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大,古晨就聽見窯洞內那些人好像搬運開了堵著的大石頭,聽見那些人都在小聲說著什麼。

那些人自然不敢走古晨和雲香瑤守著的那個大洞口,便沿著旁邊一條支路通道,走了幾步,看見前方有光亮,覺得這通道也可以出去,一個個欣喜萬分。只是前方很狹窄,必須單個人跪地爬行鑽過去。

其中一個率先鑽了半截,激動地對身後小聲喊道:「我看見了,前面五米處就是出口了,你們小心點,我旁邊的光亮不是出口,是懸崖透過來的光亮,爬的時候一定要貼著內側,不然就會掉、掉、啊——」

再也沒有了聲音,後邊的那人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好半天,對身後的道:「都小心點,慢慢來,不要擠我啊,前面很危險的。」

「啊——」一聲慘叫響起,嚇得正爬通道的人差點滾落懸崖,那人渾身發抖緊緊貼著內側,這才反應過來,聲音來自另一個洞口的外邊。

「逃跑是吧?想不到你還真有膽量逃跑,別怪我不客氣。這一刀呢,算是打個招呼,下邊這刀呢,必須要挑斷你的腳筋,不然你還得跑,你說是不是?」古晨大聲喊著,那人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 這邊等著爬出去的十餘人,一個個瑟瑟發抖,著急催前面的快點爬,前面的聽見古晨在收拾那個逃跑的,擔驚受怕,手腳不聽使喚,硬是沒挪動一步。後邊的著急怕古晨一會進來發現,開始擁擠,結果前面的直接被擠下懸崖去了。

後邊一個反覆叮囑後邊的不要推他,他很快會爬過去的,趴下正要鑽過去的時候,又聽見外邊古晨的聲音:「這下好了,兩隻腳也被砍下來了,這次你該老實了吧。哎呀,不對不對,我差點忘記了,沒了腳你還可以爬啊,不行,我得把你的兩隻手也剁了,這樣你就乖了,再不會跑了。」

「啊啊啊——」

被綁的人鬼哭狼嚎,最後沒聲了,猜測昏死了吧。

「這麼快就死了?我去看看你的小夥伴都還老實嗎。」古晨說著,大聲朝洞里走來。

十幾個人頓時亂作一團,前面鑽了一半的人在慌亂中又「不下心」掉下懸崖了。

「走,跟那小子拼了。」後邊有人眼見古晨進來,喊著大家要跟古晨拚命。

古晨一笑:「我需要五個人活著,你們自己選擇一下吧。」

剩下的幾個一數,還有11個人,也就是說這11個人中還要有人死。11個人開始同時殺向古晨。古晨也不客氣,幾下幫他們消滅了幾個,瞬間就剩下六個活人了。

知道不是古晨的對手,六個人開始求饒,古晨道:「你們都是壞人,十惡不赦的大壞人,最後給你們一個做好人的機會,你們商量一下誰願意以死成全其餘幾個吧。」

結果是,沒人願意主動死,六個人中的五個人找了一個最弱的,一起將之殺死,然後要求古晨放他們走。

古晨道:「我沒說要放你們走,我只是說需要你們活著。」


「告訴我,人頭城近期的情況,還有萬千零現在在什麼地方,還有……」

古晨問了很多關於人頭城的事情,這些人都一一老實交代了。

「你們給我搭建兩個簡單的擔架,只要負責將我們抬到人頭城,你們就算完成任務,可以自由了。」古晨道。

「你、你要去人頭城?」其中一個道。

「怎麼?我去不得?」古晨反問。

「不、不是。」那人小聲說道。

「哎呀,你們怎麼還不鑽啊,我都等不及了。」雲香瑤從外邊進來,對著他們喊道。

幾個人突然明白前面幾個人為什麼一個個滾落懸崖了。同時也慶幸好在沒搶在最前面。

「瑤兒,咱們休息一會,我帶你去個好地方,比這個好玩多了。」古晨說道。


「瑤兒,誰是瑤兒?」雲香瑤看向四周幾個人。

幾個人都搖頭,古晨擺手讓他們去找木板準備擔架,拉住雲香瑤的手道:「記住,你是瑤兒,瑤兒是你。」

雲香瑤嘿嘿一笑:「好啊,我是瑤兒,瑤兒是我,那你是誰?」

「我是你丑哥哥啊。」古晨拉著她朝外走去。他要監督那些人幹活,如果他們跑了,他和雲香瑤就得走著去人頭城了。

幾個人帶著弄來的簡單木頭和藤蔓做成的擔架來找古晨,古晨還比較滿意,又讓他們找了些柔軟的東西放上去,這才讓雲香瑤坐上去,問怎麼樣,雲香瑤嘻嘻一笑:「很是刺激和舒服。」

