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緋色:「……」玩笑開掛的樣子。

穆夜池把江緋色壁咚在胸膛,兇巴巴低頭威脅她。

江緋色有點害怕。

她正想回答,人就被穆夜池提到了梳妝台上,坐在梳妝台,緊緊貼了穆夜池精壯結實的胸肌。

「你……消消氣唄。」

「消什麼氣,老子現在真想把你弄進洞房花燭夜,先把你煮生熟飯看你還想怎麼跟老子耍遊戲。成了我穆夜池的人就是我穆夜池一輩子的鬼,休想逃掉——」

「……」

「默認了是吧,走,去看婚紗,去試戒指。」穆夜池攔腰抱起江緋色,二話不說抱住就往外面跑。

江緋色用力去打穆夜池手臂:「你神經病啊,說結婚就結婚,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霸道不講理之前問問我行不行。」

「不行,反正你就是想跑,想離開我,還用問你被你忽悠放過你?想都別想。」

穆夜池才不會吃江緋色這套。

把江緋色抱出門,他一手拖住她一手撥打電話叫顧瀾過去那邊,讓人準備好婚紗和戒指。

「穆夜池,你來真的!」

「真的!反正假的你都不願意,那就直接上真的。橫豎都是把你娶回家當小媳婦,計較這麼多還不如直接把你丟到床上結婚生子。」穆夜池是鐵了心要來真的。

對付江緋色就應該身體力行。

最近拖拖拉拉的,總算把該說的話跟她說明白,說明白了不行動那就等著江緋色跑路,跟別的男人手牽手,那時候哭都沒地方可以去,又捨不得弄死。

「穆夜池,你瘋了!放手,給我放手,把我放下來!」

江緋色趴砸穆夜池左肩膀,知道穆夜池要玩真的,她心裡真有點慌了。

她不敢想象她會穿著天使般白色的婚紗,跟穆夜池走進婚姻殿堂,更別說婚姻殿堂里還有一個同樣穿婚紗,等待與穆夜池結婚的卿月月。

畫面太美,美得狗血吐個三天三夜都吐不完。

江緋色雙手拉開,狠狠用力的扯穆夜池的耳朵,咬牙切齒的說道:「木穆夜池,你鬧夠了沒有。我昨天就跟你說了,咱兩現在瞎掰,這是最後一次。我不管你跟卿月月的婚禮裡面藏有多少見不得人的勾當和算計,我都不想趟這趟渾水。」

「那就跟我結婚,跟我結婚就是你最好的退路。你現在不想趟這趟渾水卿月月會開心,會樂意看著你歡天喜地在一旁看戲?」穆夜池捏捏江緋色小臉,被江緋色奮力打開也不生氣:「江緋色,你的天真在我身邊用就好。」

其他的,對那些人怎麼狠都沒關係,天塌下來有他頂著。

「我才不想跟你假結婚,用這種事情去打臉卿月月他們。」

「為什麼?這樣不是更爽?親眼看著算計自己的人不好過不是舒服的事情?」

「掉價!」

穆夜池摩挲下巴,點頭:「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你也一起,你才掉價!」

啪——

結結實實的聲音落在安靜的幾何樓梯間,額外清晰。

江緋色小臉一白,接著一紅,最後火燒眉毛,氣急敗壞的掐穆夜池的臉,「穆夜池你敢打我!你敢打我pp,你還要不要臉你還是不是人你竟然打我pp!!!」

「不聽話就該打!」穆夜池滿臉冷氣,正兒八經,伸出手意猶未盡的還想繼續啪一下。

江緋色身子一縮,下意識的收緊pp,怕穆夜池真的在打。

「早晚我要把你的手剁下來喂狗吃!」

穆夜池眯眼,低下頭,溫熱氣息佛入江緋色耳邊,「不用剁手,我就是你的狗糧,你想怎麼樣都行,隨便去外面喂。」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壓低的聲線很有質感,暗啞磁性,魅惑江緋色的聽覺,讓她只覺得耳邊酥酥麻麻,在穆夜池迷人的聲音里差點就被迷得暈頭轉向,抱住他脖子跟他吧唧兩口親上。

小臉火燒燎原,熱乎乎的。

江緋色艱難別開小腦袋,小手扒拉住穆夜池湊過來的臉,氣呼呼罵他,「給我滾遠點。」

「不,不能滾,我只想跟你滾床單,在樓梯里滾也可以,很刺激的……」

刺激你妹啊。

江緋色被穆夜池慢慢旋轉身子。

看他這架勢,她真會被穆夜池在樓梯里這樣那樣欺負!

