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天奇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而後指了指自己左腳小腿部的那道更大的口子,道:「右肩的傷算什麼,這個口子才疼得要命呢」。

「可尾刺有毒啊」,羅雨欣眼角含淚,覺得伊天奇中了劇毒都還在安慰她。

「傻丫頭,遇事不要慌裡慌張」,伊天奇卻搖頭苦笑道:「放心吧,蜈蚣的尾刺雖然含有劇毒,不過你別忘了我體內含有聖蠍血脈,基本上是百毒不侵,蜈蚣的毒奈何不了我,只是感覺有點傷口處有點麻而已,等會就好了」。

羅雨欣聞言,不由得小鼻子一皺,小手一抹淚水,捶著伊天奇的胸脯,嬌嗔道:「天奇哥哥,你真壞,不早點告訴我,害我白擔心」。

伊天奇也知道羅雨欣時關心則亂,所以也沒多少什麼。

「對了,這裡怎麼會有一隻大蜈蚣?」伊天奇突然想起這隻大蜈蚣,不由得有些好奇,因為自他們進來這裡之後,沒有看到一個生靈,可誰知會突然冒出一個大蜈蚣來。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只知道我看到了一顆靈藥像是傳聞中的天星蕨,正想採摘,結果就冒出一個大蜈蚣來了」,羅雨欣如實的道。

「天星蕨?」伊天奇詫異了一聲,天星蕨是煉製天星丹的主葯之一,而天星丹是治療脛骨經脈的極佳靈藥,只是十分稀有。

錯來的天生緣分( 喏,就是這株,你看是不是天星蕨?」羅雨欣匆匆的跑過去,將那株藥材給採摘了過來,遞給伊天奇看。

伊天奇只看了一眼便斷定,這就是真正的天星蕨!而且還是幾千年份的了!

怪不得會有蜈蚣出現呢,原來這個葯園子里居然還真殘留有一些稀世靈藥,而稀世靈藥周圍一般都有一些高級魔獸守護。

「天奇哥哥,這到底是不是天星蕨啊?若是真的,我們可以煉製出天星丹來,這樣冰雪姐就有辦法治癒了」,羅雨欣有些期盼的道。


伊天奇看到這小妮子那水靈靈的期盼眼神,怎能不明白她的一片心意呢。


「這是一顆極佳的天星蕨,不過天星丹我恐怕還沒這個實力煉製出來」,天奇苦笑一聲,不過見到羅雨欣突然變得失落的眼神之後,伊天奇不由得拍了拍小丫頭的肩膀,安慰道:「不過小星丹我還是有幾分把握煉製出來的」。

天星丹是上品元丹,伊天奇沒有這個實力煉製出來,不過小星丹卻可以嘗試煉製一下,只是小星丹的藥效沒有天星丹這麼好罷了。

「只是用這麼好的天星蕨煉製小星丹,實在是有些浪費了」,伊天奇有些惋惜,畢竟用幾千年份的天星蕨煉製小星丹,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沒關係,只要能治好冰雪姐姐,哪怕是用聖葯也不是浪費」,羅雨欣誠心的道。

伊天奇看得出來,羅雨欣是真心實意的關心冰雪。

「不過煉製小星丹還需要不少藥材,有幾味藥材我還沒有」。

「這個葯圃這麼大,難道還怕尋不到幾味藥材?」;羅雨欣指了指周圍這些茂盛的藥材,自信滿滿的道。

「這個葯圃太大了,有幾百畝大小,裡面說不準還有一些稀世靈藥,而且還說不準有別的魔獸看守這些稀世靈藥,你就別單獨採摘了,跟在我後面就行了」,伊天奇怕羅雨欣再次遇到危險,不想她單獨行動。

