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君您快點把這前因後果說清楚吧!

【叮,如您所見,您這次的主線任務不是眼前的人,是一個叫做翎燕的傢伙。隸屬於帝國三中的二年級學生,曾率領隊伍取的全國機甲比賽的冠軍。】

系統說完就不再開口了,只留下伊言默在心裡吐槽著:系統你個坑爹大爺的,這身份,前因後果都沒說清楚,大爺我這樣子真不會被發現是冒牌貨嗎?

上一個遊戲給予伊言默的衝突很大,伊言默告訴自己,不要再陷入了感情了。真是挖槽的被一個NPC給坑騙了,伊言默想想心就越發的冰冷了。

秦越望了望伊言默一眼,對於他突然的沉默有些意外。不過這個時候他可不想再這裡繼續呆下去,秦越站了起來,眼光朝著窗戶的鋼筋望去。

「把你的衣服脫下來。」 快穿之女配又中毒了

伊言默瞪大了雙眼,難不成兩人之間的關係並不純潔。

見伊言默那一副神情,秦越瞟了瞟,淡淡地說道:「我只想絞斷那些鋼筋爬出去。」

伊言默順著他的眼睛看向那鋼筋,嘴角抽了抽:「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我從不開玩笑。」秦越白了他一眼,而正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薇薇一臉擔心地站在窗邊看著他。秦越不由得有些煩躁了,他並不喜歡有人插手自己的事情,薇薇算是一個意外。

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會老是情不自禁地去在意這個意外。

伊言默忽然想到剛才系統說過機甲二字,這難不成是小說里那所謂的機甲世界,有著那所謂的靈力啥的。

不過很快的,他就知道了,這裡並沒有靈力。因為秦越走到了他的身邊坐下,他並沒有用什麼所謂的靈力去摧毀那鋼筋,而是甩了甩手有些鬱悶地回來坐下:「喂,我說,要不你把我打傷讓我順利出去吧!」

比起呆在這裡,還不如受個大傷去醫院休養的話。

「你還真是說笑,對了我叫伊言默,你叫什麼?」用手臂撞了撞秦越,伊言默問道。

他心裡其實猶豫著是不是要確認這個人是不是目標人物之一,可想到那個方法,他就一頭暴汗。

而且上一個遊戲的最後,突然莫名其妙的有了時間的限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完成任務的進展所導致的。而且他才剛剛從上一個遊戲出來,也有些累了,並不想那麼快的進入下一個遊戲。

那種算計人的生活可真累。

而且他這次可要更好的摸清目標人物的性情,他可不想再一次被騙了。

【叮,親愛的玩家,這次沒有時間限制喲。】

既然沒有,他就好好的休息玩樂一陣吧!就算作免費旅遊,更何況,他還從沒享受過學校生活。

「秦越。」秦越剛回答完,這個房間的門吱嘎一聲打開了。

校警隊隊長孫楊和一個有著銀白色長發的女人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她眉角有一顆胭脂淚,唇瓣紅艷嬌嫩,那張臉可算是妖孽動人,然而她卻是個飛機場。

「出去后可別鬧事啊!」孫楊用力拍了兩人的肩膀一下,吩咐道。

看著兩個人依舊呆著不動,那個白髮美女上前摟住了伊言默,笑眯眯地說道:「我說學弟,我費了大力才將你們放出來,難不成你們還不想出去。」

「那我先走了。」秦越對著伊言默點了點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呦,那個學弟可真是有夠傲的。」白髮美女手搭在伊言默的肩膀,紅唇一張一合。忽的勾起自己的長發低低笑了起來,看著伊言默因為她的親密靠近而紅艷的臉蛋,很是好奇地湊近了,「學弟,你臉紅了。」

伊言默並不習慣和女人靠的這麼近,正確的來說,自從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後,他就對女人有些過敏。肌膚髮熱,臉龐發紅這些就是他過敏的反應,不過這在別人面前卻是害羞的反應。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身體弱了的原因,伊言默覺得這個反應越發的深了,他甚至感覺頭都有些暈乎乎了。

「喂,學弟,你可別暈啊!」原來伊言默依舊踉蹌著雙腿猛地倒在了地上。

昏迷后的伊言默並不知道,這個有著銀白色長發的女人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容,眼裡略感興趣的看著伊言默:「可真是惹人憐愛的學弟呀!」

