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坐在地的趙半夏站立起身,臉色微微有些不好看,她自認自己一向看人一看一個準,誰想這次居然看走眼了,葉陽並不是她眼裡的莽夫,還真有那種通天實力。

「葉陽啊葉陽,不管你到底憑藉什麼手段糾纏住了那名三次蛻凡的高手,你得罪了我九庭宮另外一名聖女南宮月,她可是為達目的無所不極,不擇手段,來歷神秘,連我都看不透她,現在有了焚仙圖,得到我九庭宮宮主的器重,連我都不敢輕易得罪,你一個落魄宗門的小人物,註定下場凄慘。何況眼下你能不能逃出那名三次蛻梵谷手的追殺,還是一個未知數。」

趙半夏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隨即也加入了破陣的行列。

轟隆隆!

眾人的元氣元力匯聚於一點,好似組成了一個漩渦,如螺旋般對歃血魔陣刺殺,想要將歃血魔陣打破。

衝殺在最前面的司徒沖等十大門派的高手,出手間元力就鋪天蓋地,排山倒海,那玄劍門的首席大弟子徐飛馳,手裡一口靈器寶劍居然演化出了漫天劍影,對歃血魔陣發出了連連的轟殺。

其他弟子也不弱,紛紛放出了自己的手段。

拜月山莊的少莊主姜雲凡,手裡托著一件梭子,這梭子通體銀色,散發出銀芒,在昏暗的陣法中看起來就好似一輪銀月托在手中。

這是一件中品靈器,銀光梭!


咻!

姜雲凡大吼一聲,手裡的銀光梭就閃爍而出,猶如一輪銀月,狠狠斬向了歃血魔陣。

吼吼!

兩條真龍,居然隨著李薇薇的靈光寶劍升騰而起,在兩條真龍的腦袋前懸浮著兩顆氤氳繚繞的珠子,竟然是不滅乾坤劍的雙龍、戲珠兩大招數。

能將不滅乾坤劍掌握到這種程度,足以看出李薇薇修為的強厚,以及劍術的精湛。

轟隆隆!

漫天珠光寶劍,霞光四溢,刀氣劍光,掌風拳勁,各式各樣的攻擊匯聚在一起,居然生生把堅不可摧的歃血魔陣,轟開了一個大口。

「成了!」

眾人大喜,全都蜂擁而出,硬生生從那大口中沖了出去。

「脫困了,沒想到我們真的脫困了。」

山洞外,眾多試煉弟子面面相覷,都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本來他們落入陷阱,認為必死無疑,誰想葉陽橫空出現,捨己救人,把生死置之度外, 如意絕仙

「葉陽兄,我的兄弟,希望你能平安歸來。」

司徒沖看著眼前不斷嗡嗡作響傳出轟鳴聲的山脈,喃喃自語著。

「咦,你們不是陷入歃血魔陣了么?居然都脫困了?」

就在這時,一個驚疑聲,傳入了眾人的耳里。 眾人聞聲一愣,循聲望去,就看見了兩道身影。

這是一男一女,男子嘴角勾起,始終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邪魅笑容,顯得很妖異。

女子則是一名少女,身材高挑,亭亭玉立,但目光里透露著目空一切,好似神靈視眾生於無物,無形之中就令人很不爽。

是通過傳送陣來到這裡的何無痕,以及南宮月。

「南宮月?」

司徒沖看見南宮月,眉頭頓時一皺,他對這名九庭宮聖女也沒有多少好感,尤其此女還要對付自己的兄弟。

「南宮月?何無痕?」

當眾人看清兩人的面容時,頓時有些吃驚:「神侯府的高手怎麼來了?」

「是我,是我發現了黃泉宗的陰謀,發出求救信,神侯府才派出了無痕師兄前來救援。」

南宮月看了眼眾人,眼眸里有著驚訝:「聽聞黃泉宗布置了一座歃血魔陣,由黃泉宗五大高手合力掌控,修為最強的高手已經達到了三次蛻凡,你們縱然聯手,突破的機會也渺茫。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從歃血魔陣里脫困的?」

「不錯,正是南宮師妹發現了這裡的陰謀,我才前來救援。」

何無痕也掃了眼眾人,同樣有些疑惑:「以你們的修為,被歃血魔陣困住基本只能等死,我也有些好奇你們怎麼脫困的。」

「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兄弟葉陽救了我們。」司徒沖道:「我的兄弟,本來有逃脫的機會,但他為了救我們,連性命都不顧,捨己為人也要為我們尋得脫困的機會。是他分散了黃泉宗那名三次蛻梵谷手的注意力,削弱了歃血魔陣的力量,我們從而才得到脫困的機會。」

