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善明聞言,笑了起來,陳善明緩緩地開口道:「好了,都不要愣著了,都下去吧。」

「刷刷……」

此言一出,這令在場的人都是流露出了些許駭然的神色?

「什麼……」

「下去?」

在場的人聽到這句話,臉色都變了,這裡是什麼鬼地方?讓他們下去?這不是開玩笑么?

「這玩的也太大了吧?」李二牛忍不住開口道。

「這不是瞎搞么。」徐天龍也是一陣吐槽:「這樣玩,會死人的。」

「是啊,簡直亂來。」何晨光也是無語的道。

「我這個腦子哦,這是要命啊。」王艷兵道。

眾人都是看著眼前這一幕,這令在場的人都是有些心驚膽戰的。

是個人都知道,他們身上有傷口,一旦到了酒精池裡面,會有什麼後果,他們都非常的清楚。

那種劇烈的疼痛,絕對能夠疼死個人。

「還愣著幹什麼?」陳善明看到眾人沒有下去,笑呵呵的開口道:「遲早的事兒……」

眾人聞言,都是沉默了起來。

然而夏余卻是一步步的朝著酒精池走了過去,這會兒的夏余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酒精池裡面,夏余的腳掌也是被磨起了好幾個血泡,甚至都已經破了,畢竟他可是跑了很遠很遠。

這不磨點血泡都沒天理。

而且,夏余畢竟是剛剛大學畢業,也從未經歷過這麼苛刻的訓練,雖說在神槍手四連待了兩天,但是,也基本上沒有過什麼訓練,就被弄到這裡來了啊。

相比較而言,夏余就是一個新人,比新人還新的新人。

隨著夏余進入了酒精池之後,夏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夏余察覺到有著一股劇烈的疼痛,疼得夏余瞬間有些麻木了。

「真特么的疼……」

饒是夏余都是有些震撼。

不過夏余強忍住了。

就在這時候,夏余的腦海中有著一道聲音隨之響徹。

「滴滴,恭喜宿主,賀喜宿主,完成任務,宿主獎勵正在結算中。」

「滴滴,宿主獎勵結算成功,獎勵宿主4次簽到機會。」

隨著系統的聲音落下,夏余也是神色一喜。

「任務完成了?」

之前他有個任務,那就是擊中酒瓶子的任務,當時他全部擊中,所以,現在任務完成了。

只不過讓夏余沒想到的是,這會兒竟然來了4次簽到機會。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現在夏余對於簽到次數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就是簽到可以在某個軍區或者是某個地方進行簽到,隨後可以獲得一些獎勵。

而且,自己可以使用簽到次數,來進行抽獎,抽獎的時候,你可以任意選擇簽到次數來抽獎,簽到次數越多,中獎率也比較高一些,而且,還有最為主要的一點,那就是獲得的獎勵也就越好。

夏余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屬性面板,夏余見到,在這屬性面板上,他看到了自己的簽到次數,有整整6點。

夏余暗暗地想到:「要不要自己抽個獎?」

夏余心裡有些猶豫,雖說他有6點簽到次數,但是,這點簽到次數真心不多,這麼稍微一用,就沒了。

夏余猶豫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道:「系統,立即簽到。」

「滴滴,此地符合簽到地點,宿主簽到成功,恭喜宿主,賀喜宿主,獲得,20國語言任務條令精通。」

隨著系統的話音落下,這令夏余也是精神一震,但緊接著,夏余則是有些懵逼了。

「20國語言任務條令精通?」

「這是什麼玩意?」

即便是夏余都是有些傻了,系統這會兒給自己弄了一堆這玩意?這不是瞎搞么?自己要這玩意有什麼用?

想到這裡,夏余的臉色一黑,變得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但夏余還是深吸了一口氣。

夏余看了看商城,一時間,有些怦然心動,夏餘一咬牙,當即開口道:「系統,打開商城,我要抽獎。」

「滴滴,商城打開中。」

隨後夏余看到了一個大轉盤,轉盤上分別有四個區域,也就是青銅,白銀,黃金以及鑽石,毫無疑問,鑽石區域也是最為珍貴的,要想得到鑽石區域中的東西,也是最難的。

夏余咬咬牙道:「拿出4次簽到次數,來進行抽獎。」

為了獎勵,夏余也是花費了大價錢!