想要奮力反擊,不是跌個粉身碎骨就是他們一起滾下樓梯,摔得渾身遍體鱗傷。

想想,這兩種結果怎麼都不是讓人喜歡的結局。

「江緋色,我跟你說真話,我想娶你,不管哪一種方式。只要你願意,你點頭,無論哪一種方式我都聽你的。」他只是想在最後的機會裡把江緋色的名字放在那張紅本本上,把她的相片跟他放在一起,貼進去紅本本那一筐。

結局?

不重要了。

她願意,真的做他媳婦他會疼她愛她護著她,她要是只想虐渣渣反打臉做臨時夫妻,他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畢竟那也是可以牽著她的手,親手為她披上婚紗,做他的新娘。

「我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

江緋色提心弔膽用力拒絕,她很堅持,她不願意這樣跟穆夜池走入婚姻殿堂,跟她昭告全世界。

穆夜池停下腳步,把江緋色托在手臂上,微微揚起冷傲面容,與她形成四十五度仰望的半圈,默默遙望。

江緋色不避開他視線,她很平靜,與穆夜池的眼神交纏在一起,告訴他,他說的話是真話,她說的也是真話。

現在的他們,連理由都不需要編造,如別人那樣辛苦,滿口謊話去欺騙對方,不愛也貪圖著其他。

可人就是這樣,誰都不喜歡聽真話,即使嘴裡都在說不要那麼多套路誠實點,但往往說真話的人最會遭人討厭與排擠。

她和穆夜池之間,沒有什麼謊話連篇,他們就是因為太真,所以才不能在一起。

他們明白不能在一起,他們不想勉強。

當然,每個人都有秘密,而阻止他們的,正是這些秘密之一。

「我知道了。」穆夜池輕輕抱著江緋色,綠眸深處暗無天日,只在他轉頭瞬間。

再看江緋色的時候,她正直勾勾看他。

穆夜池薄唇微勾,輕笑,「別這麼看我,會讓我誤會你捨不得我,你現在只是在害羞,只要我真的想跟你結婚你也會答應。」

江緋色撇嘴,從他身上掙紮下來。

「江緋色。」

「嗯……」江緋色想問問穆夜池叫她做什麼,手機就有來電提醒。

是夏茉莉打來的,江緋色跟穆夜池交換了眼神,才接聽。

「茉莉?」

「卧槽!你現在哪裡,你死哪兒去了。」夏茉莉的聲音氣急敗壞,聽起來真的很著急。

江緋色看看還攬著她不放手的穆夜池,眨了一下眼睛。

穆夜池低頭,面無表情,什麼都沒有看到。

他大手牢牢的抱著她,就好像在抱住最珍貴的寶貝,怕一鬆手江緋色就從他身邊離開,再也不回來。

江緋色小臉一紅,伸出右手打穆夜池手背。

多用力穆夜池就是不放手,氣得江緋色又羞又惱,也沒有辦法把厚著臉皮死不要臉的穆夜池趕走。

人家冰山臉,面無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是在故意佔她便宜吃她豆腐,要不是他暖烘烘的胸膛還有溫度,心跳沉穩安心,江緋色真以為穆夜池現在正與她吵架想恁死對方呢。

「江緋色!你丫的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你TM的到底死去哪裡,給老娘我說話,信不信我找到你先恁你一頓!」夏茉莉罵得超大聲,著急得快要哭了。

「我沒事……咳咳……」穆夜池個混蛋,能不能別抱這麼緊。

江緋色差點被他拽到懷裡抱得喘不上氣。

「你跟誰在一起?跟穆夜池那個人渣?」

江緋色默默捂臉,抬起眼角偷偷看穆夜池。

果不其然,看到了某個人臉上黑成了煤炭,綠色的眼底深不見底,煞氣崩裂而出,帶了嗜血的暗黑。

「咳咳……」江緋色輕咳兩聲,想要傳達給夏茉莉恭喜她猜對,所以說話注意分寸,不要以為人家聽不到背後罵人家,小心她家姜森先生被穆夜池一夜命令人搞破產。

「切,咳咳你妹的咳咳,他要是在你身邊最好,在不在姐姐我都是這麼說話,你現在出來見我。記住,別讓某個混蛋跟來,你知道我說的是那個混蛋,不對,全都是混蛋!」

江緋色想問問出了什麼大事,夏茉莉已經掛掉了電話,而穆夜池重重冷哼一聲,「不準去!誰知道她是不是被蕭涼城他們暗中安排出來算計你。」

江緋色翻白眼。

「江緋色,不准你去。」

「你趕緊去公司忙你的事情,記得明天結婚的時候不要做什麼連累我的舉動。」

穆夜池臉色黑沉沉的看著江緋色拍拍PP走人,連早餐都不吃,也不要他送,讓過來檢查的周叔順便帶她一程,撇下他。

穆夜池換了黑色三件套職業西裝,正要去公司,顧瀾給他來了電話。

「少爺,出事了……」

江緋色和夏茉莉坐在午時的休閑吧靠窗位置。

「你自己看。」夏茉莉把手中帶著的報紙甩到江緋色面前,口氣里的怒火還壓不住。

什麼新聞讓茉莉這麼大動肝火?

