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嘿嘿笑道:「是誰得罪我們小公主啦?告訴唐哥哥,我幫你去報仇!」

韓嬌嬌本來很不耐煩了,聽到他這麼說,忽然眼睛一轉,想到個主意。 封嬈還沒有回到宴會廳,就又撞上了韓嬌嬌那伙人。

封嬈真心無語,這個酒店怎麼就這麼大點嗎?

走到哪裡都能遇上?

簡直是陰魂不散!

韓嬌嬌是故意在這裡等著封嬈的,她身後跟著十來個千金小姐,還有唐浩那貨。

一見到封嬈走過來了,韓嬌嬌立刻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直接挺身朝前面走了一大步,冷笑著說道:「封嬈,你簡直太過分了,就是因為跟方梅雨喜歡上同一個人,便懷恨在心。你為了打壓情敵,給你的走狗搶角色,你想方設法勾引投資人,搶走了原本屬於方梅雨的角色!」

「你胡說什麼!」林薇兒怒了。

這個腦殘,怎麼還提到換角色的事情了,把她也扯進去了。

嬌嬌的視線落在封嬈的肚子上,鄙夷地說道:「肚子里懷的還不知道是誰的種呢!」

封嬈的眼睛一下子就眯起來了,冷冷地盯著韓嬌嬌:「你說什麼?」

這兒腦殘大概不知道,這部戲戰氏集團是最大的投資商吧?

所以,她所謂的勾引投資人,指的是誰?

韓嬌嬌故意大聲說:「本來就是,敢做還怕別人說啊。你做過的事情,你自己心知肚明!」

封嬈眼神冰冷,偏偏盯著她看:「我就是不清楚,所以才要問清楚。我到底……勾引誰了?」

「就是他!」韓嬌嬌伸手抬了起來,大聲說道。

封嬈順著她的手看過去,看到她指向了一個長相輕浮的男人。

一看就是個酒囊飯袋,只知道花家裡錢的富二代。

當著眾人的面,韓嬌嬌信口胡謅道:「你知道這部戲是方梅雨的,你為了給你的走狗搶來的這個角色,所以你企圖勾搭唐浩。」

「你約了唐浩見面,還故意把紅酒倒在身上,表演濕身誘惑。你跟唐浩睡了,才幫你的走狗拿到了這個角色!」

封嬈眼睛冷冷地看著那個叫唐浩的男人,唐浩的眼底迅速劃過了一抹心虛。

她的唇輕輕勾起,嘴角挽了個冰冷的笑容,不過那笑意卻沒有直達眼底,紅唇輕啟:「我怎麼不記得我認識你,這些話是你告訴別人的?」

唐浩下意識想要搖頭,可是看到韓嬌嬌瞪他的眼神,又強忍住了。

剛才韓嬌嬌已經答應他了,只要他幫忙污衊封嬈,就陪他睡一晚上。

唐浩就是個一事無成的花花公子,跟韓嬌嬌一樣是個腦殘,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什麼人惹不得。

他已經追了韓嬌嬌很久了,親也親了,摸也摸了,可這小妮子就是不肯給他上。

狐朋狗友都笑話他,他為了證明自己,拿了二十萬跟人打賭,說他一定能睡到韓嬌嬌。

賭輸了事小,丟臉事大。

想到這裡,唐浩一咬牙,硬著頭皮說:「沒錯,就是你勾引本少爺!你為了幫人拿到這個角色,約了我在帝皇酒店888號房間見面吃燭光晚餐,你還故意把紅酒倒在身上,叫我幫你拿衣服換,趁機勾引我!」

這一臉腎虛樣的男人,還真是會編故事啊!

封嬈臉上的笑意褪去,冷冷地看著他:「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是一個月前!」

「具體哪一天呢?」封嬈諷刺地說:「過程記得這麼清楚,日期卻不記得了,你知道怎麼編故事,不知道該怎麼圓謊嗎?」

「我只是一時記不清了!」唐浩虛浮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猙獰:「不過,你胸口的那個胎記我倒是記得很清楚。就長在你的左胸上面,你敢不敢把衣服脫下來,讓大家看看,你胸口是不是有這麼個胎記!」

周圍傳來鬨笑聲。

封嬈的手緊緊攥緊。

這個唐浩真的是惹到她了!

她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胎記。

她也絕對不可能在眾人面前脫衣服來證明自己。

韓嬌嬌看唐浩一出手,就噎得封嬈說不出話來,立刻不懷好意地推波助瀾:「是啊,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沒有陪睡嗎?那你就脫衣服啊,讓我們檢查你的胸口!」

旁邊看熱鬧的千金小姐們,也有人尖酸刻薄地說:「是啊,你敢脫嗎?」

「我看肯定不敢,因為她胸口就是有個胎記!」

林薇兒見情況不對勁,也不好貿然開口了。

因為換角色的事情,是戰御宸強制換的,她得來的不光彩,有些心虛。

唐浩以為自己佔了上風,心裡立刻就湧上了濃濃的優越感。

再看看眼前的封嬈,明眸皓齒,的確長得挺漂亮的,可惜是個孕婦!

