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很困難,但只要有機會我是不會放棄的。」

兩人在甲板前聊了一會兒,拉羅斯便準備回駕駛艙。

就在這時,木白的神念中捕捉到了三艘海盜船的氣息正在朝這裡急速靠近。


「是梅德勛那傢伙!」木白忽然道。

「什麼?」

拉羅斯聞言,立即就明白木白話中的意思了,臉色大變道:「來了多少人?」

他的神念比木白弱小,暫時還感應不到任何動靜。

「三艘海盜船,大概有24名主神。」木白淡淡的說道。 「2、24名主神!」拉羅斯臉上流滿冷汗,道:「我還是立即改變航向跑吧,要是被他們攔截上,我們就完蛋了。」

木白笑道:「才24名主神而已,沒事,我沒去找他算賬,他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開、開什麼玩笑!你瘋了嗎?」拉羅斯驚呼道。他太了解梅德勛的行事手段了,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殺死木白,他不可能冒然過來報仇。

木白笑道:「你去和阿瓊待在一起,那三艘海盜穿我足夠應付了。」

如果他告訴拉羅斯,他是從煉獄戰場活著走出來的話,恐怕拉羅斯會被嚇死。

在煉獄戰場的時候,他可是瘋狂斬殺了數萬名主神的人物,修羅就是這樣煉成的。

拉羅斯見木白說得這麼自信,心裡將信將疑,道:「你自己小心。」說完,他便轉身回到了船艙內。

……

「哈哈哈——哈哈哈——」

一艘旗幟飄揚的海盜船甲板上,梅德勛持刀站在那兒得意大笑。

這海盜船通體由金色金屬打造而成,看起來氣勢很威武,宛如一隻巨大的金屬猛虎般疾馳在海面上。

這艘海盜船兩旁,分別跟著兩艘體積偏小的海盜船並排行駛。

木白視線中,已經遠遠地望見那三艘行駛來的海盜船的身影了。

雙方保持著一千米左右的距離,同時停止了前行。

梅德勛那得意的小聲遠遠傳來道:「臭小子,我梅德勛又回來了,準備受死吧!」

「給我開炮!轟死他們!」

金屬海盜船上,梅德勛臉色猙獰大吼道。

「哈哈哈!」

那些海盜嘍啰們站在甲板上揮舞著手中武器,放聲大笑,朝木白罵出各種難聽的言語。

「轟隆——轟隆——轟隆!」

三艘海盜穿上同時傳來數聲轟鳴巨響。

宛如流星般的炮彈穿破空間,直朝木白所在的海盜船墜落而來。

「怎麼回事?」阿瓊和拉羅斯一臉驚慌的跑了出來。

木白沉聲道:「都在待在船艙里不要亂動,這裡我來處理。」

說罷,從體內召喚出斬龍刀,縱身便朝空中飛去。

面對襲擊而來的炮彈,木白爆喝一聲,憑空劈砍出十幾道渾厚刀氣。 「嘭——彭嘭——」

只見木白的刀氣直接將那來襲的炮彈擊得粉碎。

「他媽的!」

梅德勛怒罵一聲,一招手道:「我們上!」

旋即,他和手下的海盜嘍啰,以及三艘海盜船上的援兵一起朝空中飛去。

木白持刀傲立在半空中,一個轉眼,就被二百多人包圍了。

和他先前判斷的一樣,這二百多人中包括梅德勛在內果然有二十四名主神,其餘的海盜嘍啰實力普遍只有半神,可以完全忽視。

「小子,我看你現在還怎麼囂張,你今天死定了!」梅德勛目光兇狠的盯著木白道。

木白臉色沒什麼變化,始終都很平靜,淡淡瞥了眼他身邊的二十幾位主神,都是初階,而且還沒修鍊到靈魂蛻化的層次。

見了以後,木白不禁笑了。

梅德勛等主神一怔,一名拿著大金錘的健碩主神怒聲道:「死到臨頭,你還笑什麼?」

木白冷笑道:「我笑得是你們自己找死!」

狂暴的暗魔神力震蕩出體外,他準備引動輪迴九轉了。

結果不言而喻——

那些主神和海盜嘍啰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吸附入了螺旋氣流中,沒有一個逃脫。

……

「現在沒事了。」

木白臉上掛著一絲微笑,身影重新降落在了甲板上。

拉羅斯呆若木雞的望著他,神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

居然只是瞬間就秒殺了二十四名主神,這傢伙真是個怪物。

見到拉羅斯的樣子,木白奇怪道:「你這樣望著我幹什麼?」

拉羅斯過了好半響才回神過來,大叫一聲道:「天啊,你小子真是太恐怖了,剛才那是什麼技能,居然一招就消滅掉了他們!」

木白微笑道:「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訴你。」說完,他便和阿瓊一起朝船艙走去,只留下拉羅斯一臉鬱悶的站在原地。

