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她能見到警察,向警方要求跟周家人做DNA驗證對比,她就不信還不能還她清白!

到時候,秦丞周家人周夢卿,哪個傷害她的,都跑不掉!

「那你說,要怎麼做?」他反問。

葉思黎沉吟片刻,「你把周家人帶過來,養不教,父之過,周夢卿變成這樣,她的父母家人也脫不了干係,要做祭禮就做全套,說不清秦晴怨怒不消,就是因為沒有株連九族,所以,我受了一遍的苦,他們也要再受!」

秦丞有些意外,她竟然是要對周家人下手?

不過他對此事倒是也並無不滿,便道,

「好,我答應你,不過,如果你做不到呢?」

葉思黎扯了扯嘴角,嘲諷道,

「我現在人都在你手上,做不到之後的事情,不該由我來想,該由你決定。」

「哼。」他冷笑一聲,沒有預料到她竟然是這樣的回答。

但意外的,他反倒聽出了她的誠實。

的確,怎麼處置她,不是她該想的事情。

所以他也並未反駁她的話。

這時候,葉思黎卻反問,「秦丞,那我也想問你一句,如果最後真的證明周夢卿另有其人,你又該拿什麼償還我?」

他回頭,卻見她倔強的眉眼,眼中的閃爍著認真的火苗。

他下意識擰起劍眉,冷聲道,

「你提出了一個不可能存在的問題,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她學着他的模樣冷哼一聲,

「哼,自以為是。」

說完,她便扯過被子,蓋住自己的腦袋,又道,

「慢走不送。」

跟這個男人再多說幾句話,她都怕自己原地氣出高血壓。

秦丞看着她這樣的態度,皺了皺眉頭,本想把她叫起來再說道說道,剛一張嘴卻忽然想起來,自己為什麼要跟這個女人說這麼多話?

他來這裏,就是想知道她到底要怎麼讓秦晴安息,現在他已經得到答案了,還想跟她聊個什麼呢?

要知道,以前他對周夢卿,可是說上幾句就會不耐煩了。

於是,他抿緊薄唇,轉身離開。

出了房間之後,他忍不住回想起曾經的周夢卿。

那個曾經看着他滿心愛慕的嬌蠻大小姐周夢卿已經消失,變成了現在這個……

憤怒、倔強、滿身是刺、不擇手段、不知死活……

總而言之很奇怪的女人。

秦丞想起她倔強的眉眼,尖銳的詰問,不知為何,心裏竟多了一絲煩亂。

。 形象徹底崩塌!

周陽索性不解釋了,越是解釋越是說不清楚。

這種事情,只能等時間來解答……只是,時間也解答不清楚吧?

周陽有些擔憂。

現在最讓他在意的就是不知道誰發布的徵婚啟事,這個小夜說沒有發就應該沒有發,只是誰會這麼無聊發布自己的徵婚啟事呢?

而且還添加了自己的照片。

樂語么?這丫頭不會這麼傻。

李青衣?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那還有誰這麼關心我?

旭爺?

這老頭自己都沒女人呢!

