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莘菁心中暗驚,但是表面上沒有露出來,「哼,我姐姐沒有來華夏國,她還在東烏國。」

江帆拿出一把匕首,壞笑道:「這可是你身上的匕首,我看看是不是很鋒利?」拿著匕首對著衛莘菁的扣子輕輕一劃,扣子線立即掉落,立即露出了裡面黑色的文胸。

衛莘菁驚慌道:「你想幹什麼?不要亂來啊!」她看到了江帆的壞笑,心裡十分恐慌,這壞笑她太熟悉了,也太恐怖了。

江帆呵呵笑道:「我可沒有亂來哦,我這是好好地來!這匕首真鋒利,應該是最好的倭鋼打造的吧!」匕首輕輕一劃,衛莘菁的衣服扣子立即掉落。

「啊,你想幹什麼?」衛莘菁嚇得渾身顫抖,一旁的納甲土屍望著衛莘菁高聳之處,流出了口水,「哦,奶水好足啊!」納甲土屍貪婪道。


一旁的阮靈玉不悅道:「江帆嗎,你放了她吧,不要折磨她了!」她知道接下來江帆想幹什麼了,她心裡十分不舒服。

「呃,這女人要殺你耶,就這麼輕易放過她,再說她的姐姐還沒出現呢!不能放她,否則你的處境十分危險!」江帆冷冷道。

「對,不能放了她,主人,就把這妞交給我處理吧!」納甲土屍眼睛色迷迷道。

衛莘菁聽說要把她交給納甲土屍,頓時嚇得驚呼道:「不要把我交給他,求求你了!」

「呵呵,不交給我僕人也行,那就交給我二哥處理你吧!」江帆露出一副色迷迷樣子。

「你二哥是誰?」衛莘菁疑惑道,她還不知道什麼是江帆的二哥呢!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呵呵,我二哥就在這裡啊!」江帆指了指自己的褲襠笑道。

衛莘菁臉立刻就紅了,「你,你不要亂來,我不會放過你的!」她低聲道。一旁的阮靈玉也臉紅了,這個江帆真夠無恥的,竟然當著大家的面說這無恥的話。

「我也不會放過你的!你就別裝正經了吧,等到那個時候,你叫的比誰都歡,那樣子就像風騷的母老鼠!」江帆嘲笑道。

衛莘菁的臉羞得通紅,江帆說的沒錯,每次被他那個的時候,她的確感覺到很舒服,有時候還想著江帆來那個自己呢!

突然門口傳來敲門聲,屋裡所有人都望著房門,「誰呀?」江帆問道,他打開天眼穴透視,門口站著一位男服務員,手提著一瓶熱水瓶。

「哦,我是服務員,給你們送熱水來了!」那男人喊道。

江帆透視那男人身體,看到男人身上的胸圍子,還有黑色花邊的時髦褲頭,立即笑了,他已經知道門口的男人是誰了。

衛莘菁露出驚慌之色,她剛想開口喊叫,江帆伸出食指點了她胸前一下,她頓時喊不出聲來了。她面露焦急之色,但是又說不出話來,都快要急死了。

「哦,請稍等,我馬上給你開門!」江帆立即抱著衛莘菁,把她抱入浴室,然後對著納甲土屍示意個開門的手勢。

納甲土屍立即走過去,打開了房門,進來的是一位皮膚白凈的男子,嘴唇上有鬍子,眼睛大大,有奶牛書生味道。

他進屋后眼睛立即掃視了整個屋子,目光落到江帆的臉上,「先生,您需要泡茶嗎?」那男服務員微笑道。

江帆心中暗笑,剛才你妹妹來泡茶,你也開泡茶,你們怎麼選擇一樣的方法,這個太沒創意了吧!

