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失敗不是神魂雷擊一次嗎?

聽到殘圖不懷好意地說抱著那塊石頭睡幾天,夏鴻騰怎麼感覺自己滲的更慌?

破陣夏鴻騰是沒經驗,但是在藏金洞聽帝后留下的魂念吹過牛,她的那枚五行針可破天下任何大陣和結界,此時,就是驗證人家牛皮的時候。

夏鴻騰瞬間祭出五行針和五行令,順手還給五行針來了一發神級大保健后,溝通五行之力,打出手訣讓針去捅結界。

但是跟想像中戳肥皂泡一下一捅就破的場景根本沒出現,反而結界之力瞬間彈飛五行針。

君子劍適時跳出來道:「少主,五行針不是這種玩法,得配合五行令,奪此處之造化,吟詩打出《破陣子》的法則之力才有奇效!」

奪此處之造化?

那就是借景生情。

看到滿天的暴風雪,以及雪中夾雜的雪粒,夏鴻騰快速想著以雪為題的《破陣子》,當然,這種現成的戰詞是沒有的,如何改裝是個技術活,再次看到結界內的臘梅,夏鴻騰心中瞬間有了草案。

「千羽茫茫若夢,天外傲雪連珠。玉心傾流相思意,冰淚橫掃千萬兵。狂風舞劍影。

枯梅猶留殘紅,玉紗幽鎖清容。紅妝雪暖三更夜,冬藏春隱比香魂。草木化萬針。」

一詞誦盡,千雪生魂,洞內奇梅同樣跟著散放光芒,眼前造化之力和詩靈規則之力融為一體,夏鴻騰乘機再祭五行針,配合五行之力,齊三股能量於針尖,一針猛然戳去,太古仙乙級封魔陣結界瞬間如泡沫,靈氣應聲炸開。

五行令上眾靈龜,不用夏鴻騰出手指揮它們馬上就各憑本事,把這些靈氣卷噬走…… 太古仙乙級封魔陣結界能量炸開后,瞬間現出裡面的大坑,大坑周圍,九支顏色各異的陣旗迎風飄展。

夏鴻騰第一次見到陣旗,依次收下陣旗后,留下最後一支陣旗略把玩,細看陣旗,應該屬於是紙門神通的一種超級外掛……對了,上次拆太古筆陣台時,其核心陣法加持能量有洪荒渾石,想來這種大陣應該也有支持的能量才對!

想到此處,夏鴻騰立即放出五行之力往前方探去,沒有陣法的阻攔,所有地上地下在五行之力下,都是完全透明的存在。

果然,就在不遠處的地宮下,詭異地擺放著九塊純藍色的洪荒渾石。

就你們了!

夏鴻騰一把用神念捲起,用雷靈魔菇煉過意志之力后,夏鴻騰發現神念也凝實了很多,兩者可以通用。

「叮咚,發現九枚七成新的上品洪荒渾石,是否收集?」

「收集!」

咦,不對呀!

沒高興多久,回過神來的夏鴻騰忽然發現了奇怪的事,尋找洪荒渾石對他來說,完全是順手為之,但是眼前這個大坑中,除了一棵長在亂石中三米多高的臘梅外,怎麼沒看到老魔的魔體?

「叮咚,此魔用萬年時間,以身養梅,如今梅即是魔,魔即是梅!但是,梅之花意,向來爭寒破冰,不屈冬殺,被天道所贊。他也因此鑽過這個漏洞矇混過關,躲過困陣雷澤封殺,反而幻菇引人,奪其精魄蓄勢待發,完美地逆襲成功!」

「哈哈,我最喜歡有本事的老魔,這樣以後充能回元速度也快!」

夏鴻騰說著放出五行之力,快速沿梅樹根基外圍切繞一圈,直接把梅樹移植到自己的歸藏空間。

此樹剛才魔念盡出,雖是魔體,但此刻就是一株變異的梅樹而已!