要是真能睡到這樣的美人就好了。

唐浩起鬨似的喊道:「脫啊,你倒是脫啊……啊!」

話音未落,忽然從半空飛出來一個酒杯,直接砸在了唐浩的臉上,一時血流如注。

「媽的,是誰敢砸本少爺!活膩了嗎!」唐浩被砸得蹲在地上,捧著臉不停地咒罵道。

人群自發的散開,一個挺拔的身影走了出來。

他的眉目雋永,深邃的目光彷彿穿越了宇宙的洪荒與時間的洪流,準確地落在封嬈的身上。

在確認她沒事之後,戰御宸的視線掃向了唐浩、韓嬌嬌那群人。

素來深沉淡然的黑眸,此時是一簇簇的幽藍火焰,像是要燃燒起來。

他臉部輪廓的每一根線條都輪廓緊繃,彰顯著他此時的怒意。

封嬈見到他,原本還能堅持的心在一瞬間就崩塌了。

她的心臟一個劇烈的收縮,想也不想的就撲到了他的懷裡。

她把頭深深埋在他的懷裡,聲音委屈得不行:「戰御宸……」

戰御宸伸手抱住了她,大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脊。

一張俊臉面無表情得厲害,陰沉得像是要滴出水。

拍了她一會兒,戰御宸才抬起頭,看向了滿臉是血的唐浩。

唐浩正捂著臉,疼得呲牙咧嘴,一抬頭就對上了戰御宸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睛。

原本還在罵罵咧咧的唐浩,頓時住了口,心裡升騰起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唐浩是個富二代,家裡靠著叔叔在市裡當官,生意做得還不錯。

所以唐浩整天無所事事,泡妞玩耍,不認識戰御宸這尊大佛。

「是你說的,她把紅酒倒在身上勾引你了?」戰御宸的聲音很低,很冷漠。 戰御宸說話的時候,黑眸沉沉的。

英俊的臉上是清冽的冷漠,低沉的嗓音也是清清淡淡的,似乎聽不出有多大的火氣,卻給人一種如泰山壓頂一般的巨大壓力。

唐浩莫名覺得有點腿軟,可是當著韓嬌嬌和這麼多人的面,他又覺得丟不起這個人。

他只能咬牙,硬著頭皮說道:「是我說又怎麼樣?你又是什麼人?」

戰御宸依舊面無表情,輕描淡寫地說:「你現在跪下來給她磕個頭,我還可以留住你的舌頭。」

在場的人發出了一片吸氣聲。

這麼血腥的事情,這個英俊得不像話的男人,偏偏用這麼雲淡風輕的語氣說出來。

就好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怎麼樣一般。

唐浩有些害怕了,可他已經把話都說出去了,現在下跪,也未免太慫了。

「你他媽到底是誰啊?敢這麼跟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戰御宸勾了勾唇,嘴角挽起一抹森冷的涼薄:「我管你是誰,你敢欺負我的女人,膽子不小。」

「我告訴你,我叔叔可是上面的一把手!你得罪了我,我今天要叫你跪著滾出這裡!」唐浩狐假虎威地吼道。

戰御宸抬起手,揮了一下,幾個身材高大的保鏢出現,把唐浩給強制拖了出去。

「啊!你他媽知道我叔叔是誰嗎?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動我……」

「等等。」

戰御宸忽然喊停,然後沖著保鏢,語氣涼薄地說:「嘴巴這麼臭,舌頭不用留了。」

「是!戰總!」

唐浩被拖走,慘叫聲越來越遠。

韓嬌嬌和身後十幾個千金小姐,這才知道,原來眼前這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就是戰氏集團的總裁。

他竟然能這麼囂張,當眾說出這麼血腥恐怖的事情。

韓嬌嬌又是生氣又是嫉妒。

氣的是原來這個男人就是戰御宸,不要方梅雨的負心人!

嫉妒的是,原來戰御宸長得這麼好看,還這麼有本事,難怪方梅雨會那麼喜歡他,要是換了自己肯定也會喜歡他。

如果他能當著眾人的面,這麼保護自己,她該有多幸福啊!