江緋色展開,映入眼前的頭條新聞……

是,是她!

那放上去的是江緋色,不過這絕對不是昨天晚上別人偷拍她和穆夜池的新聞,而是放大了頭條,她江緋色的桃色新聞。

沒有穆夜池,沒有蕭涼城,只有她江緋色,只有她江緋色一個人!

就算照片上被人打了碼,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江緋色未著寸縷,正面反面側面,她正在跟一個看不見臉的男人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

一眉一眼,放蕩,不堪入目,比那些出來賣的風塵女子還要更令人覺得傷風敗俗。

而新聞標配的文字,字字句句都在爆料她江緋色如何如何到處勾男人,與無數男人發生這種混亂關係。

文章更直言了江緋色破壞穆夜池和卿月月青梅竹馬的深厚感情,纏著穆夜池,為了錢不要臉呆在穆家,因為收養身份無法享有穆家遺產,吃裡扒外與外人狼狽為奸,陷害穆夜池損壞穆家利益名聲。

江緋色被穆家從L城分公司除名趕出來,在穆家老爺子病危的時候回去穆家大鬧穆家,暗中與她害慘失去一條手臂的蕭涼城約會。

洋洋洒洒一大篇章,都是在指責江緋色這個居心叵測的忘恩負義小人,罵她無情無義,罵她為了錢做****,罵她滿肚子都是不乾不淨的陰險狠毒。

這些事情還都是有理有據,還貼出了照片為證,更暗示還有更大的內幕沒有爆料出來。

最後面,還有江緋色的二叔江東林二嬸王曉慧和江夏夏等人作證,證明了江緋色的確是個人人唾罵,比過街老鼠還要噁心的賤人。

這突然發表出來的新聞,今天一大早就在整個蘇城爆炸開,又是在穆夜池和卿月月婚禮前一天被爆出來,直指江緋色現在就在蘇城,準備明天去破壞穆夜池和卿月月的婚禮。

不要臉勾搭不要臉當小三不成,她還想在人家婚禮上狠毒大鬧,惡毒指數簡直令人髮指。

而這件事,絕對有幕後黑手謀策,忽然公開,就是穆夜池也不會料到這種事,能阻止發生。

他只是阻止了昨天晚上偷拍他和江緋色的狗仔,不會讓這件事造成什麼惡略影響。誰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才是最讓人措手不及的大事。

昨夜的事情只不過是掩人耳目,引開注意力的小事情。

幕後大黑手成功了!在這樣的時機,成功讓江緋色陷入了絕境,成為千夫所指萬婦唾罵的惡毒罪人。

那個人很聰明,沒有提及穆夜池,沒有損壞穆夜池,把穆夜池擺放在了受害人的地位上,跟卿月月是一對苦命鴛鴦,把江緋色的惡毒指數推上了高峰。

這時候的江緋色要是敢出現在公眾視野,絕對會被人打死,吐口水淹死!

江緋色攤開報紙的手顫抖著,她用力壓制住掀桌的衝動,緊緊咬住牙關不發一言。

「緋色,我們走,我現在就帶你離開,趁著背後那些混蛋沒有發動人群找你,為卿月月這個賤人討伐,我們趕緊離開蘇城。別管TM的婚禮了,結不結婚的跟你都沒有關係,天下男人多的是,就滿足卿月月這朵白蓮花聖母嫁給穆夜池的願望,活在不忠誠的婚姻墳墓里孤獨終老。」

夏茉莉擔心,明媚的臉都皺成了一團。

她知道江緋色要是離開,成全了穆夜池和卿月月這對狗男女,就落實了這些罪名。

寶貝甜妻,抱一抱 但身為江緋色好姐妹,她絕對不會同意江緋色繼續留下來,站在風浪尖端,隨時都可能被人找到亂棍打死。

江緋色深深吐出一口氣,慢慢放下報紙。

她小臉有一層透明色,薄薄的,氤氳著被她掐住心頭肉壓制的怒火。

「緋色……」目標編號014AbXsw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情況真的這麼糟糕嗎?」江緋色以為她會很激動,事實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就沒有那麼大的憤怒了。

夏茉莉點頭:「很嚴重,姜森出門的時候打電話回來告訴我,讓我帶你趕緊出去躲一躲,穆家公司盛世現在已經被人堵在門口,穆夜池這時候肯定會過去處理。你不走,等他處理好事情想走就沒有這麼容易了。」

鬧穆夜池公司就是想逼出江緋色。

惹是生非的人是不會害怕事情鬧大的,他們巴不得事情鬧出滿城風雨,好讓被他們陷害的對象無處可躲,隨隨便躲哪個角落都有人發現報警。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