「叮咚,宿主半柱香時辰內,破去此陣完成任務成功,獎勵太古仙乙級封魔陣布置法,請注意查收。同時有資格贈買一套上古時期最流行的正版《妖魔鬼怪的一萬種改裝方法》,交易需要一萬點功德值!是否交易?」

「交易!」

打折后還要一萬點功德值,這種東西應該是好東西,夏鴻騰一咬牙就打包買了。

對改造上古妖魔鬼怪夏鴻騰還是很感興趣的,能活到如今的不死妖魔,本身都是很逆天的存在,跟小世界秘境一樣,都是難得的資源,,唯一不同的是,這資源有毒。

略用神識查看一翻,夏鴻騰就找到跟眼前這株老魔化梅差不多的案例:

上古魔梅相融,其魔氣糾纏梅之正氣中,甚難剝離情況下,其法一、可用秘法催此種變異氣體化菇,利用其特殊美味之氣挑戰自我,磨鍊意志,以意悟域,修其真我之『意種』。

其法二、以梅融令,無限次詠梅,以規則之力,讓其花開散能,轉化出正能量,演化浩然正氣,加持《聖氣令》攻擊!

「咦,《聖氣令》?殘圖,這是什麼東東?」

「叮咚,天地有正氣,浩然生五嶽,《聖氣令》跟《聖儒令》一樣,都是十二大古令,不過這種令講究靈物傳承,一般很少外流。比如你眼下有了奇梅后,又有聖氣令,以後完全可以用梅傳承,也就是說,後世子弟誰詠梅幻靈的能量越多,就越有可能讓老令花開生小令!」

「那個,聽得有點懵,有點聽不懂!」

「叮咚,宿主無需聽懂,只需知太古時期,天地間,有許多討天道歡喜的靈植都可以煉出《聖氣令》即可。如今煉《聖氣令》,但憑機緣!」

「也是,那就先不想機緣,眼下咱們,捉靈龜走起!」

夏鴻騰跳出大坑,尋得一條通向雷澤谷深處的古道往前走,峰迴路轉,剛繞過一座山腳沒多遠,他正想放出神識查看,忽然天空就是一道天雷襲來!

我靠,洪荒雷源石不是都被殘圖收了嗎?

怎麼還有天雷?

好在五劫封魔筆相當給力,筆身玄光一閃,把這道雷弧收走。

即使是這樣,也讓夏鴻騰嚇得頭髮豎起來!

咦,神識居然放不出去!

怎麼可能,爺好歹也是超級六轉神念,加上五行之力,居然都看不遠,這裡是什麼鬼地方?

「叮咚,此處是天然雷陣坑,磁場亂流早把空間割的亂七八槽,憑宿主才六轉的小神念,還是老老實實拼氣運找龜吧!」殘圖鄙視道。

這地方,周圍不下千里,雜樹叢生,亂石交錯,想找到靈龜不用說難度很大。

不過這難不倒夏鴻騰,剛才被突襲了一下雷弧后,因為有五劫封魔筆這種近乎妖孽的存在,那位偷襲的主,就沒敢再出手,一直暗中觀注他。

夏鴻騰看過書,又走過躍虹橋,對比這道雷弧的威力,推斷出此處放電的傢伙,應該是還沒進化成雷靈的霹靂獸。

霹靂獸這種東西雖然沒多大作用,但是至少已經進化出靈智,屬於此處真正的土著,夏鴻騰想找靈龜,瞬間把突破口放在它的身上。

舉頭望天片刻,一團烏黑的黑雲吸引夏鴻騰的注意,此雲離地不高,剛好在他的神識範圍之內,雖然查覺不到雲霧間的東西,但這已經足夠了,他馬上運轉『魂珠』和『意種』,毫不費力地把它收到歸藏空間。