「哦,請給我泡一杯茶吧!」江帆微笑道,他雙眼盯著男服務員的臉。

男服務員拿出茶杯和茶袋,然後往杯子里倒開水,江帆就在他身邊,江帆的手摸了一把男服務員的屁股一下。

男服務員扭頭看到江帆,臉立即紅了,「先生,您的茶泡好了!」

剛才江帆的摸男服務員的動作被阮靈玉看到了,她不禁皺眉,心中暗自道:「這江帆怎麼還有這個癖好啊,這可是男人呢,難道他也喜歡同志?」

一旁的黃富也有點納悶,他知道這個男服務員有問題,剛才衛莘菁送開水來了,這個男人又送開水來,這怎麼可能呢!但是江帆摸男人的屁股,黃富就難以理解了。

「哦,你的身材真不錯啊!」江帆的手在男服務員的腰間摸了一把。

男服務員立即閃開,他目光露出兇狠之色,但是瞬間又消失了,他微笑道:「我一個男服務員還有什麼好身材呢!」

江帆拿起茶杯,手立即搭在男服務員的肩膀上,「哎,兄弟,你長的很帥氣啊,有沒有興趣一起去洗個澡!」

江帆這句話,讓阮靈玉和黃富差點沒暈倒,這江帆怎麼突然對男人感興趣了!他搭在男服務員的手已經開始不老實起來了。

「呃,我已經洗過澡了,你找其他的男人去吧!」那男服務員微笑道,他的手偷偷到了腰間,去摸腰間的匕首,心中一驚,腰間匕首不在了。

「你是在摸這個嗎?」江帆手中出現了匕首。

男服務員大驚,立即伸手去搶匕首,江帆手回縮,男服務員的手撲了個空,他的手立即變成鷹爪直奔江帆的咽喉。

江帆不躲不閃,手中的匕首直奔男服務員的褲襠,嘴裡還念道道:「我給你加一個窟窿!」

男服務員鷹爪立即撤回,如果不撤回,自己的褲襠上就要多一個窟窿,他的手擋住了江帆的匕首。江帆的手迴繞上纏,勾住男服務員的手,用力一帶,男服務員立即倒向江帆懷裡。

就在男服務員倒在江帆懷裡的瞬間,江帆伸出食指點了男服務員肋下,男服務員立即癱軟在江帆的懷裡,「哈哈,我怎麼看你像女人呢,我幫你檢查身體看看!」

江帆的手立即伸進了男服務員衣服裡面摸索起來,「你放開我,無恥!下流!」男服務員發出了女人的聲音。

「哈哈,沒戴奶罩,你終於肯露出聲音了,你不是能裝嗎?你還真搞笑,裝扮成男生,你妹妹裝扮成女生,你們兩人都來送開水,真是太沒創意了!」江帆嘲笑道。

「你,你把我妹妹怎麼了?混蛋!快放了我們,否則你死定了!」梅代乃召怒吼道。


「哈哈,她正在浴室里洗澡呢,等你一塊去洗呢,剛好我們三人好久沒有一起洗澡了,這次我們好好地洗洗!」江帆立即抱著梅代乃召進了浴室。

「你開放開我們!混蛋!」梅代乃召驚慌喊道。

此時黃富擦了額頭汗水,搞了半天這個男服務員是梅代乃召裝扮的,江帆一眼就看出來了,自己還以為江帆對男人感興趣了呢。

阮靈玉眼望著浴室的門,耳朵聽著浴室裡面說話的聲音,她臉立即紅了,啐了一口道:「真下流,無恥!這種事都做得出來!」

此時浴室里衛莘菁和梅代乃召被江帆寬衣解帶得一絲不掛了,江帆打開水龍頭,哈哈笑道:「來,我給你們洗洗!你們也太辛苦了,應該享受一下溫柔吧!」

江帆的手立即上下滑動,使出龍虎按摩秘術,在衛莘菁和梅代乃召兩人身上按摩起來,片刻之後,兩人立即發出嬌喘聲,緊接著就喊道:「哦,好癢,快給我們抓癢吧!我們受不了!」

很快浴室里傳來了衛莘菁和梅代乃召兩人的叫聲,屋裡的阮靈玉臉羞得通紅,她感覺到渾身發熱,渾身很不自在。

納甲土屍口水都流了出來,「哦,真受不了,我要出去一下!」納甲土屍立即跑了出去。

黃富擦了下額頭汗水,「哦,我也要出去一下,房裡太熱了!」黃富緊跟著納甲土屍出去了。

此時屋裡只剩下阮靈玉一個人了,聽到浴室里傳來的聲音,她就像一隻發了騷的母老鼠在房裡徘徊著。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不錯的書,精彩! 突然她停下腳步,發現屋裡只有她一個人,浴室里聲音太誘人了,她不禁偷偷地走到到浴室門口從門縫裡偷看起來。

