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就好!這些給你,好好努力!」楊俊點點頭,從空靈戒拿出一把劍和一枚玉劍遞了過來,開口道,「此劍名為凌天,為黃階中品寶器,你要好好使用!玉簡內記載的是《蓮雲九劍》,為黃階中品武技,對於元力的運用要求不高,比較適合你,修鍊至圓滿,不遜於一般的黃階上品武技,希望你好好練習!」

「二哥,你是要走嗎?」楊天隱隱猜到了一些。

「嗯,是的,我離開宗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家裡的事情也已經解決,是時候離開了,宗門內競爭激烈,我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楊俊淡淡笑道,眼中閃過一縷精光。

「和父親他們告別過了嗎?那今年參加宗門選拔的人怎麼辦?你不和他們一起嗎?」楊天不禁問道「已經告別過了,參加宗門考核的會由四叔帶隊在十天後出發,小灰背負不了那麼多人,所以我先行一步,做一些安排。」

「哦,這樣呀!那你現在走嗎?」楊天有些不舍,每次等身邊的人都忙著去修鍊的時候,自己只能看大量的書來填補生活的空白。


「嗯,好了!男子漢大丈夫!何必做這等小女兒姿態!」楊俊拍拍楊天的肩膀笑道,說著躍到小灰的身上。

「唳」小灰發出一聲長鳴,展翅在院落中掀起一股颶風,騰空飛向天空!漸漸只留下一個小黑點,然後慢慢消失……過了好久,楊天才將目光收回,收起心神,將武技揣在懷裡,提著凌天劍,轉身回到自己的院落。

佳潔來到了楊天身邊,沒有說話,兩個人就這樣坐著,直到傍晚來臨。

「你們也要走了嗎?」楊天首先打破安靜說道。

「嗯,明天就要回後山修鍊了,這次家族裡發了很多丹藥,可能要半年後才回來。」佳潔抬頭說道。


楊天想了想,從懷裡拿出一個玉瓶,遞給佳潔。

「這是什麼?」佳潔拿著玉瓶,疑惑的問道。

「這裡面有一枚聚元丹,你現在處於破凡四重天的巔峰,加上這枚聚元丹的話,應該可以進入破凡五重天。」

「這怎麼可以!你應該更需要它!我有其它丹藥!」

「家姐,拿著吧,我還有一顆。」楊天笑著道,「再說了,你以後變得更強了,也可以保護我呀!以後我可是要跟你混的!」

「行!以後姐罩著你!」佳潔收下丹藥,笑著說道,「我也有禮物給你!」

只見佳潔將一把長約一尺的短劍遞了過來,短劍上有著不弱的靈力波動,顯然這把短劍是入了品階的寶器。

「這把短劍名為殘夢,黃階下品寶器,是我十歲生日時,爹爹送我防身用的,就送給你吧!」

「我一定好好珍藏的!」楊天也不推辭,接過短劍,鄭重的說道。


「誰讓你珍藏了!好好使用它就是了!」

「嗯!我明白。」

楊家家主楊天宇的院落。

「大哥,周邊的幾個勢力最近一直很安分,沒什麼舉動,賠償的事宜也已經完成,所以我想是不是該把凌雪送到天雲宗了?」韓立坐在椅子上說道。

「是啊!我們避難在此,最好不要和宗門的事情有所牽連。」秦雷也說道。

「嗯,你們說的是,那就由四弟多勞累一些,明天讓凌雪與你一起出發,到達凌霄宗后,再由你轉道將她送往天雲宗。」楊天宇微微沉思了一下,開口說道。

「大哥,還是由我護送她吧!參加宗門考核是大事,而且最近我也沒什事情。」趙騰雲連忙說道。

楊天宇深深地看了趙騰雲一眼,開口道:「在天雲宗不要和別人有太多的接觸。」

「五弟明白,請大哥放心!」感受到楊天宇的目光,趙騰雲身體一緊,連忙答應道。

「嗯!四弟,那些後輩沒有經歷過外面的事情,還需要你多多費心!路上不要耽誤時間,免得讓有心人看出破綻!雖然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但也不能掉以輕心,畢竟我們背負了太多逝去兄弟的遺願呀!」說道這裡,楊天宇輕嘆一聲,神情說不出的悲傷。