他說著毫不費力地將伊言默扛了起來。

「我說霧火,你可別扮女人扮的上癮了。」那個叫孫楊的男人拍了拍霧火的肩膀,然後看向被他扛著了伊言默,「這個人倒是和傳言說的很不相符。」

「是的呀,比傳言可愛極了。」霧火妖媚的雙眼眨了眨,舌頭往外伸出舔了舔自己的唇瓣,「不知道吃起來是什麼滋味。」

孫楊聽見他的話連忙地一個後退,瞬間撤離了。

「還是學弟可愛多了。」看著孫楊嚇的跑開的身影,霧火勾住了伊言默地臉蛋,輕舔了舔他的耳垂,意味深長地說道,「學弟,就讓我們相親相愛吧!」 就在霧火計劃著和學弟相親相愛,他卻沒有想到這個學弟的性取向是他一樣。而他卻特意的扮成了女人。

伊言默一覺昏迷醒來,正對著的就是霧火那張妖孽的臉蛋。伊言默便有種自己現在是做夢的感覺,於是他很快的就閉上的眼睛。

可這顯然不是夢。

霧火見學弟見了自己又閉上了眼睛,妖媚的雙眼閃過一絲笑意,低頭輕拍了拍伊言默的臉蛋:「學弟,快醒來,開學典禮錯過了可不好。」

開學大典,伊言默腦海里飛速的轉動著,終於確認自己進了第二個遊戲,而他現在是個學生。他只能睜開了雙眼,雙頰依舊殷紅一片的他迅速地起身往後一退,對著霧火很是真誠且帶有疏離感的說道:「這次多寫學姐了。」

「我接受你的道謝,不過學弟,你不覺得這樣道謝很沒誠意嗎?」霧火嘴角上勾,往前移動一下,只見伊言默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然後又迅速地歪倒在一邊。他也只好不再前進,他可不想嚇跑學弟。

不過這個學弟的身體可真是虛弱,霧火眯起了眼睛,以一副大姐姐的口吻說道:「學弟,校醫說你的身體太過虛弱了。」

伊言默輕喘了幾口氣,也知道了和上一個遊戲一樣,他這個身體依舊是虛弱得很。


【叮,由於玩家不足月出生,小時候又掉進水裡了,身體比起一般人來說虛弱易生病,請玩家注意保暖喲~】

這個坑爹的設定,系統你確定這不是一般小說裡面女主的設定嗎?

【叮,玩家您答對了。】

系統,我是男人……

【是我見猶憐的小受喲~】

伊言默被系統被打敗了,只能對著霧火微微一笑:「學姐,真的是謝謝了,我去參加開學典禮了。」

霧火迅速地上前拉住了伊言默的手,眉眼彎彎地捏住了伊言默的臉頰:「學弟,你可是可愛極了。那我就不用擔心學弟會耍流氓了,學弟以後請安心地和我住在這個宿舍吧!」

被霧火的最後一句話轟然的驚嚇到,伊言默連過敏的反應都沒有發作。他只瞪大了眼睛看著霧火,嘴角抽了抽,哈哈笑了起來:「學姐,你開玩笑的吧!」

他可是男生,學校怎麼可能安排他和一個女人住在一起。

「我可沒開玩笑,你昨天暈倒后。我幫你去報道註冊了,可很不幸的是,這一屆的新生太多了,無奈之下,有幾個老師也互相擠在一個宿舍為學生空出了宿舍,可是你卻是落了。而我這間宿舍只有我一個人,學校也只能安排你和我在一起了。」霧火邊說邊看著伊言默再一次通紅的臉頰,嘴角彎下彎,眼角多出了類似淚珠的東西。他一副很是難過地看著伊言默,手微微鬆開了,「學弟,你討厭我嗎?」

「啊!不是不是。」伊言默趕緊地甩了甩頭,霧火那可憐兮兮的眼神讓他覺得自己好像欺負了他一樣。再說昨天是他將自己放了出來,然後後面帶了自己去看醫生,而且男女一個宿舍,再怎麼說都是女生比較吃虧。

「可是,學弟你不願意好我住在一個宿舍。」霧火紅唇微含,無限委屈地繼續說道。

「我是怕學姐不方便。」伊言默順利地為自己找了一個完美的借口。


霧火聽了瞬間毫不吝嗇地笑了起來,再次地拉住了伊言默的手:「學弟,你是不會耍流氓的吧!」

伊言默迅速地搖頭,開什麼玩笑,他對女生耍流氓。

「那就好了,這麼可愛的學弟和我一起住的話,我也不會孤單了。」霧火歪著頭笑眯眯地說道。

這麼熱心的學姐,伊言默千言萬語化作無言的點頭。

「那走吧,我們去開學大典。」霧火挽住了伊言默的手,眉眼立即彎彎,他那張妖孽的臉蛋更添了幾分嬌媚的色彩。

———————歡迎來到我見猶憐系統———————

伊言默來到學校廣場后,已站滿了許多的人,每一個年段分開站著。

霧火是二年級的學生,所以伊言默很快地便和他分開了。 劍嘯驚天 。現在,他正被眼前這千年難見的奇觀給吸引住了眼神,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他對於眼前看見的很是好奇。

