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我來陪你玩玩吧,」

「小子,待會你就笑不出來了,」面對敵人嘲諷的話語,特瑞克用力的揮出了一件,反諷相機道,

「呲呲」聲響起,阿妮揮動細劍,刺穿了數名向她襲來的敵人,

伊爾瑪滿臉怒氣,揮動著鞭子,她的四周,十分的空曠,自己的士兵們,都不敢靠過來,

「唰唰」的兩道勁氣,襲向了瑞克,瑞克翻滾著躲開后,兩道勁氣無情的讓他身後,哈斯坎帝國的幾名士兵倒了下去,

瑞克看在眼裡,覺得有些奇怪,看著對方盔甲上的金色獅子頭,是軍團長,是這隻軍隊的指揮官,然而,她卻如此的冷血,竟然不管自己的士兵,

旁邊的士兵們目睹了這一切后,急急忙忙的散得更開了,誰也不想被自己的指揮官打死,

「要死不死的小子,滾開,」伊爾瑪怒吼道,看著肩頭,腹部,已經被自己的鞭子,擊傷的瑞克,卻還在奮力的阻止著她,

這時,瑞克拿著雙劍,揮出了兩道勁氣后,迅速的跑向了敵人群,

伊爾瑪擋下了瑞克的攻擊后,追了過去,瑞克迅速斬殺了幾名敵人後,旁邊的士兵們「哇」的一聲,向著四周散開了,

面對來勢洶洶的伊爾瑪,誰也不想成為陪葬品,

「阿妮,竟然不要和這個冷血的女人接觸,就在對方的士兵群里,」瑞克對著十來米遠,正在敵人中,拼殺著的阿妮喊道,

「跑……呵呵,該死的臭蟲,看你往哪裡跑,」伊爾瑪發瘋一般的追逐著瑞克,手中的鞭子,在自己的士兵群里,不斷的揮動著,一明明士兵慘叫著,倒了下去,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躥了過去,雙手奮力的抓住了伊爾瑪,

「瘋女人,你瘋夠了沒,」圖格斯及時阻止了伊爾瑪的瘋狂舉動,四周的士兵們,逃似的離開了,

伊爾瑪暫時放緩了神情,僵硬的笑著說道,

「哎呀,圖格斯,我這不是被那兩隻臭蟲氣昏頭了嘛,」

「你給我聽好了,現在是戰爭,我不想和你說什麼,如果你再敢亂殺一名士兵,等戰爭結束了,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圖格斯說著,抽出了腰間劍,朝著正在自己士兵群里,拼殺著的瑞克,沖了過去,

伊爾瑪怔怔的站在原地,咬著嘴唇,顯得極為憤怒,隨後她朝著阿妮跑了過去,

「砰」的一聲,一枚火球在特瑞克的身後,炸開了,自己的十來名士兵,又倒了下去,

眼前的狀況十分的慘烈,幾倍於自己士兵數量的敵人,已經把他們包圍住,一點點的在蠶食著他們的部隊,

南部防線將近三萬的軍隊,此時傷亡起碼超過了一萬,整個鎮子,似乎就快要落入敵人的手中了,

蘭蒂尼帶著學生們,在星夜下,持續的走在通往南部鎮子的路上,很快,他們就可以到達南部防線了,

然而,眼前,南面的天空里,卻能看到一股股火光,越進階南部防線,甚至能感覺到地面微弱的震動聲,

「蘭蒂尼老師,南部防線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安尼洛特疑惑的問道,學生們,所有人似乎都感覺到了,

穆拉克有些驚愕的看著南部的天空,他能感覺到,隨風飄散而來的,陣陣微弱的魔法粒子,

眼前,一批快馬,賓士而來,庫洛卡斯站了出去,喊道,



「士兵,前面發生了什麼,」

「南部防線,已經被敵人攻破,我必須儘快把消息帶回去,」那名士兵只是簡短了說了一句后,便馬上揮動馬鞭,朝著中部趕去,

蘭蒂尼扶了扶眼鏡,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轉過身,對著身後的學生們說道,

「大家,你們慢慢走,老師我先去看看情況,」隨後蘭蒂尼跑了起來,在經過庫洛卡斯身邊的時候,蘭蒂尼緩緩的說道,

「學生們就交給你了,庫洛卡斯教頭,我先去了,」

庫洛卡斯點了點頭,隨後他的目光,看著蘭蒂尼緩步跑動著的身影,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然而,他的臉上,卻對蘭蒂尼此去,充滿了信任,

