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善原來那緩慢的七竅流血忽然間加速了,汩汩冒出,江帆知道那顆符聖丹的效力過了,元神自毀即將完成。

「好,我一定會轉告李神帝的!」江帆急忙信誓旦旦應道。

「還有,一定要將我的符神王符印交給李神帝!」游善又是奮力的要求道。

「最,最後請求李神帝一件事,請,請幫著安頓好我小孫女,能過上平淡的生活就行!」最後游善十分費力的擠出一句話道。

江帆連連點頭應下,游善露出了個欣慰的笑容緩緩閉上雙眼,不一會腦袋一歪歪元神終於散盡死去,隨即嗒一聲輕響,一塊青sè符神王符印從游善的眉心釋出,隨即滑落枕頭邊。

「呵呵,符神王符印啊!」江帆十分喜悅地收起符神王符印,看了看游善的屍體,覺得游老頭作為下屬還是非常忠心的,十分令人欽佩,便喚進月華找人抬走厚葬。

江帆在房中背著手來回踱著步子,思索著從游善那得到的倆個重大信息。游善的煉器秘密基地在地蠻洲的南部卡瑪山中,距離這裡起碼有三十萬里路以上,實在有些遠。

虛風神王的下落倒是很近,蒙城西南西方向三萬餘里地的水澤區,相對很近了,去救他?呃,不妥,先不管虛風說的那誰征服虛菁就給誰做小弟算不算數,至少目前自己還沒征服虛菁。

另外虛風神王是要找李神帝相救,自己去了怎麼說?還有游善說那個女蠻族女族長很彪悍強大,至少有神皇的實力,自己去了估計也打不過。

幾個方面對自己都不利,還是暫時算了,等準備差不多再去,倒時既要收了虛風做小弟又要拿到他手中的九眼靈珠。

目前最重要的是趕緊提升實力才行,估計這神匪行徑時間稍長些,還是會引起大勢力的關注追查,既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在強者面前還是會被追查到。

現在不論是自己還是納甲土屍,包括其他兄弟都是在符神聖境界實力,遇上神王境界的難以抵抗,也只有逃的份。

怎麼提升實力呢?最好是能短時間奏效,嗯,游善的那顆符神王符印,要不要吸納了?吸納了符神王符印自己可就剩下最後一次吸納符印的機會了。

符神王上面還有符神皇,符神帝,符神主,感覺至少吸納符神皇符印還說得過去,符神王符印覺得還是有些低了,江帆有些猶豫了。

吸納符神王符印,憑藉自己的近戰能力和掌握的五行元素法則對付符神皇境界應該沒問題,符神帝還是無法抗衡。

「我靠,老子怎麼鑽起牛角尖了,吸納符印還有一次機會,現在吸納符神王符印用不了多久能抗衡符神皇境界,對了,那個液炎神鼎也要利用起來,能煉製出破解符咒的符神器。」江帆暗自道。

jīng神念力方面自己還是比較強大的,符神王實力,煉製出極品符神器,依靠近戰能力,五行元素法則,應該可以殺死符神皇,這樣符神界就剩下三主五帝這八個威脅了,也很不錯。

不吸納符神王符印,在時空法則上的領悟進展就慢多了,也不利於五行元素法則的修鍊,說不定達到符神王境界,對五行元素法則應該大用幫助,能大大縮短時間,開發出水輪那就賺大了。

目前的實力對去破解金sè的鼎秘密還是很難辦,一旦去了符魔神界誰知道會是什麼狀況,實力必須有大的提升才行。

反正自己真正依仗的還是五行元素法則,一旦開發出水輪,將金,木,水三種元素融合,一樣能匹敵符神主!

就是殺不死符神主,那符神主一樣也拿自己沒辦法,何況納甲土屍擁有符魔神主符印,安全上絕對有了保障,時間在自己這邊,一旦修鍊出第四種元素輪,符神主就是個毛了。

江帆思前想後最終做出決定吸收符神王符印,本來就是低調隱藏身份,只要不輕易暴露符咒境界就沒關係,誰也不知道游善的符印被自己吸收了。

江帆立刻將易盈楓和月華喊來一陣交代,接著解開游善的小孫女昏睡穴,由她們安置,然後飛翼銀龍帶著她們去陪吳雅姿和李盈嬌。

當然易盈楓和月華喊是帶著任務去的,只要是針對李盈嬌,給李盈嬌灌輸並接受自己眾多女人的思想。

江帆接著召喚納甲土屍,不由得無語,這傢伙竟然在巨神族領地和巨神族女人大戰的不亦樂乎,耐著xìng子等了會,納甲土屍才匆匆趕到。

「主人,召喚小的有事啊,不是說待個一兩天的嗎,休閑一下可以!」納甲土屍一副還未滿足的神態訕訕道。

「我靠,沒事就知道搞女人,你怎麼就不知道抓緊時間修鍊?你才符魔神聖境界,在出符咒世界前必須達到符魔神王境界!」江帆不悅的教訓道,目光十分嚴厲。

「呃,主人,要達到符魔神王境界估摸著得五六萬年,一兩天時間不夠啊!」納甲土屍一驚,急忙解釋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第455章 毒蛇咬傷

“難道他們還敢來嗎?”