天上的霹靂獸嚇一跳,下面這貨太兇殘了,不但挖墳挖樹,現在居然連天上的烏雲也挖。

就這麼一愣間,天上低空的雲團又被玩的興起的夏鴻騰收走一大片,它忍不住跳出來,就是三道晴天霹靂轟過去。

「你這妖孽,幹嘛拆我家?」

「我捉雷靈龜呀!」

「捉雷靈龜不去聽風谷,你挖烏雲,有病啊?」

「你確定聽風谷有雷靈龜?別逗了……咦,那塊烏雲不錯,像極了靈龜,我收!」跟我玩套路,你還嫩點,夏鴻騰完全不相信這丫的隨口就道出雷靈龜的藏身處,不管如何,也詐一詐再說。

「別再收了,那是烏雲,不是靈龜,也不是雲獸,你特么的收走有屁用!」

「你不懂,雷靈龜一般藏在雲層中,不會藏在什麼聽風谷的……咦,怎麼這塊雲層也沒有,我到那邊那幾朵雲層再翻翻!」

「翻什麼翻,你以為雷靈龜是雷靈啊,還躲在雲層中,我告訴你,向前繞過山谷拐彎,再沿溪道反上,那邊有一處大沼,你不怕死的話,可以看看什麼叫雷靈龜!」

要不是劈不死你,霹靂獸很想把肚子里的所有霹靂都吐在他頭上,話說這傢伙手中那個東西是啥怪物,霹靂打在那上面,一個電花都沒冒出來,這傢伙還是渺小的人族嗎!

「繞過山谷拐彎,聽起來老累人了,你確定不騙我嗎?我覺得還是把這邊烏雲全刷一遍有可能爆雷靈龜耶!」

「誰騙你,你前面的路叫龜道,龜道懂不懂?就是靈龜爬過的路,順著這道絕對會找到雷靈龜的!」

聽起來怎麼像有陰謀?

夏鴻騰才不相信這傢伙這麼好心指明雷靈龜的行蹤,不過眼前的路的確像是靈龜留下的痕迹,自己小心一點過去看看再說。

繞過山谷拐彎順道而上,果然看到一處大澤,下一眼,夏鴻騰突然嚇一跳,「嘶~」一隻七品雷靈龜大如小島,就這樣冷冷地盯著夏鴻騰,感情這邊弄出的動靜人家早知道,只不過懶得動而已! 野生的七品靈龜,凶性極殘,不提這貨有何神通,光光它的純物理體型碾壓,或者巨嘴嘶咬,都夠你喝一壺。

尤其面對捉龜人時,它的凶性更強,就是純凶獸。

但是此刻它看到什麼?

一個二品靈龜師在它不掩殺氣的鎖定下,居然泰然自若,全不當它一回事。

難道哥修的七品真身是假的?

「老金,出來看看這貨成色如何?」自從知道龜族還有貴族之分,夏鴻騰就讓專業的傢伙來看看,反正對他來說,龜族是老龜還是小龜看上去除了體型不一樣,其他的都差不多,這已經脫離了他以前在花鳥市場那套學術。

金錢龜精靈體一下子冒在夏鴻騰的肩膀,略打量一番道:「一般般啦,到七品巔峰還沒凝出精靈體,資質也就那樣!」

「除了比我凶點,我沒在它身上看到什麼亮點!」火靈龜精靈體也冒出來道。

「歲數比我要大三百年!」木靈龜精靈也冒出來圍觀。

土靈龜和水靈龜精靈體也冒出來,它們只看看沒說話,最近幾龜跟五行令玩在一起,凡事都喜歡組團玩。

正想攻擊的雷靈龜,被眼前這人嚇了一跳,你特娘是稻草人嗎?

什麼時候龜族高級精靈體,都像麻雀一樣成群往他肩膀上站了?

