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公子你不要著急,從今天開始,你好生住在這裡就是。

我們院長大人說了,我們學院的學生們全部都聽你差遣,你讓我們上東,我們絕對不往西,只要你肯留下來。」

張師兄說著,手往身後一指。

帝玄御轉過頭一看,差點一頭栽倒。

院子里,站了滿院子的人,大概有數千名人,他們都是飛龍學院的學生們。

帝玄御頓時無語,什麼什麼?他剛剛來,他們就給他安排一個這麼重大的任務!

那他可能要負所託了。

不行不行,反正他等他的龍寶寶一醒過來,他就立馬走。

「帝公子,你不要緊張,也不要覺得有壓力,我們這些人都是很普通的,我們都是來自這個山中,並沒有什麼強大家族關係,我們的人脾性都很好,您說的話,我們都一定會聽的。」張師兄苦口婆心講解道。

帝玄御望著眼前規規矩矩站在一旁的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隨即弱弱的問道,「可是,為什麼你們這裡好像都是一些男生,沒有女子呢?」

「是這樣的,帝公子,這麼說吧,我們飛龍學院所在這個地區比較複雜,我們這裡乃是山區,山路很難走,所以很少有人願意來我們的學院,所以我們學校里只有男子,沒有女子願意來吃苦。

就連我們本地的女子,她們都願意嫁到城裡,隨便找個人嫁了,也不要待在這裡。

不過你放心,我們這村裡,還是有很多賢妻良母是女子。」

聽了張師兄的話,帝玄御瞬間驚訝了,然後又看了看姐妹兩人道:「難道這個學院當中,就有顧小姐她們兩個女子?」

張師兄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帝玄御瞬間恍然大悟,難怪她們姐妹根本不懂得有些事情,也不懂得男女有別。 所以,剛才她們對他也不算得上是輕浮之舉,而是她們真的不懂事,好吧,那麼他就原諒她們了。

帝玄御點了點頭,「可是能不能麻煩你先帶我去見我的龍龍啊。」

他才不關這些事情呢,反正等他的龍龍好起來,他們立馬就走。

「帝公子你放心吧,那裡會有人看管,好好照顧它的,現在你應該用膳了,我們準備了食物,先去吃飯吧。」

聽到張師兄這麼一說,帝玄御的肚子立馬感覺到一陣咕咕叫,他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忍不住臉色一紅,「好吧。」

顧詩詩姐妹兩人看著他,忍不住輕笑了笑。

「帝公子,食堂在這邊,請您過來。」張師兄對帝玄御恭敬的做了個請的姿勢。

「多謝!」帝玄御也禮貌的道謝,然後就朝前面走去。

可是,他發現自己每走一步,後面就跟著一群人。

帝玄御嘴角一抽,轉過頭來看向張師兄,「能不能讓他們先回去呀?」沒必要走到哪跟到哪呀。

「不必,院長大人說了,我們要隨時聽候帝公子的話,所以帝公子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

帝玄御瞬間無話可說,他真的無語了。

「可是……可是,不如大家也都一起先去吃飯吧,要不然去練武,或者回去休息也好啊?」

「多謝帝公子關心,不過他們剛才都已經吃過飯了,而且今天的武功也練完了,回去休息的話,恐怕不太好。

畢竟習武之人,不可以偷懶,站著,也算鍛煉身體。」

……

然後,就這樣,一千多人跟在帝玄御的屁股後面,帝玄御走到哪裡他們就走到哪裡。

帝玄御感覺到怪異極了,他忍不住往前面飛快的逃跑。

他跑出去了沒多遠,然後轉過頭一看,這些人居然還跟在他背後。

帝玄御打消了念頭,好吧,跟著就跟著吧。

於是,帝玄御走到哪裡,這些人就跟到哪裡。

這一千多人相當的擁擠,特別是走進小院子里的時候,搞不好還來一場意外的交通事故。

而另一邊。

迎來了最後一場比賽。

龍王學院的學生們率先登場。

其中慕容大公子和獨孤清風這些幻夢之境六階和五階的高手率先走了上台。

而在這些人其中,還有兩個都是慕容大公子的兄弟,也就是說,這幾個人當中有三個都是慕容大人的兒子,慕容院長的孫子。

這讓眾人不得不感嘆,慕容家族真是輩出人才啊。

所有人心中都不禁羨慕容家。

他們真的是輩輩都出人才。

不像別的家族,都只是當輩榮耀,後背就不行了。

正在這時。

一個嬌俏的身影從人群當中擠了過來,朝台上的幾人揮了揮手大叫:「大哥,我的師父她們有事暫時來不了,你們要先拖延一些時間,幫幫忙啦!」

百里兄弟瞬間無語的看著自家這坑哥哥的妹妹,一陣無語,哭笑不得。

她師父乃是他們的敵人,居然還讓他們來幫自己的對手拖延時間?也不知道這死丫頭怎麼想的。

「妹妹,你還是我們的妹妹嗎?讓你哥哥做這種事情,你是怎麼想的?」慕容五哥不滿的瞪著慕容清清。 江如嫣殺人的目光瞪了過來,她媽媽吐了吐小粉舌,笑容收斂了些,變得比較正常,然後帶有歉意的說道:“哦,你就是我們家嫣嫣提到的來看望她的領導吧?對不起,我只是開玩笑。”她媽聽到是江如嫣的領導,笑容急忙收斂了些,變得比較正常,然後趕緊賠禮道歉。

