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大人,排教、玉教、師公教三大祖師求見。」

「宣!」慕容玄機說。

陰霧瀰漫。

由數十根竹子編織而成的竹排,乘着幽綠霧氣凌空虛渡。

竹排背後是一道晶瑩玉光。

光芒玄妙,匯聚成白髮蒼蒼的人形。

霧氣中還有一名身穿獵裝的年輕男子。

這些是玉國內部各大派的祖師或者掌門。

「國師,陰景天宮又有人來了。」

慕容玄機冷笑一聲,說:「哼,讓他來,任憑他也找不到證據。」

如果換成其他門派,慕容玄機早就夾着尾巴逃了。

陰景天宮組織鬆散,而又多管閑事,此地又不是他們的地盤。

仇家不知有多少。

可以說天下大部分修士都有殺人的動機。

他們只需要蟄伏一陣,這位西方凶神也找不到他們的把柄。

「吩咐下去,約束門人弟子,這兩年不要鬧事,已經有案底的,趕緊做功德消除。」

隨着慕容國師一聲令下,整個國家發動了起來。

一時間,全國上下的修士一夜之間都變得安分起來。

凶神府邸。

府上的牛頭馬面以及夜叉惡鬼也多了起來。

邀月在陸謙身邊彙報工作。

「凶神府一共招募二百一十八名牛頭馬面,八十夜叉,八十惡鬼,支出……」

「差不多是這個數量了。」

陸謙擺了擺手,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

旋即看向旁邊的獨角男子,笑道:「多謝道友相助。」

還臨子擺擺手,說:「無妨,大家都是同僚,你我還是鄰居,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過幾日在下就要去九冥山接班,特地來向道友道個別,我的上司地黃土公去域外星辰了。」

「域外星辰?」陸謙驚訝,陰景天宮都有去往域外星辰的手段了嗎?

「瞧我這記性,忘了閣下還不知道……」

中央大地雖然大,但也支撐不住龐大的修士數量。

所以就把主意打在虛空星辰之上。

這些星辰有些已被個別門派轉為私有。

有些星辰因為氣候、地形、或者其他條件限制,仍屬於公開面向全部修士的資源。

天宮眾人這次去的藥王星便是其中一種。

藥王星軌道每六百年經過中央大地上方,這時是最容易上去的。

「藥王星多得是奇花異草,有些甚至成了萬年精怪,這一身藥力,嘖嘖……」還臨子眼中閃過一絲渴望。

藥力強到都可以成精了。

對於修士的幫助可謂是十分巨大。

「這……一個星辰的資源要是屬於個人,豈不是一輩子不愁了。」

陸謙心中有些艷羨,要是有一顆自己的星辰多好。

他一下子彷彿找到了目標。

「哈哈,你想得太遠了,成為元神後期以上的高手再說吧。有星辰給你探索就不錯了。」

還臨子頓了頓,說:「你差不多也快渡劫了吧?成為風劫真人,就有資格參加天宮的星辰探索。」

還臨子和陸謙一樣,都屬於辟劫真丹的層次。

他停留的時間比陸謙久一點。

整整八百多年。

渡劫太可怕了。

一道道天劫劈在身上,道行再高也無濟於事。

十個渡劫,才一兩名成功。

成功率太低。

許多人根本不奢望渡劫。

只能一遍遍辟劫,直到有把握,或者再也無法辟劫,最後身死道消。

兩人寒暄一陣,互相告別離開。

陸謙旋即走到大殿後方的山上。

山頂上架起十幾口大鼎。

爐火熊熊,不斷燒出金液銅汁。

燒出來的金液銅汁倒在模範之上,形成固定的符文節點。

法陣遍佈方圓五里。

用了大量的庚金赤銅,以及各類靈材寶石。

這是渡劫法陣。

「還有多少?」陸謙看向邀月。

「才建造三成。」

「不惜一切代價,所有資源在用在渡劫法陣之上。」

……

(求月票,下午六點半還有。今天八千字,求月票)