「這樣的話,我們採摘的速度會降低太多的,等那些人破開陣法來了,我們就沒法繼續採摘了」,羅雨欣有些不情願,她想多採摘一點。

不過伊天奇並不答應,在伊天奇看來,多得一些藥材遠沒有羅雨欣的安全重要。

「太危險了,這片葯園子里有神秘的禁制,連我的神識都無法擴散三丈範圍,你要是再次遇到危險怎麼辦?」

羅雨欣聞言,不由得吐了吐小舌尖,賴皮的道:「天奇哥哥,我保證離你的距離不會超過三丈範圍,行吧?」

這丫頭古靈精怪,伊天奇拿她沒辦法,只好點頭答應。

「不過我可告訴你,我之前說過的話算數,此次之行,我只會出手救你三次,現在已經出手救你兩次了,你頂多還有一次求救的機會,我不希望你現在就把最後一次機會用掉了。遇到不認識的葯一定要先告訴我;遇到什麼危險一定要先逃到我這邊來,知道嗎?」伊天奇忍不住告誡一聲。

雖然伊天奇說起來有些厲聲厲色,可羅雨欣也明白伊天奇是擔心她,不希望她冒險才會這麼說的,所以雖然伊天奇說的很嚴厲,可她心裡暖暖的,她感覺自己真的開始慢慢走近伊天奇的內心了。 第五百二十九章嗜血天藍

兩人之後又開始採摘各種靈藥,不過羅雨欣還是很聽話,並未離開伊天奇三丈遠。

轉眼又半個鐘頭過去了,這個葯圃很大,伊天奇和羅雨欣只採摘了一些常用或者稀有的藥材,並未蘿蔔青菜一籮筐全摘過來。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大致采了四分之一的面積。

開始的時候,羅雨欣遇到不認識的藥材可能會問一問伊天奇,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羅雨欣詢問的藥材絕大多數都是無毒的,所以到最後她也懶得問了,反正在她看來,只要是不認識的,但又長得比較奇葩的藥材定然都是一些比較稀有的藥材。

這樣做雖然節省了時間,可卻也很容易遇到危險,因為有許多藥材是有毒的,採摘的時候有的是需要靈氣包裹手之後才能採摘的,總之採藥也是一門學問。

而在外面,隨著時間的推移,外部的整個陣法突然轟然一聲,猶如玻璃破碎,磅礴的靈力外泄,與外周的新鮮空氣碰撞,形成一股強烈的靈氣風暴,待到風暴消失之後,映入眾人眼帘的是一個充滿繽紛色彩的完美新世界!

「沖啊,這就是真正的玖宮嶺遺迹,裡面有至寶!」不知道是誰發起的頭,一群人瘋狂的衝進去了。

汰瞟了上官行風和慕雁兒一眼,「各位,先走一步了」。

而後汰便轉身帶著眾多零也跟了進去。

慕雁兒似乎也對此產生了一絲興趣,沒有理會眾人,獨自一個人進去了。

上官行風見到汰、慕雁兒以及秦宗等人都進去了,便對著後面的上官玉兒道:「你帶著這幾個家丁進去吧,萬事小心些」。

跟在上官玉兒和上官行風後面的四個人雖然也是核心弟子,可他們真實的身份是上官家的家丁!

不過上官玉兒絲毫沒有在意這些,只是有些納悶的盯著眼前這道高大的身影道:「哥,你不跟我一起?」

上官行風搖了搖頭,道:「不了,你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而且我也想看看汰到底有什麼意圖」。

「那好吧,你小心些」,上官玉兒沒有做過多遲疑,帶著四個家丁進去了。

上官玉兒離開之後,這裡只剩下上官行風。

「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上官行風喃喃自語,眼神中有些不解,不過最後他還是進去了,他想要看看汰有何意圖。

與此同時,正在葯園子里採藥的伊天奇和羅雨欣已經發現陣法被破了,兩人雖然有些捨不得那一大片不曾採摘的靈藥,可兩人都知道一旦被人發現他們捷足先登了,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必須先找個地方藏身。