「我交朋友從不看資質的,反正沒我資質高。難得遇上一隻雷靈龜,我上前問問道吧!」

夏鴻騰感覺自己也成養麻雀的啦,略安撫這些嘰嘰喳喳的龜靈體后,上前幾步道:「這位龜前輩,在下夏鴻騰有禮了!在下手中有一些高級雷劫水,聽說你們雷靈龜專業凈化這種東西,所以到此處想找你們幫幫忙,當然,能跟我簽約玩的最好,不知道你可有朋友推薦一二?」

說著,夏鴻騰祭出一個玉杯,杯中幾滴冒成天威雷弧的綠水,正是從雷劫木中提取出來的雷劫水。

「咦,化形雷劫水!」

雷靈龜對專業的東西自然見多識廣,一下子就聞出這是一顆近萬年的柳妖,渡化形劫時被天劫打殘后,隨之以命相搏的產物。

「有興趣跟我出去玩一波嗎?」雖然收七品巔峰的靈龜有點壓力,但是夏鴻騰還是決定勾搭一波,畢竟級別高的靈龜很難遇到。

「想簽我?哈哈,小朋友,你想多了,雖然你的這雷劫水是好東西,騙騙這裡的小龜足矣,但是想騙我這個老龜,你還不夠格!」

「半年,如果跟我混,爺保證半年之內,幫你弄出精靈體玩玩!」夏鴻騰直接簡單粗暴地下注。

呃??

還在大笑的雷靈龜如掐中喉嚨,它進化到九品靈龜,自然也會進化出精靈體,但是現在看到二品三品的靈龜都特么進化出精靈體了,叫它的老臉往哪裡擱,面對夏鴻騰這個大注,它居然不知道要不要拒絕。

「簽我必須要有《大儒令》,否則我的能量你玩不轉,所以,你有《大儒令》嗎?沒有二紋《大儒令》我不會跟你玩的,你也知道,到時打架被你祭出來,老龜我不想丟臉!」

「《大儒令》什麼鬼?不是《聖儒令》嗎?」夏鴻騰一臉懵逼,最近他被不同版本的東西刺激的太多,經常動不動懵逼。

君子劍適時從他頭頂冒出來道:「少主,不是每個人都能煉到《聖儒令》的,一般地方,大家更多的都是煉這種低級別的《大儒令》,二紋《大儒令》在文人間,可以裝裝逼了!」

「哪個,老雷啊,如果我說我的三紋《聖儒令》正在煉詩台上定做中,你會不會以為我在忽悠你呀?」

夏鴻騰有點不好意思地道,畢竟證書還沒拿到手,他說的沒底氣,再加上,跟人家的要求出入很大,有點匪夷所思。

「定製三紋《聖儒令》?什麼時候三紋《聖儒令》也能定做了?你特娘的,謊話能不能說得專業一點?我告訴你,這世上,二紋《聖儒令》都屈指可數,壓根不會有三紋《聖儒令》!」

由不得雷靈龜不咆哮,想當年,它還是一隻不入流的小龜時,曾在這山谷中看到一個驚才艷艷的大能,他只手能捅天,反轉能封魔,人家玩的也不過是二紋《聖儒令》而已,別欺負它沒見識。

夏鴻騰被人吼也沒生氣,人家說得的確沒毛病,早知道,遲幾天過來了,想了想后,夏鴻騰朝它扔出五劫封魔道:「來,了解一下,這東西世上是不是壓根不會有?」

雷靈龜想都沒想,一嘴咬住,下一刻,受到外物氣息入侵,五劫封魔筆筆靈跟著就是一道雷弧放出,瞬間把雷靈龜轟得滿嘴弧光。

「呸呸……五劫雷弧,媽呀,麻死我了!」

雷靈龜感覺自己全身都快冒煙了,雷弧也是有品質之分的,別看它是七品雷靈龜,最多能玩轉三劫雷弧而已,要不是筆靈悠著點,真要受到五劫雷弧全力一擊,它瞬間能變成烤龜。

「這,這……這東西,哪來的?世上豈會有這種級別的筆存世?」雷靈龜真的嚇到了,近萬年的世界觀,感覺一下子被人家的筆捅破了!

「如果我說,這是前不久參加四寶聯盟筆門考試時,我剛製作的,你信不信?」

看到這傢伙雲淡風輕地說這話,雷靈龜很想說不信,但是被電麻的舌頭,讓它發不出話來,看到他肩上五隻精靈體齊排排地晃著腳丫子看它笑話,雷靈龜真的想吐血,你真是二品靈龜師嗎?

