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會要開,有什麼話,等我忙完再說吧。」

「你要是敢不來,我就從樓上跳下來,到時你就等著阿陽恨你一輩子。」說完后,蘇嵐就把電話掛斷了。

這個蘇嵐,上一回找他,就是騙他進鬼門關,這一回又想做什麼?

有這麼個不省心的母親,他真的很替紀優陽感到擔心。

綠燈放行后,沈呈立刻左拐回沈宅。 看著葉一朵難受,雲夢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她伸手抱著葉一朵,低聲安慰:"朵朵別哭,不難受,沒有什麼可難受的,都會過去的!"

她越說,葉一朵的眼淚越是洶湧。

那邊,薄錦年已經打到車了。

他無奈的看了一眼葉一朵和雲夢恬:"車來了,我們……先上車吧!"

雲夢恬點了點頭,拉著葉一朵上車。

葉一朵和雲夢恬坐在後面,薄錦年坐在前面。

回到宿舍,葉一朵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雲夢恬幾乎是把她拖上樓的,她把葉一朵放在床上,葉一朵也沒醒。

雲夢恬拿熱毛巾給葉一朵擦了擦臉,她自己也累的一塌糊塗,隨便洗了洗臉,就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

雲夢恬醒來的時候,葉一朵還沒醒。

她躺在床上,拿著手機翻了翻去。

看到家庭群裡面,小舅媽發了一條娛樂新聞,雲夢恬點開看了一眼。

這一看,她直接傻樣了,心裡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有點憤怒,有點難以置信。

照片中,一個女人挽著路彥琛的胳膊,兩個人出現在酒店門口,女人的臉拍的不是很清楚,直說是某家千金,新聞上還說,他們即將訂婚云云。

雲夢恬知道,這樣的新聞當不得真,全都是媒體捕風捉影。

可是,小舅媽發這個幹嗎?

小舅媽百葉不是那種關注娛樂新聞的人,以前表哥也有一些緋聞之類的,也不見她有什麼反應啊。

雲夢恬正在胡思亂想,就聽到葉一朵發出一聲嚶嚀,不舒服的嗯了幾聲。

她轉身看見葉一朵翻身,似乎不舒服,想要起來。

雲夢恬趕緊收了手機,有點做賊心虛的看向葉一朵:"朵朵,你醒了啊!"

雲夢恬不知道自己在心慌什麼,她只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葉一朵知道。

昨晚是她的生日,表哥卻鬧出這樣的緋聞。

這件事要是讓葉一朵知道,她肯定會很生氣吧。

想到這些,雲夢恬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隱瞞。

葉一朵睜開眼睛,聲音還帶著睡意,聽起來有些嘶啞。

她問:"小夢,幾點了啊!"

雲夢恬起身:"十點多了,反正也沒課,你好好休息吧,是不是頭疼,你昨晚喝多了,等下,我給你倒杯水!"

雲夢恬主動給葉一朵倒水,把她扶起來,讓她喝了杯誰。

葉一朵說:"你今天怎麼這麼殷勤!"

雲夢恬乾笑了一聲:"沒什麼,就是你昨晚喝多了,我看你狀態不好,以後可別這麼喝酒了,你聽聽你聲音都沙啞了!"

葉一朵笑了笑:"還好吧,我覺得差不多,喝了水好多了,我不睡了,起來洗個澡,我都能聞到自己身上的酒味了!"

雲夢恬看了她一眼,有些心慌,她害怕,害怕葉一朵通過別的渠道,看到這個新聞。

她結結巴巴的點點頭:"那行……行,你先去洗澡,我一會……一會我再洗!"

聽著雲夢恬這結結巴巴的話,葉一朵皺了皺眉,也沒多想,拿著衣服就去洗澡了。

雲夢恬看葉一朵進了浴室,她立馬衝到床邊,拿起自己的手機。

看到家裡的群里,大家都在聊這個姑娘。

雲夢恬乾脆私信百葉。

雲夢恬:小舅媽,這個娛樂新聞真的假的?

小舅媽:當然是真的,你表哥都二十七了,該結婚了!

雲夢恬:不是吧,小舅媽,這個娛樂新聞當不得真,就算是有照片,誰知道真的是怎麼回事呢,這肯定不是表哥自己的意思吧!

小舅媽:你表哥還在睡覺呢,誰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只不過,這是第一次看到他跟女孩子這麼親密的照片,我覺得,肯定錯不了!

雲夢恬忍不住皺眉,那是您沒有看過,您兒子和他女朋友是怎麼親密的。

雲夢恬:小舅媽,我表哥回家了?

小舅媽:回了啊,昨晚回來的,怎麼了?

