭蹙在一起,露出沉思的模樣。

「不是凌二少,是凌大少,少奶奶說,一旦凌大少有特殊的舉動,都要立刻向她彙報。」

慕洛琛聞言,沒再說話。

上午簡汐跟他打電話,過問凌南晟的事情,他就覺得有些不對,簡汐很少在他面前刻意提起凌南晟,可今天特地打電話過來問。

現在她又過問凌家大少的事情,難道凌家大少找她了?凌家想為凌南晟的事情報仇?

他們想借著簡汐,來報復他嗎?

慕洛琛眼裡滑過一抹暗芒。

「命令下面的人,調查凌家大少最近都在做什麼,有發現了,記得通知我,簡汐那邊能瞞著就瞞著,實在不行,捏造虛假的消息告訴她。」

「是。」周文達頷首。

慕洛琛轉身走到沙發跟前,倒了一杯茶,又問:「安亦舒的下落找到了嗎?」

「已經有些眉目了,我們剛查到柏原崇已經到了帝都這邊,調查的信息顯示,安小姐失蹤的那段時間,柏原崇曾到過人民公園附近,根據現在的消息看,安小姐有八成的可能,是跟著他走了。」

柏原崇……

若不是他,現在的慕家不會支離破碎,他跟簡汐也不用這般。

慕洛琛握著茶杯的手一僵,不由自主的用力。

周文達注意到他臉色不好,沒繼續說下去。

兩人像是冰塑的雕像,沒一個人說話,偌大的客廳的氣氛霎時安靜的有些可怕。

良久。

慕洛琛轉動著茶杯說:「既然確定亦舒在他手裡,那就找人接近柏原崇的人,爭取把她帶回來,若是亦舒不肯回來,那就……」

慕洛琛的聲音低了下去,抬眸望著周文達,漆黑的眸子里氤氳著殺意。

萬不得已,只能把安亦舒殺了。

畢竟安亦舒在安家呆了那麼久,知道安家太多的事情,若是她跟柏原崇聯合,向他泄漏安家的事情,那安家的百年基業,將毀於一旦。

現在的安家和慕家一脈相承,若是安家受損,那麼慕家哪怕不受到牽連,對付柏原崇的可能也會大大的降低。

通天神帝 所以……

這安亦舒只能殺,不能留。

周文達愣了兩秒,而後說:「少爺的意思,我明白。」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想再度開口,卻聽到卧室那邊傳來吱嘎一聲。

他停下了說話。

抬眸望向卧室那邊。

葉簡汐邊伸懶腰邊走向客廳,明明剛才不想睡覺的,可依靠在洛琛身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現在精力充沛。

葉簡汐走到客廳,看到周文達也在,大腦打了一個激靈,「文達,你怎麼在這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難道凌大少已經把罪證公布了?

葉簡汐心一陣陣的抽緊。

「少奶奶沒事,我是過來給少爺送一些東西過來的。」

周文達回答。

葉簡汐吊到嗓子眼的心,終於落了回去。

慕洛琛將她的反常,一一記在心裡,卻什麼都沒說,吩咐周文達說,「你先下去吧。」

「是。」

周文達應了一聲,退出了房間。

葉簡汐看著周文達走出去,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的表現,會不會被洛琛發現了異常。

她坐在慕洛琛的身邊,故作不經意的問,「阿琛,文達過來送什麼文件?」

「一些公司的資料。」

慕洛琛給她倒了一杯茶。

葉簡汐捧起茶杯,喝了兩口,偷偷地瞥了慕洛琛一眼。

卻見他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頓時咽了口口水……莫不是,洛琛發現她的異樣了?不是吧,她明明什麼都沒說,盯著凌家的事情,她也是秘密吩咐周文達,再三警告他,別告訴洛琛的。