「嗯!我會小心的,也會好好管教他們的!」秦雷鄭重道。

「嗯!我最近可能要閉關一段時間,家裡的事情暫時先交由三弟你來打理,有什麼決定不了的事情,就去和你二哥商量一下!」楊天宇對韓立說道「大哥,你是要?」韓立突然站了起來,眼中充滿驚喜。

秦雷和趙騰雲也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嗯!是的!說來時間過的也真夠快的,一晃十幾年過去了,當初四處奔波抱在懷裡的孩子,都已經長這麼大了!如果成功了,以後就不用他們過這種偏居一隅的生活了!」 第二天,楊天起了個大早,和往常不同的是,洗漱完后,並沒有練習《凌雲步》,而是快步來到了訓練場上,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為那些在族比中取得好名次族人送行時,很多人都很羨慕,楊天宇也說了很多鼓勵的話語,最後在秦雷的帶領下,每人騎著一匹紅棗馬,策馬奔騰,迅速地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看著遠方紅棗馬踏起的灰塵,楊天目光出神,很是嚮往……「凡未能參加宗門考核的子弟,繼續進入盤龍後山歷練,為期六個月,希望你們能有所突破,為以後的宗門考核做準備,為楊家做出更大的貢獻!」楊天宇的話在訓練場上響起,這也意味著楊天接下來的半年,基本上又要一個人度過了。

楊天看著一個一個熟悉的人跨過楊家大門,慢慢消失在眼前,但他沒有前去和他們告別,只是站在遠處的角落,默默地看著,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不舍與傷心的表情!

「真的不去和他們道個別嗎?」福伯走了過來,看著楊天說道。

「不用,又不是不見了,六個月而已,很快就過去了。」楊天聳聳肩,佯裝無所謂道。

「嗯,你能這麼想就好,我來是來告訴你,下午的時候,凌雪就要被送走了,由五老爺親自護送,你一會兒好好和她道個別。」福伯拍拍楊天的肩膀道。

「連雪兒也要被送走了嗎?」楊天低頭說道。

「嗯,她不屬於這裡。」

當楊天回到自己院落時,正看到雪兒在院子里洗菜,不禁有些疑惑道:「雪兒,你洗這些菜乾嘛?我們今天的飯菜,福伯會給我們送來的。」

「我想給小天哥哥做飯吃!你看。菜我都洗好了,我是不是很厲害!」雪兒拿著快被洗碎的青菜,一臉驕傲。

不知道為什麼,楊天突然感覺鼻子發酸,眼睛有點澀澀的,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雪兒,哥哥給你做飯吃!」接過雪兒手裡的青菜,楊天拉著她的小手走進了廚房。

沒過多久,雪兒站在廚房門口,喊道:「小天哥哥,好了嗎?」

「咳咳!快要好了,雪兒,站在門口,千萬別進來!屋裡太嗆了!咳咳!」

「哦!」

過了一會兒。

「小天哥哥,飯做好了嗎」

「呃!雪兒,要不我們還是讓福伯給我們送飯過來吧!」楊天看著煙霧繚繞的廚房以及鍋里已經看不出模樣的飯菜,無奈道。

「哦,好吧,不過小天哥哥你不要傷心,你不會做飯,我不會嘲笑你的!」等楊天從廚房出來后,雪兒拉著他的手,認真地說道。

「雪兒你真好!」楊天哭笑不得道。

等福伯把飯菜送來時,雪兒似乎已經餓壞了,吃了很多,楊天在一旁看著,偶爾笑著幫她擦掉一些粘在嘴角上的飯屑。

「雪兒,過一會就會有人送你去天雲宗,在路上你要乖乖聽話,明白嗎?」等雪兒吃過飯後,楊天坐在雪兒面前,叮囑道。

「小天哥哥會陪雪兒一起去嗎?」

「小天哥哥還要修鍊呀!以後變得厲害了,好保護雪兒,你說是不是呀?」

「哦,那你會去看雪兒嗎?」

「會的,等我有空了,就去天雲宗看你!」

「那拉鉤鉤!」

「好!拉鉤鉤!」

「小天少爺,馬車已經準備好了,可以讓雪兒上路了。」福伯對楊天說道。

「嗯,先再等一下!」楊天看著雪兒不舍的目光,解下了掛在腰間的玉佩,放在雪兒手裡。

「雪兒,這是哥哥六歲時,父親送我的靈玉,戴在身上,可以防寒避暑,哥哥沒什麼好的禮物給你,就把它送你吧!什麼時候想哥哥了,就拿出來看看!」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生活,楊天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可愛懂事的小妹妹。

