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往前邁了一步,輕笑道:「你們這般大膽,難道就不怕五大院導師嗎?」

「咻咻……實話告訴你,五大院導師現在自顧不暇,你們就不要指望了。如果想要拖延時間的話,大可不必,那樣只不過是徒勞而已。」

面具男志在必得的說罷,腳尖一點地面,身形帶起道道殘影,如同鬼魅般欺身攻來。

… 面具男飛身一掌,夾帶紫色雷電之氣的武元力迸射出來,以雷霆萬鈞之勢直拍陳風胸膛。掌還沒到,掌風先至,那般聲勢,相比轉靈鏡小成,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陳風哥小心!」

穆靈兒一臉焦急,但卻不敢有任何動作,她只要一動,炎魔殿另外三個虎視眈眈的傢伙也必然動手。那樣的話,只能令他們死的更快。

「三生印,一印定生死!」

陳風拍掌迎出,右臂閃動出無數細小的光點,力傳經絡,交織成一幅美麗且複雜的經絡圖。那貫穿的武元力,透過經絡,在掌心中凝成了一道細小的光點。伴隨著陳風一掌拍出,光點快速擴散,很快便形成了一道光陰,與面具男的掌風撞在了一起。

轟~


一聲悶響,兩道身影雙雙退去。由於並沒有使用任何武技,面具男倒是有些輕敵,不過憑藉他那強大的武元力外放的能量,卻是只倒退了三步。

反觀陳風,自己全力的最強一擊,卻也沒能使他佔到上風。臂膀一震,那巨大的力道反震回來,中間還夾帶雷電之力,瞬間令他渾身發麻。腳下倒退好幾步,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兩人一個回合的交鋒,雖然以陳風吐血結束,但後者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卻令在場眾人目瞪口呆。

面具男穩住身形,眼中貪婪的光芒涌動,怪笑著誇讚道:「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修鍊了武徒鏡的造化武學,看來你背後的勢力也是不小。給你一個選擇,乖乖的將造化武學交出來,我可以留你個全屍。否則的話,咻咻……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造化武學。

四個大字傳進張天佑的耳中,令他瞬間呆住。憑陳風驚人的力量,配合造化武學,要對付他,絕非難事。而他竟然還出言比試,那般感覺,真是自討苦吃。

「想要的話,你自己來拿吧!」陳風平復體內躁動的血脈,聲音冰冷的說道。

「好小子,有骨氣,看你還能接我幾招。」

面具男身形再度攢動,夾帶雷氣的武元力迸發,這一次,依舊沒使用任何武技,他似乎是來了興緻,想要看看前者究竟能連續施展幾次造化武學。

陳風此刻的狀態也不是太好,畢竟和對手差距很大,之前接連射箭,對內力的消耗就不小,加上剛才施展一次三生印。此刻他體內的武元力,也只剩下五成了。

眼見對方再度攻來,陳風卻不敢再使三生印了,若是這般硬抗下去,他根本熬不過五個回合。

就地一個翻滾,險險躲過一擊,陳風起身就是一箭,同時身形暴退,與前者開速來開距離。

面具男反手一掌,硬是將那箭矢打飛開去,冷漠的聲音淡淡飄出:「怎麼,以你的武元力,就只能施展一次造化武學嗎?你若想躲,我便要看你能躲閃幾時。」

面具男腳尖點地,武元力凝於下盤,一股勁風成漩渦狀掃過,旋即身形爆射,相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再度定睛觀瞧,面具男的身影卻是消失了。

砰~

如鬼魅一般,面具男一掌拍在陳風胸膛,陳風只覺自己肋骨斷裂,身體如同風箏般倒射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旁邊的樹榦上。

大口大口的鮮血染紅了衣衫,髮鬢凌亂,臉上沾滿了土灰,陳風此時的樣子狼狽至極。

不遠處,張天佑望著場中驟轉直下的戰況,嚇的雙腿發抖。他明白,陳風只要一死,那接下來便是他們。五大院的導師現在沒有任何動靜,也不知外面的戰況如何,若是一味的拖延下去,結果就只有一個。

「靈兒,等會趁他們不備,咱們逃吧!」張天佑小聲的說道。

「要逃你逃,我是不會走的。」穆靈兒眼皮一翻,在學院的時候,她還蠻佩服前者的。但經過今天這些事以後,她對前者那自私的性格,厭惡之至。

「這種局面擺在這裡,就算你我不顧性命的拼殺過去,也改變不了乾坤。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可是堂堂藍楓城的千金大小姐,若是死在這裡,你父親豈不是會很難過……」張天佑連珠炮一樣的不斷勸阻,但穆靈兒卻好似沒聽見一樣,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戰圈中。