阮靈玉一邊偷看著浴室裡面,她的手情不自禁地在自己的身上按摩起來,不一會兒她就嬌喘吁吁,緊接她扶著牆壁,咬著牙忍住叫,渾身顫抖哆嗦起來。

不知道過來了多久,浴室里停止了叫聲,浴室門打開了,江帆走了出來,他看到阮靈玉滿臉通紅地靠在床上,「咦,小富和傻蛋呢?」江帆疑惑道。

阮靈玉看到江帆,想到浴室里的情景,臉上就發燒,再想到自己在浴室門前的行為,更是羞愧難當,不要恨起江帆,「哼,都是害得,你太下流了,浴室聲音那麼大,他們受不了出去了!」阮靈玉冷冷道。

江帆望了阮靈玉一眼,「呵呵,你怎麼沒出去呢,看來你的承受力不錯嘛!」江帆對著她曖昧地笑著。

阮靈玉心跳加速,是乎被江帆看穿了自己的行為,她吱唔道:「我,我睡著了,什麼都沒聽到。」急忙低下頭,不敢看江帆的眼睛。

「哦,你真厲害,不是一般人啊,這都能睡得著,剛才我看到浴室門前有人影閃過,我還以為是你呢!看來是一隻母老鼠路過吧!」江帆似笑非笑地望著阮靈玉。

阮靈玉的心跳更加快速,難道自己在浴室門前偷窺和自摸被他看到了,那真是羞死人了!阮靈玉結巴道:「哦,我,我睡著了,可能是母老鼠吧!」

此時浴室里的梅代乃召和衛莘菁拖著疲憊的身體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哈哈,你們出來了,怎麼樣,你們剛才的叫聲真是太美妙了,有些人聽了是熱血沸騰不能自控啊!」江帆笑嘻嘻地望著阮靈玉道。

梅代乃召和衛莘菁感覺到渾身發軟,身體如同掏空了似的,一點勁都提不起來,「江帆,我恨你,我們不會放過你的!」梅代乃召惡狠狠道。

「哈哈,這句話我都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剛才你們在浴室離得表現我很滿意,你們想我的時候就來找我哦!」江帆笑嘻嘻道。

「哼,你等著瞧吧嗎,總有一天我們要殺了你的!」衛莘菁冷冷道。

「呃,你們女人真是太絕情了,剛才在浴室離得時候,摟著我叫什麼啊?用力啊,好舒服啊!現在就變臉了!」江帆搖頭道。

衛莘菁臉立即就紅了,她剛才在浴室里的確很瘋狂,她簡直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急忙低下頭,「你,你卑鄙,無恥!」衛莘菁氣氛道。

「哼,你們還說我無恥,這可是你們送上門來了,我可沒有招惹你們吧!我警告你們,如果再敢來刺殺阮靈玉,我就在你們臉上刻上字,讓你們無顏出去!」江帆厲聲道。

衛莘菁和梅代乃召看到江帆臉上的兇狠之色,頓時嚇得一哆嗦,她們急忙打開門倉惶離去。她們走後沒有多久,黃富和納甲土屍回來了,「我們立即換家旅社,這裡不安全了!」江帆神色嚴肅道。

四人立即收拾東西出了旅社,上了賽龍車,在梅潭縣城最中心地方找了一家距離比較遠的酒店。那是一家高檔的酒店,應該是梅潭縣城豪華的酒店之一,江帆等四人包了一個豪華套間住下。

豪華套間里只有兩張床,兩張沙發,阮靈玉和江帆各睡一張床,黃富和納甲土屍睡沙發。江帆的床距離阮靈玉的床大約一米多,江帆的床靠著窗戶,阮靈玉的床靠著牆。

天逐漸暗了下來,四人都十分疲勞的,卧室里傳來四人的呼吸聲。尤其是納甲土屍的呼嚕聲最大,如同豬一樣呼嚕著。

銀色的月光照射在窗戶上,銀色的月光灑在江帆床頭,突然一個黑影趴在窗戶上,她悄悄地打開窗戶,手中出現一隻彩色蝴蝶。黑影手掌輕扇,彩色蝴蝶立即飛起,直奔睡著的阮靈玉,一會兒彩色蝴蝶飛到阮靈玉的上空。