那幾個人在做擔架的時候順便弄了些吃的,等古晨和雲香瑤吃好后,讓大家休息一天,次日就要出發去人頭城。

那幾個人離開古晨后,暗語道:「哥幾個先忍忍,現在惹不起這小子,等到了人頭城,好好折磨折磨他。」

其中一個道:「那我們怎麼通知城主?」

「通知什麼,沒見這小子狂嗎,直接要去人頭城找事,不用我們通知,人頭城是隨隨便便讓人欺負的嗎?」另一個道,「到時候我們把他帶過去,到處都是我們的人,收拾他還不容易?」

「我看這小子這麼狂,肯定有什麼背景。」有人分析。

「怕什麼,去了人一死,給他來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算他是神仙的背景,誰又知道他來過這裡,大家現在都別找事,忍著點。」最早說話的對幾個人說道。

其餘幾個點點頭,都表示同意。事實上,就是不說,他們也不會自己找死的。

次日一大早,古晨和雲香瑤就坐上擔架,讓兩人抬一個,還有一個前面帶路的,向著人頭城的方向前進。

古晨曾去過人頭城,所以,對人頭城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一邊走著,古晨一邊在想怎麼對付人頭城城主萬千零。

他覺得必須去教訓教訓萬千零,甚至,他還想過如果有可能就滅了人頭城,以免更多人被害。尤其是想起第一次去的時候,看見城頭掛著的幾個血淋淋的人頭,古晨就更加堅定了要毀滅人頭城的決心。

但古晨心中明白,以他的實力現在滅人頭城或許極其困難,但如果暫時不找萬千零算賬吧,萬千零總是在暗處使壞,遠的不說,就說眼前的雲香瑤就是被萬千零給害成這樣的。

古晨深深吸了口氣,現在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實力到底強大到什麼地步了,正好去人頭城試試。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解救雲香瑤的解藥。

想到這裡,古晨扭頭看了一眼另一個擔架上抬著的雲香瑤,就看見雲香瑤正在比劃著手指,對著沿路的花花草草說著什麼。

「帶她去安全不安全呢?」古晨突然覺得他有些冒失了。

「要不找個地方先把她藏起來,自己去人頭城找找解藥也好。」古晨心中開始盤算起來。

誰知他剛想這樣決定,抬擔架的人突然停下不走了。古晨抬眼朝前方看去,就看見前方一頭模樣像是老虎的怪獸站在路中央。

「有,有老虎啊。」一個人腿開始發抖,使得抬著雲香瑤的擔架來回晃動起來。

啊嗚——

那老虎似乎發現了來人,虎軀一震,直奔幾個人而來,抬擔架的嚇得想跑,腿都邁不動了。

就在這時,雲香瑤突然翻身而下,直奔兇惡的老虎而去。

由於她在前面,古晨在後邊,所以,古晨看見她衝出去的時候,想攔已經來不及了。

… 嘭——

巨大的老虎正飛奔而來,卻在雲香瑤一擊之下,被打得重重栽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再看時,老虎頭骨被打碎,半個頭部塌陷了下去。

