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

。 巨蟒不停地攻擊,陳東不停地招架和躲閃。

從陳東的臉上,似乎看不到太多的情緒。

甚至他的動作,都是機械地在行動着的一般,每一次躲閃和招架,都是那麼地規範和流暢,簡直像是用計算機精確計算了許多次的一般。

即便如此,少女們還是依舊會擔心陳東。

畢竟那巨蟒的攻勢,亦是越來越猛。

就在幾個少女們都紛紛為陳東捏一把汗的時候,那條巨蟒卻突然停了下來,望向了陳東的方向。

看到這一幕,幾個少女們心中更是緊張萬分。

畢竟,這個蟒蛇突然就這麼不動了,讓人看了,不禁會以為它是在憋大招了。

可是,事實好像和眾女想的,有些偏差。

那蟒蛇突然不動了,就那麼定定地看着陳東。

但沒多久,它竟突然支撐不住,「通」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這……」幾個少女聽到蟒蛇倒地的聲音,都嚇了一大跳。

但只有陳東,依舊還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十分淡定地望着巨蟒的方向。

其實,這也不是陳東比較裝,他確實在與巨蟒交手的過程中,就已經感覺到了這條巨蟒已經是油盡燈枯了。

它本來受了雷電的轟擊之後,就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也許是在恍惚之間見到了陳東這個宿敵,這才讓它發了瘋似的起來攻擊陳東。

別看它甩石頭甩的越來越厲害,但陳東卻看出了它越來越顯頹勢。

直到現在,終於是它先撐不住,倒下去了。

「陳大哥,我們快走吧!」

幾個少女見到這一幕,雖然很奇怪為什麼先前那麼兇猛的巨蟒,這個時候突然毫無預兆地便倒在了地上,但是她們來不及多想,便叫着陳東,讓陳東也趕緊逃了。

「陳大哥!我們船修不好了,但是我們幾個水性都還不錯,我們可以抬着你游到船上去!」年長的那個少女對陳東喊道。

但陳東卻搖了搖頭,對她們道:「你們先走吧,我隨後就到!」

說罷,陳東雙手提着彎月砍刀,便向著巨蟒走去。

幾個少女都傻眼了。

明明這是一個逃走的機會,為什麼陳東非但不逃,反而還要上去啊!

年長的那少女思索了一陣,輕輕咬着牙道:「好像,陳大哥是想為我們爭取時間……好讓我們可以逃走。」

「啊!那陳大哥豈不是相當地危險!?」

「不行,我們趕緊去幫陳大哥吧!」

「好。」有人已經開始檢查槍械了。

「不行!」年長的少女連忙攔住她們。

之前,她就覺得自己已經失職了,沒有好好地保護自己的妹妹們。

如果當時不是陳東挺身而出的話,她看來,因為她自己的錯誤。

所以,這時候,她的語氣十分的堅定。

她對身邊的四個妹妹道:「我們必須要趕緊走,不然不僅我們沒辦法逃出去,反而還會辜負了陳大哥的一番好意!」

「這……」

幾個小女孩兒哪裏想得到那麼多,平日裏她們都是聽姐姐的話,這時候一個個顯然十分為難。

但是年長的少女即便是生拉硬拽,也要把幾個妹妹給拽走。

幾個女孩兒走時,望着陳東的背影,其中意味複雜。

「我從來沒有見過像陳大哥這樣的人。」她們在海上游著,突然一個女孩兒這麼說道。

沒有人回答,但幾乎所有人都在暗自點頭。

她們見過很多人,但卻從未見過像陳東這樣,給她們印象深刻的男人。

這時,陳東正向著那條巨蟒走去。

其實,他估摸著,這條巨蟒都已經死掉了。

但是他還是得上來檢查一下,如果沒有死透的話,陳東便就送它一程,不免它那般痛苦。

「畢竟,老夫也不是什麼魔鬼嘛。」陳東笑着道。

這時候的他,才不知道離開的少女那邊,那些女孩兒們有如此之多的內心戲。

他只知道,得確實這條巨蟒能夠好好利用起來。

不然他火災裏面燒掉的物資,誰來賠?