黑影對著彩色蝴蝶一點指,怪異的事出現了,那隻彩色的蝴蝶嘴巴張開,伸出一根細長的針,對著床榻上的阮靈玉刺去。

眼看針要刺到阮靈玉的時候,一隻枕頭飛了出去,正好擊中了彩色蝴蝶,彩色蝴蝶被打得撞到牆上,掉落地上。阮靈玉立即被驚醒,她看到窗前的黑影,立即嚇得尖叫起來。

扔枕頭的人當然是江帆,他對著黑影就是一腳,黑影十分靈巧,她閃開江帆,一招手地上的彩色蝴蝶飛起來,伸出細長針對著阮靈玉就刺。

「七彩降蝶!」阮靈玉嚇得閉上了眼睛,眼看細針要刺著阮靈玉的時候,突然一根骨刺砸在彩色蝴蝶身上,砰!彩色蝴蝶被砸飛了出去。

「砸死你這臭蝴蝶!」納甲土屍喝道,此時黃富也醒了,他立即衝上去攻擊黑影。

黑影被江帆和黃富兩人圍攻后,手腳頓時慌亂起來,一個不小心被江帆踢中腹部,黑影悶哼飛來了出去。

江帆立即到了阮靈玉身邊,「你沒受傷吧?」江帆問道,因為他看到阮靈玉臉色蒼白,以為她受了傷。

「沒有!」阮靈玉搖了搖頭,她臉色十分難看,身體顫抖。

此時黑影站了起來,「趙雅,你為什麼也要殺我,我們曾經是好朋友啊!連你也要殺我,為什麼!」阮靈玉激動道。

黑影身體顫抖下,「靈玉格格,對不起,我也是被迫無奈,我不殺你,我家裡人就要被殺!」


銀色月光照在黑影的臉上,那是一張皎潔的臉,水汪汪大眼睛,小巧鼻子,也是個美女啊。

「難道你不念我們之間的友誼了嗎?」阮靈玉道。

「友誼?在家人性命面前,友誼還能存在嗎?對不起靈玉格格,我必須要殺死你,否則我家裡人就活不過明天!」趙雅默念咒語,地上的彩色蝴蝶飛了起來,它飛到趙雅的頭頂上方。

「七彩降蝶,降變!」趙雅喝道,她閉上雙眼,雙手平著伸開,挺著胸脯。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她頭頂上方的彩色蝴蝶立即伸出細長的針,閃電般鑽入趙雅的頭頂,緊接著趙雅的身體顫抖起來。突然趙雅的身體縮小,變成嬰兒大小,肋下長出一雙彩色翅膀,臉變形,變成蝴蝶的臉,針尖嘴巴。

這一系列的變化,把江帆、黃富、阮靈玉等人都驚呆了,人怎麼變成了蝴蝶,這也太玄乎了吧!

「降變!你竟然用降變來殺我,你瘋了!」阮靈玉驚呼道,她知道什麼是降變,這就是降師與降融合一體,雖然這樣威力很大,但是十分危險,而且降師要減壽十年,所以降師不到危急時刻是不會選擇這樣做的。

趙雅拍打翅膀飛了起來,吱!她就像一架小型飛機一樣,朝著阮靈玉飛了過去。阮靈玉頓時嚇得直往後閃,她知道降變得厲害,只要被針刺中,立即喪命。

「哼,想在我眼前殺人,你做夢去吧!」江帆冷笑一聲,閃電般地到了阮靈玉身邊,一把抱起阮靈玉翻身滾過床。

趙雅的攻擊立即落空,吱!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嗖!一隻毒液針飛射而出,直奔阮靈玉的咽喉。


江帆摟著阮靈玉鑽入床下,毒液針射在床上,吱的一聲,床上的被子被腐蝕一個窟窿。趙雅拍打翅膀飛朝床下飛去,她看到躲在床底下的江帆和阮靈玉,立即噴射毒液針,嗖!

江帆立即摟著阮靈玉出了床下,對著納甲土屍喊道:「傻蛋,用弓箭射那隻大蝴蝶!」

納甲土屍立即拿出一張弓,抽出一根骨刺,弓弦拉滿,等待趙雅飛了出來,吱!納甲土屍骨刺射出,速度快如閃電。

噗!骨刺正中趙雅的腹部,「啊!」趙雅發出慘叫,骨刺將她射穿,從腹部射入,背後穿出。

趙雅雙手握著骨刺,用力將骨刺拔出,腸子滑溜溜出來,她用手把腸子塞進腹中,「呵呵,阮靈玉今晚你必須死!」趙雅一聲獰笑,她一甩手骨刺扔向阮靈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