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盯着劉乾坤,一股壓迫感直逼劉乾坤而去。

東方求敗就是想要看看劉乾坤究竟為何有如此底氣,天機閣究竟會如何處理。

「東方宮主,今日來龍城的可不止是你日月神宮一家!」

「你日月神宮的鬧劇,還準備鬧多久?」

說話的是無極劍派掌門高峰,此時的他正面帶冷意地看着東方求敗。

「高峰,你無極劍派也想管我日月神宮的閑事?」

東方求敗壓在劉乾坤身上的威壓頓時淡了幾分。

高峰可是實打實的半聖強者,更被尊為新一代的北域劍聖,面對這人,就算是強如東方求敗也絲毫不敢大意。

高峰搖了搖頭:「你日月神宮的私事我可沒興趣,不過就算要清理門戶,你也不該在龍城。」

「今日我們大家相聚在龍城,乃是為了雙榜之爭。難不成你要讓所有人都等着你清理門戶不成?!」

烈焰宗左護法王飛揚此時也隨聲附和道:「出手干預小輩之間的比試,可絕非東方公宮主你這般修士所為啊!」

「就是就是,弟子輸了,你這做師父的就插手,真是不知羞恥。」

說話的是個丐幫弟子,這群傢伙向來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堂堂北域大派,竟然做如此之事,真是讓人感到不恥!」

一石激起千層浪,頓時人群中各種聲音不斷傳出。

如今龍城之中不少人都受過李問的指點,若是無人帶頭,他們還真不敢挑明了站在日月神宮的對立面上。

但此時身後是深淺不知的天機閣,前方又有無極劍派牽頭,此時落個順水人情給天機閣,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面對如此情況,即便是東方求敗也不由皺了皺眉。

此刻的東方求敗雖然表面上不為所動,實則心底已經有些後悔了。

他東方求敗竟然在無意之間給別人探了一迴路!

天機閣閣主的修為究竟如何,遇到如此情況其態度又將如何,這是在場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所以無論東方求敗做的如何,對其他勢力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東方求敗咬了咬牙,現在可是騎虎難下了啊!

劉乾坤似乎看出了東方求敗此時心中的尷尬處境,頓時開口說道:「東方宮主也不必如此,在龍城,天機閣是為了舉辦天驕台,才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的。」

「等天驕大會結束之後,大家都各自散去,天機閣也不會再插手這些凡俗瑣事了。」

和日月神宮鬧翻,無論是對天機閣還是對飛雲門都沒有半分好處,他可不想將東方求敗得罪死了,倒是不如給東方求敗一個台階下。

「呵呵,好,既然你們如此相信這所謂的天驕榜,那比比便是。」東方求敗冷笑一聲,「我日月神宮自當奉陪!」

「我們走!」

東方求敗低喝一聲,便帶着弟子謝盈盈走下了天驕台。

謝盈盈跟在東方求敗的身後一言不發,眉頭緊皺,雙眼死死的盯着晨星成。

東方求敗一直在想着一個問題:先前晨星成的氣息究竟怎麼回事?

不過化鼎境的靈氣波動,竟能讓他堂堂半聖都感到心悸!

「難道……」

東方求敗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自覺的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晨星成。

晨星成感受到東方求敗投來的目光,無所畏懼的直視着東方求敗。

那眼神中散發出的凶芒竟然讓東方求敗的心莫名其妙的顫了一下。

隨後晨星成便低下了頭,繼續為懷中的白青松療傷。

……

“師父,你說這天機閣真的有那麼厲害嗎?”無極劍派的張天極看了看人群之中的東方求敗說道。

「嗯,也許這天機閣確實有所倚仗,我們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畢竟這天機閣已經和大悲山站在了對立面上,而且這位天機閣閣主行事霸道,絲毫不給大悲山留一點面子。」

「或許這北域要變天了!」

張無極一臉震驚的轉頭看着眼前的師父。

大悲山!

那可是在北域橫行了無數年的王者,一個剛剛興起的天機當真能將這等霸主挑落馬下?

師父對天機閣的評價未免是有點高了吧!