難不成讓布魯拉或者洛克提斯他們賠?

那倒不用了,他們早就已經到閻王爺那兒報到去了,這帳陳東也不要他們還了,畢竟陳東一向還是很大度的。

陳東來到巨蟒的身前,看到這條渾身被雷電劈得焦黑的巨蟒,卻依舊保持着小心謹慎。

雖然按陳東的判斷,這條巨蟒這時候肯定已經是死掉了的。

但是陳東卻不會因此,就放棄自己的謹慎。

陳東繞着這個巨蟒的身子,來回地查探了一圈,這才確認了它已經完全沒有生命跡象了。

「之前扔石頭砸我,砸得那麼歡,現在怎麼不鬧騰了?」陳東拿着彎月砍刀,便沿着巨蟒的鱗甲切下去。

果然,即便是陳東這麼做,巨蟒也是一動不動了。

想必,是先前最後的掙扎,耗盡了它的力氣。

但是陳東卻沒有大意,先是將它的最後一隻豎眼給捅掉,接着仔細地將它的脖子劃了一圈,給它放血,以確保它確實是已經死掉了。

說實話,這條巨蟒的生命力實在是太強了,陳東真怕它什麼時候又突然爬起來,張開它那血盆大口,咬自己那麼一下。

它的牙齒太鋒利了,陳東恐怕被咬那一下,就可能會受不住。

「行了,看來是真的沒力氣了。」

陳東做完了這一切后,這才算是稍稍放心下來了。

其實,陳東本沒想過會這麼輕鬆的。

本來他以為,自己和這條巨蟒,可能還會有一場短兵相接的惡鬥。

那條巨蟒身姿很大卻很靈活,如果真的近身砍殺的話,陳東未必真的能夠佔到優勢,甚至一個不小心還有可能被這巨蟒拉去一起陪葬。

現在倒還,陳東只是防禦,便獲得了勝利,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終於結束了么……?」陳東確認巨蟒死後,突然感覺整個人緊繃的那根弦,一下鬆了下來。

他突然什麼都不想做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便屁.股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做完了這些,我應該可以回去了吧?」

陳東仰望着海平面上的那艘巨輪,喃喃著。

此時的那艘輪船,上面只有陳東的娘子軍們。

而這時候,以陳東的目力,遙遙地可以望到,她們似乎已經修好了船隻,可以啟動大船的引擎了。

陳東想着,可能是她們裏面,也有對船隻比較熟悉的人,能夠修理那條船。

這樣一來的話,陳東肯定可以找到韓若翩所在的那條熱帶雨林小島。

「韓若翩、韓若婉、柳雪蛾、黃玲玲……」陳東念叨著,他發現,自己明明並沒有離開多久,卻像是很久很久沒有見到她們了。

有了這條大船,陳東能做很多很多事情了,見她們,也是遲早的事。

想到這裏,陳*然對未來充滿著期待。

。 正在古一與滅霸陷入僵持的時候,黑暗的力量悄無聲的降臨了!

黑暗領主撕破空間,帶著黑暗的力量,踏足了中庭。

「至尊法師,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黑暗升騰之下,所過之處悉數被多瑪姆的力量同化,不少滅霸所屬的戰艦,也被多瑪姆拉入了黑暗之中。

無差別攻擊,向來獨來獨往的黑暗領主多瑪姆,在多元宇宙中也是一個令人無比頭疼的存在。

不是沒有強大的神靈想要消滅多瑪姆,但是要想消滅多瑪姆就必須摧毀黑暗,但是與光明法則相對立的黑暗法則,一旦摧毀整個多元宇宙都會崩塌!

所以黑暗法則存在,多瑪姆就算死去,也會從無盡的黑暗中重生。

黑暗領主多瑪姆一邊用黑暗維度的力量攻擊至尊法師,一邊又用黑暗的力量侵襲滅霸的戰艦群!