7017k 伴隨著投票環節一分一秒的過去,所有的入門弟子,都十分有序的排成隊列,隨後將他們的喜歡的名字給放到投票箱裡面,而伴隨著長老們開始一個個的統計票數,大家的情緒越來越緊張了起來。

「方芷若15票。」

方芷若聽到自己最後的票數之後,一下子鬆了一口氣,要知道整個赤雲峰的弟子也不過五十來人,光是自己一個人就佔到了15票,剩下的票頭肯定是給韓師兄的,也就是說自己和韓師兄肯定可以代表赤雲峰,隨後角逐出五個人,方芷若還是很有信心的。

「韓凝霜16票。」

法度長老又喊道,大家一聽到韓凝霜有16票,赤雲峰的大部分的女弟子們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一副看看這就是咱們大師兄的魅力這樣子的表情來,而方芷若也是帶著笑臉盈盈的樣子,望向了邊上一臉風輕雲淡的韓師兄。

寒凝霜經過了一整晚的調整之後,現在已經沒有之前在師門大會那樣的窘迫情緒和狀態了,畢竟只要沒有男主角和他爭鋒的話,他依然是赤雲峰最靚的那個仔。

而之前在師門大會裡面,男主角只是短暫的出現,就將寒凝霜在赤雲峰裡面的領導地位給奪走了,不僅如此,男主角的實力和顏值都比寒凝霜要強得多,起碼錶面上是如此。

但讓寒凝霜覺得奇怪的是,這一次師門大會後面選拔5個人前往地窟的選拔儀式上,竟然沒有看到男主角,不對啊,按道理說,以男主角那樣的實力在劍雲峰裡面一定非常的有名氣才對,為什麼他沒有出來報名呢?

寒凝霜心裏面這樣的疑惑一閃而過,隨後扭頭四周看了看,也確實沒有看到男主角的身影,難道說男主角不想去地地窟嗎?

呵,吳洛那傢伙,也不過如此。

韓凝霜心中這樣想到。

寒凝霜倒是沒想女主角落選的事情,而方芷若算了一下,除非剩下的人全部都投女主角,不然的話,女主角是不可能比自己和韓師兄兩個人高的,而這是不現實的事情,因為另外兩個入門弟子肯定也都有自己的好友,不說多三四個還是有的,這樣把票一分,女主角的票數估計也就10來個出頭罷了,但這樣已經讓方芷若感覺到危機感了,這才多久的時間啊,大家對於女主角的感觀就已經完全的改變了,如果女主角的實力繼續保持下去再這樣下去的話,女主角很快就會替代自己的位置的,這讓方芷若感覺到分外不爽。

方芷若當然不會承認,這是因為女主角比自己長得漂亮的緣故,只是她覺得背後肯定有高人在指點女主角,但這個高人自己回頭還是要找機會把他給揪出來的,十之八九就是那個吳洛!

方芷若這樣想著的時候,上面的法度長老拿著紙條大聲說道:

「陸瑤21票!」

法度長老拿著票單這樣說完之後,下面的入門弟子全都嘩然了起來。

要知道各大雲峰一個雲峰人數最多也就七八十號人,而赤雲峰的話人數只有60人不到。

而選拔的人可是有5個人進行投票的,女主角竟然單單一個人就拿了1/3的票。

對於其他的雲峰可能並沒有什麼概念,而在赤雲峰裡面他們都知道女主角之前可還是廢柴一個,根本就沒有什麼知名度,也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和她親近。

完全不像方芷若和韓凝霜兩人,在赤雲峰裡面就跟明星一樣,走到哪裡都金光閃閃。

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就連方芷若也不例外,但是現在票數出來之後,卻讓方芷若驚訝萬分。