張無極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天機閣,眼神中竟流露出一股炙熱之意。

與此同時,一位站在瑤池聖主雲嵐身後的長老恭聲問道:「聖主,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若晴頓時就心疼起自己的長子。

哪怕,她的長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報到。

「是不是接班人都從長房挑選?」

「基本上是這樣,就像我剛剛說的那樣,除非長房的子孫過於平庸,否則接班人都是從長房裏挑選,其他幾房的人都是輔助作用。咱們戰家,家大業大,就算不是接班人,也要負責其他行業,其實,也不輕鬆。」

像他底下的十四個弟弟(堂兄弟一起算),都分別管着戰氏涉足的其他行業。

只不過是以他為中心。

接班人的擔子重,要學的也多。

其他人,可以通過自己的優點,長處來挑選一行業來接管,接班人不能,只要是家族公司涉足到的行業,接班人都必須懂,還要很優秀的那種,因為有時候子公司出了大事,子公司的負責人處理不了,需要他這個當家人出面。

他要是不夠優秀,就無法處理。

「以我們倆的基因,咱們的孩子,按理說不會平庸到哪裏去。哦,還有一條路可以讓咱們的孩子避免當下一代的當家人。」

若晴連忙問「什麼路?怎麼走?」

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像戰博這樣,太累。

「咱們胎胎都生女兒,戰家的女兒是不需要接管家族事業的,只管享受就行。」

若晴「……」

戰博笑着輕捏一下她的唇瓣,剛才被他滋潤過,瀲灧誘人。

「咱們倆連孩子都還沒有,就不要想太長遠了。其實,只要習慣了,就能擠出時間,像我一樣。」

他辦事效率快,晚上都不用加班加點。

他又不應酬,多的是時間回家陪伴家人。

現在呀,反而是若晴比他忙,她陪他的時間越來越少。

他卻不能說什麼,因為是他舉雙手雙腳支持她上班,支持她跟慕若惜爭奪慕氏集團的,所以呀,就算她忙得沒時間陪他,他也只能包容著。

「也是,以後的事,先不去想,那是徒增煩惱,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憂。」

「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憂。」

「但我也想成為你的依靠。」

「現在給我靠靠就行。」

戰博還真的把頭靠在若晴的肩膀上。

若晴馬上就攬住他的肩膀,夫妻倆的頭靠着頭,一起看着天上的星星。

……

明家。

「你燒的是什麼菜,餵豬,豬都不吃!」

明楓把筷子扔在餐桌上,指著滿桌子的菜,罵着又被他「請」來照顧他的童熙。

童熙按他的要求,自己一個人準備了這一大桌子的菜,累都累死了。

不指望這個混蛋誇她一句,他也別挑刺兒呀。

不過,明楓要是不挑她的刺,明天的太陽能從西邊升起來。

「在燒菜之前,我就跟你說了,我的廚藝不是很好的,我最擅長的就是攝影,不是燒菜。」

童熙沒好氣地道「你們家從五星級酒店請回來幾個大廚,你放着幾個大廚不用,非要我給你準備晚飯,我從下午三點被你的人請過來,就開始準備你的晚餐,準備到現在,累都累死了。」

明楓冷冷地瞪着她,冷冷地道「別以為我現在在養傷,你就可以爬到我頭頂上作威作福。信不信,我讓人把這一桌子的菜都灌進你的肚子裏去!」

童熙縮了縮。

她剛剛是太生氣,才會本能地回應他。

「那個……明總,你看我就這樣的水平,你實在吃不下的話……現在出去吃也還來得及的。」

音落,明楓就端起了一盆菜,就朝童熙當頭扣過來。

他是練武之人,身手敏捷。

童熙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扣了一盤菜。

頓時,她滿頭滿臉都是菜,油油的。

童熙跳起來,拚命拍開頭上的菜,她燒菜的時候,故意糟蹋他的油,放了很多很多的油。

這個混蛋!

好討厭呀!

滿頭滿臉都是油!

童熙殺人的心都有了。

她很想撲過去撕了明楓,可惜她沒有那樣的能力,也沒有那樣的膽量。

只能憤恨而委屈地看着明楓,委屈的淚水在眼裏打轉。

「再瞪我,我再扣你一盤菜!」

明楓這樣對待一個女孩子,也沒有半點愧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