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聽到李恪的誇獎之後,滿意的放聲大笑。

接下來,李世民又是與李恪閑聊了幾句,然後便離開了蜀王府。

等李世民一走,李恪便讓品嘗起了油炸蝗蟲。

「孜然、辣椒面等調味品得省著點用,還是沾點鹽吧,畢竟,鹽乃百位之王!」

李恪自言自語道。

「管家你去廚房拿點鹽給我!」

李恪看著身旁的管家吩咐道。

「是。」

管家照辦,連忙小跑著去廚房,沒一會,管家就氣喘吁吁的走了回來,但他的手中卻沒有鹽罐子……

「殿下,真是不好意思,廚房只剩下粗鹽,細鹽已經用完了,我現在立即去外面購買!」

管家解釋道。

「好。」

李恪點點頭,這才想起,在唐王朝中,細鹽算是稀缺品,極其珍貴。

「看來我得想個辦法將粗鹽提煉成細鹽,這樣也算是在鹹魚的生活之中,找到一些樂子!」

李恪在心中嘀咕道。

老是晉花樓聽曲,也是沒太大意思,李恪決定給自己找點樂子……

翌日,清晨。

太極殿。

「房大人,不知道昨日你們與陛下去長安城外的土豆地那邊,發現了蝗蟲幼蟲嗎?」

有個官員看到了房玄齡后,湊上前,笑著問道。

此話一出,其他官員們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房玄齡。

雖然昨日房玄齡等人發現了蝗蟲幼蟲,但因為早朝散了,就沒有與其他大臣們說這個消息,所以今日早朝,好奇的其他大臣們,才會圍著房玄齡詢問這個問題。

不過大多數官員都是眼含笑意,顯然沒有當真,覺得是李世民太過敏感了。

「不瞞各位,昨日我們與陛下在那土豆地之下,確實發現了蝗蟲的幼蟲!」

房玄齡輕咳兩聲,回答道。

這種事情並不是秘密,所以沒必要隱瞞。

「什麼?」

「真的發現了蝗蟲的幼蟲?」

官員們聽到這個消息后,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房大人,這會不會是巧合?」

「我的意思是,你們正好挖的地方有蝗蟲的幼蟲?其他地方沒有?」

有官員不死心的問道。

其他官員們也是紛紛附和。

「你們天真了!」

「昨日我們挖了很多地方,每一處地方都有蝗蟲的幼蟲,顯然,一場蝗災正在慢慢成形!」

房玄齡翻了個白眼,然後回答道。

「原來真有蝗災啊!」

官員們幡然醒悟!

他們想拍李世民料事如神的馬屁,卻突然覺得這種情況下,不適合。

「房大人,蝗災一事非同小可,陛下有辦法解決嗎?」

官員們都是滿面愁容,因為根據歷史記載,每一次的蝗災,都會給朝廷帶來極大的損失!

災民遍地,朝綱受到破壞,更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會趁著蝗災,鼓動百姓,進行謀反……

「待會陛下來了,定有妙計。」

房玄齡雖然不知道李世民經過一夜的思考,有沒有良策,但李世民的面子,必須維護!

「也是。」

很快群臣散去,只是比起剛才,他們的面上多了幾分憂愁。

沒一會,李世民到了太極殿,群臣行禮過後,李世民便開口說道:「眾卿,昨日朕與幾位肱股之臣去了長安城外,發現那裡的農作物下,有著蝗蟲的幼蟲,顯然是有一場蝗災即將發生!」

此話一出,除了昨日去到城外的肱股之臣外,其他大臣都是面露驚色。

雖然之前他們從房玄齡的口中知道了蝗蟲幼蟲一事,但現在從李世民口中得知此事,那是更為震驚!

「安靜!」

「這即將形成的蝗災雖然可怕,但朕有良策將它們扼殺在搖籃之中!」

李世民看著下方群臣鬧哄哄的,就沉聲讓他們保持安靜。

「陛下有良策?」

「不知是何良策?」

群臣一臉期待的看著李世民。

「朕的良策,就一個字,那就是吃!」李世民一臉正色道。

「吃?」

群臣一愣,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這蝗蟲是害蟲,能吃嗎?

有個膽子較大的官員,猶豫一番,終於站了出來,「陛下,這蝗蟲是害蟲,不能吃吧……」

果然,此話一出,引得許多大臣紛紛點頭附議。

李世民也不急著解釋,當即拍拍手,就有老太監,將一盆剛剛炸出來的蝗蟲端到李世民面前。

「好香啊!」

「是啊,那是什麼山珍海味?」

群臣們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然後眼神灼灼的盯著老太監手中的大盆。

因為角度的原因,所以他們不知道大盆之中的是什麼東西。

這個時候,李世民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然後從大盆中取出一隻油炸蝗蟲,介紹道:「眾卿,這是油炸蝗蟲,美味無比!」

說完,李世民就要將那油炸蝗蟲一口吞下……

「陛下,萬萬不可啊!」

昨日沒去長安城外的大臣們見到這一幕,臉龐一抖,連忙勸說道。

可不等他們說完,李世民已經將油炸蝗蟲吞下,臉上還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

「眾卿,我做了表率,你們可以放心嘗嘗這個油炸蝗蟲,絕對美味!」

李世民笑道。

接下來,李世民大手一揮,就有小太監們端著油炸蝗蟲,來到每個大臣的面前。

除了昨日的肱股之臣外,其他大臣都有些膽怯,但因為之前李世民做了表率,他們只能硬著頭皮嘗一口。

可就在他們品嘗第一口后,瞬間感覺這蝗蟲就是人間絕頂美味,沒一會就將盆中油炸蝗蟲一掃而空!

「陛下真是聖明,這蝗蟲果然是人間美味!」

「是啊……」

群臣們笑吟吟的不斷拍著李世民的馬屁。

李世民見狀,臉上自然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過他很快就示意群臣安靜。

「眾卿,這蝗蟲是人間美味,我們不應該獨享,而是應該與百姓同享!」

李世民說道。

「與民同享?這恐怕有些難度吧……」

「是啊,百姓可是將這蝗蟲當成是害蟲,他們見到蝗蟲消滅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進行食用?」

群臣紛紛提出了質疑。

此時,就算是聰慧如房玄齡、杜如晦,也是眉頭緊鎖,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而李世民卻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緩緩說道:「眾卿,經過朕一夜的深思熟慮,終於想出一個好辦法!」

「那就是朕要取消宵禁,讓夜市出現,然後讓朝廷經營這蝗蟲生意!」蘇拾留了兩個金葉子給了掌柜的,然後順走了一壇酒。

十三跟在她後面,好奇的問:「蘇姐姐,你不是說他的酒很難喝嗎?怎麼還給了他兩片金葉子?」

十三活到這麼大,還沒有見過那麼多銀子。

金葉子,金色的,應該很值錢吧?

「賞他的。」

掌柜的護著顧瑾,是認真的,目光里對顧瑾的崇拜和對那些人的惱怒,都不是假的。

原來,還有人喜歡顧瑾。

她心裡是開心的。

十三側眸去看蘇拾,少女揚唇在笑,陽光落下,她的眸子流光溢彩,美得像幅畫。<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115:四殿 「皇兄,要不要請求支援?」有一個王爺突然站起來,問道。 賈斯汀猶豫了一下,沒有說什麼,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