周陽滿心疑問。

回到房間,草草翻看了一下東區富婆群,裡面已經鬧翻了。

「我們這裡今晚剛好有航班,今晚就出發。」

「我包了私人飛機。」

「葛清霏啊,你也要快點哦,最後別讓我們捷足先登了。」

「哈哈,你們慢慢來吧,我明天就去相親!」

「日爾大師,趕緊出來,你再不出來,我們就告知天下了。」

「估計日爾大師用小號和我們交流的,現在小號被他扔一旁了。」

「對了,王迅呢?王迅,你的小情人出現了,你怎麼沒有一點反應?」

「你們鬧就是了。」王迅終於有回應了,她顯得很淡定。

「我現在歸園田居,日子快活,對男人沒什麼需求。」

說著,王迅發出一張照片,上面是一片菜地,菜地里種著各種蔬果。

「怎麼樣?我親手栽種的。」

王迅又發了一長自拍,照片里她的皮膚呈現小麥色,和最初的白皙不一樣,此時的她更像一個青春活力的美少女。

「啊!好長的黃瓜竟然這麼粗!」

「茄子頭這麼圓潤!」

「哇偶,竟然還有苦瓜!」

……

刷了半天,終於來了一句正常的。

「喲喲喲,這真是回歸山林了!」有人羨慕道。

「其實你們也可以。」王迅回道。

「得了吧,我們養尊處優慣了,體驗一兩天這樣的生活倒是沒什麼,讓我們變成這樣的生活,絕對不可能的。」

「就是啊,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還是佩服王姐的魄力,說放下就放下。」

「真是厲害!」

畫風終於正常了。一群人開始聊著什麼時候去找王迅玩,當然,那也得在和周陽玩完之後再說。

畢竟日爾大師么?

大家這麼急不可耐,都懂的。

只要和日爾大師有一點香-艷的話題,那也能夠流傳千古了。

雖然說,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千古,但是,流傳到世界末日那應該是沒問題的。

不然呢?

那你還以為什麼?

難不成這群人真的饞周陽的身子?

什麼身子她們沒見過?

還在乎這個?

大部分人一生所謂的不過是名利權,這群單身的富婆有錢了,對權勢又不感興趣,自然想要留一些名。

什麼名最好?和名人糾纏在一起的情不就是最好的么?

古往今來,人們最八卦的不就是各種情么?

尤其是名人的感情。

這也是葛清霏不暴跳如雷的原因了,她清楚這群人的德行。

隨她們去吧!

這世間饞周陽身子的人不多,但絕對不是這群富婆。

當然,東區富婆群里並不是所有人都爭這一口的,除了葛清霏之外,還有很多有家室的,自然不會這麼玩。

有家才有安穩,心才有安寧,人才會安定,才不會到處發-騷。

比如說小七媽媽,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就找到了小七。

「小七,日爾大師找到了。」

「可是我現在要關注鄭城。」

「不能換其他人么?」

「媽媽,你知道的,就那麼幾個S級的高手,而且還要對付劣潮,哪有功夫管這管那?」

「哎,你要是個普通女孩該多好!」

「媽媽,我想現在就挺好的呀,至於找日爾大師學鋼琴,那以後再說吧,時間長著呢。」

「你真的好么?」小七媽媽自然清楚女孩,「如果你真的好,怎麼又開始刷試卷了?」

「啊呀呀!」小七被媽媽說破了,沒辦法,含混道,

「好了好了,媽媽,我知道了,我現在確實心情不爽,先等我刷完兩套卷子再說。」

說完,小七不再理會母親,拿出兩套試卷,開始刷題。

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開心不爽的時候,就拿試卷開刀。

刷題!刷題!

何以解憂?唯有刷題!

這些周陽不知道,收起日爾的手機,找到「一個愛周陽愛得死心塌地的女人」的小號手機,翻開裡面的群——周陽債主群。

這個群靜悄悄的,沒有一丁點的聲音,和每個人手機里的大部分群一樣,宛若死群。

還好,還好!

周陽舒了口氣。

只要這個群里的人不知道就沒關係,不然到時候一群認識的人,一群被自己救過的人來找自己,說是以身相許,那還不完蛋?

還有那群人裡面已經有人做媽了,一個個抱著娃來到雜貨鋪,然後雜貨鋪里徹響著嬰兒的啼哭聲……

哦,天吶,想想都恐怖。

想到這裡,周陽心懷忐忑,忍不住往群里發了一條,

「最近有周陽的消息么?」

如果石沉大海,那就是好事。如果……

周陽對我想入非非(疑似葛清霏):「有!找到他了!」

非周陽不嫁(萬湘):「在哪裡?你不會是訛人的吧?」

周陽後宮領袖:「我這裡有周陽曾經用過的飛機-杯,你們要麼?」

「來一打……」

「滾!」

「踢了!虛假廣告,滾!」

周陽後宮領袖:「這是真的,小女子爺爺重病,全靠我一個人的手藝養家糊口……」

這個周陽後宮領袖被踢了。

周陽對我想入非非(疑似葛清霏):「多謝諸位助興,回頭我和周陽結婚了,必然會在群里發紅包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