他之所以留下1次,也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因着對遲隊長和祝笑笑的事情感興趣,顏冰夏罕見地安分起來,居然一直到柳家寨村口,都沒有在搞事情。

柳家寨位於大山深處,路很難找,一行人走了近兩日,村寨門口。

季延的表姨柳繪,前兩日就接到季延要過來的消息。

「表姨。」季延走過來,跟柳繪介紹陸細辛和沈嘉曜。

柳繪年紀不大,看着大約40左右歲的模樣,穿着一身本地傳統服飾,頭上戴了許多銀飾。

她的性格有些冷,只是對着幾日點點頭,就算了,不再說話。

季延跟柳繪提起了蠱蟲一事,希望她能幫忙。

柳繪抬眸看他一眼,冷聲:「我對這些也不太通,幫不上忙,他們找錯人了。」

「表姨。」季延拉着柳繪到一旁,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求了半天。

柳繪才勉為其難的轉向陸細辛:「你們跟我進來吧。」

進了村寨裏面,到了表姨的住處,陸細辛才說明來意,並拿出幾次大補丸的蟲卵示意給對方看。

柳繪皺着眉頭看了兩眼,冷聲:「蠱蟲的種類太多了,你帶來的這隻我不太熟悉,要查找一些資料,你們就先等著吧。」

說完拿上那些蠱蟲進屋,並不理會眾人。

態度極為冷淡。

季延抱歉地對陸細辛笑笑:「不好意思啊,陸小姐,我表姨性格如此,勞你多包涵。」

陸細辛唇角微微上揚,回了一笑:「是我該說抱歉才對,冒昧打擾柳姨。蠱蟲的事情並不急,只是希望柳姨能多費心,找到救治我爺爺的辦法。」

這些日子不能離開,要在村寨這邊住一段時間。

遲隊長早就安排好了,跟柳家寨的村/長溝通過,借住在一戶人家中。

顏冰夏跟在季延身邊,抬眸看着前方並肩而行的遲隊長和祝笑笑,掩著唇低笑。

「怎麼了,笑什麼呢?」季延轉眸,好奇問她。

顏冰夏伸手一指,點着前方的二人,低聲:「阿延,你看笑笑和遲隊長是不是很相配,郎才女配,天生一對呢。」

季延眼神黯了黯,下意識否決:「你別胡說,別亂牽姻緣線。」

顏冰夏委屈垂眸:「也是在擔心笑笑,小姨跟我提過好幾回了,讓我幫忙,給笑笑介紹男朋友。」

季延心煩意亂:「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別的事就別插手了。」

扔下這句話,就大步流星地離開,絲毫不管顏冰夏。

望着季延遠去的背影,顏冰夏驀地攥緊拳頭,眼神愈加冰寒。

找了個空隙,她拉着祝笑笑到角落,逼問:「笑笑,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遲隊長?」

祝笑笑都被問愣了。

遲隊長是陸老師啟程去南疆,言先生才安排過來的人,他們總共認識才沒幾日,怎麼就談到喜歡去了?

祝笑笑下意識否認。

然,就在這時,她忽然靈光一閃,抬眸定定看向顏冰夏。

顏冰夏不解:「你看我幹什麼?」

祝笑笑問:「冰夏姐,你是不是希望我和遲隊長在一塊?」

顏冰夏壞笑:「你自己喜歡遲隊長,可別推到我頭上。不過前段時間,小姨確實打電話問我來着,催你找男朋友呢。」

祝笑笑垂眸,想到這一路上顏冰夏的各種作妖,追根究底不過是因為介意她和季延罷了。

既如此,自己何不如順她的意,假裝和遲隊長在一塊。

只有顏冰夏不在作妖,耽誤陸老師的事情,祝笑笑不介意做戲。

想到這,她開心起來,語氣興奮:「冰夏姐,其實我,確實很喜歡遲隊長。」

「真的!」顏冰夏驚喜,「你真的喜歡遲隊長?」

「當然了。」未免顏冰夏不信,祝笑笑趕忙道:「遲隊長又高又帥,還有腹肌,你知道的,我最喜歡這樣硬朗類型的男人了,而且他開車的樣子好帥,認真而專註,魅力十足。」

為了讓顏冰夏相信,祝笑笑真是絞盡腦汁,將遲隊長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簡直是360度無死角,甚至連他眉角的疤都沒放過。

「那是男的勳章!霸氣極了。」

祝笑笑總結。

這時,從旁邊經過的遲隊長,臉色紅得都快冒煙了。

原來……原來祝笑笑姑娘喜歡他啊!

她、她好大膽啊。

把他誇得那麼,那麼……

想到腹肌兒子,遲隊長臉色更紅了,也不知道祝笑笑事什麼時候看到他的腹肌的。 四百零七章前往三亞

她高興不已,因為她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一顆璀璨的明珠,誰見了她,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