「嗯嗯,我會戴在身上的,雪兒會想小天哥哥的,小天哥哥也一定要來看雪兒呀!」

「嗯,會去的,我們拉過鉤的,哥哥不會騙你的」楊天摸著雪兒的頭,眼睛酸澀。

楊天依然沒有出門去送雪兒,和福伯站在院子里,等看不到雪兒了,才坐在石凳上,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

「福伯,我也想去後山修鍊。」楊天看著福伯說道。

「這我知道,小天少爺一直想變成一個對家族有用的人,你別擔心,老爺會有安排的。」福伯看著楊天,和藹的說道。

「你是說,父親有可能答應我去後山修鍊?」楊天有些驚喜的看著福伯。

「我可沒這麼說,不過最近你服用了很多修復滋潤經脈的藥物,需要好好調理一段時間,爭取身體再好一些,沒準兒老爺就答應了呢。」福伯笑著說道。

楊天明白福伯的話,知道家人都是為自己好,於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楊天白天翻讀楊俊這次回來帶回來的書籍,有時去找福伯下下棋,晚上運轉《純元功》進行修鍊,過著和以前幾乎相同的生活,唯一的不同,就是每天會練習兩個時辰的《凌雲步》,然後服用蘊靈丹來恢復乾涸的元力。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十餘天就這樣過去了。

「小天少爺,老爺讓你過去呢!」

楊天坐在院落里,正在閱讀一本《靈草鑒》的書籍,突然聽到福伯的聲音。

「父親找我?」楊天站起來,有些疑惑的道。

「是的,而且是好事喲!」福伯對楊天笑著說道。

「好事?福伯!難道是?」

「少爺過去問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嗯嗯!我這就過去!」

楊天快步來到楊天宇的院落,廳堂之中只有父親一人端坐在那裡。

「孩兒拜見父親!」進入廳堂,楊天躬身道。

「嗯,坐吧!福大哥,你也坐!」楊天宇抬頭看了楊天與楊天身後的福伯一眼開口道,「天兒,最近身體怎麼樣了?」

「讓父親挂念了,身體很好,而且經脈也已經恢復八成了。」楊天坐在椅子上說道。

「嗯,那就好,我知道你一直想到後山和別人一樣進行修鍊,以前你身體太差,不適合後山的修鍊方式,如今你也痊癒得差不多了,以後慢慢溫養,經脈也可以完全康復,但我也不打算讓你和他們一起修鍊。」

「父親!我……」

「你別著急,現在你的身體終究還是沒有痊癒,和他們一起修鍊,對你的身體會產生不小的負擔,所以我打算讓你福伯帶你進入後山進行修鍊,他會根據你身體的狀況,安排適合你的修鍊方式。」

「讓福伯教導我在後山修鍊?」楊天吃驚道。

在修行的路上,有人教導,可以少走許多彎路,對一個人的修鍊起到的作用,無疑是巨大的。


在楊家,由於年輕一輩的人很多,不可能做到每個人都會有人專門教導,大部分會進入後山,接受統一的訓練修行。

「嗯!還有,這次去後山的時間可能比較長,你多備一些生活的必需品,明天就出發吧!」

「嗯,我記下了,父親在家多多保重身體!」不知道為什麼,想到要離開,楊天突然有一種難過,讓胸口有點悶,立刻跪拜道。

「我知道,天兒,你從未離開過楊家,這次雖然離家不遠,但也要好生聽話,修行方面,切莫急躁,一切以自己的身體為重,明白嗎?」楊天宇轉身摸摸楊天的頭說道。

「孩兒明白,孩兒會聽從福伯的教誨的。」楊天點頭答應道。

「好了,去吧」

待楊天和福伯離開后,楊天宇抬頭看了看有點陰暗的天空,堅定地說道:「我一定可以成功的,為了他們!」

隨即進入屋內,打開了一間十分隱秘的密室,走了進去,隨著密室悄無聲息的關閉,楊天宇的閉關正式開始。

楊家大院因為許多人陸續的離去而顯得有些冷清,楊天回到自己的院落,躺在床上,想著明天就要第一次離開,突然感覺捨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