蘭蒂尼跑動的過程中,不時的看著身後的學生們,在知道學生們,已經看不到自己后,她的腳底,冒出了陣陣黑色的勁氣,頓時間,她整個人飛奔了起來,一個踏步,越上了屋頂,抽出背上的長槍,

「叮」的一聲,長槍訂入了山壁,她整個人借力高高的躍起,在重複了幾次這個過程后,消失在了山間,

阿妮向後奮力的一仰,躲開了迎面而來的鞭子,雖然躲開了鞭子的直擊,她的腹部還是被擦到了,

身上穿著的秘銀軟甲,防禦力十分的出眾,然而,她知道,自己的腹部,已經破了,對方的攻擊十分凌厲,

四周本來還圍著阿妮的敵人,瘋一般的逃開了,


在快要倒地的一瞬間,阿妮反握細劍,撐住了自己倒下的身子,朝著右邊翻滾了過去,

「啪啪」的兩聲,地面上出現了兩條小溝槽,

伊爾瑪向前邁出一步,手中的鞭子,頓時間,纏住了一台已經半毀的連弩車,整個人借力快速的躍了過去,

阿妮剛剛起身,伊爾瑪已經朝著她一腳踢了過來,

「砰」的一聲,阿妮的臉上,硬生生的挨了一腳,她整個人頓時間重重的撞在了一輛連弩車上,血花四濺,阿妮之覺得頭昏腦脹,

憑藉著本能,阿妮忍著劇痛,繼續翻滾著,

「砰」的一聲,阿妮身邊的連弩車被伊爾瑪手中的鞭子打得炸了開來,

阿妮捂著自己的鼻子,她知道,自己的鼻樑骨,已經斷了,但她絕對不會屈服,她用力的捏緊了手中的細劍,朝著伊爾瑪刺了過去,

「阿妮,小心點,」在阿妮的腦海里,吉克溫柔的聲音迴響了起來,

阿妮的臉上帶著笑容,眼中充滿了絕決,手中的銀亮細劍,化作了一陣光芒,朝著伊爾瑪的頭刺了上去,

伊爾瑪邪笑著,微微的側過腦袋,

「你當老娘是誰,吉克……」

「呲」的一聲,伊爾瑪雖然躲開了阿妮的這快如閃電的一劍,她的臉上,卻出現了一道血痕,


阿妮全身,已經快要散架了一般,她的意識,也有些模糊,手中的劍,已經快要握不住了,

伊爾瑪手中的鞭子,無情的纏住了她的身體,隨後伊爾瑪一腳踹在了阿妮的胸口上,

阿妮的口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隨後伊爾瑪一把抓著阿妮的頭髮,把她提到了自己的跟前,阿妮已經快要失去意識了,她還在努力的支撐著,

「竟敢在我的臉上留下傷痕,呵呵,臭蟲,我不會讓你那麼輕鬆的死去的……」 同一時間,南部防線,

南部的山林間,此時還能看到山間縈繞著的薄霧,東面的天空雖然已經亮了起來,然而,陽光卻遲遲沒有照過來,

阿妮不斷的在摩挲著自己的手掌,南部山林里的氣溫,比較低,眼前僅有三四十米寬的道路上,已經堆上了一層層落雪和一顆顆被砍倒的樹木,

這些都是在敵人還沒靠近防線前,特瑞克帶著士兵們做的,把山上的積雪震落在道路上,又把南面山林里的一些樹木砍掉,堆積在了敵人前進的道路上,

眼前的道路上,雖然還有一層薄霧,但此時卻聽不到遠處的一點響動,敵人似乎還沒有過來,

瑞克把雙手伸入胳肢窩裡,背靠在城牆上,一長一短,兩把分別立在兩邊,他臉上帶著笑意,一臉輕鬆的樣子,

「瑞克,你怎麼一點也不緊張,趕快站起來,活動下,」特瑞克來到他的身邊,敦促道,

然而瑞克卻笑了笑說道,

「特瑞克叔叔,現在那麼冷,敵人都還不見影子,放心吧,我再躺會,昨晚睡得有些晚了,」瑞克說著,閉上了眼,

特瑞克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很清楚,瑞克從很小的時候,做什麼事情都是懶懶散散的,而且十分的調皮,和他的父親阿斯爾簡直就像兩個人,瑞克比較像他的母親,

