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侯看著圖陣子周圍的大帝級別的強者眼神之中露出了深深的不屑。

那些大帝級別的強者看著刀侯的目光,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憤怒,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出手,他們知道刀侯有資格這樣侮辱他們,他們和刀侯單挑絕對是找死。


「好了!大家還是坐下來好好的商量一下,畢竟這個寶藏出現的太奇怪了,再說現在就連寶藏的影子都沒有看見,我們現在打鬥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奇詩侯看著眾人淡淡的說道。

「好了!不要讓上面的朋友看笑話了,朋友既然來了就出來吧!這寶藏大家各憑本事,但是你要是現在還不出現的話,我們就只有先幹掉你了。」

戰侯笑著說道,但是手中的長槍卻狠狠的向著古葬天等人的上空刺了過去。

「叮!」

一把分水刺出現在了槍尖之上,緊緊的抵禦住了長槍的攻擊。

「大唐戰侯果然深不可測!看來你這個七十二地煞侯爺之首還不是浪得虛名。」


輕靈的聲音瞬間傳到了眾人的耳朵之中,一道優雅的身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閣下是什麼人?」

奇詩侯神色凝重的看莫夫人,語氣之中充滿了無盡的忌憚。

戰侯和所有的大帝級別的武者同樣忌憚的看著出現在古葬天等人上空的莫夫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們爭奪你們的寶藏,我是不會出手的,當然前提是你們不要逼我出手。」

莫夫人笑著說道,直接緩慢的走到了古葬天等人的身邊,靜靜的站立在了古葬天的身後。

「神武侯爺!我可站在這裡嗎?」

莫夫人絲毫沒有理周圍人的詫異,而是直接向著古葬天問道。

「當然可以!這是我的榮幸! 腹黑娘親爆萌寶:九王,太凶猛 ?」

古葬天雖然心中十分的詫異,但是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平靜,直接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壺好酒閑著莫夫人問道。

撫摸人追從古葬天的手中接過酒壺深深的聞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沉醉的神色。

「果然是好酒,而且是大唐皇室的宮廷御酒,就憑這壺酒今天我保你平安!」

莫夫人直接從空間戒指中搬出一張椅子坐在上面喝起了酒。

那些皇子、帝子和少家主們看著古葬天用一壺酒換了平安,眼神之中都露出了不善的神色。

奇詩侯看著眾人的神色淡淡的說道。

「唉!嫉妒是人類足以原始的罪之一啊!看來今天有些人是要漲一下教訓了。」

奇詩侯剛說完,莫夫人直接冷冷的看準了奇詩侯一眼,然後淡淡的發出了一聲冷哼。

伴隨著一聲冷哼,原本眼神桌子紅露出不善的神色的人頓時間就像是收到了什麼重擊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

「你們還開不開這個寶藏,要是不開的話我可就開了浪費時間。」

刀侯說著手中的戰刀直接狠狠的向著山洞劈了過去,凌厲的刀罡就像是一道憤怒的狂龍一樣瘋狂的破壞著周圍的一切,但是那山洞卻好像什麼傷害都沒有承受一樣依舊在這恐怖的攻擊之下靜靜的屹立在哪裡。

古葬天看著籠罩在刀罡之中的山洞口,眼神之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光芒,他現在都感覺自己眼前的這個山洞已經不是自己先前所見到的那個山洞了。

莫夫人看著沒有受到絲毫損傷的山洞口,手中的酒壺也緩慢的放到了古葬天的手中,周身一股恐怖的氣息開始快速的向著四周擴散了開來,一道乳白色的光罩直接出現在古葬天的五人的周圍把古葬天五人緊緊的包裹在其中。

「轟!」

一聲恐怖的巨響,山洞周圍的一切頓時間化作了虛無,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山洞口依舊佇立在哪裡,一道道詭異的符文不斷的在山洞口的岩石上閃現,一絲絲的恐怖的威壓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著。