除了一年級的新生,其他年級所站的列隊都有那種高科技的機甲,站得滿滿的列隊。天空中則飛行著操作機甲的學員,他們都坐在一個類似飛行器的飛碟里。

「鄉巴佬。」在伊言默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時,迎面走來了一個穿得很是花哨的男人,他斜了伊言默一眼,嘲諷地說道。伊言默並沒有理會他,收回了視線想要走到機甲製造二班,可那個男人明顯地和他過不去,只那麼一站便站在了伊言默的面前,他一把抓住了伊言默的領子,警告地說道,「鄉巴佬,我勸你離霧學姐遠一點。」

霧火學姐可是二年級的校花,同時也是校隊的人,他的機甲操控很是強悍。

而伊言默那副弱小的身體,怕是連坐進機甲都是個問題。

原來是看上了那個妖孽的女人,伊言默輕拍了拍男人的手,很想解釋解釋。可男人卻沒等他解釋,很是鄙視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鼻子哼出了冷哼,用力地推開了伊言默。

伊言默這個嬌弱的身體就如同風中斷線的風箏飄飄落在了地上,唉呀媽呀,疼死他了。伊言默再一次的對自己這個嬌弱的身體感到不滿,而他的不滿則是別人的鄙視。

「伊言默,你最好看清了你的實力,你可配不上霧火學姐。你這個死菜鳥,這個比女人還要差勁的身體怕是連進機甲都是一個問題,也算你有自知之明,選擇機甲製造……」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眼裡是滿滿的不屑,挑高了音一字一字地說道,「的程序設計,那可是女人學習的專業。」

眾所周知,機甲控制是要強壯的身體還有手腳協調。

而機甲設計與機甲製造和機甲程序,這三門則是製造機甲的專業,設計師提供設計的原理,機甲程序通過這完成程序並且控制專門的機械進行完成。

這些專門的機械則是下達程序便會機械化完成的機器,這樣的機器一般都是由機甲控制和機甲製造雙修的人得以製造並且維修。

這個世界,機甲程序員可說是最不用動腦動力的行業,人數也是最多的。

所以伊言默被鄙視可謂是很順其自然的。

只是伊言默現在很不爽,他不滿自己的身體可以。可是因此被鄙視了他卻是十分的不爽,他淡淡地瞥了眼面前的人,不由得輕笑了起來:「噢,那你的意思是我們機甲程序的學員都是死菜鳥?」

他故意地提高了音調喊道,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力,尤其是機甲製造程序設計班的。一個個都冒著火看著這個穿著花哨的男人。

其實學習這個專業也不都是身體瘦弱的,有一些手腳協調不好的,手速極慢的,而且對設計那個極其細膩而又需要費腦的專業很是厭煩,所以也會過來學機甲程序。

而現在,就在伊言默估計的挑高音調下,這些人全都走了過來。

當然,以花哨男人為首的機甲控制三班的人也都走了過來。

兩班的人就這樣形成了兩派互相瞪著對方,有濃烈的硝煙在彼此之間冒著。

「死菜鳥就是死菜鳥,連機甲室都進不了。」穿著花哨的男人明顯沒有一點點的收斂,更是囂張地彎腰一把將伊言默拉了起來。

MLGBD,伊言默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憋屈的氣,如此被人這般的嘲諷鄙視,卻是還不了手。

他臉色漲紅,粗著脖子奮力地想要推開花哨的男人。

可悲的是,他的手勁對於這個男人來說就像是棉花一樣軟綿綿的。

「嘖嘖,伊言默,我說你不如去變個性做個女人吧,你這輩子一定是投錯了性別。」伊言默這漲紅了臉的羞惱樣別有一番的感覺,就近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能夠看見他那雙美麗的冒著火的臉,那張緊咬住的看起來滋味不錯的紅唇。


眼睛一閃,男人連忙搖了搖頭,他喜歡的是女人,女人。

是那個妖孽的霧火學姐。

伊言默的牙齒咬的咯吱響。

一雙黝黑的大手猛地揍向了穿著花哨的男人,黝黑男人有著一副強壯的身體,眼裡噔噔噔地燃燒著熊烈的火:「MD賀翔,欺負弱小算什麼本事?」

黝黑的男人手勁很大,賀翔不得不鬆開手,他抹去嘴角溢出的血液,對著黝黑男人亦是嘲諷地大笑:「我說大猩猩,你也不過是個肌肉發達的大猩猩。你還是比較適合回去原始社會,怎麼?惱羞成怒嗎?大猩猩,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上次坐在機甲轟然掉在地上卻沒死也真是你的幸運。」