「老雷,考慮的怎麼樣了?要不,你先跟我走,待過幾天我拿到《聖儒令》了我們再正式簽約如何?」夏鴻騰感覺能勾搭到這隻老龜,雖然看上去有點腦殘的樣子,但是還是能培養一下的。

「對了,我剛才在那邊墳墓上,弄到一塊石碑,聽說是什麼『洪荒雷源石』,那東西有點晦氣,我本人可不會經常玩的,你若做我小弟后,我可以考慮給你當玩具!」夏鴻騰覺得再下一點注。

「我靠,那可是鎮壓無極老魔的碑石,你居然把它收走了?完了完了,沒那碑石鎮壓,無極老魔跑出來,世上怕是再沒有大能鎮的住……」 「呵呵,你的消息太落後了,人家早用秘法跑出來了!對了,它剛才還想陰我來著,被我收走了。嗯,那株化為梅樹的魔體,也被我挖走了,所以,你大可放心!」雖然其中細節有點意外,但結果夏鴻騰是沒表達錯,所以夏鴻騰依然說得雲淡風輕。

「雷哥,這人超兇殘的,說的沒錯,他把老魔那裡連古陣陣旗也挖光了,更別提碑石和魔梅了。還有,他把我家天上的烏雲都特么弄走半邊天,你小心點,別讓他把你也挖走!」

霹靂獸適時出聲道,原本把那貨往雷澤谷最強的雷靈龜這那裡引,想陰死那貨,誰知道這傢伙隨便玩幾下,就有忽悠走雷靈龜老大的趨勢,這世界何時變得這麼瘋狂了?

「兇殘什麼,這世上講究強者為尊!如果你剛才說的所有承諾都有效,我願意在見到三紋《聖儒令》后,認你為主!」

雷靈龜的格局要比霹靂獸強多了,追隨強者懂不懂,那樣的龜生可以少奮鬥幾千年的知不知道?

話說那塊洪荒雷源石它眼饞好久了,要不是打不過人家老魔,它早就撲上去了,「對了,我還有個要求!聽你口氣,應該已經擁有小世界了吧?否則不會連魔梅也挖走?」

「嗯,我是有小世界,你有什麼要求,說來聽聽!」感覺即將忽悠到七品雷靈龜,夏鴻騰很好說話。

「我的要求就是,讓我帶霹靂獸一起跟你走!」怕夏鴻騰不同意,雷靈龜又道:「你那個雷劫水級別太高,我要完全煉化,怕要分幾個段落慢慢煉,霹靂獸它也能幫忙煉化一點!」

人家強行買一送一,我該怎麼辦?我也很絕望的,夏鴻騰聽得無語,我今天來這個秘境好像沒開氣運對賭,如今我的氣運已經強到如此地步了?

「成交,必須成交!咱這裡都講究組團玩,大家開心就好!」

夏鴻騰沒想到捉龜這麼順利,跟用棒棒糖哄小孩子一樣一樣的。看看時間還早,他覺得回去找李紅苑玩玩,這丫頭同樣財大氣粗,是不是找機會向她賣個詩詞什麼的補補家用。

融各種戰令,要用到不少煉詩台的才氣,而混煉詩台,不是都像這次玩《聖儒令》這樣撿大便宜,更多的地方,煉詩台的資源是壟斷在部份高端世家的手裡的。

眼下自己跟莊家已成死仇,現在又一不小心弄死了謝震傑,難保這幫人不會反撲,即使怕自己莫須有的師父,但是如若他們玩規則內的資源封殺,就像上次筆門考試一樣,人家不給你資格,你即使空有好詩詞,也只能幹瞪眼。

即使自己運氣再強點,弄出私生令,沒有這種純正的煉詩台規則之氣,也是徒勞枉然,所以,未雨綢繆是必須的!

「大王叫我來巡山

我把人間轉一轉

打起我的鼓

敲起我的鑼

生活充滿節奏感

大王叫我來巡山

抓個和尚做晚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