雲夢恬:沒事,昨晚幾點回來的?

小舅媽:回家都一點多了,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直接就睡了!

雲夢恬:那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啊?

小舅媽:那照片是在國外拍的,應該是前一天,參加一個酒會的照片,國內這邊發消息,都今天了!

雲夢恬:原來是這樣,那您知道照片中的女人是誰嗎?你有沒有問過我表哥啊?

小舅媽:我知道啊,據說是柳家的幺女,長得挺好看的,她這段時間,也在國外出差,應該一直和你表哥在一起,我估摸著,按照你表哥的性格,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不會讓人挽著他的,他們這樣出現在酒會上,應該相當於默認了吧!

雲夢恬瞪大眼睛,小舅媽這接受的也太快了吧!

默認,默認個毛線啊!

表哥默認了這個什麼柳清清,那朵朵怎麼辦啊!

昨晚朵朵那麼傷心,表哥回南希市了,居然都沒有來找她,雲夢恬的心情,無比複雜。

雲夢恬:小舅媽,您別再群里給大家說,我表哥跟那個柳清清有什麼關係了,我估摸著,娛樂新聞就是亂寫的,我表哥他有女朋友的。

小舅媽:什麼,你表哥有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雲夢恬:可能是覺得對方還小,想要保護對方,又或者,覺得他們的關係還不穩定,想等等再告訴家裡人吧,誰知道,今天還出了這樣的新聞,我問您,也是害怕她女朋友誤會,所以才趕緊問問您,到底是什麼情況。

小舅媽:這臭小子,我根本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啊,他這事情弄得不地道,都有女朋友了,還跟別的女人這麼親熱,讓人家誤會了怎麼辦!

雲夢恬:我也是這樣想的啊,我表哥醒來了沒有,你讓他好好想想,這件事情要怎麼處理,她女朋友這邊,我先幫忙穩住,只不過,這個新聞,我估計她還是會看到的,就是個時間問題而已!

小舅媽:你認識你表哥女朋友啊,你先跟我說說,他女朋友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我還以為,按照這小子的性格,三十歲我也抱不上孫子!

雲夢恬扶額,她真的想說,三十歲,您還真抱不上孫子,葉一朵昨天才過了十八歲生日,您兒子就算是再禽獸,也等等人畢了業再生孩子吧。

現在距離畢業還有四年,就慢慢等著吧。

當然了,這些話,雲夢恬也就是在心裡想想而已。

雲夢恬:額……她女朋友……您還是等他主動告訴您吧,您還沒回答我問題呢,我表哥現在在幹什麼呢?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如果醒來了,就讓他趕緊給我回個電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小舅媽:他昨晚睡的很遲,這會應該還在睡覺,按照你的說法,如果他有女朋友,這個新聞肯定不是他的意思,只能說,他現在估計還不知道這個新聞呢!

雲夢恬:我覺得表哥死定了,他這次真的得罪他女朋友了,我也幫不了他了!

小舅媽:他女朋友脾氣很大嗎?我感覺你表哥脾氣也不好,他們倆這個性子,怕是不好相處吧!

雲夢恬:您真的想太多了,他們在一起時間不長,基本的磨合都沒有呢,再說了,這件事情,不是人家姑娘脾氣好不好的問題,人家姑娘脾氣再好,也見不得他跟別的女人親親我我吧!

小舅媽:你跟你表哥女朋友關係很好?我怎麼感覺,你更護著你表哥女朋友呢?按理來說,你不應該向著你表哥嗎?

雲夢恬:額……我要怎麼解釋呢?您還是問我表哥吧,我先走了,記得告訴我表哥,讓他趕緊想辦法解決!

小舅媽:好,我會告訴你表哥的。

雲夢恬收了手機發愣。

其實,她也想跟小舅媽解釋一下,表哥的女朋友,就是她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同學舍友。

可是,她害怕小舅媽接受不了,畢竟,表哥和朵朵差十歲呢!

他們年齡差距導致的一些列問題,現在已經初現端倪了,雲夢恬感覺,她都有些發愁。

聽到浴室門打開,雲夢恬猛地驚了一下,從床上坐起來。

葉一朵擦了擦頭髮,看著她一驚一乍的,沒好氣的開口道:"你幹嘛呢,什麼事想的這麼入迷,把你嚇成這樣?"

雲夢恬心虛的笑了笑:"有嗎?我剛才打瞌睡呢,沒想事情!"

葉一朵看了她一眼,走過去打開窗戶:"好了,散散宿舍里的味道,你去洗澡吧,我收拾收拾宿舍!"