「不錯,是葉陽解救了我們。」

眾人都點頭。

「什麼?」

南宮月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們說什麼?是葉陽救了你們?他有那麼大的本事,連三次蛻凡的高手都能戰鬥?」

看眾人的表情,很有可能是事實,這個事實南宮月難以接受,本來葉陽在她眼裡只是一個野小子罷了,誰想短短時間居然成長到了這樣的地步,遠遠把她拋在了身後。

「哦?原來有人分散了那名三次蛻梵谷手的注意力,難怪你們能突破歃血魔陣逃出來。」

何無痕也有些驚訝,語氣卻是耐人尋味:「聽山脈里傳出來的轟響聲,那個葉陽肯定還在和三次蛻凡的高手糾纏吧。我著實有些好奇,他一個才突破到蛻凡境的小人物,到底憑藉什麼能夠和三次蛻凡的高手戰鬥?」

「憑藉什麼?」


突然之間,南宮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似乎想到了什麼對付葉陽的陰謀詭計。

「何師兄,既然是你前來救援,那就趕緊進入山洞,幫助我兄弟脫困吧。」

司徒沖急不可耐:「我兄弟現在還在和三次蛻凡的高手戰鬥,危險萬分,還請何師兄動手,趕緊把黃泉宗的弟子斬殺吧。」

「此次狩獵大會,中域的黃泉宗居然設下圈套,要把我們南域的試煉弟子全部擊殺,簡直不可饒恕。」

「死,一定要把這些邪惡勢力斬殺,不能讓他們有半點捲土重來的機會!」

「還請無痕師兄趕緊出手,進入裡面幫助葉陽。」

眾人怒不可遏,也紛紛出聲,滿臉的殺氣,要把那些想要圍剿他們的黃泉宗弟子斬殺乾淨。

「急什麼?」

就在眾人紛紛出言的時候,南宮月那裡突然傳來了冷笑:「葉陽一個一次蛻凡,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和三次蛻凡的高手戰鬥,我有理由懷疑,那葉陽是姦細,是黃泉宗的姦細。」

「什麼?」眾人大驚,司徒沖更是暴吼一聲:「南宮月,你胡言亂語什麼?我兄弟冒著生命危險拯救我們,怎麼可能是姦細?他乃炎陽宗少宗主,不可能和黃泉宗的人有半點關係,你和我兄弟有仇,想在這個時候陷害我兄弟?眾人都眼睛是雪亮的,他們能分辨出我兄弟到底是不是姦細。」

「葉陽怎麼可能是姦細?」

「就是,我能感受到葉陽身上的豪氣,那樣的人物怎麼可能是姦細?」

眾人紛紛搖頭,義憤填膺,不能忍受南宮月這樣污衊拯救他們的葉陽。

「南宮月,誰不知道你和葉陽有仇?誰不知道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想陷害葉陽,讓何師兄不去救援?我們這裡所有人都受了葉陽的恩,是不可能看著你在這裡胡攪蠻纏的。」

姜雲凡徐飛馳等等十大門派的高手,紛紛發話了,對何無痕道:「還請何師兄出手,先把葉陽救援出來。」

「放心,我會救援葉陽。」

何無痕點點頭,淡淡道:「不過救援葉陽事小,圍剿黃泉宗弟子的事才是大事,八千深山分散了很多黃泉宗弟子,我先在這裡安排好,該怎麼對付黃泉宗的弟子,再去救援裡面的葉陽吧。」

「什麼?」

眾人臉色一變,司徒沖更是臉色難看道:「黃泉宗那些小弟子翻不起什麼風浪,稍後再討論怎麼對付也不遲,葉陽眼下陷入了重重危險,情況緊急,你居然讓我們再等等?」

許多試煉弟子都暗暗點頭,認為司徒沖說的沒錯,若是再等待下去,裡面的葉陽就真的危險了,到時候再進行救援,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很多人雖然義憤填膺,但並沒有多少人敢在這個時候開口,因為何無痕是神侯府的人。