砰~

又挨了一掌,面具男施展的身法武技太厲害,陳風很難躲避,即使猜到了對方的攻擊線路,但也因為速度的差距,避無可避。

身上的衣衫沾滿了土灰,陳風靈魂中不斷吶喊炎師的名字。不過,炎師卻沒有絲毫的回應,似乎在他沉寂之後,就阻隔了二人的聯繫,這讓陳風頭疼不已。

「看來今天當真難逃一死,實在不行,就強行的施展三生印第二印,老子計算死,也要給你點教訓。」陳風咬牙切齒,心中暗暗盤算。


三生印的第二印,所需要掌握的經絡路線陳風已經背熟,一直以來,不是他施展不出來,而是所需要消耗的武元力太大。此刻,雖然他只剩三成力道,但拚死使用,卻是能搏上一搏。倘若真能成功,陳風相信即使殺不了面具男,也能創傷與他。

橫豎都是一死,被打的這麼狼狽,不給他點教訓,豈不是死不瞑目。

「咻咻……似乎結束了呢。」

面具男緩緩向陳風走去,指間一挑,一把鋒利的雙刃飛刀變戲法般的出現。

「陳風哥!」

穆靈兒再也忍將不住,剛欲上前,忽覺眼前一花,三道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正是炎魔殿另外的三名殺手。

「不要試圖反抗,還沒到你死的時候呢。」三人語氣中充滿了戲謔。

陳風望著那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的面具男,眼中冷冽的光芒大放,暗自發力,將所剩的全部力量都施展了出來。淡藍色的訓練服之內,整個上面都開始漸漸的閃亮出如繁星般的光點。

「三生印,第二印……」

「住手!卑鄙惡徒,真當五大院無人否!」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聲洪鐘般的喝喊憑空傳來,在場眾人只覺耳膜撕痛,呼吸困難。

砰~

仿若隕石落地,一聲震天爆響,大地震動,土木橫飛。一道身著金色華麗長袍的中年男子,憑空出現。在其身後,還跟隨著一名白衣男子,男子斜背一桿長劍,俊朗異常,年歲卻是不大。

金袍男子身高七尺,一身橫肉,仿若金剛,四方大臉黝黑鋥亮,頭髮炸起,好像被雷劈過一般。體內一股無形強大的氣勢瀰漫而出,瞬間將面具男等人的氣場壓制了下去。

「你,你是……」

面具男大驚失色,彷彿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怪物似得,身形不斷後退。

「老夫雷震天,炎魔殿的垃圾們,別來無恙啊?沒想到你們竟然敢闖試煉之地來對付我們五大院的學員,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今日,就用你們的鮮血,來祭奠那些死去的小傢伙們吧。」金袍男子大聲說道。

「撤……」

面具男與其他三個炎魔殿的殺手對視一眼,當即沒有任何猶豫,掉頭就跑。四個人,分四個方向,同時逃竄。看那架勢,似乎對金袍男子極為忌憚。

「想在老子手底下逃脫?哼!我看你們是想多了。萬象天雷!」

金袍男子雷震天,那比沙包還大一圈的拳頭猛然砸向地面,一股強大的雷電之氣迸射而出,化作四道雷槍,快速的射向四人。

咔嚓……

雷槍快若奔雷,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四人身上,就聽一陣爆響,那四人化作四股絢麗火焰,焦黑的身形踉蹌的倒在地上,瞬間失去了生機。

「好強!」穆靈兒用粉嫩的小手捂住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

「雷震天……風雷學院院長雷震天,難怪……」陳風快速的散去經絡中的武元力,這突如其來的救星,並沒有給他拚死一搏的機會。

目光橫移,陳風的視線落在了與雷震天同來的那白衫男子身上,一看之下,渾身的血液都跳動了起來。

那玉面男子,正是李凌雲!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李凌雲微微偏頭,那劍眉之下的精目,同樣落在陳風身上。一絲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令他有些愕然。

也難怪,陳風在谷底一年,變化很大。加上剛才的打鬥,此時滿臉土灰,嘴角還留有血跡,那般狼狽樣,別說李凌雲,就是他父親在此,也很難認出他來。

… 「終於得救了!」張天佑擦了把額頭的冷汗,整個人癱軟的坐在了地上,望著滿地血肉橫飛的死屍,心中極其的害怕。

風雷學院院長雷震天,一雙虎眼看了看張天佑和陳風,旋即將目光落在了穆靈兒的身上。凝視半晌,忽然和藹的笑問道:「你這小妮子,長得和你母親一樣漂亮。」

「你認識我母親?」即使面對五大院其中一院的院長,穆靈兒卻也並沒有顯露出任何怯意,天生的靈動性格,給她增添了幾分特有的魅力。

雷震天黑油亮的臉龐閃過一絲紅暈,搖頭笑道:「何止認識,當初我與你父穆浩然可是情敵,論實力,論背景,他都不如我,但最終卻抱得美人歸,此事想想我都覺得鬱悶。」

風雷學院院長,追求過藍楓城城主的夫人!而且,最終卻還輸了!

