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進。」錢小楠開口。

夏依走了進來,她看到樂天居然也在,還愣了一下。

「董事長……」她喊了一聲。

「從今天起,你下面的工作忙完了就來我這裡幫我!王月請假了。」錢小楠說道。

「好的。」

夏依點點頭。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那我先走了,有事再給我打電話。」樂天說道。

錢小楠點點頭。

樂天沖著夏依眨了眨眼,夏依抿了抿嘴唇。

離開了錢小楠的辦公室,樂天也沒有馬上離開,他來到當初埋夢魘的地方,這裡的陰氣都消散殆盡了。

「喂!」樂天喊了一句。

旁邊一個後勤的工人奇怪的看著樂天,他正在修剪花木。

「有沒有鐵楸?」樂天問。

「有。」工人指了指。

樂天拿過來看了看,毫不猶豫的就開始挖這個小花園。

「哎哎哎……」

這個後勤的工人嚇了一跳,這個小花園是任何人也不許進來踩踏的,至於破壞掘土那是更加不允許的,這個傢伙這是瘋了吧。

「幹嘛?」樂天停了下來。

「不能挖!」工人提醒道。

「沒事,你不用管……」樂天繼續挖自己的。

工人一看,急急忙忙的去彙報自己的主管了,不一會一個男人快步的走了過來,他看了看樂天,依稀是認識樂天。

「算了,不要去管他……一會他挖夠了你把坑填上。」主管對手下的工人說道。

工人奇怪的看著主管,不能理解。

「這個男人就是那個傳說中董事長的男人!」主管小聲的提醒道。

工人愣住了,未來的老闆?

樂天挖了好一會,終於看到當初那個盛放夢魘的小盒子了,他拿出這個小盒子仔細地看了看。

陰氣已經消失了,他打開盒子。

裡面的那個白玉石雕彷彿變得更晶瑩了,拿在手裡一股透心的涼意傳來。

樂天滿意的看了看,他將這個石雕仔細的收了起來,然後就離開了。

剛剛上了自己的車,樂天就看到夏依從辦公大樓跑了出來。

夏依看到樂天,急忙跑了過來。

「你不是在幫忙?」樂天奇怪地問。

「我只是先熟悉一下,想要真正地幫到錢總我還要好久呢……你這是要走了嗎?」夏依問。

樂天點點頭。

「那個……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夏依看著樂天。

「上車說。」樂天點點頭。

夏依坐到了副駕駛,她看了看樂天,好像有點欲言又止。

「怎麼了?有話就說嘛,你和我還有什麼好墨跡的?」樂天催促。

可是這句話聽在夏依的耳里,彷彿有了另一種意思,她居然微微的紅了臉。

「你知不知道錢總的董事長的職位好像有點不牢固了。」夏依問。

「知道,剛剛在上面錢小楠說了。」樂天點點頭。

「你知道原因嗎?」夏依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是因為你。」夏依沉聲說道。

樂天驚了一下,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影響到一個幾千人公司的董事長?

「你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是我?」他根本不信。

「就是因為你!因為現在在公司……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你就是董事長的男人!公司將會由老闆娘模式變成老闆模式!」夏依肯定的說道。 樂天張著嘴吧,他獃獃的看著夏依。

錢小楠這個女人居然什麼都沒有對自己說……

他迅速的下了車,沖向了一旁的辦公大樓,電梯都來不及坐,直接衝上了十三層。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氣喘吁吁的做什麼?

「你掉錢在我這裡了?」她問。

樂天喘的像條狗,好一會都說不出話。

錢小楠給他遞了杯水,樂天一口吞了下去。

「你為什麼不和我說實話?」樂天問。

「說什麼實話?」錢小楠莫名其妙。

「說我是你男人的事!」樂天看著她。

錢小楠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

「是夏依告訴你的?這件事和你無關……只是一些謠傳罷了。」她輕聲說道。

「胡說八道!怎麼會和我無關?公司要由老闆娘模式向老闆模式改變,這還和我無關?這是不是錢家人想要剝奪你董事長地位的原因?」樂天瞪著錢小楠。

錢小楠沒說話。

雖然這個理由非常的無厘頭,也不知道這個傳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傳的,可是現在居然會讓錢家人無比的緊張。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自己是個女人。