十年前,在鋼鐵之城發生了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瑞克把幾個貴族的孩子,差點殺死了,然而,讓瑞克道歉的時候,他卻堅持稱自己沒有錯,如果不是因為阿斯爾是當地領主的關係,瑞克可能已經被送入了監獄,

隨後,瑞克便出走了,在阿斯爾的怒叱下,父子兩人便十來年沒有聯繫,

特瑞克從德爾科的口中得知了,瑞克這些年在王都,都是跟著吉克,在王都胡鬧,然而以前的特瑞克或許覺得他們是在胡鬧,但現在卻不一樣了,

經過了鋼鐵之城的那次事件,特瑞克對吉克的看法改變了,

阿妮的心中,不斷的在思考著,如何防禦,眼前的這些障礙物,對於即將來襲的敵人,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阿妮的心中,一直在想著昨晚自己老師歌德和自己所說的,

雖然她已經長大,而且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還會哭的小姑娘,但身為女性的她,對於戰爭,或多或少,會有一些懼意,

「沒事的,阿妮小姐,我們一定可以守住防線的,而且現在我們不是有二十名魔法師么,」瑞克看著阿妮顯得有些緊張的背影,安慰的說道,

阿妮轉過了頭,對著瑞克說道,

「小鬼,老娘還輪不到你來擔心,」

瑞克伸出了夾在胳肢窩裡的雙手,伸了個懶腰,爬了起來,

在距離南部防線十多千米的地方,哈斯坎帝國第三軍團,還駐紮在一個個被開墾出來的山包上,絲毫沒有任何前進的意思,

因為此時,軍中,發生了一件大事,

「你們說什麼,敢再給我說一遍,」伊爾瑪尖聲尖氣的喊道,

在一個小山包上,一座比較大的軍帳里,坐滿了軍官,而每個軍官的臉上,都掛著一絲憤怒,

格雷澤在一邊賠笑道,

「大家,不要激動嘛,伊爾瑪大人只不過是一時衝動,錯手而已,現在大戰在即,我們今天如果不進攻,到時候軍部說不定會降罪於我們,」

盔甲上印有銀色獅子頭的圖格斯副軍團長,一臉震怒,他惡狠狠的瞪著伊爾瑪,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不過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婆子,根本不配稱之為軍人,」

頓時間,伊爾瑪暴怒了,她抬起了手,手中的鞭子頓時朝著圖格斯襲過去,

「啪」的一聲,格雷澤手疾眼快的雙手捏住了伊爾瑪手中的鞭子,

「哎呀,伊爾瑪大人,圖格斯大人,你們一正一副兩位軍團長,不要那麼動肝火好嗎,」格雷澤急急忙忙的勸解道,

隨後雷格則在伊爾瑪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伊爾瑪大人,赫茜娜陛下放你出獄的時候不是交代過了嗎,如果你毫無功績,到時候就讓那個埃爾扎克把你解決了,」一時間,伊爾瑪臉上的憤怒消失了,她邪魅的笑著,

「哎呀,圖格斯,算了,就當是我錯了,我們可以進軍了嗎,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再不進軍的話……」

「好呀,那你把東尼的性命還來啊,只要你能讓東尼起死回生,我們就馬上進軍,」圖格斯氣勢洶洶的說道,

今天的一早,伊爾瑪便來到軍帳里,責問,結果只有一名軍隊長和即使大隊長在,結果在伊爾瑪的甚怒下,當場處決了一名叫東尼的軍隊長,

整件事情十分的震驚,整個軍營都曉得了,士兵們平日來積攢的怒氣都爆發了,軍官們已經脫離的憤怒,他們已經對這個瘋瘋癲癲,喜歡折磨人的蛇蠍女人徹底的失望了,

「死人不是不能復活嗎,要不這樣,我寫信讓亡者議會的那群老頭子,派點人過來,用死靈魔法把他復活好不好嘛,」伊爾瑪剛剛把話說完,

「唰」的一下,圖格斯抽出了腰間的劍,身後的軍官們,紛紛抽出了武器,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想要把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幹掉,

格雷澤急急忙忙的擋在了伊爾瑪的身前,賠笑著看著圖格斯,

格雷澤很清楚,雖然圖格斯身為副軍團長,但實力已經到達五段,而且身後的軍官里,四段實力者比比皆是,

一旦打起來,即使伊爾瑪再強,也無法一次性對付那麼多實力高強的武藝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