張敏顯然沒有明白葉城所指的意思,如果只有吳強他們五個人,他們是肯定不敢再來尋找葉城的麻煩。


但一旦有了孫大勇的幫助,那就不一定了,要知道他們這次前來帶了不少的武器,幸虧吳強他們這次出來沒有帶武器,要不然單憑葉城的實力,那根本無法對付那些武器。

“我不是怕吳強他們,而是怕孫大勇!”


張敏聽到孫大勇以後,立刻就明白葉城的想法了,張敏點了點頭,然後道:“多虧你提醒,要不然我還真的忘了這件事情。”

“孫大勇他這次帶的人,恐怕不少於一百人!”

“吳強他們肯定是孫大勇他們拍出來尋找我們的,一旦我們的位置暴露了,孫大勇一定會再次派人來攻擊我們的。”

孫嬌嬌這個時候緊張 道:“那我們怎麼辦啊?”

“難道一直逃嗎?”

葉城搖了搖頭,這個時候說道:“我們也不需要一直逃,只要我們知道可以延年益壽的寶貝,就可以直接離開這座島嶼。”


“嗯,我們休息一會兒趕緊繼續尋找吧。”

……

三個人在山洞當中大約休息了二十分鐘,張敏就提議直接離開這裏,畢竟孫大勇的勢力比較強大,他們現在跟孫大龍還沒有聯繫,根本不是孫大勇的對手。

不過葉城他們顯然有些擔心了,吳強他們此刻沒有尋找到孫大勇,反倒在這座島嶼上迷路了,他們沒有食物,只能被迫荒島求生。

一共有三個揹包,兩個裝滿食物的揹包不算太重,但裝滿水的揹包就有點沉了,當然這一重任肯定輪到葉城頭上了。

張敏跟孫嬌嬌分別揹着裝滿食物的揹包,張敏表現的還可以,不過孫嬌嬌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以後,就有點吃力了。

她的表情有些痛苦,顯然沒有負重前行的經歷, 不過葉城想想也是,她的年齡只有十六歲而已,雖然是孫家的私生女,但最起碼生活條件也是很多人遙不可及的。

“實在不行就交給我吧!”

葉城衝着孫嬌嬌說道,不過孫嬌嬌看到葉城揹着一揹包的水,心裏有些過意不去的說道:“我可以的葉城哥哥。”

“你背的水已經很重了,如果再背……”

“啊!”

此時孫嬌嬌話音未落,直接尖叫出來了,讓葉城跟張敏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孫嬌嬌居然被一條毒蛇給咬了。

孫嬌嬌隨即摔倒在地面上,別看她的搏擊技術可以,但實質上就是一個十六歲的女生而已。

不過好在只是一條很小的蛇,但讓葉城有些擔心的是,這條小蛇有毒,而且毒性還非常的強,如果不趕緊將蛇毒逼出來的話,孫嬌嬌必死無疑。

他們現在可是在這座神祕島嶼上,即使現在有直升飛機,恐怕也趕不上注射血清了。

“嬌嬌……”

“都怪表姐不好……”

張敏得知孫嬌嬌被毒蛇咬傷以後,心裏非常的自責,其實這次尋找寶貝的行動,她完全可以不用孫嬌嬌來的,如果孫嬌嬌不跟着她來的話,就不會被毒蛇咬傷了。

雖然孫嬌嬌是私生女,但跟張敏的關係極好,張敏也是將孫嬌嬌當親妹妹看待。

這個時候孫嬌嬌面臨生死存亡的地步,她怎麼可能會不傷心呢,而且要知道現在沒有血清的話,孫嬌嬌很難活下去了。

孫嬌嬌眼眶也溼潤了,即使她現在的年齡有七八十歲,恐怕被毒蛇咬傷了,也想多活幾年,更何況孫嬌嬌只有十六歲呢?

一個美好的年齡,如果就這麼死去的話,絕對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不過葉城比她們兩個人都要冷靜的多,葉城直接將孫嬌嬌身上揹包拿走,然後掀開她的褲腳,隨後褪去了她的襪子。

雖然已經走了很久,但是孫嬌嬌的襪子卻沒有多少臭味,這一點讓葉城有些好奇,不過現在情況緊急,她也沒有功法想這些了。

只見孫嬌嬌的一隻小腳很快就出現在葉城的面前了,她的腳趾很精緻, 而且非常的好看,皮膚也極其的細膩。

很難想象她能跟搏擊聯想到一起,她的經歷恐怕也是比較多的,要不然也不會想起練起搏擊來。

雖然身處在一個大家族裏面,但無奈卻是私生女,這種滋味恐怕不好過,每天都要面臨各種人的冷嘲熱諷。

這時,孫嬌嬌的眼淚奪眶而出,直接滴落在葉城的手背上,她的眼淚很燙,其中恐怕也夾雜了很多情感。

有畏懼,有恐慌,當然也有不捨!