葯圃太容易招引外面那些人了,所以他們不敢停留在葯圃里。

伊天奇沒有時間查看羅雨欣到底採摘了些什麼藥材,所以他將羅雨欣採摘的葯一股腦的放進了自己的乾坤戒里,而後便帶著羅雨欣匆匆的朝里走去。

可當他們路過名為『蒸乾坤』的膳食堂的時候,羅雨欣突然停住了腳步,神色變得有些怪異了起來。

伊天奇有些不解,「怎麼啦?」

羅雨欣似乎有些尷尬的低聲道:「我突然感覺渾身痒痒的,特別不舒服,好像……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體內亂竄」。


「不會是採藥的時候碰了什麼毒~葯吧?」伊天奇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有啊,我採摘的都是些沒有毒的葯啊,而那些我不認識的藥材我都是用靈力包裹住了手之後採摘的」,羅雨欣也滿是疑惑,因為她做的已經十分小心了,自我感覺沒有碰上什麼毒~葯。

「哪裡癢?讓我看看」,伊天奇不放心的道。

羅雨欣聞言,伸出雙手,微微挽起袖子,道:「手很癢,手臂也癢」。

伊天奇看了兩眼,可手臂完全正常,潔白如雪,沒有一絲異樣,伊天奇有些怪異的瞟了一眼羅雨欣,可羅雨欣根本不像是在撒謊,而且她也不是一個愛撒謊的人啊?

「除了雙手之外,還有哪裡癢?讓我看看」

羅雨欣聞言,小臉微紅,指了指自己胸脯和後背以及大腿各處,低聲道:「身上各處都很癢」。

「算了,先找個隱蔽的地方再說」,伊天奇也有些尷尬,人家說身體各處癢,總不可能將人家身體各處看個遍吧。

蒸乾坤後面就是紫竹林,龐大如海,林風颯颯,伊天奇一看便知這裡存在著一座天然的迷幻陣法,不熟悉五行八卦之力的人,進入其中之後,神識會消失,很容易迷失自我,永遠走不出去,不過伊天奇身為陣符師,自然懂得五行八卦之力,所以無懼這些。

伊天奇連忙帶著羅雨欣進入其中,深入了約莫二十來分鐘之後,伊天奇才發現一個天然的密洞,於是兩人便藏在了這個密洞內,封了洞口。

當伊天奇封好洞口之後,才發現此時的羅雨欣臉色已經蒼白如雪了,整個人都似乎沒了精氣神。

伊天奇大驚,這才確定羅雨欣遇到大的麻煩了。

而羅雨欣此時則不停的在身上、手上撓癢,似乎極癢。

「讓我看看」,伊天奇重新握住羅雨欣的手,掀起衣袖,此時卻看到她的手臂不再是潔白如雪,而是道道血痕,而在血痕之下,竟然有一股股的紫紅色血包!

「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血包?」伊天奇大驚,從蒸乾坤到這裡也不過耗費了半個鐘頭而已,可在這半個鐘頭內,羅雨欣的手臂上竟然多了這麼多血包,看著都瘮人!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羅雨欣也滿臉驚容,愛美本是女孩子的天性,可眼下看到自己手臂上多了這麼多血包,毛骨悚然,羅雨欣怎能不害怕?

伊天奇細心觀察,發現這些血包全都是出現在經脈周圍位置,眉頭一皺,而後問道:「你身上也有血包嗎?」

羅雨欣感覺到身上有一個個的小包似得,不由得點了點頭。

此時,伊天奇顧及不了這麼多了,「你把衣服脫了」。

羅雨欣聞言,雖然有些羞澀,可還是照做了。

衣衫落地,露出一段曲美的身材,可若近身一看,卻再也起不了一絲美的感嘆!因為此時的羅雨欣渾身上下全都長滿的小血包,而且這些小血包有紋路,全都生長在經脈旁邊。

羅雨欣低頭看見自己的身體變成了這樣,更是惶恐不已,嚇得身體發顫。

「沒事」,伊天奇輕輕摸了一下羅雨欣的小臉,安慰了一聲,可伊天奇卻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羅雨欣的側臉上也開始長小血包了!