陳志凡還沒回過神呢,只是下意識的點點頭。

江如嫣看到她媽媽這癡女的樣子,頭痛的捂住了臉,她不想看到這個從小到大看過了無數次的場景,實在感覺好丟臉。

她媽媽邊說邊走進了病房,人都不在原地了,陳志凡目光釘死在原處的,看到人不見,眼珠轉了轉,才醒悟過來,他乾咳幾聲,掩飾了下自己剛纔因爲沉迷美色不可自拔的尷尬。

好在他剛纔樣子雖然傻傻的,不過終究是吃過江如嫣的虧,沒有露出什麼豬哥的樣子,江如嫣倒是沒有看出什麼。

她媽媽把兩個袋子裏的飯菜都拿出來,放在牀邊的桌子上,邊招呼陳志凡:“快來吃吧,別客氣啊,多吃點,我們家嫣嫣多虧你照顧了。”

“阿姨哪裏的話,如嫣本身就很努力工作的。”在人家家長面前,陳志凡也只能往好裏說了,不過說起來江如嫣乾的這幾個月,除了舉報他這件事,其餘工作方面來說,也算中規中矩的,沒什麼毛病。

至於她媽媽沒提江如嫣舉報他的事,想必可能不知道,陳志凡自然不可能知道江如嫣的父親知道這事,卻又沒有告訴她媽媽。

不過既然人家不知道,那最好了,陳志凡也不會去提這茬。

陳志凡接過碗筷,就着雪白的白米飯,吃着江如嫣媽媽做的菜。

糖醋里脊,青椒肉絲,涼拌黃瓜,排骨蘿蔔湯,幾樣菜不多,也很簡單,可味道真是棒極了。

雖然都是些家常菜,可果真如江如嫣所說,味道棒極了。

雖然緩解不了陳志凡身體深處的飢餓感,可陳志凡還是連吃了三碗才罷休。

而江如嫣也吃了兩小碗,原本她是一點胃口都沒有的,還是因爲陳志凡不但來看望她,還開解她,她感覺到一直堵着的抑鬱的情緒舒緩了不少,連帶着感覺病情也似乎得到了緩解,胃口也有了,才香香甜甜的吃了兩碗。

看得她媽媽直樂嘴,江如嫣除了早上喝了點粥,中午沒胃口就沒吃,算起來可是一整天沒吃過飯了,她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不惜回家親自精心烹飪,就是爲了不讓自己的愛女餓着。

現在就看到她吃了兩碗,身爲她的媽媽,也感到很開心。

而自己女兒自己最瞭解,怎麼突然會這樣呢?美味的飯菜肯定是一個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吧?

應該是病好了的緣故,可病情能好的這麼快嗎?中午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說的那些嚴重性的話還言猶在耳呢。

或者,是人爲原因?

難道是他的原因?

江如嫣的媽媽美目望向陳志凡,越看越覺得有可能。

陳志凡年輕帥氣,充滿陽光笑容的臉正對着她笑,連自己都有些招架不住,自己的女兒可能是美女是難過帥哥關,肯定是人家來了之後說了什麼好聽的話,讓女兒瞬間病情大好?

她還腦洞大開的想到,自己的女兒不是犯了相思病吧?

仔細想想,確實有可能,畢竟她這幾天的行爲真的就像是單相思的一樣。

這種病,只要喜歡人一來,自然就好了,這也能解釋得通爲什麼自己女兒突然食慾大開了。

她媽媽想歪了,可她女兒的病確實是因爲陳志凡,可和單相思,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不過其中內情,她是不會想到了。

等吃完飯,把碗筷收拾好,她媽媽沒來由的說了一句:“謝謝你來看我們家嫣嫣,你一來,她病都好了啊。”

“哪裏,應該是醫生的功勞吧。”陳志凡瞟了一眼江如嫣,笑着說道。

“就是,媽,你在胡說些什麼啊,是因爲吊的藥起效果了啊!”江如嫣也是急忙爭辯。

可江如嫣的否認更加肯定了她媽媽的猜想,她只是笑笑,也不和女兒爭論這個問題,而是又突如其來的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你現在多大了?”