在南域,神侯府代表權力,實力,規矩,幾乎代表了一切。

哪怕是十大門派的人,也不敢輕易得罪神侯府的掃地小廝。

「怎麼?你們對我的話有所不滿?」何無痕眉毛一揚,凌厲的目光掃向眾人,幾名實力弱小表現得義憤填膺的試煉弟子,面對那凌厲的目光,當即臉色變得蒼白,蹭蹭蹭倒退了幾步,感覺呼吸都十分困難。

這個時候,眾人終於看出來了,不知什麼原因,何無痕似乎有意針對葉陽,不進行救援,想置葉陽於死地。

得知這個情況,試煉弟子再義憤填膺,也沒有幾人敢開口。

「好好好,南宮月,沒想到你有這樣的本事,居然能讓神侯府的人幫你出手,對付我的兄弟。」

司徒衝突然大笑起來,目光森然的看著南宮月:「我兄弟今天若是出了什麼事,你南宮月將會吃不了兜著走。」

「哦?」

南宮月嘴角勾起一抹譏笑,語氣嘲弄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手段讓我吃不了兜著走。你和葉陽似乎是兄弟?我有理由懷疑,你和葉陽那個姦細是一夥的,你也是勾結黃泉宗的姦細。」

「小賤人!」

司徒沖怒不可遏,氣的身體都在顫抖,滿臉的殺意,他從來沒有對一個人產生如此強烈的殺意:「敢污衊我是姦細,我今天就要看看你這個九庭宮聖女到底有什麼本事,污衊我是姦細,你有本事就把我這個姦細殺了吧!」


轟!

說話之間,司徒沖就要對南宮月動手。

轟隆隆!


一股鋪天蓋地的氣息,突然從何無痕的身軀內爆發而出:「司徒沖,你想幹什麼?我又沒說不去救援你的兄弟,只是還沒安排好具體的事宜而已,先商量好怎麼對付分散在八千深山的其他黃泉宗弟子,再去解救你兄弟也不遲。」

蹭蹭蹭。

排山倒海的氣息,壓迫得司徒沖幾乎喘不過氣,他連連倒退了三步,才躲開了何無痕這名四次蛻梵谷手的威壓。

「還用商量?八千深山的其他黃泉宗弟子,直接由我們這些試煉弟子就能斬殺。」

司徒沖臉色難看道:「何無痕,這個南宮月到底給了你什麼樣的好處,讓你來對付我的兄弟?」

「大膽!」

何無痕大怒,目光頓時一寒,眼眸里閃過一抹強烈的殺機,盯著司徒沖道:「你說什麼?你有本事再說一遍試試?」

就在何無痕即將對司徒沖發難的時候。

山脈深處的地底世界,葉陽此時此刻卻陷入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是一場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的絕境。

地底深處,歃血魔陣的一個角落,這裡血霧瀰漫,空氣在歃血魔陣的作用下都在扭曲,顯現出了強大力量。

在這裡,有兩道身影正廝殺在一起,場面極為慘烈。

一道身影,身高八尺,全身紅毛,是一個把邪功修鍊到極高造詣的中年男子,已經蛻變成妖怪了。

這名中年男子,全身上下邪氣滔天,舉手之間元氣就鋪天蓋地,正是黃泉宗那名三次蛻凡的高手,名叫傅無血。

此時,正在和『傅無血』交戰的人,是一名身穿火雲長袍的少年,正是前往歃血魔陣深處,孤身奮戰的葉陽。

「桀桀桀……」

陰冷的笑聲,從全身紅毛的男子傅無血嘴裡傳遞而出:「沒有想到,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南域這樣的偏僻之地,居然出了你這樣一個人物。一次蛻凡的修為,居然能糾纏住我這個三次蛻凡的高手,是想拖延住我,給那些脫困的試煉弟子逃跑的機會?就算被困的那些人逃掉又如何?他們能逃得出八千深山?能逃得出我黃泉宗的手掌心?不僅是你,八千深山的所有試煉弟子,全部都要死。我就要看看,你小子到了強弩之末,還能堅持多久。南域居然出了你這樣一個妖孽人物,若是成為乾天學院的聖徒跟我黃泉宗作對,將來就是一個大敵,必須殺死。」


「想要殺我?你有本事儘管來!」

葉陽滿臉蒼白,身上沾染了不少鮮血,已經負了傷。

他的確在拖延,把這名黃泉宗的高手拖延住,就能給司徒沖等人更多的逃跑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