這可是一大糗事啊,要是在風雷學院傳將開去,恐怕雷震天的威名會大打折扣。

「你知道我母親為什麼不選你嗎?」穆靈兒掐著小蠻腰,伸手點指前者,憤憤然的說道:「因為你太黑了,腦袋像抱窩雞一樣,別說是我母親,就算是我,也不可能選擇你的。」

「……」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包括李凌雲在內,都暗自咋舌。這小丫頭還真是蠻橫,竟然敢對風雷學院的院長大人這般說話。

「哈哈……」雷震天一聲爽朗大笑,不僅不怒,反而十分開心。「你這性格,比你母親還要直爽潑辣,將來誰要是娶了你,日子可不好過啊。」

「不用你管。」穆靈兒白了他一眼,既然這傢伙是父親曾經的情敵,她自然不會客氣。

李凌雲在一旁聽得有些不耐煩,畢竟眼前黑大漢是他師傅,被一個小妮子這般對付,威望盡失。況且旁邊還有兩個旁人,今日之事要傳將出去,對他們風雷學院,也是一種侮辱。

「師傅,炎魔殿歹人還沒除盡,不可在此多留。」李凌雲上前稟道。


雷震天雖然大大咧咧,但處事卻很有責任心,當即對穆靈兒擺了擺手,告別道:「回去帶我向你父母問好,救你之事就不要提了,免得他們感激。」

嗖~

話音落,雷震天腳下雷芒閃動。下一秒,身形如炮彈一般爆射而出,在樹林間劃出一道絢麗的流光。

李凌雲轉過頭,再度看了陳風一眼,卻依然沒有什麼印象。當即也不停留,催動身法,緊隨前者而去。

噶吱吱~

陳風雙拳緊握,換做一年前的他,恐怕早就衝上去跟前者拚命了。但是一年時間在谷中的磨練,讓他學會了隱忍。

他知道,自己現在還不是李凌雲的對手。不過,既然回來了,那將來就有的是機會。這個東域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早晚有一天,會被他踩在腳下。


「陳風哥,你還好吧?」

在陳風思緒之間,穆靈兒已經來到了近前,感覺到前者那濃濃的殺意,令她有些詫然。

快速收斂激動的情緒,陳風陽光般的笑容再度掛上臉頰。「我沒事,咱們快走吧,免得再生變故。」

「好……」

穆靈兒攙扶著陳風,邁步朝試煉之地的出口走去,只留下一臉隱晦的張天佑,獃獃的坐在原地。

試煉之地的危機,在雷震天到來之後,悄然化解。

炎魔殿顯然還沒做好與五大院硬碰硬的打算,一看沒機會屠殺學員,便紛紛撤退。不過,在五大院導師的絕地反擊下,卻也留下了十幾條性命。

當陳風二人來到涅雲頂的時候,偌大個涅雲頂峰之上,一片狼藉。就連那矗立的閣樓,都在打鬥中,化為了遍地殘渣。

「報,鎮天學院死傷統計。死十四人……重傷殘疾三人……輕傷五人……」

「報,清風學院死傷統計。死八人……重傷殘疾四人……輕傷兩人……」

「報,風雷學院死傷統計。死九人……重傷殘疾五人……輕傷六人……」

一道道統計報告接連傳出,所有僥倖存活的人都默然的低下了頭,那帶隊來此的五大院導師更是難辭其咎,一個個怒吼著要殺光炎魔殿的敗類。

相比之下,雷震天最為冷靜,雖然他知道今日之事很難向那些死去學員的家裡解釋,但事已至此,卻也無有任何挽回的辦法。

「雷院長,炎魔殿這一年中囂張無比,這一次又偷襲了試煉之地,導致我們鎮天學院慘死十四名學員。我只是個導師,決定不了什麼,但您是一院之長,希望您能帶頭做出一些舉措,我們不能再這般任人宰割了。」鎮天學院此次帶隊的導師,面帶哀愁的上前說道。

雷震天點了點頭,回應道:「放心吧,此番回去,我會立刻邀請其他四院院長召開會議。炎魔殿威脅越來越大,若是給他們足夠多的時間,將來更加的難以對付。」

「那便有勞了。」鎮天學院導師恭敬的拱手道。雖然二者年紀相當,但實力卻天上地下,在武者的世界,實力為尊,沒有所謂的輩分可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