……

接下來的一個月,一路上都很平靜,再也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這天早上。克魯斯海岸。

這是天魔君主領地中最大的一個沿海城市,匯聚了數千萬形形色色的死靈。

海岸的碼頭很大,停泊著上百艘巨型戰艦和運輸商船,但這碼頭很冷清,幾乎沒什麼死靈走動,戰艦和商船也是死寂般的停在那兒。


————————————————————————————————

晚上繼續爆發更新,如果想要多更幾章,看大家投票是否給力了,這樣才有動力,要是今晚很給力的話,明天繼續爆。 「那是什麼?」

「天啊!是海盜!海盜來洗劫城市了!」

「大家快跑!」

海岸邊,不少在這附近走到的死靈遠遠地看見一艘懸挂海盜旗幟的大船快速行駛而來,那些死靈頓時慌了,不知所措,爭先恐後的朝克魯斯城內跑去。

這裡的死靈,有很大一部分甚至還不到神級,是地獄中地位最低微的存在,他們的性命連螻蟻不如。


木白和阿瓊一起站在甲板上。

見到海岸線,木白心裡感覺踏實了很多,從亡靈城內的監獄到這裡,這一路上經歷的風波,比那四大神塔大戰還驚險,一旦掛在這裡,那就是萬劫不復了。

「奇怪,前面怎麼這麼混亂?」阿瓊瞧見海岸上的情況后,驚訝的問道。

木白回頭指了指旗杆上的海盜旗幟,笑道:「這東西把嚇到他們,那都是些普通亡靈。」

阿瓊大驚道:「快把它取下來,不然我們要被殺掉的。」

她的話剛說完,拉羅斯的身影已經飛到了旗杆上,從腰間抽出一柄雙刃長劍,一劍斬斷了旗杆。

「哈哈,好像有幾百年時間沒見到陸地的樣子了。」拉羅斯降落在木白身邊,興奮的說道。

漸漸地,海盜船停靠在了碼頭邊上。

「嘭!」

拉羅斯熟練地放下甲板。

木白和阿瓊陸續走到了海岸上,拉羅斯也隨後走了下來。

阿瓊愣愣望著空無一人一片狼藉的碼頭,道:「他們都被嚇跑了,這下我們麻煩可大了。」

木白也是臉色沉重的點了點頭,他的神念感應到前方的克魯斯城內,有一股死靈大軍在朝這裡迅速靠近。

「走吧,等下解釋清楚就因該沒事了。」木白說道。

阿瓊點點頭,和拉羅斯一起跟著木白朝克魯斯城的方向走去。

「咚咚咚咚——」

大地在鐵蹄下劇烈顫動。

木白三人行走了一千米左右,只見一股如旋風般的死騎大軍迅速衝鋒而來,幾個轉眼就將木白三人包圍在了中央。

這是克魯斯城內的精銳部隊,死亡騎士,大約有一萬人左右。

這些騎士統一沉著漆黑甲胄,手持一併四米神槍,至少擁有半神級的實力,而胯下的死騎著披著一層漆黑鐵甲,渾身燃燒著一股藍色烈焰,氣勢頗為震撼人心。 上百道冰冷地槍尖直指木白三人,一名身材魁梧的軍官騎著死騎走上前,冷眼打量木白三人一眼,道:「好大膽的海盜,居然敢來君主的領地洗劫財物,乖乖跟我走吧,要是敢反抗,現在就殺了你們!」

這軍官是一名靈魂蛻化的中階主神,實力比木白要強大很多。

木白心中凜然,解釋道:「我們不是海盜,這海盜船是我們從海盜手中搶來的,我們來克魯斯城並無惡意。」

「從海盜手中搶來的?」那些軍官聽了一怔,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木白點了點頭道:「這的確是我們搶來的,要是你們需要這艘海盜船的話,我可送給你們。」

軍官聞言,這才確定了木白的話,原來只是虛驚一場,說道:「你們在城內最好老實點,但你們驚擾了這裡的死靈,你們的海盜船就作為處罰收繳了,進城吧。」

說完,他一揮手,帶著手下的死亡騎士急速朝城內返回而去。

拉羅斯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道:「剛才真是嚇死我了。」

木白笑道:「這有什麼好怕的,走吧。」

……

克魯斯城規模很大,但城內的建築確實讓人不敢恭維,樓屋歪斜殘破,沒有一處值得欣賞的地方。

因為這裡是君主領地中最重要的防禦線,所以囤積有大量重兵把守。

七大君主領地之間發生點兒戰事,幾乎是家常便飯,誰都想統一地獄成為最為的死亡主宰。

木白三人走在街道上,人群極混亂,而且很擁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