所有的武者開始瘋狂的向著後方退了起來,所有的大帝級別的武者眼神之中也透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古葬天看著地面上的鮮血不斷的向著山洞匯聚了過去,心中對於侍天教的忌憚更加的深了。

遠處的武少群看著山洞上的符文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疑惑,就好像這符文他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福伯!你見過這些符文嗎?我好想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一樣。」

武少群神色凝重的向著自己身後的武伯問道。

「少爺!我們還是走吧!這裡的一切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參與的了,還是早點脫身為妙。」

福伯看著山洞上的符文,神色凝重的向著武少群說道。

「你見過這些符文是不是?給我說說?這些符文到底代表著什麼,為什麼我總是有一種在哪裡見到過的感覺。」

武少群臉色猙獰的向著福伯問道,陰沉的語氣似乎好像要吞噬掉福伯一樣。

「少爺!這些東西現在還不是你能夠接觸到的!你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我們還是走吧!這裡的一切都和我們沒有絲毫的關係,就當我們沒有出現這裡好不好?」

福伯看著武少群帶著哀求的語氣說道。

「但是我已經出現在這裡不是嗎?我已經參與到了其中!這些符文到底代表著什麼?」

此時的武少群已經有點瘋狂了,那些山洞上的符文不斷的在武少群的心中閃現,那些符文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屬於他的一部分一樣,他必須得到它們。

在場的所有大帝級別的人似乎也被武少群的話語吸引了過來,眼神僅僅的盯著福伯,手中的兵器上罡氣不斷的吞吐著。

「哼!」

福伯看著天空之中的所有的大帝級別的武者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畏懼,一股浩瀚的威壓直接從福伯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威壓直接使得原本高高在上的大帝們不得不降落到地上。

「不要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這裡的一切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們也不活參與,我只是奉命保護我們少爺而已。」

福伯說著直接把武少群擊昏大袖一揮裹起武少群的隊友直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古葬天看和直接帶著武少群離開的福伯眼神之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侯爺還是不要想了!那福伯可是花尊級別的高手,而且這個武少群似乎也不簡單,現在我們也走吧!這裡的一切一切已經不是你們能夠參與的了,我也對所謂的寶藏沒有興趣。」


莫夫人說著直接捲起古葬天等人準備離去,但是就在這時候一道淡淡的黑幕從山洞上的符文上蔓延了開來直接籠罩住了所有的人。

「看來我們走不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設立這個陣法,太厲害了!」

莫夫人看著滿天的黑幕緩慢的把古葬天等人放在地上神色凝重的看著山洞上的符文。

「既然走不聊了就好好的看看吧!反正有前輩你我也不怕會死在這裡。」

古葬天這一刻顯得特別的平靜直接依靠著自己身邊的樹風輕雲淡的喝起了酒。

「你這臭小子倒是膽子大,你就不怕我保護不了你?」

莫夫人看著古葬天笑著問道。

「怕!但是我相信前輩,前輩既然保護我們走了一路,那麼我相信前輩依然會保護我們走出這次的困境。」

古葬天淡然的看了周圍的黑幕一眼,然後微笑著看著莫夫人臉上充滿了自信。

「你竟然一直就知道我的存在,看來我小看你了。」

莫夫人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但是瞬間她就把這一絲詫異掩蓋了過去,絲毫沒有給古葬天察覺的機會。

「古葬天哥哥!你們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有點聽不懂了?」

慈雲看著古葬天和莫夫人帶著疑惑問道。

「好了以後對你說!現在好好的待在前輩的身後知道嗎?這個地方太危險了,前輩這裡的陣法我想你先前就知道了吧!畢竟你也看到過一次。」

古葬天看著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的符文和不斷的散發著詭異的氣息的黑幕,眼神的深處充滿了無盡的擔憂,現在的他似乎感覺到這就是一場陰謀,一場天大的陰謀,一場可以改變一些地方勢力平衡的陰謀。