雲夢恬點了點頭,拿著衣服,一走三回頭的去洗澡。

葉一朵擦了擦頭髮,頭髮上不滴水了,她下意識的去翻手機,卻找不到手機。

好半天,她才從外套兜里拿出手機,卻發現,手機沒電了。

也是,昨晚十點多回來的時候,手機就自動關機了。

重生娛樂圈全能影后 葉一朵充上電,開機。

她剛開機,就看見路彥琛的未接電話。

電話是十一點的,可是,那會她手機都關機了。

葉一朵看著幾十個未接電話,有些怔忪。

路彥琛昨晚這個時候打電話,肯定是記得自己生日的吧。

他應該是想在最後的時候,給自己祝福。

只不過,可能是她運氣不好,沒有接到電話。

想到昨晚路彥琛在最後的一個小時,給自己撥了這麼多電話。

葉一朵心裡的氣,好像就消了。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臉,不就是一個生日嘛,再說了,小白哥哥也打電話了,是她自己手機沒電了,怪不得別人。

想到這些,葉一朵覺得心裡好受多了,也沒有昨晚那麼鬱悶了。

這時,突然過來一個微信消息。

葉一朵打開微信,看到是薄錦年發過來的一個娛樂新聞。

她還沒有點開新聞鏈接,就看到薄錦年又發過來消息。

薄錦年:朵朵,這是怎麼回事?你跟路彥琛不是在一起了嗎?他為什麼要跟別的女人訂婚?

葉一朵愣住了,她捏著手機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

路彥琛要跟別的女人訂婚嗎?

她怎麼不知道?

她的確不知道啊!

葉一朵沒有回復薄錦年的消息,她直接打開了新聞鏈接,一字一句的看下去。

不光文字,圖片她都仔仔細細的看過了。

沒錯,是酒店門前的照片,還有酒會上的照片,路彥琛和一個她不認識的女人,親密的出現在照片里。

這一刻,葉一朵突然不想去問這個女人是誰,也不想知道,這個女人跟路彥琛是什麼關係。

她有些可悲的想著,自己等著路彥琛給自己過生日,他卻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這個算是他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么?

葉一朵勉強的扯了扯嘴角,她突然覺得心累。

她以前覺得,自己很喜歡路彥琛,一直把路彥琛看成自己的人生方向,一直想要追隨他的腳步。

那個時候,他在自己心裡,偶像的成分多一些吧。

可是,現在在一起了,葉一朵突然發現,偶像和男朋友是不一樣的。

你可以遠遠的看著你的偶像,你卻不能遠遠的看著你的男朋友。

你的男朋友不能陪你,你的男朋友身邊有別的女人,你都該死的介意。

是的,她很介意,很難過!

她不知道路彥琛對愛情的定義是什麼,可是,她現在終於發現,他們對愛情的定義,肯定不一樣。

不僅不一樣,中間還隔著一道看不清的鴻溝。

說實話,葉一朵並不相信,路彥琛和這個女人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畢竟,她相信路彥琛的為人,可是,她卻因為這件事情,看明白了一些事情,更加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和路彥琛之間的關係,真的很脆弱。

他們有太多的不一樣,年齡差距讓他們所接觸的東西,存在了太多差異,他們想要求同存異,真的很難很難。

葉一朵很難過,看著手機,她卻沒有哭出來。

因為她知道,哭只會讓自己變得軟弱。

這一刻,她也清醒的認識到,她的年紀是真的太小,她跟路彥琛在一起,根本沒有做好準備。

比如,面對生日的時候,男朋友不在身邊的準備。

比如,男朋友和別的女人出現緋聞,她要平靜接受的準備。

這些,她都做不到。

或許,他們是真的不合適吧,葉一朵扯著嘴角笑了笑,把手機扔在一邊,連薄錦年的消息都沒有回復。

路家別墅。

路彥琛還在睡夢中,門就被敲醒了。

路彥琛皺眉翻身:"誰啊?"

百葉提高聲音:"小白,是媽媽,媽媽有話問你,你起來了嗎?已經十點多了!"

路彥琛掙扎著拿著手機看了一眼,的確十點多了,都快十一點了。

他揉了揉額頭,坐了起來:"媽,你等等,我現在起床,一會就出來!"

百葉也沒有開門進去,她走過去坐在沙發上,等兒子起床。

看到雲夢恬的消息,百葉也意識到,她看到路彥琛緋聞的時候,歡喜過了頭。

她只是單純的以為,自家兒子感情終於有了進展,總算不那麼排斥女孩子了。

可是,她是真的沒想到,路彥琛已經有了女朋友。

而且,聽雲夢恬的意思,這個娛樂新聞,還會影響他們之間的關係。

百葉忍不住擔心,畢竟,這是兒子第一次談戀愛,她還是有點擔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