封嬈從戰御宸的懷裡抬起頭,低聲喊道:「戰御宸……」

戰御宸低頭看她,摸了摸她的腦袋,語氣溫柔地說:「乖,馬上就好,再等一等。」

封嬈不說話了,重新把頭埋在戰御宸的懷裡。

動作是那麼自然,那麼心安理得。

讓周圍看熱鬧的女人們,都有了那麼一絲嫉妒。

那些千金小姐覺得有些尷尬,想走,又想上去跟戰御宸拉拉關係,刷下臉。

正在大家猶豫不決的時候,戰御宸的黑眸掃了過來。

「剛才都有誰起鬨了?」他的嗓音依舊是淡淡的,帶著冷漠和疏離,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被他視線掃到的人,下意識地往退後。

戰御宸骨子裡的狂妄和狠戾,讓這些千金小姐又愛又怕。

他的視線落在了韓嬌嬌的身上:「是你第一個起鬨的吧?」

韓嬌嬌在他視線掃過來的時候,感覺到全身一陣戰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她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英俊,又霸氣的男人!

簡直讓她恨不得跪舔!

恨不得強行拉開他懷裡的封嬈,取而代之!

韓嬌嬌鼓起了勇氣,朝前走上了兩步,嬌滴滴地說道:「戰先生,你好!我叫韓嬌嬌,家裡是城南韓家,我……」

「嗯,既然是出身名門,那你磕頭就不用了。給我太太鞠個躬,說聲對不起,起鬨的事情就算了。」戰御宸的聲音冷漠得可怕。

韓嬌嬌一張臉硬生生的由紅轉白。

磕頭?

這男人居然還想叫她磕頭?

她立刻不幹了,大聲說道:「我憑什麼要給她磕頭啊,要給她道歉啊!又不是我說她勾引人了,也沒逼她脫衣服,憑什麼呀!」

戰御宸的薄唇盪起了一抹譏嘲的弧度,低沉的嗓音說道:「你不肯道歉是吧?那我問問現場的人,誰剛才起鬨了,過來跟我太太鞠個躬,說聲對不起,我就可以算了。」

「不肯道歉的人,你們既然那麼喜歡看人脫衣服,等下會有人把你們送到酒店正門口,讓你們脫個夠!我戰某把話放在這裡,我看看誰能走得出這家酒店!」

在場的十幾個千金小姐,全都嚇得臉色蒼白。

她們今天只是來玩的,跟著看看熱鬧,誰也不知道會惹禍上身!

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誰也不肯第一個站出來道歉。

可誰也不敢走,因為怕像是唐浩一樣,被人拔了舌頭。

一時間氣氛僵硬在那裡。

戰御宸微微不耐煩地抬起手腕看了看錶,說道:「給你們一分鐘決定,一分鐘之後,我來幫你們決定!」

林薇兒咬咬唇,第一個站了出來。

走到了封嬈的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語氣誠摯地說道:「戰太太,對不起!我剛才沒有能夠保護好你,請你原諒我!」

剛才在唐浩污衊封嬈為了換角色陪睡的時候,她沒有站出來解釋,是因為她這個角色得來不易,不想被牽扯進去,卻險些讓封嬈四面楚歌。

林薇兒此刻第一個站出來道歉,就怕戰御宸秋後算賬,找她麻煩。

她只是個小角色,得罪不起這些有錢有勢的人。

封嬈從戰御宸的懷裡探出頭來。

她在眨眼睛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緣故,知道林薇兒為什麼要道歉。

她點點頭:「我原諒你了。」

林薇兒如釋重負地走到了一邊。

有了第一個道歉的人,起了榜樣作用,很快就有了第二個。

從人群里走出來一個矮個子的女孩,走到封嬈的面前,學著林薇兒的樣子,鞠躬道歉:「戰太太,對不起!」

封嬈抿了抿唇:「沒關係。」

矮個女孩鬆了口氣,也走到了一邊。

接著,千金小姐們一個個地走了出來,紛紛走到了封嬈的面前。

鞠躬,道歉。

在封嬈說出原諒的話之後,再走到了另外一邊。

眨眼間,在場的十多個千金小姐全都鞠躬道歉了。

就剩下韓嬌嬌一個孤家寡人了。

眼前這個情況,看來不道歉是不行了。

韓嬌嬌咬牙,不情不願地走了過來…… 在場所有的千金小姐都給封嬈道過歉了。

道過歉的人自發的走到了另外一端,沒有道歉的人就只剩下了韓嬌嬌孤零零的一個人。

她沒有辦法,只能不情不願地走了過來。

剛剛想要給封嬈鞠躬,忽然戰御宸淡漠地開口:「等等。」

韓嬌嬌彎了一半的身體僵硬住,動作看上去十分的狼狽。

戰御宸的大手溫柔地撫著封嬈的背脊,安慰著懷裡的人,可眼神卻是鋒利得宛如含著刀片一般地看向韓嬌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