伊天奇從乾坤戒里取出一個小刀,將羅雨欣的手臂上的一個血泡輕輕挑破,頓時之間,鮮血直流,待到血流出之後,破口處露出一段沾滿鮮血的、細細的尖東西。

伊天奇神色一凝,而後飛快的從乾坤戒中~將之前羅雨欣遞過來的靈藥翻了一個遍,當伊天奇看到這一大堆藥材里躺著一株血紅色的、猶如豬籠草形狀而頂端生著一顆藍色花朵的藥材時,臉頰都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羅雨欣見到伊天奇的目光緊緊盯著那株奇異的藥材,神色無比的凝重,不由得問道:「天奇哥哥,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半響,伊天奇才悵然一息,指著眼前這株奇異的藥材,道:「這是嗜血天藍!」


「嗜血天藍?」羅雨欣搖了搖腦袋,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你當然不認識,因為它是天靈大陸里的一種禁忌之葯!是不允許種植的」,伊天奇如實說道。

「禁忌之葯?」羅雨欣從小生活在天靈學院,而天靈學院是三大聖地之一,她怎能不熟悉禁忌之葯這四個字代表的是什麼呢!

凡是沾上了禁忌之葯四個字的東西,無一例外都十分可怕!

羅雨欣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會觸碰到這些東西!

伊天奇更是納悶,為什麼禁忌之葯會出現在這裡?

「我……我明明是用靈力包裹雙手之後才採摘的啊」,羅雨欣忽然害怕了起來,她害怕自己剛有勇氣得到自己的幸福時上天就要狠心的奪走她的一切。

「你聽說過蒲魔樹嗎?」伊天奇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神色暗淡,情緒低沉的反問一聲。

羅雨欣聞言,點了點頭,她曾看過一些極為古老的書札,上面有提到過蒲魔樹,傳聞在荒古的時候,天地間曾有一個植物種族曾稱霸大陸,那個種族就叫做蒲魔樹種族!傳聞蒲魔樹的種子猶如蒲公英,隨意灑落,只要落到生靈身體上,便會在生靈的身體上生根發芽,寄生在生靈體內,最後徹底的將生靈吞噬掉,成為自己的養料。

「其實嗜血天藍就是蒲魔樹的後代異種,它是通過孢子入侵生物體的,就算你用靈力包裹也沒用,它的孢子可以穿透你的靈力保護層,只不過它的生存能力沒有蒲魔樹這麼強,一旦宿主死了,它也會死,當然,它也可以生長在一些極為特殊的土地上,只是生長條件太苛刻了」。

伊天奇盯著羅雨欣,問道:「你採摘的這顆嗜血天藍生長在什麼樣的地方?」

羅雨欣神色微顫,似乎還有些驚恐未定,「我記得……那是一片赤紅色的土地,周圍三四米範圍內都沒有一株藥材,只有它生在在那裡,當時我看它看的花好看,所以被它吸引了過去」。

「凰血土!」伊天奇已經明了了,嗜血天藍想要在土地上生長,條件極為苛刻,而凰血土是最佳的泥土之一。

「嗜血天藍」

「嗜血天藍……」

伊天奇喃喃了幾句,腦海里一直在想化解的辦法,可最後依舊束手無策!

伊天奇突然感覺到一股無比的恐慌,不由得突然大怒起來。

「我不是說了你認識的藥材不要輕易採摘嗎!你為什麼老是不聽話?」

羅雨欣從未見到過伊天奇生這麼大的氣,不過此時的羅雨欣反而有些平靜了下來,因為她感知到了,伊天奇越是生氣,說明越在乎她,當然,她也明白,這也代表著她生存的希望越渺茫……

ps:恢復上午十點更新…… 第五百三十章希望渺茫

因為想不出辦法,生出的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伊天奇從未如此悸動,惶恐讓伊天奇心中無比自責,最終只能通過怒火來發現,可對著羅雨欣一陣怒吼之後,伊天奇卻又一屁股坐在旁邊,出奇的平靜,只是目光有些獃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