葉簡汐心思千迴百轉,面上笑了笑說,「洛琛,你在看什麼?」

「在看你。」

慕洛琛定定的看著她,漆黑的眸子幽邃莫測,視線沿著她的面部曲線緩慢的游弋。

簡汐有事情在瞞著他……

她騙不了他的。

只是她不願意說,那他就不問,他會親自查明白,她到底在擔心什麼。

葉簡汐心底越發的虛,漸漸的有些坐不住。

「阿琛……」

葉簡汐叫道。

慕洛琛俯首吻上她的唇瓣,重重的吮吸著她的氣息。

葉簡汐被突如其來的吻,吻的有些暈眩,胸腔里的氣息也被榨的乾乾淨淨,喘息不過來的時候,她輕輕的推著他的肩膀。

示意他放開自己一些。

但慕洛琛沒半點收斂,反而步步緊逼,手扣住她的腰肢,把她困在了沙發里,讓兩人之間沒意思的縫隙。

吻了很久……

慕洛琛才放開她。

葉簡汐大腦缺氧,視線里一片迷濛。

「傻瓜。」

慕洛琛低頭抵在她的額頭上,親昵的吐出兩個字。

葉簡汐臉頰緋紅,「我是傻瓜,你就是傻瓜的老公。」

慕洛琛眼色變深,下巴蹭著她的臉頰說,「汐汐,再叫一次。」

「再叫什麼?」

反穿之愛上唐朝王爺 葉簡汐反應不過來。

「叫我老公。」

慕洛琛貼著她的耳朵重複。

灼熱的氣息噴洒在臉頰上,葉簡汐感覺自己的皮膚都快燒起來了。

老公。

這個稱呼也太讓人害羞了。

他們結婚以後,她好像很少叫他老公。

葉簡汐憋了好一會兒,小聲的說,「……老公、公。」

「是老公,不是老公公。」

慕洛琛輕笑出聲。

葉簡汐的臉瞬間從臉紅到了脖子,半是惱怒半是羞的低吼,「慕洛琛!」

「好,我不笑你,汐汐,再叫一次好不好?」

「不好!」葉簡汐餘氣未消。

慕洛琛親了親她的臉頰,「再叫一次老公,老婆,好不好?」

老婆。

簡單的兩個字,卻讓葉簡汐甜到了心裡,對上慕洛琛的眼睛,葉簡汐抿著嘴想壓住笑,可那笑容怎麼也止不住,嘴角漸漸的揚起來。

過了一會兒,她低低的叫了一聲。

「老公。」

慕洛琛臉上漾起笑容,伸手抱住她,沉聲鄭重的回應她。

「老婆。」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更加大,抬手想要反手抱住他。

可就在這時,客廳的門口響起不適宜的聲音。

「咳咳……」

容子澈站在門口,尷尬的看著兩人,而在他的身旁,還站著溫如意、天佑、天寶……以及郭嫂。

戲點鴛鴦 老婆麻煩靠近點 大大小小十雙眼睛都盯著他們。 「媽媽,你在和爸爸親親嗎?」

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不大,卻足以讓在場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葉簡汐對上天佑黑溜溜的眼睛,窘迫的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那樣就不用面對這麼尷尬的處境了!

慕洛琛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幾人,淡漠的從葉簡汐身上起來。

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對天佑招了招手。

「佑佑,你過來。」

天佑邁開小腿,穩穩地走到慕洛琛跟前,「爸爸,佑佑也要親親。」

慕洛琛摸了摸他的腦袋,說:「好,親親。」

說著,在他的臉頰邊親了一下。

天寶見狀,也跑到葉簡汐跟前,說,「媽咪,寶寶也要親親。」

葉簡汐抱著天寶,臉頰紅的能滴出血來。

「媽咪……」

天寶哀求。

葉簡汐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溫如意從尷尬里緩過神來,走到葉簡汐跟前,把天寶抱過去說,「寶寶,我們先吃點酸奶好不好?你剛才在商場里,不是要吃酸奶嗎?」

被溫如意這麼一打岔,天寶忘記了親親的事,摟著溫如意的脖子說,「寶寶要吃酸奶!」

「好,姨姨這就給你拿。」

溫如意看了一眼葉簡汐后,抱著天寶走到購物袋前,從裡面拿了一盒酸奶,給他打開蓋子。

天寶抱著酸奶咕嘟咕嘟的喝起來。

葉簡汐輕咳嗽了一聲,開口問:「你們什麼時候出去的?」

「四點多出去的,天寶和天佑想吃雙龍那裡的披薩了,我們就帶著他們去了,本來想見你們的……」

溫如意餘下的話沒說出來,目光意味深長的望著葉簡汐。

葉簡汐汗順著額頭淌了下來。

她這都鬧得什麼事……

尷尬的氣氛一直延續到了晚餐,郭嫂親自下廚,卻只有她跟慕洛琛兩個人吃,其他人都吃過了。

葉簡汐和慕洛琛坐在餐廳。

溫如意幾個人在客廳里玩。

一切都很正常……

一不正常的是,溫如意時不時的看著他們兩個,嘴角露出詭異的笑。

葉簡汐囧了,快速的解決了晚餐。

端著碗筷去廚房清洗,溫如意後腳磨蹭了過來。

「簡汐,你最近跟洛琛的感情挺好啊?是不是打算給天佑天寶,生個妹妹一起玩?」

溫如意捅了捅她的胳膊,笑眯眯的調侃。

「咳咳……沒有的事。」

葉簡汐手一滑,差點把碗扔出去。

「真的沒有?你可別在我面前害羞不好說啊。」溫如意看她窘迫的模樣,嘴角的笑容更深。

葉簡汐:「……」

溫如意笑著繼續,「其實生個妹妹也不錯啦,養女兒可比臭小子好多了,你別現在天佑、天寶那麼黏人,等他們長大就跟媽媽沒那麼親近了。女孩子才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你生個女兒,以後能把她打扮成小公主。天佑、天寶這兩個哥哥,也能一起疼她。」

葉簡汐抿了唇角。

她跟如意都更喜歡女寶寶一些,因為女孩子從小到大都跟父母親近一些。

可想想如意,還有那個無緣的孩子。

葉簡汐心情有些低落。

但也只是剎那,她不想讓溫如意看出來。

葉簡汐打開水龍頭,沖洗了下碗筷說,「如意,你就可著勁調侃我吧,我不就被你抓包了一次嗎?你小心等將來,你跟容子澈被我抓包,我到那時可不會跟你客氣啦。」

溫如意努了努嘴,「我有什麼可被抓包的?」

「那上次在酒店,子澈一大早進你房間里,給你揉肩是怎麼回事?」葉簡汐漫不經心的說。

溫如意聞言,愣了幾秒,而後臉色刷的變紅。

葉簡汐哼了一聲,嘴角露出笑意,「我看你們,也差不多了,你上次跟我說,要考慮下你跟他的關係,現在是考慮好了嗎?準備回A市就把婚事訂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