古晨徹底驚呆了。

這老虎衝過來的時候,以古晨的判斷,威力不小,要想阻止住衝擊飛奔的老虎,至少也需要他使出六成的功力,想不到雲香瑤似乎很不費力地一招就把老虎攔截在地了。

「看來雲香瑤的功力猛增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啊。」古晨心中讚歎了一句。


嘭——


雲香瑤一腳將毫無反抗之力的老虎踢在了路邊的草叢之中,再無聲音。

「丑哥哥,上次你救了我,這次我救了你,我們算扯平了。」雲香瑤回頭對著還在震驚的古晨說道。

「啊,對,是,是。」古晨只顧想著心事,隨口答應著。

雲香瑤重新上了擔架,幾個人老老實實抬著雲香瑤繼續在前面走,連話都不敢說了。古晨也被人抬著從後方跟著。

「還是帶她一起去人頭城吧,不然放在哪裡安全呢,這裡除了野獸就是惡人。她功力很高,但現在神智有些沒清醒過來,遇見壞人就慘了。」古晨這樣想著,慢慢跟著朝前走去。

前方的霧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古晨知道,已經進入人頭城的地界了。

隨著前行,前方濃霧中一座城堡的輪廓漸漸現了出來。

「馬上就到了,還是你自己走吧,不然我們抬著你進去,我怕萬城主會殺了我們。」其中一個膽怯地說道。

「那你們就不怕被我殺了?」古晨冷冷道。

幾個人吐了一下舌頭,不情願地抬著古晨和雲香瑤又走了幾步,但終究是有些不敢走了,古晨一見喝道:「再不走,現在我就送你們見閻王!」

說著,古晨周身發散出強大的氣息,嚇得幾個人趕緊加快了腳步,前方的城堡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瑤兒,一場好戲就要上演,你一會可有得看了。」古晨對著雲香瑤說道。、

雲香瑤抬頭似乎想了很久,道:「好戲?誰要演戲?」

古晨道:「一會我來演戲,演個你喜歡看的好人狂揍惡人,可好看了。」

說著話,遠遠的,古晨就看見前方濃霧小了很多,同時稀稀拉拉開始有各種人走動,看來真的到了。

又走了一刻鐘,正前方高大的城牆雄偉厚實,城門上方懸挂著九顆血淋淋的人頭,不斷朝地上滴著鮮紅鮮紅的血滴。四周還有不少鐵甲人在審查進出城門的人。

「這萬千零到底害死了多少人,今天我要他給大家一個交代!」古晨看了一眼城門上掛著的九顆人頭,心中更是憤怒。


「大俠,我們真的不能再往前——」

啪——

那個帶路的人話說了一半,就被古晨一掌擊碎了頭骨,死在當地。

古晨心中正氣萬千零作惡多端,這傢伙正撞槍口上,瞬間就被擊斃了。古晨看了幾個餘下的幾眼,冷冷道:「你們呢?走還是不走?」

幾個人忙應答著,腳下加快了步伐,可沒走幾步,四五個鐵甲人就從遠處走了過來,將古晨和雲香瑤等人攔下,其中一個喝道:「站住,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

那幾個抬擔架的都不敢抬頭看,一個鐵甲人走過去,用手托起一個人的臉,突然有些驚疑道:「老榕,怎麼回事?」

那抬擔架的發現被認出,欲言又止,另一個鐵甲人也過來道:「老榕,你這是抬著誰?是萬城主的貴客嗎?」

「啊,那個,是,是貴、貴客。」老榕斷斷續續說道。

「那還不進去?」一個鐵甲人催促道。

老榕有苦不敢說,正要抬著古晨進城門,就聽一個鐵甲人道:「慢著,不對啊,這萬城主的貴客怎麼還打死自己人?」

古晨故作高傲道:「爾等都是什麼人,還敢在本座面前問三問四,活得不耐煩了嗎?老榕,還不快帶我去見萬城主!」

老榕趕緊道:「各位,剛才這小子不會辦事,惹怒了貴客,該死,該死。我得趕緊帶著貴客去見城主了,完了怕城主又要責罵我了。」

鐵甲人不知古晨真實身份,也不敢再說什麼,喊了一聲讓路,城門處幾個負責檢查的趕緊閃在一旁,古晨和雲香瑤就這樣被抬著進了城門。

「這女子好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等古晨等人走進去后,守門的一個對著身邊幾個人說道。

「我們怎麼沒見過?老三,是你做什麼春-夢見過吧?」有人開著玩笑。

「哎,等等,不對啊,聽老三這麼一說,我好像也覺得這個女的有些面熟,好像來過咱們這裡。」另一個說道。

「廢話,沒聽見老榕說是城主的貴客嗎?肯定來過。」一個說道。

幾個人正說著,從裡面跑出一個人,急匆匆來到他們跟前,上氣不接下氣,道:「出,出大事了,剛才進去的那個人,見人就殺,現在裡面都亂了。」

「什麼,快帶我們去看看。」一個鐵甲人帶了幾個人就追趕進去了。人是他放進去的,出了事他是有重大責任的。

遠遠的,那些人就看見擔架上的人坐在擔架之上,除了跟著他的幾個人,其餘人全都是見人就殺,所過之處,血肉飛濺。

「站住!」追上來的幾個鐵甲人將古晨等人攔了下來。

古晨隨意看了那幾個鐵甲人一眼就知道他們都是被使了什麼法咒的殺人工具,所以,依舊毫不手軟,抬手就將其中一個打爆身體,嚇得周圍幾個迅速散開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