“陳志凡,今年26,進27了。”陳志凡一臉的莫名其妙,怎麼還開始問歲數了,不過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便如實作答。

“你看看人家,比你大不了幾歲,就已經當上你的領導了,你還要多努力啊。”她媽媽嘴上說着鼓勵的話,臉上卻一直在笑。

正好比自己的女兒大三歲,按年齡差距來說,這可是金玉良緣啊,女兒說小也不小了,要不,幫他們撮合撮合?

想到就做,她媽媽就又問道:“志凡,你看我女兒她怎麼樣?”

“很好,非常好!”陳志凡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就只挑着好聽的說,可也說的不很具體,因爲他印象中江如嫣很模糊,叫他現編一下,也編不出來。

“那,你喜歡我女兒嗎?”她媽媽接下來的話可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了。

陳志凡嚇了一大跳,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江如嫣也是嚇得不輕,剛喝進口中的溫開水,一下子噴了出來。

而且好巧不巧,正好噴在坐在對面的陳志凡正臉上,陳志凡滿臉滿頭都是水,看起來像落湯雞一樣,就這樣,陳志凡遭了一次無妄之災。

他抹了一把溼漉漉的臉,江如嫣趕緊說着對不起,她媽媽反應也很快,取出身上攜帶的餐巾紙,給陳志凡擦着,邊笑嘻嘻的開玩笑道:“我女兒嘴裏的味道如何?”

陳志凡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江如嫣收起對陳志凡的小心下意,臉蛋漲的通紅,突然就爆發了,聲嘶力竭的吼道:“媽媽,請你出去透透氣,不要再在這裏胡說八道了!”

聽到江如嫣如此說,陳志凡更是不好再開口了,他摳了摳後腦勺,想含混過去。

“女大當嫁,我還不是替你操心,我看志凡就挺好的,要不,你們兩個試着處處?”她媽媽卻依然不依不饒,更是直接說出了自己的。

“出去!”江如嫣再也忍不住,如同母獅一樣,從牀上站起來,居高臨下的指着她媽媽喊道,面容都快擠在一塊了,看起來她真的很生氣。

也是,被自己的親生媽媽這樣亂說,她又怎麼能不生氣。

她都開始懷疑她是不是他媽媽充話費送的了,哪兒有這麼坑女兒的,在陳志凡面前這樣說,不是明擺着給她難堪嗎?

她和陳志凡什麼都沒有的好不好,也不可能有!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當然是你們的妹妹呀,我是你們的好妹妹,可是也是師父的好徒弟啊。」慕容清清朝著幾位哥哥嘿嘿笑了兩聲,絲毫不害怕他們。

「哪有你這麼坑哥哥的妹妹,這麼調皮,我們要把你早點嫁出去。」慕容大公子半開玩笑的說道。

「嫁出去就嫁出去唄,不過可千萬不要是那個帝昊天!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看到他我就討厭死了,反正我要退婚,死也不嫁給他!」

慕容清清正說著說著,突然感覺到一陣窒息,她竟然被人單手給拎了起來,轉過頭一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帝昊天冷冷的瞪著她,咬牙切齒,「有本事將你剛才說過的話再說出來一遍?」

慕容悄悄定了定心神,閉著眼睛,冷哼道,「再說一遍再就說一遍又怎麼樣,本小姐就是不嫁給你又怎麼樣啊。」

心中不斷的吐槽,她的運氣怎麼就這麼背呢,在背後說他壞話,還被他聽了個正著。

慕容大公子幾人立即出聲,「帝昊天,我妹妹還是個小孩子,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趕緊放開她。」

帝昊天冷冷的哼了一聲,「如此,便可以任性的退我帝昊天的婚么?」

慕容清清眯起眼睛,望著男人眼中閃過一抹森寒之意,嚇得縮了縮脖子。

帝昊天冷冷的瞪著她,他乃是帝家的第一天才,要不要一個女人,自然是他自己說了算,豈能由她一個女人來退他的婚?這樣傳出去,讓他的臉往哪放!