「誰呀?這麼厲害,居然拿了21票。」

「持盈峰那個叫做女主角的人好強啊,居然拿了全宗上下1/3的票數。」

「是啊是啊,聽說她在師門大會裡面就很受歡迎,很多人都喜歡她的。」

「本身人就長得很漂亮,喜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聽著周圍其他人說話的聲音,方芷若頭腦越來越生氣了起來,她忍不住站出來說道。

「作弊肯定是作弊了,這女人怎麼可能有21票呢?」

話才剛剛說完,方芷若就有點後悔了,畢竟這可是在法度長老和其他長老的監督下完成的計票過程,不可能會有作弊。

果然方芷若才剛剛說完,邊上就有一個赤雲峰的弟子,反諷的說道:

「怎麼了方芷若,你是不是輸不起啊?」

其他的遲雲峰的弟子們也是要麼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要麼露出疑惑的表情,要麼是面無表情,反正對於方芷若落選大部分的人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而女主角則是心裏面一邊高興著,一邊抬手對著周圍拱了拱手當做謝意。

方芷若看到大家的反應,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跳出來說什麼,雖然沒辦法去低估了,但是還是要以大局為重,她很快退了下去,而上面的長老們雖然心裏面覺得奇怪,但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覺得方芷若這個入門弟子鋒芒畢露,而且總是和同門師兄弟之間產生矛盾,實在是讓人不喜。

既然都已經票數選出了基本的人選了,其他的雲峰也都是如此,很快八大雲峰就選出了16個人,而從16個人裡面還要再出5個人,這就有點難辦了,其他的人還以為剩下的選拔流程是要比武呢,但是很快就見到有人拿出了一個火盆子。

大家看到火盆子也是有點奇怪,紛紛的交頭接耳了起來,防止若此時此刻倒是沒有心情多說什麼了,她已經落選了,心裏面非常的差,也和失望。

但是有一些人看到這個火盆子之後,卻很快說到。

其他的遲雲峰的弟子們也是要麼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要麼露出疑惑的表情,要麼是面無表情,反正對於方芷若落選大部分的人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而女主角則是心裏面一邊高興著,一邊抬手對著周圍拱了拱手當做謝意。

方芷若看到大家的反應,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跳出來說什麼,雖然沒辦法去低估了,但是還是要以大局為重,她很快退了下去,而上面的長老們雖然心裏面覺得奇怪,但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覺得方芷若這個入門弟子鋒芒畢露,而且總是和同門師兄弟之間產生矛盾,實在是讓人不喜。

既然都已經票數選出了基本的人選了,其他的雲峰也都是如此,很快八大雲峰就選出了16個人,而從16個人裡面還要再出5個人,這就有點難辦了,其他的人還以為剩下的選拔流程是要比武呢,但是很快就見到有人拿出了一個火盆子。

大家看到火盆子也是有點奇怪,紛紛的交頭接耳了起來,防止若此時此刻倒是沒有心情多說什麼了,她已經落選了,心裏面非常的差,也和失望。

但是有一些人看到這個火盆子之後,卻很快說到。 「哥,那些賊匪都已經退走了……可惜,咱們沒抓到活口,也沒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官廳內,氣氛一片壓抑,墩子小心翼翼的對李長壽稟報。

上好花梨木的寶座之上,李長壽恍如沒有任何反應,臉色陰沉的幾如要滴出水來。

到此時,很多東西,基本上都已經清晰了。

這就是個『連環套』!

為的,正是取他李二的小命兒!

只是,這幫人沒想到的是,他李二比猴兒還機靈,並沒有讓他們得逞!

「……」

眼見李長壽不說話、恍如雕像一般,墩子自也不敢多話,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大氣兒都不敢喘。

今天這事兒,太憋屈了啊,簡直是奇恥大辱!

奈何,李長壽回千戶所鎮的第一句話,便是全線收縮,他現在都不敢提報復的事的……

寶座上,李長壽自是注意到了墩子的小動作,卻是不予理會。

他此時已經徹底冷靜下來,整個人幾乎都是提高了一個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