「白痴。」一聲冷淡地聲音淡淡地響起,一身黑衣的秦越從眾人之間穿過。

這樣一聲便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而他依舊目不斜視地直直地往前走去。

賀翔看著秦越的身影,怒火也一下子冒出:「秦越,你TMD說誰呢?」

「他說白痴來著。」伊言默低低地笑了起來,嘴角高高地揚起,上前一步站在了賀翔的面前,「你叫賀翔是吧!我告訴你雖然我的身體虛弱,但是也絕對不容許人來侮辱我,半年後,我們來一場比試,到時候我會操控機甲來和你決一死戰。」

伊言默看起來依舊是那麼的瘦弱,可他身上散發的強烈的戰意是那麼的強。秦越腳頓了頓,微有些詫異地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又回過了頭走到了自己的班上。

機甲製造程序設計班的人則是充滿著熱血和不甘,還有那濃濃的自卑憐憫的看向了伊言默。

即使他們再如何不想承認,他們確實是無法操控機甲。

空氣靜謐了一陣,賀翔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我沒聽錯吧!你要坐向機甲?」

「怎麼?不敢接受挑戰?」伊言默面色冷淡,冷冷地回應。

「好,我接受了。不過到時候你輸了的話就給我記住了,以後看著我繞路走……」賀翔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身邊的人拉住了手,「賀翔,老師過來了。」

一群人只好做鳥散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班級列隊。 「剛剛謝謝你了。」站在大猩猩的身後,伊言默一邊聽著那無聊的讓人昏昏欲睡的開學致詞,一邊對著大猩猩說道。

大猩猩饒了饒自己的頭,有些不好意思。

「對了,你怎麼和霧火學姐在一起了?」想了想,大猩猩有些遲疑地問道。

伊言默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和那個霧火學姐住到了一個宿舍,而那天又是為什麼會和秦越關在哪裡,一切都不知曉。系統那個坑爹貨就交代了那麼一些,然後竟然徹底的消失了,一句話都不吭了。

伊言默在心裡叫著,系統也是沒有回應。

若不是站在這麼一個不熟悉的場景下,腦袋內沒有這具身體的任何資料,伊言默估計都要懷疑係統的事情不過是一個夢。


「太晚報道了,就被安排到霧火學姐的宿舍。」伊言默無限哀傷地陳述了這個慘烈的事實,作為一個有著那麼特別性向,並且要完成那種攻略任務的伊言默來說,和女人住在一起,那是多麼的不方便。

伊言默想,他可以現在這裡玩那麼一年,然後就可以在外面租房間住著,再開始任務。

現在首要的,便是鍛煉他這個坑爹的瘦弱的身體。

伊言默晃了晃自己的手,上一個遊戲因為身體的原因寸步難行,這一次他要打破這種事情。還有,系統那個坑爹的我見猶憐養成,他決定不按照系統的思維去完成任務了。

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軟弱嬌羞的男人,伊言默忽然的惡汗了一下。主席台正走出一個翹著蘭花指,說話抑揚頓挫地很是有感情的代表學生致詞,可那個男人身材臃腫,隨著情緒的波動臉上的肌膚就如菊花一樣緊皺了起來。

看來,這個扮柔軟嬌羞還是要有身體的資本的。

無數的人也被那個主席台上的惡汗到了,大概是手抖了那麼一抖,伊言默看見那些機甲明顯的晃動了下。

怎麼會請這麼一個人代表學生致詞。

大猩猩也是被噁心的轉過了頭,便看見了伊言默那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還有他捂著嘴的手。他的頭微微低垂,眼睫毛長又翹,很是漂亮。大猩猩又對比了一下台上的人,很是感概地道:「你長的可真漂亮。」

啊!伊言默聽著他莫名其妙的感嘆,連忙抬起了頭,琢磨了一下大猩猩的感嘆,伊言默嘴角又是抽了抽:「是帥不是漂亮,謝謝。」

同一個時候,賀翔也是轉過了頭看著伊言默,接觸到伊言默猛然抬起的那張秀氣的臉蛋,想著剛才伊言默那氣的漲紅的臉蛋,也是無比感概地在心裡道:這傢伙長的可真漂亮,要是他做台上的那個動作,絕對會是賞心悅目的畫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