慕容清清頂著男人身上冒出來的巨大火氣,恨恨的說道,「你這個自大又臭屁的男人,誰要嫁給你啊?你不是說了嗎?你喜歡柔弱的妹子,不喜歡調皮搗蛋又武的女人,老娘我現在會武功,根本不是你要的類型,所以,當然要跟你退婚!」

「那我允許你這樣做了嗎?」帝昊天冷冷的眯起眼睛,帶著一股嗜血之意,好像吃人的妖獸一般,嚇得慕容清清不敢正眼看著他。

她氣呼呼的閉上眼睛,心中恨透了這個男人,她從小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嫁給這個人,這個人就是她的未婚夫。

而她認識他的時候,帝昊天就已經打遍天下無敵手,是眾人眼中的英雄,她的父親也想要巴結她,認為她嫁給他,能夠過上好日子。

她們第一次見面,她還清楚的記得,他看自己那種,好像在看一隻螻蟻。

她正在偷看哥哥練功,帝昊天走在她後面,拍了她的腦袋說道,「女子那樣成何體統,女人就應該什麼都不會。所以,你身為我的女人,不可以練功去。」所以這個大傻逼說的一句話,便決定了她慕容清清一輩子的夢想。

他斷了她的夢想,斷了她的一切,她好恨他。因為他的一句話,她的父親不允許她練武功。

她每天看著哥哥們打打殺殺,她都快羨慕死了,所以她才恨死了帝昊天,不斷的離家出走,各種叛逆,還有龍王學院,只要有帝昊天的地方,她通通都討厭。

如今頂著帝昊天巨大的威壓,她就覺得自己快要死了一般,將來要是嫁給他,她更是別想有好日子過了。反正她死都不會嫁給他! 「本姑娘的終身大事,本姑娘自己說了算,關你屁事!要你來決定?」慕容清清咬著牙,重重地反駁。

眼中帶著一抹鄙夷,「姓帝的!你都那麼大的年齡了,當我父親還差不多。以為長得年輕就可以忘記自己的年齡了嗎?還想覬覦我這朵小嫩花,你配嗎你?!」

玉寒夕剛想過來看看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熱鬧的事,有熱鬧當然不能少了他呀,誰知道走過來就聽到了原來又是這個小魔女。

他聽到這番話,差點一頭跌倒,真不愧是夜冰依的徒弟,說出來的話,簡直是讓人自慚形穢。

帝昊天握著慕容清清脖子的手又緊了幾分,他氣得渾身發抖,冷冷的盯著少女,那雙帶著淺紫色的眼眸中似乎要凝出一團火焰,將慕容清清燃燒。

「很好,你夠有膽量,你真不怕死。」 總裁的冷酷小寶寶 他的雙手抖動,似乎就可以捏斷慕容清清的脖子。

「喂,我說你是不是個男人,居然欺負一個小姑娘,連我都看不下去了!」看著慕容清清漲紅的臉,玉寒夕一嚇,趕緊出來攔著帝昊天。

他的話音剛落,立即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精神壓力籠罩在他的身上,讓他的渾身一震。

「我的事情,你也敢插嘴?」帝昊天宛若在看一隻螻蟻一般冷冷的盯著玉寒夕。

玉寒夕的心中驚駭,但是面上卻是沒有一絲懼怕,冷冷的望著他道:「你欺負我的朋友,難道我不該管嗎?」

慕容青青在一旁聽著,頗為感動:「你還是離得遠一點吧,你連我都打不過,還想要多管閑事,別怎麼死都不知道,待會兒還要我來救你。」

玉寒夕瞬間被打擊到,瞪大眼睛說,「你再說一遍,誰說我打過你了,我那隻不過是看你是個女人,不想欺負你罷了,不信的話,信不信我現在把你揍的鼻青臉腫啊。」

「就你還想打過我?做夢吧你,你弱的跟個女人似的,不用等以後了,現在我就讓你心服口服!」慕容清清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摳開了掐住自己脖子的大手。

「你現在一邊去,他居然敢藐視本姑娘,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帝昊天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微微一愣,慕容清清便直接從他的手中逃脫。

隨後直接朝著玉寒夕撲了過去,拉著他就往外飛快的逃跑。

「等等,你在幹什麼呀,你還真跟我打架呀?」玉寒夕傻乎乎的問道。

「打個屁,還不趕緊逃跑!」慕容清清拉著玉寒夕飛快的逃跑,邊說著,玉寒夕立即反應過來,隨後反握住她的手臂,飛快的逃跑。

於是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兩個人一跳一跳著逃跑了。

流逝空間 這一幕看在眾人的眼裡,大家的眼神就頗為有些微妙,這還真的像是一對小冤家小情侶啊。

於是,帝昊天就好像被人戴上了一頂高高的綠帽子,大家都用有色的眼神盯著他。

帝昊天被眾人盯著,再也忍無可忍,腳步一抬,就想要追上去。

刷刷刷——

慕容公子幾兄弟攔著他。 「帝昊天,你還是不要太過囂張了,清清可是我們慕容家的寶,她說了不要嫁給你,那這婚事就作罷了!」

「沒錯,你身邊那麼多女人,為什麼非要糾纏著我妹妹?」

「哼,不要以為我們怕了你了,你敢傷害我的妹妹,我們全家都跟你拚命。」

哥幾個冷冷的盯著帝昊天,一副他敢不從,就直接和他拚命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