戰侯、奇詩侯和刀侯已經不知在什麼後走到了一起,三人的平靜的看著詭異的山洞,璀璨的靈力不斷的在三人的身上流轉著,一個個文字不斷的在三人的周圍旋轉著,每一個文字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但是所有的光芒緩慢的匯聚在一起卻好似一個流轉的光幕一樣不斷的吸收著天空之中黑幕。

「好詭異的攻擊方式!」

古葬天看著三人周圍的文字吃驚的說道。

「儒家浩然正氣!沒想到儒家竟然出世了,看來大劫已經越來越近了。」

莫夫人看著奇詩侯三人周圍的淡淡的潔白光幕,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震驚,手中的分水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幽幽的光芒,一絲絲的靈力就像是彩帶一樣開始不斷的向著山洞口攻擊了過去。

所有的人看著莫夫人出手了,眼神之中充滿了驚訝,一時之間都靜靜的站立在一旁看著莫夫人的攻擊。

「哼!都是傻子嗎?不知道進攻嗎?」

莫夫人一聲冷哼,直接對著所有的人大聲的罵道。

聽到莫夫人的話語所有的人都猜反應過來,紛紛開始瘋狂的向著沙東發動了進攻,一道道的恐怖攻擊不斷的向著山洞擊打了過去。

「轟!」

面對眾人的攻擊山洞上的符文開始快速的流轉起來,一絲絲的黑色的氣開始不斷的向著山洞匯聚了過去,一個黝黑的鐵甲戰士緩慢的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恐怖的鐵血氣息不斷地向著四周擴散著。

「轟!」

愛死了昨天

「這是?」

古葬天看著這盾牌牆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他一直以為著祭天大陣不過是詭異一點,不會有太多的變化的,但是和現在他知道了祭天大陣不是那麼的簡單。

「祭天衛隊!每一個祭天大陣所擁有的衛隊,據記載上古的每一個國家每一次祭天都會挑選國家最精銳的士兵用生命來祭祀蒼天,然後用自己的肉體和靈魂來鑄造祭天衛隊,一直守護著這個國家,他們是一個國家最後的一道依靠。」

莫夫人看著眼前的盾牌牆眼神之中卻充滿了無盡的崇敬,畢竟這群祭天衛隊的精神是偉大的,他們是一群值得人們記住和膜拜的人。

「前輩現在不是膜拜的時候吧!你還是想想我們怎樣逃出去吧!還是你覺得這些祭天衛隊都不是你的對手?」

古葬天看者一臉崇拜的莫夫人語氣有點哀怨的說道。

「哦!差點忘了他們現在是我們的敵人了,不過你們還是不要擔心的,他們不會攻擊你們的,只要你們身上沒有天道氣息他們是不會攻擊你們的。」

莫夫人看著五人認真的說道。

「天道氣息!什麼是天道氣息?」

古葬天的臉上充滿了疑惑,到現在為止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天道氣息。眾人看著古葬天一臉疑惑的樣子,吃驚的看著古葬天說道。


「你不會不知道什麼是天道氣息吧?」

「你們還別說,我還真不知道!」

古葬天看著一臉驚訝的五人滿臉認真的說道。

「我去!你這樣的一個大學霸竟然真不知道這個大陸上屬於常識性的問題,那些圖書館的書你是不是白看了。」

炎煌直接跑到古葬天的身邊一邊摸著古葬天一邊說道。

「到底什麼是天道氣息?你們還是趕緊告訴我吧!我真不知道,在說我不是學霸!我是學屌!記住我是學屌!只要我看過的我都會記住的,但是我從來不會花費太多的時間在一本書上的。」

古葬天直接打掉炎煌在自己身上的雙手,認真的向著郭閑等人說道。

「天道氣息就是被天道關注的人,在上古那些被天道關注的人被稱之為天意者,他們的每一次出現都會造成天地之間的大災難,也會伴隨著一個皇朝的沒落,所以後來那些上古強者創造出了祭天衛隊用來專門對付那些天意者。」

慈雲一邊向著古葬天說著一邊向著古葬天做著鬼臉,示意你就是一個大笨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