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愣了一下:

「這……這……這事,讓靈均怎麼開得了口啊?」

鄭袖也在一旁說道:

「左徒大人,您就幫幫大君嘛,畢竟您也知道在這秦楚之戰的關鍵時期若大君不能得到齊國諒解,那萬一齊王這時若真的發兵討伐我們楚國的話,那我們楚國可就真的危險了!」

屈原只得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就去找南后說說吧!」

於是在半月後,楚王就開始迫不及待的把太子羋橫送往齊國為質,以求換取齊王諒解了。

趙君魚其眾卿在大梁呆了數日後,便又去往新鄭會韓王了。

而張儀聞楚國已暫時休兵,而列國這時都開始紛紛打燕國主意了,也沒有再往東去齊國,而是直接返回秦國去了。

魏嗣這時從宮中探子口中得到消息,自己秦貴妃已經開始屈那信任燕王姬職私會了,而且倆人似乎還萌發了情意,不過這也是魏嗣想要的了,因為魏嗣也想在送燕公子回去后,能在其身邊安挿上一個自己人,這人就是秦貴妃贏姘了,雖然這事做的有些不恥,但是為了大魏著想,魏嗣也是不得已的。

這日,魏嗣正打算叫上蘇秦和梓漣三人出去暗訪魏國百姓,以便更好治理大魏這個國家,沒想到王後衛姬突然過來了,見到魏嗣和蘇秦、梓漣這身行頭后,便問道:

「大王,您莫非要出宮了嗎?」

魏嗣直言不諱的說道:

「是的,不知王後來找寡人有何事呢?」

衛姬猶豫了一下,回著:

「其實小君我也沒什麼事,只是有點不解大王您為何會允許秦貴妃隨意出宮之事!」

魏嗣輕輕一笑:

「那看來王后您定然知道此事了吧?」

衛姬點了點頭:

「是的,現在宮中都傳的沸沸揚揚的,說秦貴妃與那……那個……!」

魏嗣趕緊用手示意了一下衛姬:

「王后,此事不必再說下去了,寡人心裡都清楚的很!」

衛姬馬上又說道:

「可是小君我也知道大王您十分鐘愛秦貴妃,可是秦貴妃現在這般行徑會污了大王您的名聲的啊!」

魏嗣便說道:

「王后,此事寡人日後會同你解釋的,這事乃是寡人的意思,你就不用操心了!」

衛姬似乎明白了什麼:

「好吧,既然是大王您的意思,那小君也不便過問了,只希望大王您以後有什麼事能和小君我多商量一下就行!」

說完,衛姬似乎有些生氣的轉身就離去了。

這時梓漣走過來對魏嗣說道:

「大王,您這事確實做的就不對了,王后可是一心一意在幫您打理這後宮,您不在時,也是王后在幫您穩定朝堂,您有事還是得多跟王后溝通才行啊!」

魏嗣回著:

「寡人知道,但是寡人現在與王后之間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著那道隔閡,反正說了你一個小丫頭也不會明白,就這樣吧,我們先出宮!」

在大梁城一處別宮內,雖然夜以深,但是裡面依然燈火通明著。


在別宮大殿前,新任燕王姬職正在殿門前焦急的渡步著,似乎在等待什麼人一番。

旁邊一僕人走過來,對姬職說道:

「大王,那我看您還是早些回去歇著吧,今晚姘兒姑娘說不定在給魏王侍寢呢,肯定不會再來了的!」

極品透視

「不會的,本王告訴你,姘兒姑娘前日已經答應本王了,以後只會做本王的女人,若是魏王要臨幸她的話,她就算死都不會從的!」

僕人直接從地上又爬了起來:

「大王,那姘兒今晚不會因為要被魏王臨幸而……?」

結果被姬職一巴掌打住了將要說下去的話:

「混賬,你要是以後再敢這麼多嘴,我就命人割了你的舌頭!」

這僕人嚇得直接不停跪在地上磕頭謝罪了起來。

這時,突然聽到不遠處門外一女子聲音傳來了:

「姬公子、姬公子、我是姘兒啊,我來了!」

姬職一聽到這聲音,很是激動的對著還在跪地求饒僕人說道:

「別跪了……快別跪了,給本王開門去……開門去!」

不一會僕人就帶著一身宮女裝扮的贏姘走過來了。

姬職一見到贏姘就趕緊衝過去與其摟抱在了一起。

只聽姬職很是欣喜的望著贏姘說道:


「姘兒,你怎麼來的這麼晚呢?」

贏姘露出了一絲不悅的表情:

「姬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乃魏王的貴妃,我想要出來宮外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姬職又緊緊摟住了贏姘:

「姘兒,什麼時候我們能這樣一直在一起不分開就好了!」

贏姘回著:

「姘兒也想,可是只能等姬公子您回到燕國去,然後再請求魏王把我送給您,那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姬職鬆開了贏姘:

「這都怪我沒用,雖然當上了燕王,可是至今卻身居它國,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真正回到燕國去。」

贏姘便說道:

「可是姬公子您不是說了只要各國聯盟達成,那您就可以帶領聯盟軍隊回去奪回燕國大權了嗎?」

姬職不禁嘆了口氣:

「可是現在聯盟各國離心離德,都在打著自己小算盤,就像那趙國和齊國,為了爭奪我這個燕公子,兩國不知道廢了多少財力和物力,多虧魏王把我扶立繼位后,兩國才重歸於好,而上次我在韓國殺了人,韓王肯定還是在記我仇的!」

贏姘挽起了姬職胳膊:

「姬公子,別想那麼多了,我們進去歇息吧,外面這冷風吹的人家有點受不了了!」

姬職一喜,直接抱起了贏姘:

「姘兒,你今晚不走了嗎?」

贏姘害羞的點了點頭:

「姬大哥,這麼晚了,人家呆會還能走去哪?」

姬職開心的把贏姘抱入了自己房間,倆人進入房間后,就不自覺的開始摟抱著親吻了起來。

明顯姬職對此男女之事甚是生疏了,倆人親吻一陣后,贏姘便低著頭,很是一副害羞模樣詢問著姬職:

「姬公子,您以前沒碰過女人嗎?「

姬職點了點頭:

「是的,我以前一直在韓國為質,而且我也不過一燕王庶子,是沒人看得起我的,誰還會願意把女兒嫁給我呢?」

贏姘慢慢笑意盯著姬職看了起來:


「姬公子,難道只有嫁給你的女人,你才會碰嗎?」

姬職回著:

「當然了,畢竟我雖然在韓國長大,但是禮儀之事還是有人教導的,自然也不敢忘了!」

贏姘故意推開了姬職,轉身往門外方向走了兩步:

「既然姬公子這麼遵守禮儀,那姘兒我還是回宮去了,不然這樣害的姬公子您壞了禮儀可不好!」

姬職馬上衝過來摟住了贏姘的腰身:

「姘兒,你既然都答應今晚在這陪我了,就不要走了嘛!」

贏姘又問:

「那姬公子您現在又不尊禮了啊?」

姬職輕輕一笑:

「這裡只有姘兒你和我兩人,還尊什麼禮啊?「

贏姘便又問了一句:

「姬公子,那您會嫌棄姘兒我嗎?畢竟我已經做過魏王的女人了!」

姬職搖了搖頭:

「當然不會了,若我要是嫌棄姘兒你,我又何必這般對你呢?姘兒你要相信我,只要我回到燕國后,我一定立你為我們燕國的王后!」

贏姘直接愣住了:


「姬……姬公子,這……這,可是我……我贏姘根本不配做您的王后啊!「

姬職很是堅定的說道:

「姘兒,我說讓你做我們燕國王后,我就一定會做到的,希望你相信我今日說的話!」

贏姘有些感動的點了點頭:

「好,姬公子,我相信你,姘兒我以後也會一心一意對姬公子你的!」

倆人接著又是一番親吻摟抱,直到姬職把贏姘抱到了自己床榻上,倆人之後發生什麼事,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而在門外,有一個在外面偷看了許久,見到倆人入榻后,便趕緊離去,往魏國王宮方向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