錢家人認為,如果自己嫁人了,心思就一定不在錢家了,公司早晚會落到別人的手裡……

「是又怎麼樣?你有什麼辦法?」錢小楠看著樂天。

樂天愣住了。

他能有什麼辦法……這是人家的家事。

「沒事的,爺爺還是信我的,錢家人雖然只認錢,但是爺爺還沒死,他們是不會做什麼太出格的舉動的,我這個董事長一時半會是不會有什麼事的。」錢小楠看到樂天為難的樣子,她笑著說道。

這個傢伙居然還會緊張自己?真是難得……

「那萬一呢……」樂天看著錢小楠。

「萬一?我不做董事長就不做了唄,以後找個男人嫁人生子好了,就以我的姿色……要我的人很多吧?」錢小楠無所謂的說道。

樂天眯了眯眼,這話明顯就是一句喪氣話,看起來這個女人還是很在乎這個董事長職位的。

「其實……我認為你可以自立門戶的!」樂天提議。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

「有嚴子黃的支持……一個錢氏集團無所謂的。」樂天說道。

「不行!錢氏集團可是爺爺的心血,如果我挖了錢氏集團的牆角……我怎麼面對我的爺爺?」錢小楠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樂天無語。

以他和嚴子黃的關係,掐斷錢氏集團的渠道,然後將訂單全部移出去,這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

「那……好吧,你自己做主。」樂天點點頭。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謝謝你哦……沒想到我的身後還是有人支持我的!」她笑了笑。

「我算你背後的男人?」樂天問。

「算……半個吧。」錢小楠回答。

兩個人的話好像都話裡有話,可是誰也沒有多說,都是聰明人,說多了反而不好……

「你爺爺怎麼樣了?」樂天問。

「還是癱瘓在床上,不過精神還不錯。」錢小楠回答。

「需要我去看看嗎?」樂天問。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也好……不過爺爺的腿是因為老寒腿太嚴重了,所以才會肌肉嚴重萎縮,醫院說了,這個病只能修養,治不好的。」她點點頭。

樂天點點頭,他當然不是醫生,如果不對症,他也是沒有辦法的。

兩個人離開了辦公室,上了錢小楠的車離開了公司。

來到錢家別墅,樂天沒想到這裡居然有這麼多人,錢小楠依稀也愣了一下,她奇怪的四下看了看。

一直到走進別墅的大廳,錢小楠發現自己的爺爺居然被人搬了出來,就坐在輪椅上,她馬上快步的走了過去。

樂天也跟了過去,他看了看輪椅上的這個老頭。

大廳裡面坐著幾個人,好像在討論什麼東西,可是看到錢小楠走進來之後,這些人馬上閉口不言了。

錢小楠那是什麼人,幾乎一眼就看到了這些人在做什麼,她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幾位伯伯,幾位姑姑……這是在開家庭會議嗎?」他開口問道。

幾個錢家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一個女人頗為尷尬的陪笑了一聲。

「小楠啊,我們只是有些事和老爺子商量一下,不是什麼家庭會議……」她說道。

「是嗎?不知道你們要商量什麼?」錢小楠看著她。

這個女人是她的姑姑。

自己的爺爺一共有六個孩子,三個兒子,三個女兒,錢小楠的父親排行老三,可是他只醉心於畫畫,對於家族的生意完全沒有興趣,也從來不過問。

「這……」女人被問的啞口無言。

一旁的老人看了看錢小楠,一時間好像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既然小楠你回來了,那正好……這個家庭會議你就參加吧。」一旁的大伯開口了。

錢小楠看了他一眼,沒說話,也沒坐下,只是站在老人的旁邊。

「小楠,我們都聽說你有了男朋友?這是不是真的。」大伯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你們說的男人就在這裡。」她指了指樂天。