一時之間,滅霸龐大的戰艦群,竟然出現了混亂!

有不少戰艦,開啟了逃逸模式,瘋狂的進入了空間通道之中。

能追隨滅霸的生靈,在自家的地盤上都不是什麼簡單貨色,滅霸雖然殘忍,但至少還能活下去,但是你要真被拖進了黑暗維度,那才是生不如死。

看著不斷被侵襲的戰艦,滅霸說道:「古一法師,難道這就是你的幫手嗎?」

黑暗領主多瑪姆,黑暗維度的主人,確實是一個麻煩,但卻算不上什麼大麻煩。

「多瑪姆並不是幫手,而是敵人,但有時候一個愚蠢的敵人,也會幫你很大的忙,比如現在!」

古一看向了逐漸被黑暗侵襲的戰艦群,說道:「滅霸,就此退去,簽訂契約永遠不得進入中庭,我還可以放過你這一次無禮的冒犯!」

「古一法師,相信你此時,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我不在乎戰艦群,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是嗎?」

滅霸痛苦的嚎叫著,現實寶石跟心靈寶石同時向外輸出法則之力!

維度之神的力量迅速衰退,這時屬於創世神靈的力量,即便現在創世神靈早已消失不見,但作為當初承載了創世神靈力量的無限寶石!

又豈會是維度之神一絲力量所能抵擋,真身前來還差不多,但距離此地無限遙遠的維度之神,又怎麼會因為古一來到中庭,替奧丁抵擋滅霸!

當維度之神的力量散去的時候,黑暗領主多瑪姆將無窮無盡的黑暗力量注入了古一的體內!

能夠將古一拉入黑暗,是多瑪姆夢寐已久的事情。

感受著體內洶湧的黑暗力量,古一在意識清明的最後關頭,點燃了自己的靈魂。

靈魂的火焰,開始順著黑暗力量入侵黑暗維度,!

遠處正在戰艦群中,侵襲戰艦,打發時間的多瑪姆咆哮道:「古一!」

多瑪姆之所以能夠在多元宇宙中橫行霸道,都是因為他是黑暗維度的主人,但如今古一要跟他爭奪黑暗維度掌控權!

這是多瑪姆所不能接受事情,一旦沒有了黑暗維度,多元宇宙想讓他下地獄的生靈,能從中庭排到神域。

……

看著撕裂空間離去的黑暗領主多瑪姆,滅霸臉色陰沉如寒冰,兩軍尚未交戰,便已經有數十萬戰艦被多瑪姆拖入了黑暗。

嚴謹的戰艦群被硬生生啃去了一角,這也給即將進入中庭附近星空的滅霸下屬艦隊蒙上了一層陰影。

雖然滅霸大軍中一些高層對於接下來發生的戰事十分樂觀,但是底層的戰艦成員,卻並不這麼認為。

與整個多元宇宙的生命種族為敵,一旦失敗了整個多元宇宙都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然而繼續向著中庭方向航行滅霸大軍,在熒星附近停了下來。

阻擊滅霸戰艦群的聯軍到了,在消耗了大量能量進入高級曲速之中,他們如願以償的趕赴了熒星附近。

後果就是,他們沒有了返程的能量,一旦進場就代表了死亡!

「前方出現滅霸戰艦群,前方出現滅霸戰艦群!」

「光學觀測良好,可以攻擊,可以攻擊!」

「旗艦進場,武器系統上線,主炮自由開火,全力攻擊!」

在交流頻道里,嘈雜的彙報聲不停的響徹在每一位艦員的耳畔,當最前方的小型戰艦被打爆成一團星際塵埃之時!

戰爭開始了!

克里人第一護衛艦隊指揮官,看著不斷逼近的滅霸戰艦群命令道:「關閉護盾,所有能量輸出到驅動核心,全速前行。」

「關閉護盾,您確定您沒有再開玩笑嗎?」

在星空戰爭中,護盾就是戰艦的第一道防線,也是最為可靠的一道防線,但現在自家老大竟然要去掉護盾,這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