葉城雖然已經輪迴很多次了,但是看到孫嬌嬌這般模樣,心中也不是個滋味,他知道必須要救活孫嬌嬌。

他不能就這麼看着孫嬌嬌死在自己的面前,她的腳背上有幾個毒蛇咬傷的痕跡,此刻正在往外不停的溢血。

咬傷孫嬌嬌的那條毒蛇,此刻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葉城雖然有將它碎屍萬段的想法,但現在根本沒有時間管它。

葉城沒有猶豫,直接扶起孫嬌嬌的腳踝,然後用嘴放在了她的腳背上。

葉城正在用力吸吮她傷口裏面的毒液,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分鐘,恐怕毒液已經滲透到血液當中了,雖然不知道這個辦法能不能救活孫嬌嬌,但這個時候用這個辦法,無疑是最好的了。

“葉城你!”

張敏看到葉城這麼做,一時間都震驚了,要知道這麼做的危險性極大,很有可能孫嬌嬌最後死了,葉城他也會因爲毒液而亡。

張敏剛纔不是沒有想到這個辦法,而是她不敢這麼做。

雖然孫嬌嬌是她的表妹,但這種方法實在太可怕了,但她卻看到葉城居然絲毫不猶豫,直接給孫嬌嬌做了。

張敏看出來,葉城是真的想要救孫嬌嬌,孫嬌嬌一開始還比較不自然,比較她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生看到自己的腳。

但很快她就沒有這種想法了,因爲葉城正在用自己的性命,來拯救她。

“呸!”

葉城連續吐出幾口鮮血,只見孫嬌嬌剛纔發白的臉色,現在已經好了許多,臉上也有了血氣。

張敏簡直被孫嬌嬌給嚇壞了,一時間差點直接暈倒,幸虧被葉城及時扶住。 「廢話,老子能不知道嗎,所以得抓緊時間啊,把這個服下趕緊修鍊去!」江帆白了納甲土屍一樣取出一瓶子倒出一粒丹丸扔過去道。(

「符聖丹,嗯,這下時間就縮短不少了!」納甲土屍接過一看露出喜悅之sè,屁顛屁顛的去修鍊場修鍊去了。

江帆來到自己的修鍊場,將時間加速調至最大,一小時五百年的大時差,也服下一顆符聖丹,然後取出符神王符印放在頭頂上。

符印立刻釋放出青sè的光,隨即符印就像水似的滲透進入元神空間,元神就像海綿似的,迅速吸收了青sè的符印。

元神吸收了符印之後,江帆的腦海里出現在了符咒與空間法則、時間法則的關係,開始領悟起貯藏著符咒與空間、時間的法則。

江帆得益於對五行元素法則的修鍊,對時空法則的領悟自是大大超過一般的符神,又有符聖丹奇效,花去三千餘年便達到符神王初期境界。

時間流逝,一千五百年過去,江帆忽然臉上露出微笑,感應到納甲土屍的突破,這傢伙也達到了符魔神王初期,比自己稍稍晚些,進度還是很不錯的。

江帆繼續孜孜不倦的修鍊著,不知不覺一晃就是一萬年,江帆心中欣喜,隱隱的感覺到要突破進入到符神王中期的跡象。

又是五千年過去,江帆終於長長出了口氣,終於達到符神王中期了。

「呃,符神王境界的修鍊比之前的符神靈修鍊難度大太多了,幸好有符咒世界相助,還有符聖丹的輔助,現在符聖丹效力耗光,估摸著要達到符神王後期還得三萬年以上,越到後面越難。」江帆暗自道。

江帆想了想停下修鍊,時間不夠了,外界已是差不多快兩天了,還有些時間去,江帆想了想來到液炎神鼎面前,頓時感受到難耐的炙熱很不舒服。


雖然現在不會煉器,但想試試自己的jīng神念力到底什麼層次,江帆忍耐著炙熱的炙烤,看著液炎神鼎中的天地液炎常態赤紅sè,江帆滴入一滴靈魂jīng血。

頓時液炎神鼎發出一聲輕微的翁響,一道紅光併發罩住江帆,江帆不由的心頭一喜,清晰的感覺到與鼎的聯繫了,同時原本感覺炙熱難耐也變得一身清涼。

江帆立刻施以jīng神念力催動天地液炎釋放熱能,本來就沸騰的赤紅sè液炎很快躁動起來,沸騰的液炎跳躍,升騰的火熱霧氣更加濃了。

不一會液炎常態赤紅sè變成了淡紅sè天地液炎,呃,老子能淬鍊鍛造出中品符神器!江帆當然不滿足這個境地,本身jīng神念力並沒有全力施展。

江帆立刻逐漸加大jīng神念力的催動,沸騰跳躍的液炎發出輕微的咕咚咕咚聲,跳躍沸騰的更加厲害,幾分鐘后淡紅sè天地液炎變成藍sè天地液炎,呵呵,能淬鍊鍛造出上品符神器。

興奮之餘又是繼續加大jīng神念力的催動,又是幾分鐘,沸騰跳躍液炎的咕咚咕咚響聲加大了些,但這次藍sè液炎卻沒變s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