樂天驚訝的看著錢小楠,他倒是沒料到錢小楠居然會直接將他拎了出來。

「呃……你們好,我叫……」他開口說道。

「也就是說,你的確是有男人了?這個男人是不是要入贅我們錢家?」

大伯直接打斷了樂天的話,他看著錢小楠。

樂天閉上了嘴巴,他的目光落到了這個大伯的身上,這個傢伙……

「這件事……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大伯你為我操心。」錢小楠淡淡的說道。

「胡鬧!你的事就是錢家的人,我身為大伯問一下怎麼了?」大伯沉聲呵斥。

錢小楠笑了笑,她看了看這個年近五十的男人。

「大伯……當初我接手錢氏集團的時候,錢氏集團負債幾個億……您怎麼一句話也不問呢?我在公司里連續加班通宵好幾天……您怎麼也不問呢?我生病住院還要處理公司的事務……也沒見您問一句啊?怎麼我有了男人你就要問了呢?」她無不譏諷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看到那些白骨之後,我震驚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不然呢,你以爲。那龍湖裏面的怨氣是怎麼來的?繼續看吧,待會兒還有更震驚的。”樑老繼續說道。

樑老的話剛說完。他放在地上的那個羅盤忽然發出一道白光,如同手電筒一般直直的照射在了頭頂的那些白骨上面。就在光接觸上的那個地方,那片白骨開始紛紛的往下掉落。

那邊開始掉落之後,整個空中的白骨都開始往下掉落。

“樑爺爺,上面要塌了。咱們還是先進房子裏去吧。”看着天空掉落的白骨越來越多,我有些擔憂的朝着樑老建議到。

“葉子。別擔心這邊已經佈置了陣法。你就站在我身邊。帶會兒還有更好看的。”說完話之後,樑老就擡起頭,繼續盯着上面看,好像在等待着什麼一般。

我的目光也跟着樑老的目光看去,上面除了森森白骨,什麼東西都沒有。那些白骨掉落的速度越來越快。沒多久,周圍全部鋪滿了白骨,厚的地方甚至有半米那麼高。這些白骨。只有少數是人的骨架。更多的是動物的骨架。小到老鼠,大到水牛各式各樣的都有。

等到羅盤上的光都已經消失了,還是沒有看到樑老所說的讓我更加震驚的東西出現。

我轉過身來,有些疑惑的看着樑老。

但是樑老的目光依舊停留在頭頂上,我只好再次把目光轉向了頭頂。

一直等到我的脖子都僵硬的時候,終於看到上面有幾道光照了下來。看到那幾道光之後,我確實相當震驚。因爲我看的出來,那幾道光,竟然是手電筒的光線。也就是說,我們頭頂上,正有人拿着手電筒從那裏照下來。

看到手電筒之後,樑老從把目光收回來,從自己的包裏也拿出來手電筒,朝着上面照了幾下。

我想起來,之前我們從龍湖那邊下來的時候,有很多人在湖面上搜索。這手電筒,很有可能就是他們。

“樑老,你是想讓他們從那兒下來嗎?”我有些擔憂的朝着樑老問道。如果那手電筒,真的是他們的話,那麼我們頭頂上,應該就正好是龍湖。

要是他們從這兒打透的話,我們幾個肯定都會成爲龍湖裏面的魚糧。

“放心吧,他們有分寸。”樑老朝着我笑了笑,然後盤腿坐在了地上,仔細的看着周圍的那些白骨,開始眼睛了起來。

我的目光還是盯在頭頂,那些手電筒的光線開始越飄越遠,到最後直接消失不見,我的擔心從停了下來。

在這邊等了有大半個小時,樑老的注意力,一直都盯在那堆白骨看。反正也沒事兒,我也隨手撿起來幾根白骨研究了起來,白骨剛入手,就能夠感覺到冰冷刺骨,可以感受得到,這白骨上面的陰氣很重。

從這些骨架來看,應該並不單單是組織的實驗室在這兒的關係,肯定還有其他的關係。不然的話,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白骨。

Wωω▪ тt kan▪ ℃O

正在這時候,那二十個警察回來了。

他們在整個實驗室搜索了一番,除了忽然出現的那些喪屍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什麼發現,只是把一些需要的證據收集了一番。

當然,這次他們還有另外一個發現。他們找到了那些喪屍從哪兒來的,就在實驗室的地下,有很多的屍體。

聽到這話之後,我和樑老也是一驚。立刻起身,讓他媽帶着我們去那邊看看。我們上次過來的時候,還真沒有發現那地下室。

留了十個警察在外面之後,我和樑老跟着帶着十個警察,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讓我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地下室並沒有在實驗樓下面,而是在女生宿舍的地下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